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城市更新的西方当代园林展研究——以德国、荷兰及英国为例

张诗阳 \/ ZHANG Shi-yang王晞月 \/ WANG Xi-yue王向荣* \/ WANG Xiang-rong   2016-11-24 22:18:16

张诗阳 / ZHANG Shi-yang王晞月 / WANG Xi-yue王向荣* / WANG Xiang-rong

摘 要:西方当代园林展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城市大规模的重建活动而产生。70年来,西方园林展在其城市更新的不同阶段下实现自身的发展,与城市更新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当前,园林展在中国发展迅速,数量和规模都在不断增长。在中国城市化进入关键时期这一大背景下,通过分析德国、荷兰、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园林展与城市更新之间的关系,总结在城市更新视角下园林展所具备的战略性、事件性、开放性与生态性以及弹性与可持续性4个特征,进而归纳园林展对城市更新的作用方式,以期为中国未来园林展的举办和城市更新提供借鉴。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园林展;城市更新;特征;作用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7-0060-07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12-23;

修回日期:2016-04-20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基于城市绿地空间优化的园林博览会影响机制和评价指标体系研究”(编号31470701)资助

Abstract: Western contemporary garden festival was born with the vast reconstruction of Western cities at the end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In the past 70 years, Western garden festival has undergone a great progress under various stages of urban regeneration and established a close connection. Currently, with a growing quantity and scale, garden festival is sprawling rapidly in the cities of China.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crucial stage in urban regeneration, the study analyzed the linkage between Western garden festivals and urban regeneration, taking German, the Netherlands and the UK as cases, to summarize the main features of garden festival on the perspective of unban regeneration, listed as: strategic, epochal, open and resilient, and further conclude to the mode of how garden festival impact on urban regeneration, providing constructive references for future garden festivals and urban regeneration in China.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garden festival; urban regeneration; feature; impact

园林展最早出现在19世纪初的欧洲,经历百余年的发展,20世纪初在德国曼海姆、埃森、斯图加特等城市举办的园林展就已经不再仅仅强调园林展览本身,而且同时着眼于展览对社会、对城市发展的积极影响[1]。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城市面临着大规模重建和更新,在这一背景下,当代园林展最初在德国举办,并逐渐出现在诸如荷兰、英国等其他西方国家中。通过70余年的发展,西方当代园林展已经渗透到城市生态、经济、文化、生活等各个方面,并与城市的发展与更新之间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本文通过分析“二战”后以德国、荷兰与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中园林展与城市更新的关系,总结城市更新背景下园林展所具备的特征,归纳其作用方式,以期为未来中国园林展的举办与城市的更新带来启示。

1 西方城市更新与园林展的发展

1.1 德国

从“二战”后德国大规模城市更新活动开始,德国城市结合自身发展特点和更新阶段的转变,其园林展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4个阶段。1.1.1 第一阶段:战后重建和城市美化(20世纪50—60年代)

由于战争的残酷破坏力,包括城市公园在内的大量城市区域被摧毁。为了恢复经济和城市面貌,此时西方各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城市更新”运动,主要是对城市中心区土地的强化利用以及大规模推倒重建和清理贫民窟[2]。1951年,在汉诺威举办的第一届德国联邦园林展修复了一座在“二战”中被毁坏的城市公园。随后多届园林展也都是以修复或者重建被战争破坏的城市公园或者巴洛克园林为目标(图1)。同时,受到战前城市美化运动影响的延续,园林展以重塑原有城市公园为依托,注重提升城市的公共卫生环境和美化城市。这一时期园林展的侧重点多在于场地更新本身,并未与区域、城市产生较大的关联。

1.1.2 第二阶段:社会公平和社会服务的提升以及汽车时代的到来(20世纪60—70年代)

