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的评价研究——以上海市公园为例

张凯旋 \/ ZHANG Kai-xuan董 亮 \/ DONG Liang   2016-11-24 22:17:16

张凯旋 / ZHANG Kai-xuan董 亮 / DONG Liang

摘 要:面对公众日益增加的夜间休闲游憩需求,评价城市公园延长开放的适宜性具有重要的意义。采用层次分析法,从公园自身属性特征、公园开放基本条件、公园开放保障条件3个方面,选取19个指标,构建了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体系,并对上海典型公园的延长开放适宜性进行评价。结果表明:上海城市公园的延长开放适宜性总体上较为适宜,社区公园的适宜性高于综合公园,居住区内公园的适宜性高于商住混合区内的公园。公园内部空间的安全性和夜间保障设施的完善性对延长开放的影响最大,充分体现了公园日间开放和夜间开放的差异性;同时健全公园管理体制和增加人员经费对延长开放起保障作用。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城市公园;延长开放;评价;层次分析法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7-0067-06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3-01;

修回日期:2016-03-22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城市森林游憩适宜性的时空演变及其驱动机制”(编号31400606)资助

Abstract: With the growth of public demand for recreation, it is significant to evaluate suitability of extending the opening period of urban parks. In this study, by reviewing references and consulting experts, 19 indicators were chosen to make an evaluation system to assess the suitability of extending the opening period for urban parks, which can be classified into three groups, including the property characteristics of urban parks, the basic conditions of urban parks, and the security conditions of urban parks for extending the opening period. The AHP method was applied to calculate the weight of indicators, and typical parks of Shanghai were assesse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most of Shanghai urban parks were suitable to extending the opening period, and community parks were more suitable than comprehensive parks, suitability of parks in residential area was greater than that of parks in commercial and residential mixed area. Safety of interior space and infrastructure for night have the most effects on the suitability, fully implying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park opening at day and at night. Moreover, improving park's management system and increasing personnel expense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extending the opening period of urban parks.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urban park; extending the opening period; evaluation; AHP

城市公园绿地是城市的绿色基础设施,是市民运动健身和休闲游憩的重要载体和场所,是代表城市整体环境水平和居民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1-2]。近年来,随着市民公众游憩健身需求的不断增加,市民夏日夜间活动时间不断延长,活动方式也趋于多样化,“夜公园”成为市民休闲纳凉和运动健身的重要场所。因此,公园的开放时间成为市民主要关切的问题,不断有市民和媒体呼吁延长公园传统的17:00—18:00的闭园时间,以方便夜间市民的健身休闲,从而提高公园绿地的使用效率和便民性。

1 现状分析

目前,国内外城市公园在管理体制和管理方式上存在差异[3-5],公园类型特征和区位环境也有所不同,因此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公园实行不同的开放时间(表1)。

以往针对城市公园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公园的免费开放[6]、开放的数量和分布[7],以及游客的社会分异[8]、游客行为[9]、游客感知[10]和游客满意度[11]等方面,也有一些研究通过对公园游客的调查,得知公园的大多数游客,尤其是中老年游客,普遍认为公园闭园时间过早,希望延长公园的开放时间[9,12]。

由于公园延长开放时间会带来噪声扰民、安全隐患以及管理成本上升等问题,如何根据公园的自身属性和特征,合理确定城市公园的开放时间、开放方式,以及如何配置合理的基础设施和管理保障措施,即如何评价城市公园延长开放的适宜性,成为当前亟须研究和解决的课题。因此,针对大都市城市公园延长开放的适宜性进行评价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2 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层次分析法(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AHP)构建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的评价体系。主要的研究过程为:1)选取评价指标和构建评价指标体系;2)确定指标权重;3)进行公园适宜性评价,计算适宜性指数;4)确定适宜性评价等级。

