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视觉感知的城市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吸引力研究——以广州市区儿童公园为例

汤 辉 \/ TANG Hui叶瑞盈 \/ YE Rui-ying陈锦济 \/ CHEN Jin-ji   2016-11-24 22:17:16

汤 辉 / TANG Hui叶瑞盈 / YE Rui-ying陈锦济 / CHEN Jin-ji

摘 要:儿童公园入口空间是儿童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使用者形成“第一印象”的重要载体,对激发其愉悦感和游玩兴趣发挥着独特和关键的作用。以广州市13个儿童公园入口空间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不同使用人群的问卷调查,采用SPSS单因素因子分析、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等方法,对公园入口空间主题、平面结构、立面形态、空间大小、开敞度、装饰元素、标识及色彩等影响因子进行定量分析,得出其中影响入口空间吸引力强度的关键因素及差异,并结合典型案例进行分析,为中国儿童公园建设及优化提升提供重要的依据与参考。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儿童公园;入口空间;视觉感知:景观设计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7-0073-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1-13;

修回日期:2016-04-10

基金项目:国家级大学生科技创新项目(编号201510564220)资助

Abstract: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component in a children's park is the entrance from which users determine their first impression of the whole area and it also has key impact on arousing the amusement and interest in playing. The first process of this study refers to the examples of 13 entrances of children's parks in Guangzhou and generates a questionnaire survey for different users. The survey was analyzed using SPSS statistic methods including one-way ANOVA and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in order to obtain the key reasons for arousing children's interests, which covers important factors such as the entrance theme, the plane structure, the facade shape, the size of the space, the level of openness, the decorative elements, the signs and colors. Combining the result from the analysis with some classic case studies, this article aims at providing scientific examples and references for improving and promoting the design of children's park.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children's park; entrance; visual perception; landscape design

早在20世纪,联合国关于人类居住环境的第二次会议决议提出了“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提案,城市儿童成长环境开始受到关注,其中儿童公园作为专为儿童户外活动而设的城市场所,对儿童健康成长具有重要影响。经过多年发展,欧美国家已在城市中建立起完善而有效的包括儿童公园在内的儿童游戏场地系统,相关研究已从规划方法、设施安全、健康影响的探讨逐渐转向基于儿童行为心理的游戏空间设计、游戏设施开发及使用后评价等范畴[1-8]。

中国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专门的儿童公园建设,但针对儿童公园的研究探索较晚,且研究成果有限,目前相关研究多集中于国外实践案例介绍和国内儿童公园规划设计方法与实践2个方面[9-14],对于新建儿童公园具体空间设计及使用后评价的相关研究极为匮乏。

1 研究区概况

公园入口空间是指以公园主入口为核心的内外周边区域,是公园主入口对内外的功能辐射范围;它是联系公园与城市的通道,是城市进入公园的缓冲地带[15]。对于对外部环境尤为敏感的儿童群体而言,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对激发其愉悦感和游玩兴趣发挥着独特和关键的作用。本文选取广州市新建的13处儿童公园,即广州市儿童公园,以及越秀、荔湾、海珠、天河、白云、萝岗、黄埔、南沙、番禺、增城、花都、从化12个区级儿童公园。根据实际情况,将各儿童公园的入口空间界定为图1所示的红线区域内。而根据各公园立面形态,可分为有标志性大门和无标志性大门2种类型(图2)。

2 理论基础与研究方法

2.1 理论基础

视觉作为人类获取外界信息最为重要的感官,视觉感知是空间体验最基本的方式,是情感体验的基础[16]。早在明代,计成在《园冶》中就已提出“相地合宜、构园得体”“巧于因借、精在体宜”等原则,可以视作古人把人的视觉生理、心理特性运用到造园中的理论总结。20世纪60年代,美国风景园林师凯文·林奇(Kevin Lynch)在其《城市意象》一书中,强调城市设计要重视市民的视觉感受,着眼于城市景观的可读性和可意象性,并归纳出城市意象感知的五大构成要素[17]。无独有偶,刘滨谊于2013年提出景观空间视觉吸引及其机制的概念,认为通过以视觉为主感受通道,借助于物化了的景观环境形态,将在人们的行为心理上引起反应,即所谓的心旷神怡、心驰神往等心理感受。同时,还进一步凝练出12种景观空间视觉吸引要素,并对其进行量化分析[18]。