20世纪60年代是西方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普遍富足的黄金时期。随着凯恩斯主义新政在西方国家的兴起,人们认为政府有能力也有责任为居民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社会公平和福利[3]。在这一背景下,园林展成为一种媒介,将绿地与城市居民的生活联系在一起。同时,由于汽车和城市公路系统也发展迅速,通过园林展建立人行通道系统也成为这一时期德国园林展的主要特征之一[4]。1963年和1973年在汉堡举办的2次园林展是这一时期园林展的典型范式。汉堡是德国历史上唯一举办过4次当代园林展的城市(1953年、1963年、1973年、2013年),并且1953年、1963年以及1973年3次园林展都是以城市中心的植物与花卉公园(Planten un Blomen)(图2)为基础举办的。与1953年汉堡第一次举办园林展时仅仅针对公园本身的破坏进行修复不同,1963年和1973年的园林展都与周边城市区域的发展、市民的生活发生了密切的关联。1963年的园林展将植物与花卉公园向东部和南部的3个街区扩展,其中南部2个名叫“大壁垒”和“小壁垒”的街区原先是17世纪汉堡南部城墙周边的壁垒区域,“二战”后政府又在这一区域内堆积了大量的废弃建筑材料。1963年的园林展将这一区域整合到植物与花卉公园中,并在场地上开发了配套的服务设施,同时还新增3处地下人行通道实现整个公园南北不同区域间的人行连通。园林展增强了城市南北方向的联系,并且极大地提升了周边城市街区的价值。1973年汉堡园林展的重点回到了植物与花卉公园的北部,对1953年修复的公园区域进行重新设计以满足现代城市生活的需求,同时考虑到公园周边新增的汉堡议会中心和交易中心的需求,以容纳更多的游人量[5]。设计还通过城市道路下穿的方式将植物与花卉公园北部的2个部分联系在一起,这一举措与1963年建造的地下通道一起实现了全园人行系统的连通。目前的植物与花卉公园已经成为汉堡城市中心最重要的公共活动空间和城市文化的标志(图3)。图1 - 1 1 9 5 1年汉诺威园林展S t a d r p a r k公园修复后照片(引自h t t p : / / b u n d e s g a r t e n s c h a u . d e / b u g a iga/bisherige-gartenschauen)图1-2 1955年卡塞尔园林展Auepark巴洛克园林修复后照片(引自h t t p : / / b u n d e s g a r t e n s c h a u . d e / b u g a iga/bisherige-gartenschauen)

图2 植物与花卉公园位于汉堡市中心区域 (作者绘,底图引自Google地图)受到城市更新理念转变的影响,园林展的侧重点在这一时期逐渐从公园本身转移到城市区域的发展与更新之中,从单纯的提升城市美化转移到为市民提供公共社会服务上来。同时,园林展也对城市出现的诸如汽车交通等新问题做出了回应。

1.1.3 第三阶段:城市总体规划引导下的旧城与衰落地区的复兴(20世纪80年代)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期,西方许多城市重新调整了城市总体规划策略,制定了城市整体发展计划,注重区域间的协调发展。这一举措使得城市更新的重点重新回到了旧城与衰落的地区。在这一背景下,园林展的目标通常是在城市总体规划的引导下,通过新建绿地,完善城市绿地结构,带动区域的复兴。1979年波恩举办的园林展以绿地为媒介实现了城市北部老行政区域的转型和复兴。1983年慕尼黑通过园林展完善城市的绿地结构,在一片采石场荒地上修建著名的西园,弥补了城市西南部以住宅为主的高密度老城区绿地的欠缺(图4)。1985年的柏林园林展同样是在城市总体规划的协调下,以园林展的举办为驱动力,在高密度的城市南部区域修建了新的城市公园。在柏林园林展设计竞赛的要求中便提出,需要在符合地区特征的前提下为周边大量的居民提供服务,同时也要将私人花园、区域景观、城市规划、市政工程以及生态环境的构建通过公园整合在一起(图5)。