图1 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指标体系

3 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3.1 评价指标的选取

查阅了相关文献资料,并对公园管理部门、高校、科研院所等单位相关领域专家进行了问卷咨询,以获取专家们对评价指标的意见。通过反馈的有效问卷,按照选中率的高低,将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模型分为目标层、主准则层、次准则层和指标层(图1)。

3.2 指标评分标准的确定

本研究的评分标准参考以往相关研究、国家和行业标准,并咨询园林绿化行业的专家,采用定量指标与定性指标相结合的评价方法,对每个评价指标确定了从高到低的5级评分标准,分别计为100、90、75、60和30分。

各项指标评判依据及意义如下。1)B11公园类型特征。(1)C1公园类型。《城市绿地分类标准》(CJJ/T 85-2002)[13]将公园绿地分为综合公园、社区公园、专类公园、带状公园、街旁绿地以及其他绿地(如风景名胜区、郊野公园、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野生动植物园等)。根据不同公园类型夜间游憩的适宜程度,将不同类型的公园绿地进行等级划分(表2)。

(2)C2收费情况。根据公园是否收费进行评判,不收费公园适合夜间游憩,记为100分,收费公园不适合夜间游憩,记为30分。

2)B12公园周边环境。(1)C3公园可达性。公园绿地的空间可达性是公园绿地服务效率指标的核心内容[14]。在以往的研究中,公园的可达性可根据游客步行到达公园的距离进行评判[15-16],本研究中将到达公园的距离分为500m以内、500~1 000m、1 000~1 500m、1 500~2 000m、>2 000m共5个级别(表3)。

(2)C4周边居住区密集度。统计公园1 000m服务半径内的居住区数量,若居住区密集度很高,则记为100分,若居住区密集度很低,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居住密集度区的高低分为90、75、60分3个等级。

(3)C5对周边声环境影响性。根据《声环境质量标准》(GB 30962008)[17]和《城市区域环境噪声适用区划分技术规范》(GB/T 15190-94)[18]对城市不同声环境功能区的环境噪声的限值要求,居民住宅、文化教育为需要保持安静的1类环境功能区。通过测定周边居住区在夜间开放期间的环境噪声值来评价公园开放对周边居住区的影响,根据标准中对使用功能特点和环境质量要求,公园对周边声环境影响的具体划分标准详见表4。

3)B21公园空间特征。

(1)C6游憩场地空间。通过计算公园人均游憩场地面积进行评判,参考《公园设计规范》(CJJ 48-92)[19]中游人人均占有公园面积和《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LB 034-2014)[20]中公园人均空间承载指标,具体划分标准详见表5。

(2)C7游憩设施利用性。公园内游客主要利用公园内游憩设施进行运动和休憩性活动。通过对公园内游客行为的特征研究[8],本研究中根据公园内游憩设施数量和完善程度进行评判,若公园游憩设施的可利用性很高,则记为100分,若设施可利用性很低,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可利用性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表6)。

(3)C8道路安全性。缺乏路灯的道路,以及存在高差的道路或台阶会对夜间游园造成安全方面的影响。若公园内道路的安全性很高,经过检查符合要求,能确保游园的安全性,则记为100分,若安全性很低,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安全性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4)C9水体安全性。游人能够到达的公园内的水体地段如果未进行围护,会成为夜间游园的重要安全隐患。若公园内的水体在游人能够到达的地段进行了围护,并经过检查符合安全要求,能确保夜间游园的安全性,记为100分,若安全性较低,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安全性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5)C10山石安全性。夜间游客攀爬假山置石或进入无照明的山洞内,会成为夜间游园的重要安全隐患。对公园内的假山置石进行了合理的围护,使游客不能攀爬或进入,能确保夜间游园的安全性,记为100分,若安全性很低,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安全性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6)C11密林安全性。公园内郁闭度较高的树林中游人能够到达的地段如果没有进行围护,会成为夜间游园的重要安全隐患。若公园内的密林在游人能够到达的地段进行了围护,确保了夜间游园的安全性,记为100分,若安全性很低,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安全性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4)B22公园配套设施。(1)C12安全防护设施。公园内台阶、花台、挡土墙、开放水体、假山置石、密林等存在安全隐患场地的防护设施,是公园夜间开放的重要保障。若公园内的各项防护设施完备,并经过检查符合安全要求,则记为100分,若各项防护设施存在缺陷,不能确保游园安全,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安全性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2)C13夜间照明。公园的夜间灯光照明是游客游园的重要保证。公园内的夜间照明均应符合《城市夜景照明设计规范》(JGJT 163-2008)[21]的要求,公园内的绿地、人行道、庭园、广场和儿童游戏场地均应符合相应的照度标准,同时又避免产生光污染。以往对夜公园中不同活动类型照度需求的研究表明,游人活动适宜的照度范围是0.5~20lx[22]。公园夜间照明的评分标准分级详见表7。

