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木棉的“表”与“意”谈广州主题植物景观打造

邱巧玲  古德泉 张鹏   2016-11-24 22:17:51

邱巧玲 / QIU Qiao-ling

古德泉 / GU De-quan

张鹏 / ZHANG Peng

摘 要:主题植物的选择是城市主题花景观打造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环,应分别从植物的“表”“意”两方面挖掘与城市内涵相契合的植物品种。从广州打造“主题花景观”的植物选择争议出发,分别从木棉的表象特征和内在意义两方面论述木棉是与广州的城市内涵最匹配的主题植物,并提出广州的主题花景观植物应首选木棉的观点。

关 键 词:园林植物;广州;主题花景观;植物选择;木棉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8-0106-05

中图分类号:S 688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5-20;

修回日期:2016-07-03

Abstract: The choice of the theme plant is the key step of the city theme flower landscape. From the plant presentation (morp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symbolism, the paper proves that Bombax ceiba is the most suitable theme landscape plants according to the physical geography and humanities connotation of Guangzhou.

Key words: landscape plants; Guangzhou; theme flower landscape; plant selection; Bombax ceiba

2016年4月7日,广州日报一篇名为“广州打造宫粉紫荆之城”的报道:广州将在未来2~3年大量种植紫荆花达30万株,将紫荆花打造成“主题花景观”,成为广州花城的名片,让广州成为“宫粉紫荆之城”[1]。4月8日,包括凤凰网、网易新闻网、广东新闻网在内的各大网站纷纷转载该报道,引发了全城各界人士的热议。疑惑者认为广州市花是象征英雄的木棉花,不大力推广木棉花,转而推广“三荆同株”、兄弟分合含义的紫荆花,这是否园林部门在种植上“偏心”?有园林专家对此释疑表示:“主题花景观”和市花并不是同一概念,两者不可直接画上等号……

笔者认为,“主题花景观”和市花虽然不是同一概念,但是,在同一城市中,应表现同样的城市内涵。在植物的选择上,应从植物的“表”与“意”两重层面考虑,挖掘与城市内涵最契合的植物。对于广州来讲,木棉无疑是最恰当的主题植物选择对象。

1 植物的“表”与“意”

“表”指表象,即指客体的外在形式及一系列形式变化的现象,是外物的呈现方式;“意”指意义,指隐藏在这些变化背后的要素,是内在的文化象征和意义指向。从植物造景上看:植物的表象即指植物个体或群体所表现出来的景观客体及其变化,是主要以植物的形态、色彩、香味、肌理及声音等形式及组合表现出来的客体的表征;植物的意义是指植物的表象所隐含的内在含义或植物构成的景观场所所体现的意境。在不同植物景观中,植物意义得以产生和获得的一个最具优势的“媒介”,就是文化语言。人们往往通过运用宗教、历史、文学、艺术等各种文化语言,对某些植物客体外在的表象赋以意义,从而形成植物的意义,或称为植物的文化内涵。这些具有文化内涵的植物也就成为“文化植物”。在长期的知识储备和环境变化中,在对植物表象不断“领会”的过程中,具有不同文化的民族对不同植物赋予的意义有自己的定义。在营造主题植物景观时,对主题植物的选择应该考虑植物的文化内涵与场所表达的意境一致,即植物应在表象和意义两重层面上均与场所精神相契合。

2 木棉的表象2.1 木棉的形态特性

木棉(Bombax ceiba)是木棉科木棉属的一种落叶大乔木,树高10~30m。叶互生,掌状复叶,枝条轮生,树高干直。木棉花大而美,树姿巍峨,是南国特有的地域植物。在清代屈大均编写的广东地方志《广东新语》卷二十五中,对木棉有一番详细描述:“木棉,花高十余丈,大数抱,枝柯一一对出,排空攫,势如龙奋。正月发蕾,似辛夷而厚,作深红、金红二色,蕊纯黄六瓣,望之如亿万华灯,烧空尽赤。花绝大,可为鸟窠(图1)。”

2.2 木棉的生长特性

木棉原产于热带稀树草原,树干基部密生的瘤刺与肉质根系是其耐旱的形态适应表现,瘤刺为坚硬的茎刺,可以防止动物的侵入。木棉生长迅速,萌蘖性强,抗风力强。自然散生和混交状态下的木棉极少病虫害。据王文通等对广州6种城市景观骨干树种受桑寄生侵害的调查发现:309株木棉中受侵害的有6株,占比为1.9%,远低于另一骨干树种大叶榕(8.8%)[3]。