随着城市规划思想的不断发展,这一时期园林展举办的目标已经提升到以园林展为契机实现整体城市的更新与发展的新高度之上。园林展作为一种催化剂和多功能载体,通过合理的选址以及展时、展后功能的转换,完善了城市绿地系统和开放空间结构,成为旧城和衰落地区复兴的驱动力。

1.1.4 第四阶段:可持续发展(20世纪90年代以后)

20世纪90年代之后,受到社会的发展和政治环境转变等因素的影响,西方大批城市用地面临转型的问题,可持续发展思想逐渐影响到西方国家的城市更新活动。基于这一大背景下,栖息地保护、生态修复、城市区域转型等都成为影响园林展举办的关键因素。同时,90年代初期东德和西德完成统一,这一事件也使得90年代之后德国园林展成为原东德城市更新和发展的重要媒介。众多因素的影响导致这一阶段的德国园林展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通过园林展实现场地用地性质的转变,1995年科特布斯园林展,1999年马格德堡园林展以及2001年的波茨坦园林展都是将东德城市中原军事基地转换成为绿地空间,1997年盖尔森基兴园林展和2015年奥斯纳布吕克园林展则通过对废弃的矿场进行生态修复,实现用地的转变。

同时,园林展与城市发展也形成了更加紧密的联系。斯图加特市从1920年开始,经过长期的规划与落实,结合1961年和1977年联邦园林展的举办,最终通过1993年国际园林展的举办将多个独立的公园相互连接,构建了一个富有活力的城市U型绿带[7](图6)。2007年格拉与罗内堡园林展则通过构建绿色走廊连接了格拉和罗内堡2个城市的中心区域(图7)。2005年慕尼黑里姆新城园林展更是通过园林展的举办构建区域发展的绿色框架。里姆新城园林展以“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新社区”为口号,在原废弃机场上构建完整的绿地格局,在实现用地转化的同时,也作为展后综合性社区建设的绿色基础设施(图8)。诸如在什禾林、科伦布茨、汉堡等地举办的园林展也大都完善了城市结构或者绿地系统。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德国园林展已经与城市更新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并能够通过园林展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弹性的解决策略。

1.2 荷兰

从1960年开始,荷兰举办过5届国际园林展,虽然数量不多,但每一届都有着很强的影响力。荷兰园林展的举办有2个主要的影响因素:一是荷兰有着悠久的园艺历史,无论是对于荷兰的经济,还是民众的个人生活,园林园艺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另一个就是荷兰从国土战略规划到各级区域、城市规划都重视协调发展,并强调规划的落实[5]。

荷兰每一次园林展的举办都与城市自身的更新有着密切的关系。与德国同时期的状况一样,1960年第一届鹿特丹国际园林展的举办在基于鹿特丹战后整体城市重建规划的基础上,修复了在战争中被破坏的城市公园。1972年和1982年2次国际园林展都在阿姆斯特丹举办。1972年,在阿姆斯特丹民众对于包括公共绿地在内的公共服务设施需求迫切增长的情况下,园林展通过建设阿姆斯塔(Amestal)公园为城市南部的住宅区提供了一个滨水开放空间,并完善了城市的绿地系统。1982年阿姆斯特丹园林展举办在西方“花园郊区”运动的影响下,基于1935年推出的荷兰土地利用总体规划,通过建设Gaasperpark以满足社区周边开放空间的建设标准,为周边区域提供社会服务,并引导区域发展。90年代以后,荷兰园林展举办同样出现了与城市发展与更新更为密切的开发模式。1992年卓特米尔园林展成为小型城镇发展的催化剂,通过园林展在城镇西部创造一个大型的开放空间,并作为未来城镇发展的基础框架,通过展后的二次开发将一部分区域转换成新的住宅区(图9)。2002年哈勒姆梅尔园林展的举办完善了“黄金三角”区域的规划,通过绿地连接了哈勒姆市与西南部的霍夫德普小镇,创造了区域开放空间,同时也作为缓冲区限制了西部机场的扩张,保护了哈勒姆梅尔的圩田区域(图10)。1972年、1982年阿姆斯特丹的2次园林展与2002年哈勒姆梅尔园林展同时还属于荷兰国土规划——兰斯塔德“绿心”计划的一部分,创造了城市和绿地间的缓冲空间,阻止城市向“绿心”区域蔓延(图11)。

