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郊村庄自然空间在城镇化时序发展中的规划控制策略——以沂南县中疃村为例

未知   2016-11-24 22:18:07

王洁宁 / WANG Jie-ning

刘 迪 / LIU Di

摘 要:针对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城郊村庄向城市社区转化的过程,从当前的美丽乡村建设对自然空间的绿线控制到未来城镇化后城市绿地空间的继承转变,提出了一系列动态、弹性而又理性的规划控制策略。并创造性地提出自洽率指标,用于检验规划设计方案对开发地块原有自然空间的保护与延续程度,对方案评价和绿线划定具有指导意义,是城市低碳生态化建设和土地可持续发展的有力保障,具有推广应用价值。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城镇化;城郊村庄;自然空间;可持续发展;自洽率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6-0027-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 2015-10-26;

修回日期:2016-03-09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编号51408342)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编号14YJCZH166)共同资助

Abstract: A series of dynamic, flexible and rational planning control strategies were proposed in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ation from suburban village to urban community, which were from the natural space control of the beautiful countryside construction to the natural space inheritance of the coming urbanization. As an innovation, the index of self-consistent rate was used to inspect the planning protection and continuation to the original natural space, and had the guiding significance for the project evaluation and the green line delineation. Meanwhile, the rate was a powerful guarantee for the low carbon ecological construction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he land, and deserved to be popularized and applied.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urbanization; suburban village; natural spac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elf-consistent

1 研究背景与目的

本文所述城郊是指城市与乡村相互交接的地带,是城市辖区范围内,受城区经济辐射、社会意识形态渗透和城市生态效应的影响,与城区经济发展、生活方式和生态系统密切联系的城市建成区以外一定范围内的区域[1]。随着中国城镇化的快速推进,那些位于城郊区域的自然村庄的城镇化成为必然趋势。

在城郊村庄城镇化的过程中,位于城郊村庄内部和边角的空闲地、低洼地、高岗地、农林用地、坑塘沟渠等自然空间,均是弥足珍贵的自然资源,成为新型社区建设中公共休闲空间和绿地景观风貌的营造基础。然而,这种具有良好的生态本底和生产生活印记,并能客观地反映村庄地形地貌特点的自然空间却面临着被侵占消失、失去文化记忆、成为环境毒瘤等问题。

当前的研究较多地集中在对村镇绿地的分类探讨[2-5]、村镇绿地规划研究[6-10]、村镇绿地建设模式总结[11-15]、乡村景观价值评价[16-18]等方面。其研究的主体是普遍意义或一定区域的村镇绿地,其服务对象仍然是村镇居民。对于位于城郊即将城镇化的村庄的绿地或自然空间涉及较少;对城郊村庄城镇化过程中,村庄绿地的发展以及其功能和服务对象的变化带来的问题未见研究。

以城郊村庄的自然空间为研究对象,以城郊村庄城镇化的时序发展为线索,通过定量分析、个案研究等方法,讨论城郊村庄从美丽乡村阶段发展到城市社区阶段的过程中其自然空间的规划控制策略。

2 技术路线2.1 规划控制路径

美丽乡村阶段,梳理城郊村庄的自然空间,根据现状村舍房屋的分布和空间关系划定美丽乡村绿线和生态保护线,提升完善村庄公共场地和基础服务设施。村庄城镇化后,进入城市社区规划建设阶段,在乡村绿线和生态保护线的基础上划定社区公园绿线,尽量保留美丽乡村的自然空间,并进行景观设计与功能的添加,使场地的生态与印记得以延续。对不同社区公园绿线方案进行自洽率的测算,自洽率高的方案可选性更高(图1)。

2.2 美丽乡村阶段村庄绿线和生态保护线的划定

2.2.1 村庄绿线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令112号《城市绿线管理办法》,城市绿线是指城市各类绿地范围的控制线。在城郊村庄建设用地整理时,也可参照城市绿线的划定办法,划定村庄绿地控制线。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4年发布的《村庄规划用地分类指南》,村庄绿地并没有被单列为村庄建设用地的某一类,而是纳入了村庄公共服务用地中类村庄公共场地小类,包括小广场、小绿地等[19]。而包括村庄集体建设用地内的未利用地、边角地、宅前屋后的牲畜棚、菜园,以及须进一步研究其功能定位的用地即村庄其他建设用地[19]中的部分内容也属于本文界定的自然空间范畴。因此,本文所划定的村庄绿线包括全部村庄公共场地和部分村庄其他建设用地。

