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园林文本的现代转译:园林建筑的本土探索(1945—1989年)

邱 冰 \/ QIU Bing张 帆 \/ ZHANG Fan   2016-11-24 22:17:15

邱 冰 / QIU Bing张 帆 / ZHANG Fan

摘 要:分析1945—1989年中国园林建筑设计师在园林建筑设计中延续园林传统的方法,认为其本质是对传统园林文本的转译,并从词形、句法2个方面分析了具体的转译方法。结果表明:园林建筑实践者对传统园林文本的转译倾向于“显性”的方式,将传统园林建筑外部特征与传统园林文本的表层结构融入园林建筑设计。结论认为在技术层面上,转译手法对当下的实践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和启发意义。

关 键 词:风景园林;园林建筑;模式归纳;语言学分析;转译;传统园林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7-0049-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12-23;

修回日期:2016-03-16

Abstract: With the conception of translation, the paper analyzed the method which continued garden traditions by domestic garden building designers from 1945 to 1989. The paper proposes that the method is a way to translate traditional garden texts, which was analyzed from aspects of morphology and syntax. The results show that: garden architects tended to translate traditions by "overt" ways, and they integrated the external features of traditional garden architecture and the surface structures of traditional garden text into garden building designs. It proves that the method of translation has a high reference value and enlightening role for current practices technologically.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garden building; modeling generalization; linguistic analysis; translation; traditional garden

现代园林建筑的研究和实践在中国的建筑学与风景园林学领域里长期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就人才培养来看,五年制建筑学专业的毕业生是较少愿意从事园林建筑设计工作的;而毕业于农林院校园林、风景园林专业的学生又缺乏足够的建筑设计训练,往往难以胜任这一工作。另一方面从研究成果来看,在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CNKI)上以“园林建筑”“风景建筑”为题名进行检索,自1992年以来探讨现代园林建筑的核心期刊论文仅22篇,学位论文仅13篇,研究者的学科背景多为风景园林学。以上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园林建筑似乎未被纳入国内现代建筑体系的考察范畴,在当代风景园林领域里也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上述问题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可轻视或无视这一领域实践者的探索及成果。相反,园林建筑在形态方面的要求高于功能,所受的约束较少,是连接现代建筑与中国传统文化极好的媒介。从新中国成立初期至20世纪80年代末,在“民族形式”口号的影响下,园林建筑设计师从园林传统中汲取营养,在各地创造了一批批扎根本土、尊重环境的优秀作品,如天津水上公园、桂林芦笛岩景区的各类服务性建筑。

当前,园林建筑设计实践早已因“民族形式”口号的远去而呈现“自由”的状态,出现2种极端的倾向:一是在各种时髦理论的包装下追求超常的形体尺度、强烈的视觉冲击;二是不加限制的复古。前者追求“时装化”,远离了传统,背离了环境,失却了园林建筑“宜短不宜长、宜低不宜高、宜散不宜聚”[1]“宜土不宜洋”的基本特征;而后者则对现代语境缺乏应有的认知与关照。尽管风景园林界绝大多数学者认为传统园林是一种宝贵的遗产,但尚未提出完整的、明确的继承方案[2]。在看不清楚“向前”的方向时不如“向后”看,以历史的眼光回顾与研究前人的成果,既是对老一辈园林建筑设计工作者的尊重,也为当下的实践提供一些更接近事物本质的思考。

1 研究对象界定

研究对象界定为1945—1989年城市绿地(主要是公园绿地)中的园林建筑实践成果。界定依据如下。

1)对象定义的界定。

近代以前,我国的传统园林按园林性质的从属关系划分为:皇家园林、私家园林、寺观园林、坛庙园林以及风景名胜园林,以前三者为主。常见的园林建筑有亭、榭、廊、阁、轩、楼、台、舫、厅堂等。1840年以后,随着中国社会性质的不断转变,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园林从供少数人享乐的场所转换为供广大人民群众游览、休憩的园地,并被赋予了特定的用地性质——城市绿地。园林建筑的定义、功能、类型也随之发生了变化。金柏苓先生认为,“园林建筑”作为中国特有的学术用语,存在“定义域不清晰”[3]的问题。这里无意深入探讨“园林建筑”的概念,仅结合现行行业规范进行解读。《园林基本术语标准》(CJJ/T 91-2002)规定,园林建筑是“园林中供人游览、观赏、休憩并构成景观的建筑物或构筑物的统称”[4]。该定义中的“园林”主要是指城市绿地。这一界定使园林建筑区别于其他类型的城市用地内一般意义上的景观建筑,包括古建筑、仿古建筑。