图3 1953年、1963年以及1973年3次汉堡园林展植物与花卉公园及周边区域的变化(作者绘,底图引自参考文献[5])

图4 西园的建造弥补了以住宅为主的慕尼黑西南部高密度老城区绿地的欠缺(作者绘,底图引自参考文献[6])1.3 英国

英国园林展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其与英国城市更新的阶段紧密相关,但也正是由于其出发点的局限性,在5届之后便停止了举办。由于过早的工业化、城市化,20世纪六七十年代,英国已经面临众多的城市和社会问题,具体包括老城和中心城区的衰落、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大量工业地区废弃等。同时,英国规划政策和经济政策也发生转变,政府对规划的强烈控制遭受到了剧烈批评[8]。

英国园林展便产生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5次园林展均是在传统的工业、港口城市举办,以衰落地改造和废弃地更新、再开发为目的,展会作为二次开发,并最终发展成为城市公园、住区、商业、休闲综合体或者野生动物栖居地等。然而,大部分英国园林展并没有围绕园艺主题展开,而只是单纯地将其作为城市更新的一种手段。如1984年的利物浦园林展,虽然其对污染地恢复的工作做得十分出色,但是其过多的主题和过于梦幻的建筑使其展览效果与园林园艺已经失去了联系。而1988年格拉斯哥园林展的场地虽然最终成为格拉斯哥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但是园林展后曲折多变的漫长发展过程早已抹杀了园林展的功劳[8]。英国园林展在对于废弃工业地的修复以及公私合营的运作模式上都值得后人学习,但其最终并不十分成功的根本原因在于其淡化了与园艺主题的关系,同时其过浓的商业化以及对开发商能力的过高要求都造成了园林展后期的诸多不确定性。

图5 1985年柏林园林展建造的比泽尔公园(Britzer Park)完善了柏林南部高密度城区的绿地空间(作者绘,底图引自Google Map)

图6 斯图加特通过3次园林展进行区域空间整合,实现城市U型绿带的构建(作者改绘自参考文献[7])

图7 2007年格拉与罗内堡园林展通过构建绿色走廊将2个城市的中心区域联系起来[5]

图8-1 园林展为未来里姆新城的发展提供U型绿色框架[5]图8-2 绿地空间引导下未来里姆新城发展展望平面图[5]2 基于城市更新的园林展特征

2.1 战略性

战略性意味着园林展需要与城市发展战略和时代的需求建立紧密的联系。由于大尺度的规模、综合性的社会效益以及较强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园林展能够将自身的发展与城市战略紧密结合。从西方园林展的发展历程来看,无论是如兰德斯塔“绿心”国家级战略计划的实施,还是斯图加特城市级绿色廊道的打造,或者慕尼黑里姆新城区域级的开发框架构建,园林展都能够推动城市各级空间层面的更新与发展。

同时,园林展在保持园林园艺主题的同时,可以根据城市在不同历史阶段的更新需求而自我调整。从德国园林展的发展历程可以得出,园林展的举办策略、选址、规划布局、运营机制只有与时代主题和社会需求紧密结合,才能实现其自身价值和对城市更新作用的最大化。

