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类型探析

未知   2016-11-24 22:18:06

黄 翼 / HUANG Yi

摘 要:数据时代催生方法变革,公众关注的“历史文化村镇”问题值得专业人士加以重视。中国历史文化村镇数量众多,而保护规划模式单一,故类型研究是数据化研究和历史文化村镇保护方法差异化研究的需要。通过对75个村镇保护规划文本和第一批105个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村的景观特色进行分析、归纳,从基础数据、形态特点、景观特色、保护方法4个方面对形态各异的历史文化村镇进行单因素细化分类,为历史文化村镇保护数据库建立和保护方法量化研究提供分析因子框架。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类型;景观特色;保护方法;数据化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6-0015-05

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11-24;

修回日期:2016-03-12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编号51508197)和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编号2014BAL06B02)共同资助

Abstract: Data era has led to the reform of the method, and the problems about "the historical towns and villages" which the public concern about are worthy of attention. China's historical townships are numerous, and the model of the protection planning was single. And the study of types is the basis of the data research and the differentiation study on the historical townships. In order to provide a quantitative research framework for the database establishment and the protection method, after the protection method of the papers of 75 villages' conservation planning and the landscape features of the 105 villages which are the first batch of national characteristic landscape tourism townships are analyzed and summarized, the single factor classification is elaborated from the four aspects which include of the basic data, the morp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the landscape features and the protection methods.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historical township protection; type; landscape feature; protection method; datamation

1 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类型研究的社会背景

1.1 数据时代催生方法变革

随着数据时代的来临,大数据思维作为一种思维方式革命,为各个传统行业提供了新的发展契机[1]。建筑与规划行业传统的设计和研究模式同样受到冲击和激励,原有的感性认知、小数据调查模式,将与大数据的研究方法产生碰撞、互为补充。中国历史文化村镇数量巨大、工作繁杂,各地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引入大数据的方法进行资料记录、归纳、整理、存档,有利于管理和保护工作的有序开展。

1.2 公众关注的 “历史文化村镇”问题值得专业人士加以重视

2005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美丽乡村”政策,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作为政策纲领,“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等农村建设和发展问题开始得到重视。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且乌镇被定为该会议永久会址,也使得以乌镇为代表的历史文化村镇数据化发展受到全世界的瞩目。

随着国家建设管理机构对农村建设问题的重视,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和发展也愈来愈受到社会大众的关注。于百度风云榜键入关键词“历史文化古镇”进行搜索,得出2011年初至2015年10月的搜索趋势曲线(图1)。可以看出从2012年初开始,大众对此问题的关注度迅速攀升,到2012年中出现高峰,至今趋于稳定。2012年6月、11月和2014年3月出现新闻头条,相应时段均出现区间峰值。从搜索地域分布(图2)来看,搜索热度高的地区为京广上和江浙等沿海发达地区。在百度贴吧搜索有关“村镇”的15个关键词,出现篇数以降序排列如表1所示(搜索时间为2015年12月16日)。说明村镇规模、经济、保护、旅游、管理、民族等宏观发展问题比狭义的规划建设问题拥有更高的关注度,而在具体规划问题中,基础设施和景观比形态、民居、民俗等问题拥有更高的关注度。公众热烈讨论的话题往往是现实社会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值得建筑与规划专业人士关注和思考。

1.3 历史文化村镇保护方法需要差异化研究

建筑和规划专家对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理论研究逐年增多。在知网搜索相关期刊论文,输入关键词“历史文化村镇”。以篇名方式检索,得到131篇论文,年度数量统计折线图见图3。以主题方式检索,得到346篇论文,年度数量统计折线图见图4(搜索时间为2015年9月28日)。图3和图4呈现相同的变化趋势,即从2004年开始论文数量呈逐渐上升趋势,于2010—2012年间出现历史高峰期。

将篇名方式搜索得到的数据与关键词相关性强,经查重后,剩余的126篇论文为近似全样本。由论文研究主题分类数量统计数据可知,关于保护策略的论文数量为74篇,比保护方法的论文数量约多2倍,而关于总体保护规划策略的论文占总数的41%。关于保护方法研究的论文以近年来发表的居多,说明保护方法理论研究逐渐得到重视。