2.2.2 村庄生态保护线

位于城郊村庄周边的非建设用地,凡对村庄生态环境、村民休闲生活、村庄景观风貌或生物多样性保护有积极意义的用地,均属于本文所界定的自然空间范畴。为全面地保护与控制这些自然空间,对前文所划定的村庄绿线未能包含的自然空间,划定生态保护线,将具有自然资源价值的部分非建设用地控制起来,为城镇化后城市社区的绿地景观营造保存资源。

2.3 城市社区阶段社区公园绿线的划定

当城郊村庄城镇化后,村庄居民聚居地往往会拆迁进行城市社区的规划与建设。为保证新建城市社区的环境品质、满足社区居民日常休闲需求,应构建社区公园系统,划定社区公园绿线。

本文所指社区公园绿线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地块内居住区公园、街旁绿地等城市公园绿地的绿线,另一部分是小区游园、组团绿地、宅间绿地等居住用地附属绿地的绿线。该绿线的划定,突破了现有的仅划定城市公共绿地的绿线范围,将社区内有植被或水体覆盖的区域均纳入绿线范围,便于更好地与前期的村庄自然空间进行对比与衔接。

2.4 自洽率的测算

目前,在划定社区公园绿线过程中,往往缺少对地块原有自然空间的尊重与利用,从而导致乡土记忆消失,生态环境被破坏,高耗能景观建设等现象的发生。因此,本文提倡在新型城市社区的建设过程中实现自然空间的自洽,并通过自洽率指标进行量化评估。

《现代汉语词典》中对“自洽”的解释为:自相一致的。百度百科中对“自洽”一词做了更为详细的解释:“自洽( s e l f -consistent),简单地说就是按照自身的逻辑推演的话,自己可以证明自己至少不是矛盾或者错误的。这就是简单的自洽性。[20]”这种自洽性又扩展为自洽场、自洽方法、自洽技术、自洽系统等被广泛应用到科学研究的众多领域。

本文参照《城市园林绿化评价标准》(GB/ T 50563-2010)中“绿地率”的指标计算方法,提出了“自洽率”这一考察自然空间在城郊村庄城镇化发展过程中自我一致延续发展程度的指标。自洽率(图2)的计算公式为:

规划地块绿地控制范围面积/km2规划地块原自然空间范围面积/km2自洽率/% = ×100%

式中,对于同一规划地块,规划地块原自然空间范围面积数值是一定的;规划地块绿地控制范围指城郊村庄自然空间自洽过程所控制的绿地范围,是美丽乡村绿线范围、城市社区绿线范围与城郊村庄自然空间范围的交集区域,其面积根据规划方案的不同,会有不同的数值。因此,规划地块绿地控制范围面积越大,自洽率越高,两者成正相关关系。自洽率以百分数的形式更为直观地反映出地块规划方案对原基地自然空间的保护与延续程度。自洽率数值越高说明自然空间自洽程度高,对原自然空间的保护面积大,规划方案的生态价值高。

3 以沂南县中疃村为例3.1 沂南县中疃村概况

沂南县隶属于山东省临沂市,地处鲁中山区,2014年城镇化率已达到48.6%,正处于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中疃村位于沂南县城的东北部,村南界基本与沂南县城建成区接壤,且受县城的经济辐射,建有水果批发市场和汽配市场;村北则以耕地、村庄和自然山脉为主,保留有原始田园的景观风貌,是典型的城郊村庄。根据《沂南县城市总体规划(2010—2030)》,中疃村到2030年将被纳入历山居住社区,成为沂南县城的组成部分。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中疃村将经历美丽乡村到城市社区的建设过程。