(3)C14监控系统。若公园内设置完善的夜间监控系统,则记为100分,若不具备夜间监控系统或完善性较差,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监控系统的完善性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4)C15警示/禁止标志。若公园内相应位置设置了健全的警示、禁止、围护标识系统,且具有夜光功能,则记为100分,若公园内警示、禁止、围护标识系统不完备,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标识系统的完善性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5)B31人员经费保障。(1)C16经费保障。公园夜间开放会增加公园在养护、水电和人员等方面的费用支出,因此需要相应的经费保障。若公园已具有很好的经费保障,则记为100分,若公园经费保障较差,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经费保障程度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2)C17保洁/安保人员保障。公园夜间开放会增加公园保洁和安保的人次。若公园已具有很好的保洁/安保人员保障,则记为100分,若公园人员保障较差,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保洁/安保人员保障程度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6)B32 政策体制保障。(1)C18管理制度。公园夜间开放的应急机制、安全预案和管理制度等是重要的制度保障。若公园已具有很好的制度保障,则记为100分,若公园制度保障很差,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制度保障程度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2)C19社区及执法部门协作。加强与社区以及公安、城管等执法部门的沟通协作是公园夜间游园活动安全有序的重要保障。若公园已建立了与社区即执法部门良好的协作关系,则记为100分,若协作性很差,则记为30分,中间根据协作性程度的高低分为90、75和60分3个等级。

3.3 指标权重的确定

在确定评价指标和指标评分标准后,采用基于AHP法的、由多位专家参与的“群体决策方法”来确定指标权重,邀请20位园林景观、公园管理、旅游管理等领域专家对各层指标进行相对重要性的两两比较判断,判断标度分为9级,填写判断矩阵[23]。综合专家评判结果,得到评价体系中各指标的权重(表8)。

3.4 适宜性指数计算方法和适宜性分级

在确定各个单项指标的评价标准之后,采用多因子综合评价方法,得出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的评价公式(1)[23]:

式中:Y为适宜性评价总得分;Ci为每个单项指标的得分;Mi为该单项指标的权重;Bj为对应准则层的权重;i为单项指标的个数;j为准则层指标的个数。在本指标体系中,i取19个,j取6个。

利用公式(2)确定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的指数。SEI=Y/Y0

其中:SEI为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指数(Suitability Evaluation Index,SEI);Y为适宜性评价得分值;Y0为理想值(取每一个因子的最高级别与权重相乘叠加而得)。

依据公式(2)计算出各公园的SEI适宜性评价指数,参照国内外各种综合指数的分级方法,并以差值百分比分级法将适宜性划分为Ⅰ、Ⅱ、Ⅲ、Ⅳ、Ⅴ5个等级,以反映公园适宜开放的情况,各等级与相应的得分范围见表9。

图2 综合性公园和社区公园的适宜性得分(2-1)和适宜性指数(2-2)

图3 商住混合区公园和居住区公园的适宜性得分(3-2)和适宜性指数(3-2)