2010年以前,国内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研究成果大部分为对历史文化村镇史籍史料遗迹等的实地踏勘记录,例如阮仪三对山东招远市高家庄子古村落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镇的调研[2]。对于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方法的理论研究相对较少,主要关注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的编制方法和内容、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价值评价和预警方法,例如赵勇于2004和2008年分别提出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编制原则和保护预警方法[3-6]。2004年颁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评价指标体系》对于历史文化村镇申报工作具有重要作用。

2010年以来,关于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理论研究大幅增加。肖大威从历史文化村镇基础数据指标体系、风貌保护导控体系、主观评价体系等方面提出一系列保护规划理论原则,并从公共政策、经济政策、景观环境等方面进行了探讨[7]。邵甬分析了价值特征和综合评价体系[8],周铁军建立了外部空间预警系统和居民参与机制[9],武艳文构建了动态监测系统[10]。历史文化村镇的研究类型多从总体规划策略、街巷空间形态、建筑遗产保护、景观系统的纵向空间角度分类展开,保护方法和评价体系都是固定格式的,缺乏从历史文化村镇本身的不同情况来分类研究,难以体现历史文化村镇形式多样、各具特色、各发展阶段的需求和重点不同的差异性。

2 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类型研究的意义2.1 我国历史文化村镇数量众多,而保护规划模式单一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文物局从2 0 0 3—2014年已批准6批共528个,其中名镇252个,名村276个。2012年至今,已有3批2 555个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及国家旅游局于2010年始评选出全国特色景观名镇村553个。2014年,国家民委组织命名首批少数民族特色村寨340个。

还有更多历史文化风貌已经受到严重破坏的村镇,需要统筹规划指导。而保护规划工作往往基于单一的工作模式,缺乏针对村镇不同特点的差异化研究,这也就是大多数村镇保护方式趋同的原因。

现有保护规范中历史城市保护的内容包括调查分析确定城市特色、确定保护目标和保护原则、确定保护范围和重点、保护规划的实施措施四部分[11]。通过各规划设计单位收集到全国范围内不同地区的75个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实例,对其保护规划编制方法进行总结和比较。规划都是按照编制要求内容开展,大部分保护规划在价值特征调查方面较详细,有古建筑详细信息记录,还有问卷调查资料。其中保护范围划定、各系统保护规划和古建筑保护措施是主要内容,但对于体现差异化的保护发展策略和保护管理措施两方面篇幅相对较少。

2.2 数据化研究趋势需要类型研究提供分析因子框架

在如今的大数据时代,互联网和物联网为数据的快速更替提供了物质条件,历史文化村镇保护顺应时代的要求,同样具有数据化、实时化、动态化的发展趋势。历史文化村镇基础数据可以通过软件进行收集,形成网络化的数据库,可根据数据更新进行实时化的保护监控,进而实现历史文化村镇保护方法和措施的动态化。这些都需要将历史文化村镇的基础资料、建筑质量、保护现状等各项因子进行细化分类,在各个因子的评价等级数据化之后才能实现,故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类型研究是数据化的基础。

现有关于历史文化村镇的分类研究较少,分别从不同的视角展开。王景慧从保护管理的角度,以决定保护管理的方法为目的,将历史文化村镇分为完整古镇型、历史街区型、传统古村型、民族村落型、家族聚落型5类[12];罗瑜斌、肖大威根据村镇历史发展、功能特征、自然和人文景观等物质要素特点进行分类[13];祁艳从空间形态角度将历史文化村镇分为平地型、山地型、水乡型、背山临水型4类[14];严少飞根据地形地貌、经济特点、文化特色、保护类型、保护现状、空间类型、产业结构和村镇规模等特点进行分类[15]。以上类型研究出现了分类因子重叠的现象,无法从单个的因素上衡量,也就不能对因子评价进行量化。而从单个角度对历史文化村镇进行类型分析,才能对因子进行量化分类,根据类型区别采取不同的保护方法。

3 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类型分析

在以往价值特征和保护规划评价两大因子的基础上,从多个角度对历史文化村镇进行分类,包括村镇规模、地形地貌、空间形态、保护等级、景观特色、经济特点、保护方式、保护阶段等因素,概括为基础数据、形态特点、景观特色、保护方法四大类。

3.1 基础数据分类

参照《国家传统村落调查登记表》的基本信息栏,基础数据包括村镇的人口、民族、面积、建成年代、经济收入、保护等级、基础设施状况等数据,可将描述性数据通过赋值分级进行数据化。