2.3 木棉的使用特性

木棉为多用途经济树种。木棉种子含油量高,可用来榨取食用油。果实内的木棉纤维是天然的中空纤维,保暖性高,纤维中含有一种毒蛋白,天然抗菌防虫而经久耐用,受到人们的喜爱。木棉树皮也是很好的粗纤维,可用来纺织和造纸。唐代诗人李琮有“衣裁木上棉”之描述。相传宋代苏东坡被贬海南时,当地黎族人民曾经赠他木棉制成的吉贝布衣,苏东坡以诗致谢:“遗我吉贝衣,海风令夕寒。”宋郑熊《番禺杂记》载:“木棉树高二三丈,切类桐木,二三月花既谢,芯为绵。彼人织之为毯,洁白如雪,温暖无比。[4]”准确地揭示了木棉的使用本质。

木棉也作为常用的药疗食材,其药用部分是干燥的花朵、树皮和树根,以木棉花最为普遍。木棉花是一种养生花菜,也是两广药店传统五花茶配方的主要成分之一,能祛湿润肺,最宜初春之用。现代研究发现,木棉花的主要成分能够抑制肿瘤细胞的增殖,具有防治癌症的作用。木棉树皮在广东作海桐皮入药,称为广东海桐皮,能够治风湿痹痛、痢疾、牙痛、疥癣等病症。木棉树根有收敛止血、散结止痛功效。

木棉的表象和特性也能从人们对其称呼中体现。在我国,木棉的名称很多,有红棉、木绵、英雄树、攀枝花、烽火、吉贝、琼枝、斑枝花、古贝、桐华等。烽火源自南越王赵佗,最早见载于晋葛洪的《西京杂记》,西汉时,南越王赵佗向汉帝进贡烽火树,“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至夜光景欲燃”。据称此烽火树即木棉树。斑枝、古贝是古代的叫法,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攀枝花、吉贝者,乃斑枝花、古贝之讹[5]。清道光《晋江县志·物产志》“木之属”记:“木绵树,俗呼攀枝,花红如火,其蒂结绵可缊褥,树高十丈。[6]”因在海南(琼)岛生长着很多木棉,故也称琼枝。桐华主要是因为其树干通直类似桐木,《广志》记载:“剽国有桐木,其华有白毳,取其毳淹渍,缉织以为布也”[7],此处的“桐木”即木棉。

3 木棉的意义

木棉是广州市、广西崇左市、四川攀枝花市及台湾高雄市的市花,还是阿根廷的国花[8]。皆因其具有形态、色彩、品格的美。广州市白云山、中国南方航空、广州电视台及广州市许多品牌商标都以木棉花为标志。

3.1 民间寓意

在岭南,木棉花被视为春暖的花信。当地流行着“红棉开,春暧来”的民谚,清·陈恭尹所咏的“岁岁年年五岭间,北人无路望朱颜”将木棉视作寒暧的分水岭。

木棉是南国地方风水所籍之树,从化区太平镇有一古村落,元初谢氏从南雄珠玑巷迁来,因村四周栽有木棉树,故名木棉村。村中最古老的2棵600多岁的古木棉,树干约需3人合抱,树高约30m,树冠铺盖范围达上千平方米,间隔仅数米,屹立在村西边门楼的左右两侧,为风水树的典型种植(图2)[9]。

木棉也是吉祥树。木棉村有人拜这2棵古木棉为“干爹”,以保佑自己幸福长寿;诞下男孩的人家须到这里“上灯”,意谓“添丁”。 有“中国木棉之乡”称号的广西的崇左乡村,能饱览木棉胜景。因它高高挺立,不遮挡阳光,不与其他植物争肥力,村民们遂自觉将田头地头、村庄、河畔和道路边的木棉保留下来,既点缀了大地带来美感,又不影响农作物生长,与人群友好相处[10]。

3.2 英雄象征

木棉也称吉贝。一说源自南洋土语Ceiba的音译,原指爪哇木棉,因形状相似而混淆;另一传说五指山有位叫吉贝的黎族老英雄带领族人打败异族侵犯,因叛徒告密被捕后被残忍杀害,老英雄化作挺拔的木棉树,箭翎变为树枝,鲜血化成花朵,族人遂把木棉树称为吉贝、英雄树以示对英雄吉贝的怀念与崇敬。

木棉属强阳性树种,树冠总是高出周围树群,树干上长满瘤刺,树枝轮生平伸向上生长,加上如鲜血染成的大红花,本身具备了英雄的气魄。相传鸦片战争中水师提督关天培在作战时,把一尊大炮紧靠在一棵巨大的木棉树旁,后来大炮不幸被英军击中,许多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那棵遍体鳞伤的木棉依然屹立在虎门江边,象征着永远屹立的中华儿女。关天培喋血的靖远炮台已不见木棉,但其守将陈连升坚守的沙角炮台旁至今屹立着一株高大的木棉,据当地人介绍已有100多年树龄。估计后人将关天培与靖远炮台、陈连升与沙角炮台的人物地点关系弄错了,唯清楚地记得江边的木棉树(图3)。