4 上海典型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

根据公园类型、周边环境、所处位置的不同,在上海浦东新区、黄浦、长宁、静安、徐汇、虹口、普陀、松江等不同区选择10个具有代表性的公园,根据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指标体系进行适宜性评价,计算公园的适宜性评价得分和适宜性的评价指数,依据上海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分级,确定各个公园的适宜性等级。

4.1 上海典型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

上海典型城市公园进行适宜性评价结果显示(表10),公园的适宜性评价总得分Y为67.47,适宜性指数SEI为74.92,不同公园的适宜性存在较大的差异。其中有3个公园的适宜性等级达到了Ⅱ级(较适宜开放),有6个公园的适宜性等级为Ⅲ级(一般适宜开放),还有1个公园的适宜性等级为Ⅳ级(较不适宜开放),没有公园等级为Ⅰ级(适宜开放)和Ⅴ级(不适宜开放)。结果表明,目前上海大多数公园较适宜开放。

4.2 不同公园类型的延长开放适宜性比较

通过比较综合公园和社区公园之间的延长开放适宜性可知(图2),综合性公园的平均适宜性得分为66.34,平均适宜性指数为73.71,均低于社区公园的平均适宜性得分68.22和平均适宜性指数75.73。影响不同类型公园适宜性的差异主要是公园内部空间的安全性和公园夜间保障设施的完善性。社区公园一般面积较小,内部无水体或水体较小,地形起伏不大,内部安全性相对较高,并且延长开放的管理成本更低一些。而规模普遍较大的综合性公园的情况存在不同,部分综合公园处于市中心区,如徐家汇公园、静安公园等,交通便利性较高,且目前已经处于全天候开放或较长时间开放的状态,内部安全隐患很少,因此其适宜性指数较高;也有部分综合公园,如鲁迅公园内部的水体、山石、密林等方面仍存在安全隐患,同时公园内的噪声等对周边环境影响很大,需要加强安全保障和管理措施来提升开放适宜性。

4.3 不同周边环境的延长开放适宜性比较

比较公园周边不同环境(即公园周边环境是以商住混合区还是以居住区为主)的延长开放的适宜性可知(图3),商住混合区内公园的平均适宜性得分67.40,平均适宜性指数74.83,均低于居住区内公园的平均适宜性得分67.55和平均适宜性指数75.06。居住区附近的公园,其周边居住区的密集度很高,居民到公园的可达性和便利性也要高一些;同时由于居住区公园小而精,设施相对简单,管理容易。商住混合区内的公园,基本上都是规模较大的综合类公园,受到周边商业环境的影响,同时居民和商业区的游客交织在一起,存在着相互干扰的情况,影响公园的适宜性得分。

5 结论与建议

通过构建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评价体系,对上海典型公园的延长开放适宜性进行评价可知,上海城市公园的适宜性评价总体上较为适宜开放,其中,社区公园的适宜性要高于综合公园,居住区内公园的适宜性要高于商住混合区内的公园,但并不显著。评价结果表明,公园内部空间的安全性和夜间保障设施的完善性对延长开放的影响最大,这充分体现了公园日间开放和夜间开放的差异性。由于公园大多由大面积的水体、郁闭度较高的密林以及叠山置石、建筑小品等造园要素构成,公园日间开放中,水上活动区和密林私密区等也是游客青睐的区域,而这些区域在夜间开放中,均会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需要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在公园内开放式水体、密林、花台、挡土墙、台阶、拐角、山石易滑落处应设置警示、禁止、围护标识,避免游客进入或靠近。公园延长开放中应提高夜间照明标准,应根据公园内不同区域的不同活动方式,设置功能照明和标识照明,并确定照度水平和选择合适的照明方式。