人口包括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面积分为村域面积和村庄占地面积;民族差异是民俗文化景观的基础;建成年代一般分为元代以前、明代、清代、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以后5个时期,表明了村镇的历史久远度;经济收入包括村集体年收入、村民人均年收入和支柱产业组成情况,经济是保护规划的基础,而改善村镇经济条件也是村镇发展的目标之一;保护等级分为国家级和省级历史文化名镇村、国家级和省级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少数民族特色村寨试点示范、国家级传统村落。基础设施状况包括道路、入户自来水、排水设施、入户煤气、垃圾收集设施、有线电视、已改造电网、公共照明、消防设施、公交站点、卫生室等设施情况。

3.2 形态特点分类

对75个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文本进行归纳,规划前期的调研主要是记录村镇形态特征和建筑保存现状。形态特点包括地形地貌和空间形态2个要素。形态特点的差异对村镇景观特色的形成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如水乡和山城均依靠地形地貌优势构建独特空间形态,土壤水质的特点也使得植被景观具有地方性特点。

地形地貌根据地形的相对高度来衡量,分为平原型、丘陵型、山地型3种。基地面积和地形坡度对村镇布局形态具有决定性影响,传统民居依山就势建造,在不同的地形情况下形成了形形色色的空间布局形态。

空间形态与地形地貌相关性强,根据建筑与山水等自然环境要素的布局方式,分为网状、带状、组团式3种结构。网状结构大多处于水乡、平原、盆地或丘陵,地形相对比较开阔、平整,高差较小,空间布局通常依据山水环境自然形态展开;带状结构通常出现于小河沿岸、丘陵或山地,顺着河流或道路延展;组团式结构往往位于较偏远的山区,例如藏族碉楼和客家土楼居民点,以家族聚居为特点,民居建筑具有防御性。

3.3 景观特色分类

村镇景观中具有独特性的景观,将成为村镇保护利用的重点和差异化保护规划的根基,故景观特色评价是保护规划措施制定的重要依据。对第一批105个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村的景观特色进行归纳,总结出景观特色包括地理景观、建筑景观、民俗景观、历史景观4个方面。

3.3.1 地理景观

地理景观指由于所占特殊地理位置、名山大川、地质、地形、地势、气候等条件优势而形成的景观,包括区位景观、山水景观、地质景观、农业景观、林业景观5种。其评价以稀缺度和保存完整度为标准。

区位景观指处于独特地理位置而形成的文化、气象景观。文化景观例如吉林珲春市敬信镇处于中、俄、朝交界处,具有独特的“一眼望三国”风景。气象景观如黑龙江漠河县北极乡北极村为中国观测北极光的最佳景点。山水景观包括大山、海洋、河流、湖泊、湿地、草原、石林、沙漠等优越自然风景,如浙江舟山市普陀区桃花镇东海环抱,以岛建镇。地质景观指特殊地质条件形成的风景,以及人通过农业生产性活动对地形地貌的创造性利用形成的独特风景,如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和平乡龙脊村的龙脊梯田。农业景观指以瓜果、蔬菜等农产品为主题的景观,如北京大兴区庞各庄镇以西瓜为特色的农业观光和采摘。林业景观指森林、树木、花卉形成的景观,包括林木景观、花卉景观,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乌鲁克镇的原始胡杨林。

3.3.2 建筑景观

建筑景观指人工建造的村落规划和建筑风格特色形成的景观,包括村落布局、村落建筑群体、古街巷、古建筑群、古遗址5种。其景观特色的评价以古建筑规模和比例、历史久远度、稀缺度、丰富度、协调性和保存完整度为标准。

村落布局指村落具有独特总体形态布局,如江苏昆山市周庄镇、吴江市同里镇、上海青浦区朱家角镇和安徽肥西县三河镇的典型水乡形态,浙江兰溪市诸葛镇诸葛村的八卦布局。村落建筑群体指绝大部分古建筑保存完好的村落,如安徽黟县西递镇保存着徽派明清古民居建筑224幢。古街巷具有大量保存完好、呈带状分布的各类建筑,如重庆荣昌县路孔镇的明清古街。古建筑群按照建筑类型分为民居、寺庙、塔、祠堂、书院、戏台、园林、楼阁、陵墓等,如山西祁县东观镇乔家堡村的乔家大院、福建永定县湖坑镇的土楼;天津蓟县渔阳镇的千年古刹独乐寺、白塔寺、鲁班庙等。古遗址包括古城遗址、古城墙、古道、古关、古堡、堰坝、廊桥、码头等,如吉林集安市太王镇的高句丽王城、王陵遗址;江西婺源县江湾镇的曲尺堰等。