中疃村的自然空间主要存在于村内3处自然低洼的坑塘、村委驻地前的空闲地、村边的灌溉水渠及少量农林用地。目前,在拆迁利益的驱使下,自然坑塘有部分被填埋或棚盖,并在其上搭建建筑,失去了水体植被的覆盖和地形地势的特色。灌溉水渠部分损毁淤积,成为村庄的排污之地。曾经水清树绿的自然空间,变成了垃圾堆砌、污水横流的环境毒瘤,使村庄环境恶化。

3.2 划定中疃村绿线与生态保护线

中疃村在美丽乡村阶段,根据用地性质将村庄的自然空间划分为以下3种类型加以规划控制:第一种是村庄公共场地,结合村庄原公共开敞空间划定面积不超过1hm2的公共活动广场,广场内增植乔木,完善设施,实现公共服务功能;第二种是村庄其他建设用地内的自然空间,沿村内的东干渠与自然排洪水道两侧划5~15m宽绿线,绿线内规划为生态防护绿地和滨水健身绿道,沿村内3处积水坑塘的周边划3~10m宽绿线,绿线内规划为村庄滨水休闲绿地;第三种是村庄周边非建设用地内的自然空间,将中疃村周边的自然林地、灌溉水道和少量园地等划入生态保护范围,以保留自然植被资源、场地功能印记,并保证地块完整性(图3、4)。

3.3 通过自洽率测算确定社区公园绿线

在城市社区的规划建设阶段,中疃村地块居住区规划方案根据地块控制要求均以小高层为主,容积率≤2,绿地率≥35%。在这种情况下,自然空间自洽率高的规划方案更具有可选性。

由表1和图5可知,方案一的自洽率较高,保留了城郊村庄原有自然空间的7 3. 32%的面积,为营建低碳生态化社区创造更多的条件。因此,选择规划方案一,并在其社区公园绿线控制范围内开展进一步的绿地规划设计(图5~7)。

4 结论与讨论

本文围绕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城郊村庄向城市社区转化的趋势,从当前的美丽乡村建设对自然空间的绿线控制到未来城镇化后城市绿地空间的继承转变,提出了一个动态、弹性而又理性的规划控制思路。其中,自洽率的提出富有创新性。自洽率指标,易于统计,计算简便,可检验规划设计方案对开发地块原有自然空间的保护与延续程度,对方案评价和绿线划定具有指导意义,是城市低碳生态化建设和土地可持续发展的有力保障,作为地块开发利用评估指标体系的有利补充,值得推广应用。

4.1 自洽率的理论意义

4.1.1 评估地块开发方案的生态价值

城市社区修建性详细规划方案的评估主要是按照该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中提出的各种指标要求进行的。现行控制性详细规划在对环境容量和土地使用强度方面的控制性指标主要包括建筑高度、建筑密度、容积率、绿地率等[21],缺少对地块原有自然空间保护与利用的控制与引导。自洽率这一评估指标,即是对该评估空白做出的弥补,体现出规划方案生态价值的高低。

4.1.2 自洽率与现行规划体系的衔接

自洽率的讨论对象是某一地块的具体地物,属于中微观层面的量化指标,在我国现行规划体系中,宜在详细规划层面进行衔接。自洽率可纳入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指标体系,作为推荐性控制指标,要求自然基础好的地块,更多地保留地块内的自然元素。自洽率也可纳入修建性详细规划的指标体系,作为强制性验证指标,考察规划方案对地块自然空间的保留和利用程度。自洽率在2类规划中的科学取值,还需经更多的实践验证后,进一步研究论证。

4.2 自洽率的现实意义

4.2.1 引导自然空间的可持续发展

在进行自洽率计算时要求划定原村庄绿线、城市社区绿线。村庄绿线是对自然空间的保存与保护;城市社区绿线在尽量多地包含原村庄绿线内绿地外,还会扩展到村庄外围的自然空间。在2个阶段绿线范围内的自然空间得到了保护与发展,无论周边建设地块是农村还是城市,自然空间的自然属性与延续性是不变的,从而实现了自然空间的可持续发展。

