从四所宅园观岭南诗人张维屏

薛思寒 / XUE Si-han肖毅强* / XIAO Yi-qiang   2016-12-09 12:30:56

摘 要:通过对岭南晚清到近代过渡时期的重要诗人张维屏于广州的4所宅园(清水濠旧宅、南墅、东园、听松园)及相关文史的整理,揭示宅园对于张维屏人生不同阶段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他晚年所建的听松园,是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园林,在他心中的地位和作用十分重要,从这座园林可以观其心性。对他而言,园林并非只是生活上的享受,而是精神上的寄托;而造园则是他大半生经验阅历的积淀,是他审美思想、价值取向的表达。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张维屏;听松园;宅园;关系;历史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11-0115-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07-27; 修回日期:2016-07-06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编号51138004)、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编号51478188)和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自主课题(编号2014ZC08)共同资助

Abstract: It reveals the influence of the private gardens on the different stages of Zhang Weiping's life, through collecting four private gardens (the old house in Qingshuimoat, South Villa, East Garden, and Tingsong Garden)of Zhang Weiping who was the important poet in the transition period of late Qing Dynasty to modern timesand related literature and history. Tingsong Garden built in his later years was his first garden in the real sense. It was very important in his heart. We can understand his mind through this garden. Garden is not only the enjoyment of life, but also the spiritual sustenance for him. The construction of garden is the accumulation of his life experience and is the expression of his aesthetic ideas and value orientation.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Zhang Weiping; Tingsong Garden; private garden; relationship; history

张维屏(1780—1859),字子树,号南山,别号松心子,广东番禺(今广州市)人,是岭南地区晚清到近代过渡时期的重要诗人。他出身于书香世家,学识渊博,著述宏富,被后人收录为《张南山全集》。少年时以文才而闻名乡里,书画诗词俱佳,18岁考取番禺县学秀才,怀着经世济民的抱负,开始了漫长艰辛的科举之路。终于在其42岁第七次进京,考取进士,此后在湖北、江西任州县地方官,为官15年。仕途坎坷,终因不耐官场的腐败,57岁辞官归里,80岁卒于广州。张维屏一生奔波劳碌,所居宅邸数十处,其中广州地区较重要的共有4处,分别是清水濠旧宅、潘家南墅、东园以及听松园,大致地理位置见图1,它们对张维屏人生不同阶段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1 清水濠旧宅新居

清水濠即古东濠,是旧时广州的护城河(今越秀区文德路附近),宋代时长约6.8km,阔约33m,水深可通舟楫。明嘉靖以后因筑新城,逐渐浅窄闭塞。经清代辟马路、设街沟,便填濠筑民居,名曰清水濠街(图2),长约600m、宽约4m,东西走向。张维屏在其诗《清濠》中道“生长清濠十九年,中间贤里向西迁,今朝又卜清濠宅,重话儿时一惘然”[1],述说了自己与清水濠的渊源。乾隆庚子(1780年)张维屏出生于清水濠,19岁前居于此,虽无详细文字记载,宅园状况已不可考,但这座旧宅是张维屏成长的地方,也是其一生中居住最久的宅园,对其影响不可小觑。

张维屏与清水濠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道光丙戌(1826年)张维屏父亲病逝,张维屏离职守制,回乡治丧,将家迁回清水濠,于旧居之东数百步建新居。新居后是聚贤坊,即明代诗人“南园五先生”(明代岭南诗派的代表人物)结诗社附庸风雅之所。这也是张维屏迁居清水濠的原因之一,他曾为此赋诗“前贤余韵在,咫尺是南园”[1],缅怀先哲的同时以能亲近前贤余韵而悦。新居“有堂,堂之东有轩,轩后有竹石,又左柏一株”[2],面积不大且布局简单。张维屏常坐于轩中观此景并赋诗:“竹柏各有心,石丈默无语;为问百年来,曾经几宾主”[2],借此抒发他对官场生活的厌倦和彷徨。此时,年近半百的张维屏已为官五载,新居置办却一切从简,一方面反映了张维屏淡泊宁静的脾气秉性,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其仕途不顺的现实状况。1

2

3

图1 清末4所宅园地理位置分布示意图(作者改绘自《广州历史地图精粹》之《广东省城内外全图》)

图2 清水濠街位置示意图(红色标记为清水濠街)[作者改绘自清道光《广东通志》之《广东省城图(附)》]

图3 “桐屋受经”图[引自(清)张维屏《花甲闲谈》卷一]