综上所述,由儿童公园入口空间获得的视觉感知将是决定其吸引力大小的关键所在,以上述学者相关研究成果为借鉴,本文针对微观尺度的儿童公园入口空间的具体情况,将其划分为主题、平面结构、立面形态、空间大小、开敞度、装饰元素、标识及色彩8个可影响入口空间视觉感知的要素。

2.2 受访人群及调查方法

进入儿童公园游玩或参观的主要人群有学龄前儿童和家长,同时也包括园林专业设计师及学生在内的专业人士,不同人群对外部环境感知的差异将产生不同的空间意向,从而导致相异的吸引力水平。因此本文调研对象定位为家长组(广州市各儿童公园成人游客),儿童组(广州市各儿童公园儿童),专业组(园林相关专业师生),并根据各人群的特点运用不同调查方法。

早有研究证实受测者对于照片和实地的感官反应有强烈的相关性,以照片为媒介可得到可靠的结果[19]。本调研采用各儿童公园入口空间代表性照片作为刺激源,通过问卷调查或投票的方式收集相关数据。其中,专业组和家长组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要求受访者对各儿童公园入口空间的吸引力强度、主题明确度、立面形态丰富度、空间大小、视野开敞度、标识醒目程度、色彩丰富度进行评价,而对主题类型、平面结构类型、装饰元素类型按问卷预设选项做出选择。专业组问卷评价等级以李克特等级(Likert-type scale)表示,按程度分5个评值。在2015年10月8—11日3天发放460份问卷,收回有效问卷440份,回收率96%。家长组问卷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转述问题,评价等级以5个描述性词汇代替李克特等级的5个分值,在2015年10月1—7日7天共发放650份问卷,收回有效问卷590份,回收率91%。而对于无法独立完成问卷的幼龄儿童,则采取投票的方式收集数据,要求儿童根据照片投票选出最喜欢的入口,结果以百分比的形式统计,票数总计204票。

图1 广州市13个儿童公园入口空间航拍图像 (无人机拍摄)

图2 广州市13个儿童公园入口空间立面形态2.3 数据分析方法

2.3.1 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

将受访者对入口空间的吸引力强度、主题明确度、立面形态丰富度、空间大小、视野开敞度、标识醒目程度、色彩丰富度7个因素做出的评价结果进行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其中吸引力强度作为因变量,其他6个因子作为自变量,利用SPSS 统计软件得出影响吸引力强度的6个因子的重要性排序。

2.3.2 单因素方差分析

由于主题类型、平面结构类型、装饰元素类型所影响吸引力强度的差异为类别差异,无法通过评价等级评分法进行量化,因此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应用SPSS单因素方差分析方法,根据现场调研结果将主题类型、平面结构、装饰元素这3个因素进行水平分组,其中主题类型划分为卡通和自然2组,平面结构划分为轴线型、流线型和团状3组,主要装饰元素划分为植物元素和硬质元素2组,以吸引力强度为因变量,根据受访者对上述3个因素的水平分组进行选择,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one-Way ANOVA)检验这3个因素对吸引力强度是否存在显著影响。

2.3.3 描述性统计

应用描述性统计方法统计各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吸引力强度、主题明确度等7个因子的标准差和平均值,并对不同儿童公园的同种影响因子平均值进行比较,为研究结果的验证提供有力的分析依据。同时按照不同人群根据吸引力强度的平均值大小对各个儿童公园进行排名,以此分析不同人群对外部环境视觉感知的差异。

3 研究结果与分析

3.1 评分型吸引力强度影响因子显著性分析

由表1可见,主题明确度、立面形态丰富度、空间大小、视野开敞度、标识醒目程度、色彩丰富度各因素和入口空间吸引力强度成正相关关系(回归方程各变量系数大于0),但家长组与专业组在入口空间各因素对吸引力强度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对于专业组而言,自变量“色彩丰富度”对因变量“吸引力强度”影响不显著(P=0.499>0.05)。根据各变量的标准系数值,得出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各因素对吸引力强度影响由强到弱依次为:主题明确度>立面形态丰富度>空间大小>标识醒目程度>视野开敞度。