同时,健全公园管理体制和增加人员经费都对公园延长开放起到重要的支撑和保障作用。因此,应该保障健全相应的管理制度和协作机制,分别对城市公园夜间开放的配套设施设置、安全管理保障和游客夜间游园行为进行规范。针对公园延长开园时间后养护和管理成本的增加,需要从制度上保证公园的各类费用。建立街道、绿化、公安、城管、环保等多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将公园管理纳入城市长效综合管理范畴。同时鼓励游客自我管理,提倡社会管理,借助社会和社区的力量,协助公园进行管理和调解工作,充分发挥志愿者、社区和公园3个方面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形成“三位一体”的工作模式进行管理[24]。通过提升完善公园的基础设施,健全管理体制机制,提高游客的自我管理意识,从而提高公园的总体开放适宜度,并延长开放率。注:文中图表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Zhang H, Chen B, Sun Z, et al. Landscape perception and recreation needs in urban green space in Fuyang, Hangzhou, China[J].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 2013, 12: 44-52.

[2] 周荣华,郭凌,王志章.城市休闲背景下的开放式城市公园建设研究[J].学术交流,2013(6):180-183.

[3] 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北京市公园绿地协会.北京公园分类及标准研究[M].北京:文物出版社,2011.

[4] 李玉红.日本城市公园绿地管理发展研究[J].中国园林,2009,25(10):7781.

[5] 方家,吴承照.美国城市公园与游憩部的地位和职能[J].中国园林,2012,28(2):114-116.

[6] 李飞飞.中国城市公园免费开放以来发展状况探析:以成都市公园为例[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1):24-25;30.

[7] 徐婧,徐浩.基于活动需求的上海夜间开放公园分布[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农业科学版,2014,32(6):23-31.

[ 8 ] 江海燕,周春山.国外城市公园绿地的社会分异研究[ J ] .城市问题,2010(4):84-88.

[9] 涂克环,古旭,张凯旋,等.上海市免费公园中老年游客行为及满意度特征调查[J].城市环境与城市生态,2014,27(1):32-37.

[10] 周玮,黄震方,殷红卫,等.城市公园免费开放对游客感知价值维度的影响及效应分析:以南京中山陵为例[J].地理研究,2012,31(5):873-884.

[11] 肖星,杜坤.城市公园游憩者满意度研究:以广州为例[J].人文地理,2011,26(1):129-133.

[12] 古旭,郭雪艳,杨晓东,等.上海市免费公园职能提升与多元化服务管理途径[J].生态科学,2014,33(3):580-585.

[13] CJJ/T85-2002 城市绿地分类标准[S].

[14] 鲁敏,刘国恒,刘振芳.基于GIS技术的济南市公园绿地空间可达性研究[J].山东建筑大学学报,2011,26(6):519-523.

[15] 刘常富,李小马,韩东.城市公园可达性研究:方法与关键问题[J].生态学报,2010,30(19):5381-5390.

[16] 尹海伟,徐建刚.上海公园空间可达性与公平性分析[J].城市发展研究,2009,16(6):71-76.

[17] GB3096-2008 声环境质量标准[S].

[18] GB/T15190-94 城市区域环境噪声适用区划分技术规范[S].

[19] CJJ 48-92 公园设计规范[S].

[20] LB034-2014 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S].

[21] JGJT163-2008 城市夜景照明设计规范[S].

[22] 李凯历,徐浩,陆琦,等.上海夜公园游人活动照度需求研究[J].中国园林,2015,31(8):105-109

[23] 汤雨琴,郭健康,靳思佳,等.郊野公园游憩度评价体系构建研究[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农业科学版,2013,31(5):79-88.

[24] 要红.试论强化公园管理的关键之道:主人翁精神、管理出效益、“三位一体”机制[J].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12,34(3):299. (编辑/李旻)

作者简介:

张凯旋/1980年生/男/内蒙古赤峰人/博士/上海商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城市景观规划与旅游规划(上海 200140)

董 亮/1981年生/女/安徽安庆人/上海市公园管理事务中心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为公园管理(上海 200023)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城市公园延长开放适宜性的评价研究——以上海市公园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