2 潘家南墅

张维屏12岁(1791年)时,其父应广州十三行富商潘有度所聘到潘家任塾师,张维屏便随父侍读于潘家花园中的潘家南墅九年[3]。南墅位于番禺河南(今广州市珠江的南面,广州人称其为“河南”)龙溪乡,是潘家花园的一部分。张维屏在《回波词》自序中描述:“髫龄时读书南墅,墅中有轩,阶前双梧,碧覆檐际,风枝雨叶,凉入心脾。轩外数武,一桥见山,万绿饮水。[4]”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张维屏与其同窗好友们吟诗作赋、徜徉其间。南墅的生活对其影响颇深,在多年后仍感慨道“今每遇南墅,与伯临①、季彤②话旧,尤想见当日花前微笑,酒后高哦也。[5]”在他晚年编纂的诗集《花甲闲谈》中,开卷第一幅图名曰“桐屋受经”(图3),图中一座雅致的小园,园中有轩,轩前2株高大的梧桐,轩旁随风起舞的翠竹,轩后一脉绵延的青山,轩中一位长者正于案前给一个挽着发髻的孩童授课。描述的场景正符合张维屏幼时伴读于南墅的情景。又集诗经中的语句成诗题于画旁,画旁题诗曰:“父兮生我,恩斯勤斯,言提其耳,教之诲之,昊天罔极,我仪图之,作为此诗,莫知我哀。”以感谢父亲的教养之恩。可见,南墅虽不是张维屏的自宅,但这一时期南墅中的生活却对其心性品格的形成及知识体系健全有着莫大的影响,以至年过花甲,往昔仍历历在目。4

5图4 潘家花园之六松亭(引自《莫伯治文集》之《广州行商庭园》一文)

图5 听松园历史区位示意图(作者改绘自《广州历史地图精粹》之民国十六年出版的《广州市最新马路全图》)

3 潘家东园

道光十六年(1836年),年近六旬的张维屏实在无法忍受官场黑暗,辞官归里。他并未再次搬回清水濠,而是租住在广州郊外的潘家东园,可见张维屏对年少时在潘家南墅伴读的日子甚是怀念。

东园位于珠江西南,与省城隔水相望,临近“羊城八景”之一的大通寺,园旁遍布花市,远离尘嚣。园内有亭,亭的周边种有6株古松(图4),因而园、亭俱以“六松”为名,后更名东园。

张维屏在《东园杂诗并序》中详细描绘了该园的景色,称其“虽无台榭美观,颇有林泉幽趣,四尺五尺之水,七寸八寸之鱼,十步百步之廊,三竿两竿之竹。老干参天,留得百年之桧;异香绕屋,种成四季之花……枝上好鸟,去和孺子之歌,草间流萤,来照古人之字。蔬香则韭菘入馔,果熟而橘柚登筵……”可见东园虽规模不大,但园内自然风光甚好,翠竹古树、花鸟鱼虫、瓜果时蔬应有尽有,满眼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充满了生活气息。除此之外,园内环境舒适,即便在炎炎夏日也能“炎氛消涤,树解招风;夜色空明,池能印月。”为此,张维屏特意赋诗《东园夏日》“雨霁林霏润,潮迥海气凉。柳添临水态,花送过桥香”,赞美园中夏日的美景,“润”“凉”二字传神地表达了园内环境的舒爽宜人。

张维屏在东园的生活十分顺遂,终日养身于园中,甚少出门。常与众子在园中接待各方好友,游园畅饮、吟诗作赋、生活悠闲自得、乐在其中。他对东园生活的喜爱不胜言表,曾将东园与李愿的隐逸之处盘谷、王维的退隐之所辋川别业相比较,称其“茂树清泉,或谓可方盘谷;水田夏木,或云有类辋川”。不仅赞美园内秀丽的风光,更表达了他效法先哲退隐归家,于山林泉石中避俗怡情之乐。可惜好景不长,1845年由于潘家衰落,东园被十三行的另一富商伍家买下,更名馥荫园。张维屏只得再迁。

4 听松园

因为张维屏适应了郊外亲近大自然的生活,二子祥灜在广州市西南郊,珠江之南,花地之西,松基直街旁觅得一块十余亩的园地(图5),欲为年过古稀的老父建园,颐养天年。园地地理位置极佳,中有二池,乔木林立,尤以松胜,皆百年物,不仅景色优美,而且羊城八景之一的大通寺、张维屏之前借住的潘家东园以及张维屏好友画家邓大林的宅园杏林庄亦都在附近。由于张维屏早前为官清廉,家境并不富裕,故起初并不赞成买地造园,后被儿子以“园易得,树难得”的理由说服。