而对于家长组而言,自变量“视野开敞度”对因变量“吸引力强度”影响不显著(P=0.760>0.05)。根据各变量的标准系数值,得出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各因素对吸引力强度影响由强到弱依次为:立面形态丰富度>主题明确度>空间大小>标识醒目程度>色彩丰富度。

3.2 类别型吸引力强度影响因子显著性分析

以吸引力强度为因变量,分别对主题类型、平面结构类型、装饰元素类型3个自变量进行齐性检验(表2)和单因素方差分析(表3)。由表3可知,专业组中,主题类型(P=0.001<0.05)和平面结构类型(P=0.018<0.05)对入口空间吸引力强度的影响均显著,装饰元素类型(P=0.406>0.05)影响不显著。家长组中,平面结构类型(P=0.765>0.05)和装饰元素类型(P=0.166>0.05)对入口空间吸引力强度的影响不显著,只有主题类型(P=0.000<0.05)的差异会对吸引力强度产生显著影响,说明与专业人群相比,家长对入口空间平面结构关注较低。

3.3 儿童组与成人组统计结果对比分析

根据儿童公园游玩儿童的投票,广州市儿童公园票数最高(33.8%),越秀儿童公园次之(25.0%),南沙儿童公园排名第3(10.3%)。而将家长组与专业组各因子评分数据汇总取平均值,作为成人组评分结果,由表4可见,成人组中,吸引力强度评分前3名的分别为广州市儿童公园、海珠儿童公园和天河儿童公园,再依次为南沙儿童公园、番禺儿童公园、荔湾儿童公园、越秀儿童公园、白云儿童公园、花都儿童公园、从化儿童公园、萝岗儿童公园、增城儿童公园、黄埔儿童公园。其中,广州市儿童公园排名结果与儿童组一致,且主题明确度、立面形态丰富度等因子评分较高。但儿童组中排名第2和第3的越秀儿童公园和南沙儿童公园在成人组中分别排名第8和第5位,说明成人组与儿童组对外部空间感知具有一定差异,关于成人组中入口空间各因子评分与吸引力强度成正相关关系的结论对于儿童来说并非完全适用。

3.4 案例分析

在所有儿童公园中,广州市儿童公园对所有群体的综合吸引力最大,各影响因子的评分值较高,其中主题明确度、立面形态丰富和标识醒目程度最为突出。该公园入口空间平面结构为轴线型,以一较大体量、卡通造型的大门构成主体景观及视线终端,大门平均高度约12m,其外部集散广场水平宽度约50m,道路边线到大门长度约为48m,使观赏视距与主体景物高度比值控制在最佳的4倍以内。大门上广州市儿童公园的标识醒目,整体设计紧扣“积木世界”的主题,并结合广州代表性建筑进行卡通化处理,造型活泼、丰富,两侧加以植物元素搭配,使得立面形态舒缓自然的同时,又有明晰的图底关系。在色彩搭配上,采用紫色、黄色、蓝色等冷暖色调相结合,合适的饱和度的选择使得色彩变化丰富的同时,又协调统一。以上设计处理在满足各种人群的视觉和心理需求基础上,成功实现了入口空间对各群体愉悦感和游玩兴趣的激发(图3)。

图3 广州市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全景4 结论

本文将广州市13个儿童公园入口空间作为研究对象,探讨其激发不同人群愉悦感和兴趣的关键因素及差异,得出以下结论。

1)不同人群对儿童公园入口空间的视觉感知具有一定差异,运用SPSS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单因素因子分析等方法对激发不同人群愉悦感和兴趣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避免了只比较百分点的误区,提高了分析效率,为相对主观的问卷调查提供较为准确的分析结论。

2)对于成人群体,主题、平面结构、立面形态、空间大小、开敞度、装饰元素、标识及色彩等各入口空间视觉要素对吸引力强度均有影响。其中主题类型及主题明确度影响最为显著,进一步验证了相关学者在儿童公园设计手法研究中得出的“主题创意是儿童公园设计的灵魂”这一观点[20]。