2.2 事件性

城市事件多指短时期内发生的一系列重要城市活动的总和。由于这些事件的举办日期是固定的,面对事件限定的巨大压力,反而能够调动各方面资源和能动性,减少各方面矛盾,提高效率,促使常规政策手段下不可能实施的一些大型城市建设项目得以建成[9]。园林展正是作为这样一种以园林园艺为主题的短时期城市事件。园林展可以在短时间内挖掘城市中的各种资源,以园林展自身的举办作为引导,推动基础设施、绿地、公共服务等各级城市系统的建设和更新,同时也通过吸引游客和展现先锋园林园艺艺术和技术的方式提高城市的知名度和竞争力。作为城市事件的园林展举办时间往往不会太长,这使得其自身可以成为区域或者地块发展的一个特殊阶段,通过园林展的筹备、展览、展后多个阶段实现场地用地性质的转换、城市产业结构的调整、区域开发建设的过渡。同时,园林展的事件性使其具备多次在同一城市甚至同一地块举办的可能性,从而可以与长远的规划相协调,通过多次园林展的举办逐步实现城市发展战略的终极目标。

2.3 开放性与生态性

园林展与其他城市开发方式最大的不同在于其并不是对于城市的高强度开发,而是以绿地及开放空间的形式作为城市事件的载体,在展览结束之后,大多数园林展也会全部或者部分转变为城市绿地的一部分[5]。绿地犹如现代城市中的调和剂,是环境与公众都市生活友好关系的体现,具备其他建设用地不具备的开放性和生态功能。

通过举办园林展可以完善和更新城市的生态网络和绿色廊道,限制城市的无限扩张,修复城市中被污染的土地,为城市水循环、空气流通以及动植物栖息地提供场所。同时园林展的举办也会增加或者更新城市现有的开放空间,为公众提供更好的休闲场所和生态服务。

2.4 弹性和可持续性

园林展在选址、规划布局以及时间上的弹性使得其能够更好地满足城市发展的多样化需求,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从选址上来说,园林展可以根据城市的阶段性发展特点选择在需要更新的新城或者旧城区域举办。在具体地块的选择上也可以根据需求的类型和情况的紧迫程度,选择对不同的用地类型进行开发或治理。从规划布局上来说,园林展可以通过不同的场地形态类型,采用集中或分散式的布局特点,满足不同城市尺度、不同城市系统的更新需求。园林展在时间上的灵活性也使其与城市特殊时期的需求紧密结合,并随着城市的发展而发生变化。最后,园林展本身以绿地作为载体的特征,使得其具备弹性的能力,对未来城市可能出现的能源危机、自然灾害、城市用地调整以及新的城市活动类型的出现等不确定情况做出应对。

图9-1 1992年荷兰卓特米尔园林展展中设计平面图[5]图9-2 1992年荷兰卓特米尔园林展展后设计平面图[5]

图10 2002年哈勒姆梅尔园林展区位关系图(作者绘,底图引自参考文献[5])

图11 1972年、1982年、2002年荷兰园林展在兰斯塔德地区中的位置(作者绘,底图引自http-www. springerimages.comimg Images Springer PUB=Springer_Netherlands-Dordrecht JOU=10708 VOL=2008.72 ISU=1-2 ART=2008_9164 Media Objects MEDIUM_10708_2008_9164_Fig1_HTML)

3 园林展对城市更新的作用

园林展对城市更新的作用可以分为对城市物质与空间层面的更新和城市非物质层面的更新2个方面。

3.1 对城市物质与空间(城市规划与建设)层面的更新

园林展对城市物质层面的更新主要涉及与园林展直接或者间接相关的城市建设活动。

从城市总体层面来看,园林展可以作为城市结构调整的重要促进机制,从多个方面完善城市系统,具体包括完善和构建城市的开放空间体系和绿地系统,提升城市的基础设施网络,对城市现有土地资源进行调整等。同时,园林展也可以作为引导未来城市的发展框架,限制城市的开发建设范围。

从区域层面来看,园林展的作用可以分为城市新区开发的绿色框架以及作为城市旧城复兴的催化剂2个方面。对于城市新区来说,园林展的举办能够为新区发展在短时间内最大限度地调动周边资源,积累资金,也能为新区未来的发展提供核心绿地空间和框架;园林展的举办也能够通过对旧城区用地结构的调整和对地块的修复和更新促进衰落城区的活力复兴和竞争力的提升。