张维屏生性酷爱松,追慕松之风骨,喜听松涛之音,恰园中树木以水松居多,江风吹过,涛声谡谡,故将该园取名为“听松园”。在其《听松园诗序》中,“园常有,松不常有;松常有,园内外有松且百岁之松不常有;园常有,水不常有;水常有,园内外有水且四面皆水不常有。”来表达园地的难得以及由衷的满意与珍爱。张维屏在《园中杂咏》中道:“五亩烟波三亩屋,留将两亩好栽花”,可以看出园中建筑、植被、水面的大致配比。听松园设计精妙雅致,结合了园地有利的自然条件,以百年水松为主景,亭台楼阁掩映其间,池塘碧水环绕四周,楼高可眺望白云山,水远可通达白鹅潭。登楼远望视野开阔,园外无边无际的江水、江上缓缓移动的小舟、江边炊烟袅袅的村屋、茁壮的稻田菜畦、绵延的白云山,一派美景尽收眼底;园内胜景众多,有松涧、竹廊、烟雨楼、空青道、柳浪亭、海天阁、松心草堂、东塘月桥、万绿堆、观鱼榭、莳花塍、闻稻香处、听松庐、陔华堂、南雪楼、双芙溆、还读我书斋等[6],其中不少以“松”字命名。主建筑“松心草堂”,建造用瓦仿汉瓦形状,瓦上亦刻有“听松”“松心草堂”字样,出自著名学者陈澧之手,也因此张维屏开始自号“松心子”。此外,他晚年的著述也都冠以“松”字,如《听松庐诗钞》《松心诗集》《松心诗录》《松心杂诗》《松心文钞》《听松庐骈体文钞》《听松庐诗话》等。正所谓爱屋及乌,张维屏对咏松的诗人也格外中意,据粗略统计,仅《松心诗集》中就收录了超过75首写松的诗篇[7]。他对松的痴爱程度可想而知。6-1

6-2

7图6 《花甲闲谈》部分配图[引自(清)张维屏《花甲闲谈》]

图7 “松庐把卷”图[引自(清)张维屏《花甲闲谈》卷一]

这座园子始建于1846年夏,次年春天完工,是张维屏真正意义上第一处在广州的宅园,对他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张维屏与当时的许多著名学者来往密切,如倪鸿、陈澧等,张维屏与他们的关系亦师亦友。听松园建成后,这里成为他们聚会的重要场所,因此留下不少描述听松园的诗文。张维屏在听松园落成后大宴宾客,席间陈澧撰《听松园记》为之祝贺,对听松园评价甚高,认为“四端举例,无当斯园”,唯有袁枚的随园可以与其相论,二人为政时皆施行仁政、为民解忧,后皆罢官投身文坛、学识渊博,所以他们的庭园独具韵味,也为其隐居之地增添光辉;张维屏的入室弟子倪鸿也是听松园的常客,他到听松园探望恩师时曾作诗《听松园谒张南山师》。其著作《桐荫清话》中也多有记载与师友游赏宴会、吟诗作赋的诗篇,如《听松园楹联》中记叙了张维屏辞官归隐,造园著书之事,并附张维屏自己为听松园题写的楹联“为词客为宰官为老渔,姗载风尘阅几多人海波涛,才得小园成退步;爱诗书爱花木爱丝竹,四围溪水喜就近佛门烟雨,且营闲地养余年”,清楚地表达了张维屏对园中生活的愿景。在张维屏去世后,倪鸿还不时到访听松园,此时庭园已衰败不堪,残垣碎瓦中还能找到刻有“听松”“松心草堂”字样的瓦当,面对此情此景,倪鸿曾有《过听松园作》《听松园瓦当并序》感慨当年众人觞咏之地,如今人去楼空的凄凉以及表达对恩师的思念;书画家陈其锟也曾在园中作《游听松园》诗8首,赞美园中宜人的优美景色,记叙园中闲适的生活状态,赞赏张维屏弃官隐居的做法,称其“归田多乐事,难得好园林[8]”。张维屏不但在听松园接待旧朋故友,对慕名前来游赏的宾客也一样欢迎,这使得听松园在当时名噪一时。除了接待宾友,张维屏还在园中著书立言,不少流传后世的著作都是这一时期完成于听松园中。张维屏在《园中杂咏》中描述在园中的生活:“花村花地水湾环,坐对清流意自闲。词客画师来往熟,柴门虽设不须关。海天阁外送天风,叶叶风帆在眼中。我醉哦诗客吹笛,倚栏同看海霞红。远离城市近禅林,树里清溪深复深。莫说小园易岑寂,莺簧蜨板又蝉琴。园中佳果亦多般,池里鲜鱼复可餐”[6]。可见如张维屏所愿,园中生活悠然自得、称心惬意,与他“半农半圃半樵渔,不爱为官爱读书”的追求相适应。