3)立面形态设计也是影响吸引力强度的重要因素,相比具有风景园林相关专业背景的人群对主题及平面结构的关注,普通大众更容易被富有变化的立面形态所吸引。同时儿童公园入口空间是否具有宜人的尺度、公园标识是否醒目,在设计中也需着重考虑,而装饰元素是偏向硬质材料或植物则不是关键影响因素。

4)在3种使用人群中,儿童作为儿童公园最主要服务对象,设计应首先满足其心理需求。对于儿童与成人群体,两者都倾向于设置有丰富形态的大门的入口空间设计,但在入口空间视觉感知上具有明显差异,相比成人,儿童更容易受明艳的色彩及局部装饰元素吸引。因此,需进一步加强基于儿童心理的儿童户外活动空间研究,同时也应兼顾家长等其他使用群体需求,做出更加科学的设计。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参考文献:

[1] Alice Phipps Whiren. Planning a Garden from a Child's Perspective[J]. Children's Environments, 1995, 12(2): 250-255.

[2] Roemmich J N, Epstein L H, Raja S. Association of access to parks and recreational facilities with the physical activity of young children[J]. Preventive Medicine, 2006, 43(6): 437-441.

[3] Potwarka L R, Kaczynski A T, Flack A L. Places to Play: Association of Park Space and Facilities with Healthy Weight Status among Children[J]. Journal of Community Health, 2008, 33(5): 344-350.

[4] Tim W. Voices in the park: Researching the participation of young children in outdoor play in early years settings[J]. Management in Education, 2014, 28(4): 161-166.

[5] Loukaitou-Sideris A, Sideris A. What Brings Children to the Park? Analysis and Measurement of the Variables Affecting Children's Use of Park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2010, 76(1): 89107.

[6] Grillmeier B. Outdoor Play Spaces for Children[M]. Melbourne :Images Publishing Dist Ac, 2015: 10-43.

[7] Kwon M H, Seo C, Kim J. Current Status of Children's Gardens Within Public Gardens in the United States[J]. Hort Technology, 2015, 25(5): 671-680.

[8] (美)苏珊. G. 所罗门撰文,张文英译.1966—2006年美国儿童游戏场的变化[J].中国园林,2007(10):15-18.

[9] 陈圣泓,肖芳.与绿色一起成长的童年:江苏启东市头兴港畔儿童公园设计[J].中国园林,2007(10):22-27.

[10] 谭玛丽,周方诚.适合儿童的公园与花园:儿童友好型公园的设计与研究[J].中国园林,2008(9):43-48.

[11] 沈员萍,王浩.基于儿童心理学理论的儿童公园主题空间研究:以福州儿童公园为例[J].南京林业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12(4):92-96.

[12] 李永雄,邓卓迪.儿童公园修建性详细规划编制内容及要求的探讨[J].广东园林,2013,35(4):3539.

[13] 邓卓迪.试论儿童公园分区规划及内容设置[J].广东园林,2013,35(5):19-22.

[ 1 4 ] 杜西鸣.新加坡远东儿童乐园[ J ] .风景园林,2014(8):130-137.

[15] 张晓三,何韶瑶.基于交通先导的大型城市公园入口空间形态研究[J].华中建筑,2008,26(10):194.

[16] 郝丽梅.空间的人性价值:视觉感知下的空间序列的营造[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11:4.

[17] 凯文·林奇.城市意向[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3-6.

[18] 刘滨谊,范榕.景观空间视觉吸引要素量化分析[J].南京林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4,38(4):149-150.

[19] 张蕾,邹广天.岭南传统景观空间意向及构成要素研究:以余荫山房为例[J].中国园林,2014(12):71-75.

[20] 陶晓芯.儿童公园规划设计研究及王佐镇儿童公园规划设计[D].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2012:59. (编辑/王媛媛)

作者简介:

汤 辉/1980年生/男/湖南长沙人/博士/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历史与理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广州 510642)

叶瑞盈/1993年生/女/广东江门人/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城乡规划系2012级本科生(广州 510642)

陈锦济/1995年生/男/广东茂名人/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风景园林系2014级本科生(广州 510642)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基于视觉感知的城市儿童公园入口空间吸引力研究——以广州市区儿童公园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