为突出场所的英雄象征,在广州英雄纪念性园林中常使用木棉树作为主题植物配置。如中山纪念堂入口两侧对植2株木棉(图4),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中,手握钢枪的战士主题雕塑旁配置一株木棉(图5),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入口两侧也均衡配置几株木棉以突出英雄的象征性。作为广州的市花,在纪念性道路的绿化中也常用木棉作为行道树种植,如陵园西路、沿江西路等,花开时如火焰燃烧一路,气势壮观,意向深刻(图6)。

3.3 文学意义

自唐宋以来,从入粤诗人到粤籍诗人,创作了数量众多的歌颂木棉的诗歌。这些诗人在岭南与木棉树一同经历着季节的转换与岁月的变迁,以其花其叶其枝感怀世事、抒发心志、慨叹人生。以木棉入诗,呈现出岭南独特风物之美态,创造缤纷绚烂的诗歌意境。

著名的南宋诗人杨万里在《三月一十雨寒》中描写了广州木棉花怒放时的胜景:“姚黄魏紫向谁赊,郁李樱桃也没些。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其意是说作为群花之冠的牡丹花的珍品姚黄、魏紫及果中珍品郁李、樱桃虽可作进贡皇上的极品,但都不是应市季节,唯有南国的木棉盛开可供皇上欣赏。稍晚的南宋诗人刘克庄在《潮惠道中》中写道:“几树半天红似火,居人云是木棉花。”两首诗都表达出对木棉不畏惧寒冷与风霜、绽放于百花未开的初春时节的赞赏与喜爱。

明末清初粤籍诗人陈恭尹、屈大均以及谭湘都有诗歌描述与赞美木棉[11]。陈恭尹在《木棉花歌》中直接称木棉为英雄:“……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屈大均的《南海神祠古木棉花歌》有“十丈珊瑚是木棉,花开红比朝霞鲜……”。谭湘的《木棉花》中也有“陀螺千万臂,伸屈欲摩空,天地二三月,江山一半红”的吟诵;清代广东诗坛领袖张维屏的《东风第一枝·木棉》词中有“似尉佗,英魄难销,喷出此花如雪”,等等,均把木棉英雄气魄、端严不羁的气质描写得淋漓尽致。

3.4 宗教意义

广州南海神庙,是古代规模最大的官方海祭场所及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之一,据史料记载,神庙前有多株参天的千岁木棉树。南海神庙的庙会波罗诞是一种古老的汉族民俗及民间宗教文化活动,每年波罗诞期间,庙内橙红、橙黄2种颜色的木棉盛放,寓意香火鼎盛。

佛传禅宗第二十八祖达摩于南朝梁武帝大通元年(527年)东渡广州,成为大乘佛教中国禅宗的初祖,其传世法衣即为一件木棉袈裟[12],在五祖传给原籍广东的六祖慧能后,引发了五祖另一弟子神秀与慧能的衣钵之争,禅宗由此分立为南、北两宗,而木棉袈裟也成为南宗的宗教信物,以表征南宗在中国禅宗的宗教正统地位。

3.5 艺术(绘画、戏曲、电影、音乐等)表现对象

作为现代岭南画派的代表,现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陈永锵先生对木棉的刻画描绘最为入神到位:1989年其以木棉为主题的作品《南粤雄风》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2012年3月,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等多部门联合主办的“《木棉岭南风骨》陈永锵专题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包括《岭南风骨》(图7)《木棉花歌》《丹龙》等的60多件国画作品全部以木棉为主题。他认为:木棉有股殿堂气,正直、堂皇,而又舒张、坦荡,不矫揉造作,它的精神气质和广东人风骨铮铮、胸怀坦荡的精神气质一脉相通[13]。

在陈永锵之外,木棉也常常成为其他岭南画家作品中的主题,如关山月于1978年作《木棉花开》、陈树人的作品《岭南春色》、李明辉的《最爱木棉红》等。

广东大型原创粤剧《六祖惠能》及由此重新创作的大型粤剧《南国菩提》[14]以及经典武侠电影《木棉袈裟》中,由木棉制成的这件禅宗信物都是其艺术表现的对象和故事情节的串联线索。现代音乐里,也不乏《木棉花开》等以木棉花为歌颂对象的音乐作品。