虽造园历时不满1年,但听松园的营造绝非草率之举。张维屏大半生都在外奔波,多次进京赶考、授命,后又于湖北、江西两省多处任职;从其诗歌中推测他曾多次途经江浙一带,也曾到过湖南、福建、广西等地,每到一处他都会探询风景名胜、拜访名人故里,游赏的同时赋诗讴歌赞颂,也因此留下众多以地名为题的怀古诗。对于家乡广州城,他更是多次游览。离职守丧其间,曾与旧友到广州城郊各处游览,南至珠江南岸的瑶溪,西至荔枝湾,北到云泉山馆①、学海堂②等旧游之地。后弃官隐居又游历花地全境,远至波罗庙、西樵山。这些经历都给张维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他退隐后,委托画家叶春塘将其印象中的各地见闻绘制成图,并亲自配以诗文(图6),这些画有的记叙为官时发生的故事,有的展示各地旖旎的自然风光,有的描绘在园中讲学读书的生活场景。另外,张维屏在为官过程中认识了许多文人士大夫,更有些情投意合结为至交好友,往来密切,他不免受到主流士大夫文化的熏陶影响,其学识修养、价值观念在此过程中得到进一步提升,对士大夫们退隐造园、修身养性的理想追求十分认同。上述种种无疑都对听松园的营造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在他晚年1839年编纂的诗集《花甲闲谈》中配图“松庐把卷”(图7),图中庐舍背山面水,通透敞亮,庐旁松石嶙峋,水边竹林亭榭,一人把卷于庐中。配诗曰:“我癖爱松,见松必恭。拟结吾庐,饱听松风”。可见在他的脑海中早已构筑了一幅属于自己的宅园景象。而这一景象正是听松园的写照,这一点在园建成后,他所作的《听松园》诗中得到了印证。诗中赞美园中景色,“万绿夹松涧,百花围草堂,文窗分紫翠。诗境对沧浪,径曲肱三折。亭庐水一方,临流安枕簟,有梦亦清凉”[9]。此诗与“松庐把卷”图中描绘的景象十分吻合。此外,张维屏对这座真正意义上自己的宅园期望值很高,他在《听松园诗序》中提到陶公三径③、子山小园④、白傅草堂⑤、摩诘辋川⑥等昔贤的宅园,称这些园子因为园主人而著名,同时园主人也同园子一起被后世传扬。虽然自谦地表示自己年已老矣,不敢期望与昔贤一样,但不难想见其内心追随效仿先贤之意。

随着时世变迁,听松园在张维屏死后便已衰败。后被教会买下,建培英中学,抗战期间园址被毁,校址迁往白鹤洞。今白鹤洞培英中学内的假石山上仍镶一石匾,上镌“听松园道光丙午初夏松心主人书”,即是当年听松园之旧物。

纵观张维屏的一生,从其儿时于清水濠旧宅,脾气秉性初步形成,到其伴读于潘家南墅,知识体系的完善及价值观、人生观的建构;从其弃官归里租住于东园中整理心情、躲避世事,到最终在自建的听松园中抒情言志、怡养心性,过着自己所追求和向往的生活,居住环境无疑对其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听松园对他而言并非只是生活上的享受,而是精神上的寄托;而听松园的建造也并非只是砖瓦的堆砌,而是其大半生经验阅历积淀的成果,是其审美思想、价值取向的表达。① 白云山的一处著名道观,又名云泉仙馆,位置在今白云濂泉一带,苏轼曾游历于此。嘉庆十七年(1812年),张维屏与黄培芳等著名诗人在此处筹资建道院以作雅集之所。

② 清代嘉庆年间广州的书院,当时“广东四大书院”之一。

③ 陶公三径指陶渊明归隐家居的田园。

④ 北周文学家庾信字子山,南阳新野(今属河南)人。初仕:梁,后出使西魏,被留。历仕西魏、北周。小园:庾信仕北时所属之所,作有《小园斌》。

⑤ 白居易贬谪江州后所筑的庐山草堂,位于庐山东林寺东北隅。

⑥ 王维归隐之所辋川别业,在蓝田辋口(今属陕西)。

参考文献:

[1] (清)张维屏.张南山全集3:松心诗录[M].卷六《清濠》.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2] (清)张维屏.张南山全集2:松心诗集.己集《清濠集》[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3] (清)张维屏.张南山全集5:艺谈录(下)[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4] (清)张维屏.张南山全集4:听松庐骈文钞[M].卷三《回波词》自序.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5] (清)张维屏.国朝诗人征略初编[M].卷五十六《潘有度》.台北:明文书局,1985.

[6] (清)丁仁长.番禺县续志全(民国二十年刊本影印) [M].卷四十.台北:成文出版社,1967.

[7] 詹文理.张维屏与嘉道诗坛[D].广州:华南师范大学,2003.

[8] (清)张维屏.张南山全集3:松心诗录[M].卷十.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9] (清)张维屏.张南山全集3:松心诗录[M].卷九.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编辑/金花)

作者简介:

薛思寒/1987年生/女/河南人/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风景园林专业在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历史及理论(广州 510641)

肖毅强/1967年生/男/广东人/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绿色建筑设计与技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绿色建筑、建筑建构技术、生态景观建筑(广州 510641)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四所宅园观岭南诗人张维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