从城市具体地块来看,园林展可以作为可持续开发的载体。第一类是通过园林展对已经存在的老旧城市公园进行更新和修复,从而提升其公共和生态服务价值;第二类是通过园林展对城市废弃地进行再开发,实现其用地性质的转变,主要对象包括衰落的工业区,废弃的军事基地、矿坑等;第三类则是通过园林展实现对城市不利于开发建设区域的修复,包括城市荒地或者被污染的土地,通过技术手段加快场地的恢复过程,实现场地从不利空间向未来城市公园或者其他用地的转换。

3.2 对城市非物质(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层面的更新

通过园林展的举办,能够巩固区域的传统与价值观念,促进社会的互动和凝聚,实现地域文化和地域特征的传承。园林展的举办以及会后直接或间接的商业价值可以对城市产业结构造成影响,促进城市旅游、园林园艺等产业的发展,也会提升场地周边的土地价值,促进房地产开发等。同时,以园林展为代表的大事件也是政府实施增长型公共政策的载体,是地方政府进行地域营销的有力政治工具。甚至因大事件而临时产生的解决办法在事件后成为经验并制度化,从而促进城市管理的改进[10]。

4 结语

当代园林展不仅应该体现园林园艺的主题,更应该以其为契机,结合用地、区域,乃至城市的整体规划,成为城市更新的一种驱动力。现阶段中国园林展的举办多是借园林展作为城市的一个旅游点或者主题公园,促进短时期的经济增长[11]。这种单一的方式虽然得到了短期的回报,但是对于场地本身乃至城市空间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学习不同城市更新背景下西方当代园林展的宝贵经验,从多种空间尺度和时间维度出发,将园林展的规划设计策略与所在城市发展和更新的大背景紧密结合,以此为未来城市和未来园林展的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

参考文献:

[1] 王向荣.联邦园林展与德国当代园林[J].中国园林,1996(3):57-59.

[2] 李建波,张京祥.中西方城市更新演化比较研究[J].城市问题,2003(5):68-71.

[3] 董玛力,陈田,王丽艳.西方国家城市更新发展历程和政策演变[J].人文地理,2009(5):42-46.

[4] Preisler-Holl L, Balder H, Strauch K H, et al. Garden shows-motor for landscape management, urban development and industry[C]//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Plant Health in Urban Horticulture, 2003: 26-29.

[5] Theokas A. Grounds for Review: The Garden Festival in Urban Planning and Design[M]. Liverpool University Press, 2005(3): 1-266.

[ 6 ] B a s l e r E , P a r t n e r A G . L a n g f r i s t i g e Siedlungsentwicklung[J]. Konzeptgutachten. Zürich: Ernst Basler+Partner AG, 2013(4): 7.

[7] 周恒,杨猛.作为一种规划工具的城市事件:斯图加特园艺展与城市开放空间优化[J].城市规划,2010(11):63-67.

[8] 南楠.园林展规划策略和会后利用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07:1-61.

[9] 郑曦,孙晓春.解析“城市事件”作为城市发展与环境景观建设的助推力:以德国城市慕尼黑为例[J].国际城市规划,2007(5):91-97.

[10] 于涛,张京祥,罗小龙.城市大事件营销的空间效应: 研究进展及思考[J].城市发展研究,2011,18(2):94-100.

[11] 王向荣.关于园林展[J].中国园林,2006,22(1):19-29. (编辑/王媛媛)

作者简介:

张诗阳/1990年生/男/湖南株洲人/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及理论(北京 100083)

王晞月/1992年生/女/北京人/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及理论(北京 100083)

王向荣/1963年生/男/博士/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本刊副主编(北京 100083)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基于城市更新的西方当代园林展研究——以德国、荷兰及英国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