3.3.3 民俗景观

民俗指人们在生产生活中逐步形成的生产贸易、衣食住行、社会家庭、人生礼仪、生态科技、信仰、岁时节令、语言文学、民间游乐、民间美术等方面具有各自民族文化特色的习俗。我国民俗学界将民俗分为五部分:1)生产习俗, 包括渔猎、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建筑业、商业等方面的习俗;2)生活习俗, 包括衣、食、住、行、医、用、语言、产育、婚姻、丧葬、寿诞、礼仪、节日等方面的习俗;3)文化习俗, 包括民间的口头文学、美术、舞蹈、音乐、游艺、竞技等方面的习俗;4)组织制度, 包括村落、家族、社团的组织和制度、姓氏的习俗;5)信仰和迷信, 包括图腾崇拜、神灵信仰、诅咒、禁忌、预兆和占卜等方面的习俗[16]。与历史文化村镇保护密切相关的民俗景观应具有可持续发展的特性,在村镇保护和发展中能够发挥显性作用。故忽略宗族制度和迷信的部分,将生活习俗和文化习俗细分,将民俗景观归纳为生产景观、节庆景观、服饰景观、美食景观、戏曲景观、手工艺景观6种。民俗景观的评价以稀缺度、延续性、活态性和依存性为标准。

3.3.4 历史景观

历史景观包括历史名人、历史事件、红色旅游、农村现代化示范4种,其景观特色的评价以稀缺度和延续性为标准。

历史名人如湖南韶山市韶山乡韶山村为领袖故里,江苏江阴市徐霞客镇为“游圣故里”;历史事件如江西浮梁县瑶里镇为陶瓷发祥地,广东中山市三乡镇为邓小平“不走回头路”名言的发言地;红色旅游如河北清苑县冉庄镇为地道战纪念地,河南郏县广阔天地乡为中国“知青运动”发源地。农村现代化示范如江苏常熟市支塘镇蒋巷村发展“四园一基地”,工农业齐头并进打造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形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共青城镇为20世纪50年代共青团员建设沙漠绿洲的典范。

3.4 保护方法分类

《国家传统村落调查登记表》中将保护利用状况分为闲置废弃、照常使用、发展旅游和服务业、以博物馆的方式进行保护4类,另设置了一个开放性的选项。保护方法从不同角度可细分为保护方式、保护措施、保护完整度、保护阶段4种类型。

3.4.1 保护方式

历史文化村镇按照保护方式分为旅游开发型、文保单位型、自住修缮型,其评价以与村镇景观特色优势的契合度为标准。

旅游开发型村镇通常村镇布局形态特异,村镇群体建筑保护完好,采用整体旅游开发模式,例如江苏周庄、同里、浙江乌镇。文保单位型拥有保存完好的典型文物建筑,如山西灵石县静升镇的王家大院、祁县东观镇乔家堡村的乔家大院。还有一些古民居建筑保存相对完好,规模小,尚未旅游开发,原住民自己居住且负责修缮的,称为自住修缮型。

3.4.2 保护措施

保护措施从内容上分为建筑保护、规划保护、景观环境保护、非文化遗产保护,其评价以可操作性和实施效果为标准。

建筑的保护和修缮主要是村民自主行为,各村保护管理部门根据其经济水平,可以采取不同的措施进行引导和管理,从管理措施上分为条例管控型、经济补偿型。例如云南腾冲县中和镇新岐村为新农村建设典范,该村村委会编制的《村规民约》中明确规定了建设与规划具体条例,新岐村村集体经济发展较好,管控和扶持两方面双管齐下,全村仅有7栋钢筋水泥结构建筑,村落整体木构架、石材围护建筑风貌保存良好。

3.4.3 保护完整度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的《传统村落评价认定指标体系(试行)》中,根据保存完整性将传统建筑和村落传统格局两方面皆分四等。但其完整性评价标准中其实包括了保存完好程度和环境协调程度两方面内容,评价内容不单一可能导致评分不准确。宜按完整性和协调性分开评价,将历史文化村镇分为良好型、较好型、一般型、濒危型4种。