3.6 历史见证者

木棉是速生乔木,但也是长寿植物,广西崇左市树龄最长的木棉达1 200多年[10]。广州中山纪念堂有一株被称为“木棉王”的木棉如今也有347岁[9](图8);这株老树亲历了满清王朝以来的所有南粤悲壮的历史事件:虎门销烟、三元里抗英、黄花岗起义、北伐出征,以及不屈不挠的抗日战争……据1985—2011年的调查结果统计,广州市有木棉古树共215株[15]。 它们以年轮的宽窄和内含物化学成分标记了当年的气候和环境状况,也承载了一代代“老广人”的经历和记忆,参与着广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形成和广州花园城市的景观架构。

4 结语

广州是历史文化名城,在营造主题植物景观时,主题植物的品种选择具有关键的意义。这需要从植物的表象和意义2个层面考虑,选择与广州历史文化、城市性格、地域风格和审美特征等各方面相契合的文化植物。

广州市城市绿化应用植物种类达2 000多种,但常见的仅有10多种,对乡土植物利用不足,缺乏地域文化特色是广州植物应用现状的突出问题[16]。木棉正是有助于解决该问题的重要植物品种。

从表象上看:木棉树形高大,容易成为大范围视线的焦点,孤植、对植、列植、丛植甚至片植等形式均能起到很好的景观效果,既可以做主景,也能作为配景衬托建筑、雕塑等其他主景,可以说信手拈来皆成美景。木棉树形、姿、色俱佳,季相分明,在常绿植物占据绝对优势的华南地区对营造季相景观有着独特的地位。作为乡土植物,适应性强,生长快但也长寿,既有优秀的景观价值,又有经济的实用价值,几乎满足了朴实的南方城市园林绿化对植物选择的所有要求。

从意义上看:作为广州市花的木棉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在体现地域风俗、历史宗教、文学艺术及精神品格等各方面都与广州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相互契合交融。因此,是打造广州“主题花景观”植物品种的不二选择。

在打造主题景观时,还可以结合木棉科其他优良的观花木棉树种进行景观营造,如秋冬季节盛放淡粉色花朵的美丽异木棉(Ceiba speciosa)、大腹木棉(C. insignis),树干青翠的青皮木棉(C. pentandra)等,以丰富主题花景观的季相和色彩。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

参考文献:

[ 1 ] 全杰.广州打造宫粉紫荆之城[ N ] .广州日报,2016-04-07(A2).

[2] 陈永正.《屈大均诗词编年笺校》卷九诗笺[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0:671.

[3] 王文通,周厚高.广州城区行道树受桑寄生侵害的调查研究[J].中国园林,2003(12):68-70.

[4] 卢大任.浓须大面好英雄[J].当代广西,2014,17:58-59.

[5] 百度百科·木棉树[EB/OL].(2016-04-25)[201605-04]. http://baike.baidu.com/view/1176831.htm.

[ 6 ] 粘良图.古檗山庄的木棉树[ J ] .福建林业,2015(3):19.

[7] 曹秋玲,屠恒贤,朱苏康.关于我国古代棉与木棉实名问题的探讨[J].农业考古,2007(3):20-22.

[ 8 ] 陆小鸿.“消暑祛湿”木棉花[ J ] .广西林业,2014(10):26-27.

[ 9 ] 秦松,申卉. 6 0 0年能做什么?它们用来惊艳从化木棉村[ E B / O L ] .广州日报大洋网( 2 0 1 6 - 0 4 13)[2016-05-04].http://news.dayoo.com/guangzh ou/201604/13/139995_47394278.htm.

[10] 蒋卫民.边关木棉红—崇左市获全国首个“中国木棉之乡”走笔[J].广西林业,2015(3):6-9.

[11] 宗靖华.岭南诗歌中的木棉形象[J].名作欣赏,2014(6):133-134.

[12] 王志行.木棉袈裟史话:谈谈贵州宁国寺[J].文史杂志,1987(3):34-35.

[ 1 3 ] 林芳.陈永锵:画木棉的原因就是喜欢[ E B / OL]. (2012-03-05)[2016-04-27].http://news.163. com/12/0305/04/7RQB22QE00014AED.html.

[14] 程敏珊.禅味无穷 弘法南粤:粤剧《南国菩提》研讨会[J].南国红豆,2014(6):22-25.

[15] 叶广荣,吴渭湛,何世庆,等.广州木棉古树生长状况调查及保护对策[ J ] .农业研究与应用,2014(3):88-92.

[16] 陈红锋,周劲松,邢福武.广州园林植物资源调查及其评价[J].中国园林,2012(2):11-14. (编辑/王一兰)

作者简介:

邱巧玲/1977年生/女/江西赣州人/硕士/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城市绿地与园林植物造景(广州 510642)

古德泉/1973年生/男/广东梅州人/硕士/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广州 510642)

张 鹏/1977年生/男/河南郑州人/硕士/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广州 510642)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木棉的“表”与“意”谈广州主题植物景观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