4.2.2 实现土地的低碳生态化开发

高自洽率拓展到新的城市建设中可体现为对土地目前的状态不做大的改变,使土地保持自身建设或者未建设的状态,一直延续下去。这样做的优点有2个,一是使土地低碳发展,减少建设土地向非建设土地转变中的土壤替换与修复工作或未建设土地向建设土地转变中的土壤填埋与夯实工作;二是在保留土地自身状态的同时,能够有效地保留场地的自然植被和特殊印记,减少了城市绿地建设的种植和造景投入。因此,自洽率的控制与提高实现了土地的低碳生态化发展,促进了“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建设。

注:文中图片均由项目组绘制,项目组其他成员为何德馨、乔丹、胡素梅、李昀书、刘玉明、何志浩。

参考文献:

[1] 易维良.城郊型农村建设用地整理规划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09.

[2] 张云路,李雄,王鑫.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空间转译的村镇绿地分类体系探索[J].中国园林,2015(12):9-13.

[3] 刘文娟.丘陵地区城乡一体化背景下的村镇绿地分类标准探究[D].长沙:湖南大学,2013.

[ 4 ] 文彤.镇(乡)村绿地分类研究[ J ] .中国园林,2010(7):73-75.

[5] 朱雯,秦华,张澜. 村镇绿地分类初探[J].四川农业大学学报,2009(1):96-99.

[6] 张云路.我国相关规划分类标准下的村镇绿地系统规划空间探索[J].中国园林,2014(9):88-91.

[7] 张云路.基于绿色基础设施理论的平原村镇绿地系统规划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3.

[8] 陆珍.低碳视角下村镇绿地系统规划研究[D].武汉:武汉理工大学,2014.

[9] 才大伟.村镇绿地规划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10.

[10] 韩冠男.京郊新农村建设中的村庄绿化规划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0.

[11] 李露,张玉钧.村镇景观建设途径研究:以湖南长沙乔口镇为例[J].中国园林,2015(12):18-21.

[12] 黄灏峰.我国平原村镇绿地典型空间建设模式研究[J].建筑与文化,2015(8):214-215.

[13] 赵兵,李延松.城乡统筹背景下苏南新农村绿化模式研究:以昆山市为例[J].南京林业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1):88-92.

[14] 廖伟平.郊区村镇园林绿化建设探讨:以广州郊区村镇园林建设为例[J].绿色科技,2011(4):95-96.

[15] 徐文辉,范义荣.浙江省农村小城镇园林绿化模式的创建[J].江苏农业科学,2011(1):210-215.

[16] 张茜,李朋瑶,宇振荣.基于景观特征评价的乡村生态系统服务提升规划和设计:以长沙市乔口镇为例[J].中国园林,2015(12):26-31.

[17] 史久西,董建文,章志都,等.乡村绿地景观美学质量评价研究[J].中国城市林业,2013(3):5-8.

[18] 姚玉敏,朱晓东,恽晨雁,等.苏南新农村绿化景观价值的综合评价[J].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3):371-378.

[19]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村[2014]98号.村庄规划用地分类指南.

[20] 百度百科:自洽[EB/OL].http://baike.baidu. com/link?url=X22Ke5PrXr2jKS2UMyhluGU5HTnQ EoOSo4IFDMVBUh45UKCKQz-EVHVG4uLM7X_ s7T2Thybda2_FuSbB43p46a.

[21] 于一丁,胡跃平.控制性详细规划控制方法与指标体系研究[J].城市规划,2006(3):44-47.

(编辑/王媛媛)

作者简介:

王洁宁/1979年生/女/山东济宁人/硕士/山东建筑大学建筑城规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城市绿地系统规划(济南 250101)

刘 迪/1991年生/女/山东平度人/本科毕业于山东建筑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景观学专业(济南 250101)

图1 城郊村庄自然空间规划控制路径

图2 自洽率释义

图3 中疃村自然空间控制图

图4 美丽乡村阶段中疃村自然空间规划平面图

图6 城市社区阶段中疃地块社区公园系统规划平面图

图5 中疃村社区规划方案绿线控制图

图7 中疃地块居住区公园空间延续分析图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城郊村庄自然空间在城镇化时序发展中的规划控制策略——以沂南县中疃村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