3.4.4 保护阶段

按照保护意识的发展阶段划分3个阶段,即少数先知先觉的专家学者倡导的“保护呼吁期”、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期”、各群体自发参与的“自下而上期”。这也与城市更新和生态城市的发展历程相吻合。

按照保护规划的实施阶段划分为废弃违建期、规划期、实施期、完成期、保持期、调整期6个阶段。有的村镇可能做过多次保护规划,保护规划调整期也可能出现多次,但内容各有侧重。

按照保护规划内容划分为建筑与规划保护期、景观与环境保护期、文化保护与发展期。三者之间没有明确的先后关系,也可能在时间上是交叠的。

4 类型分析对于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评价的意义

与2004年颁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评价指标体系”相比较,2012年发布的“传统村落评价认定指标体系”中没有纳入保护措施评价部分,将原有的价值特征评价分为建筑评价、规划评价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评价三部分。采用定量和定性评价2种方法,增加了村落选址和格局的协调性、丰富度评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连续性、活态性和依存性评价,评价方法和内容更加完善。但是,该评价体系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基础数据、保护现状和保护措施之间的关联,具备再向系统性推进的空间。

类型研究可以为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评价体系建立评价因子框架,同时也是保护规划数据化的基础。各因子还需要通过量化方法进行数据分级,通过使用后评价研究为部分现在只能定性的因子提供数据参考,如保存完整度可以尝试从损坏建筑所占总体比率来界定评分标准。然后通过对既有案例的因子数据分析,进行主客观评价对照研究,得出各项因子的聚类分布,进而总结出优劣差异的原因,为保护方法的分类实施提供依据。

5 结语

历史文化村镇形式多样、各有特色,且村镇是随时间推进不断演化的“有机体”。故历史文化村镇保护应根据不同景观特色、不同保护方式和不同保护阶段的类型区别对待,进而采取不同的保护措施,避免继“千城一面”之后的“千村一面”现象。从保护规划实施和保护发展的角度,历史文化村镇的发展需要突出各自特色,发展优势项目,才能形成村镇保护差异化发展趋势。

参考文献:

[1] (英)库克耶·迈尔-舍恩伯格.大数据时代[M].周涛,盛杨燕,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2] 阮仪三,王建波.山东招远市高家庄子古村落: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历史街区调研[J].城市规划,2013(10):97-98.

[3] 赵勇,刘泽华,张捷.历史文化村镇保护预警及方法研究:以周庄历史文化名镇为例[J].建筑学报,2008(12):24-28.

[4] 赵勇,张捷,李娜,等.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评价体系及方法研究:以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镇(村)为例[J].地理科学,2006(4):4497-4505.

[5] 赵勇,张捷,章锦河.我国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内容与方法研究[J].人文地理,2005(1):68-74.

[6] 赵勇,崔建甫.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规划研究[J].城市规划,2004(8):54-59.

[7] 黄家平,张哲,肖大威.历史文化村镇风貌保护导控体系研究[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6):835-841.

[8] 邵甬,付娟娟.以价值为基础的历史文化村镇综合评价研究[J].城市规划,2012(2):82-88.

[9] 冷泠,周铁军,王雪松.历史文化村镇外部空间保护预警要素分析[J].新建筑,2011(4):130-133.

[10] 武艳文.基于聚类分析的历史文化村镇动态监测系统数据库研究[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5):756-760.

[11] 建设部城乡规划司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历史保护与城市更新[M]//城市规划资料集:第8分册.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

[12] 王景慧.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与规划[J].小城镇建设,2010(4):44-49.

[13] 罗瑜斌,肖大威.珠江三角洲历史文化村镇的类型及特征研究[J].华中建筑,2009(8):204-208.

[14] 祁艳.历史古镇保护与规划研究[D].南京:东南大学,2005.

[15] 严少飞,王凯.山西历史文化村镇类型分析与特征研究[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3):34-38.

[16] 王恩涌.文化地理学导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

(编辑/王媛媛)

作者简介:

黄 翼/1975年生/女/江西赣州人/博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基于使用后评价的城市设计与建筑设计(广州 510641)

图1 “历史文化古镇”关键词搜索趋势图(引自http://www.baidu.com)

图2 “历史文化古镇”关键词搜索地域分布图(引自http://www.baidu.com)

图3 相关论文年度数量统计折线图(以篇名方式检索,作者根据知网数据整理而得)

图4 相关论文年度数量统计折线图(以主题方式检索,作者根据知网数据整理而得)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的类型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