2)时间跨度的界定。

柳尚华先生将1949以来中国风景园林50年的发展历程划分为5个阶段[5]:一是恢复、建设时期(1949—1957年);二是调整时期(1958—1965年);三是损坏时期(1966—1976年);四是蓬勃发展时期(1977—1989年);五是巩固前进时期(1990年以后)。1990年以前各个时期(除去破坏时期)的风景园林实践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明显呈现本土特点,基本呈现出“薄洋厚中”面貌。各时期保持着创作风格的连续性——探索中国园林传统的继承问题,其中包括对园林建筑设计的探讨。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内外影响因素过多,我国风景园林的发展过程极为复杂,形式上“薄中厚洋”,展现出一幅汇集了西方现代园林各种思潮、流派的集锦式画卷[6]。而园林传统则被误读、曲解,同时又缺少方法论意义上的继承方案,以至于园林建筑设计走向引言中所述的2个极端。上述分析既是本文界定时间跨度的依据,也是研究的缘起所在。

2 创作背景解读

结合新中国风景园林发展的历史分期,1945—1989年期间园林建筑设计实践的创作背景可概括为以下3个阶段。

2.1 “转换与简化”阶段(1949—1957年)

新中国风景园林事业刚起步,基本拷贝“苏联模式”。这一阶段重点探索了传统园林空间向现代园林空间的转换问题,使其适应现代生活及表达社会主义属性。操作路径表现为苏联“文化休息公园”理论与我国园林传统的糅合:一是功能分区与用地定额分配参照苏联文化休息公园;二是简化传统园林的空间形象,延续园林传统中优秀、合理的部分,规避传统园林空间中不适应现代生活的某些缺陷。这一时期的园林作品较好地平衡了各类问题,风格与内容都与时代特征相符。代表作品有北京陶然亭公园、天津水上公园、杭州花港观鱼公园等。园林建筑风格复古,但有所简化,在大尺度园林中承担轴线控制及制高点控制的功能。

2.2 “社会主义内容与民族形式”阶段(1958—1965年)

相比于前一阶段的实用主义,这一阶段风景园林的创作和建设过程偏重于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表达。由于中苏交恶,国内开始实施“社会主义内容、民族形式”方针。“社会主义内容”大致可对应公园的“文化休息”特性,但也有学者认为其实质落实为“民族形式”,即“寻求古典主义”[7]。在实践中,两者往往是相融的:空间布局强调传统山水园的理水技法,并结合城市的卫生或疏浚工程,发动群众进行义务劳动来完成;反映社会主义内容的园名以传统园林的景题和匾联[8]形式展现。代表作品有上海长风公园、南京白鹭洲公园、广州流花湖公园等。园林建筑风格趋于复古。

2.3 “抽象与主题”(1977—1989年)

经1978年12月召开的第三次全国园林工作会议的拨乱反正之后,经历了破坏时期的风景园林事业得以重新起步,国家也不再对风景园林进行意识形态干预。这时期,抽象园林开始出现,园林的平面布局趋于抽象化、几何化,空间结构开始脱离自然山水园的传统形象。与此同时,以传统的园林艺术手法进行意境构思和形象创作的部分则被集中、压缩到“园中园”里,以“主题”的形式展现园林传统。代表作品有上海松江方塔园、合肥环城公园、大连儿童公园等。园林建筑由复古转向抽象、简洁的形式,开始运用钢材等新材料。

3 转译手法分析

3.1 “转译”的概念与类型

在现代园林建筑的创作中延续园林传统的做法,用当前的术语可表述为:传统园林文本的现代转译。所谓“转译”,本质上是基于语言学的视角将传统园林的设计过程转换为类似于一种文本的书写过程,在现代风景园林及园林建筑的设计中应用传统园林“书写”方法,包括写作态度、形式及语法等。尽管在1945—1989年期间学术界尚未提出园林设计语言的概念,但以“转译”的视角解读当时的设计行为,更易把握其中具有规律性的内容,也更贴近“设计”实践的特征。从对传统园林文本的读取深度和操作方式来看,“转译”可划分为以下3种类型[9]。

1)图像式转译,即对传统园林文本中典型词汇、词组及语句的描摹或简化。描摹是指在设计中尽可能完全还原传统园林文本的表层特征;而简化是指设计在体现现代感的同时,保留传统园林文本的主要特征。图像式转译操作的是传统园林文本现成的内容,大到布局经营手法,小到楹联、匾额。

2)图解式转译,即对传统园林文本书写的结构进行延续或解构。延续是指对文本的书写结构进行一定限度的变形、反转、简化和压缩等操作,但它带给人们的视觉转换和气氛体验与传统园林仍保持相似之处[9];解构是指将文本的书写结构打散后进行重组,只能在相对独立的片段(只言片语)中辨认传统园林的影子。图解式转译操作的是传统园林文本的整体或局部的语法结构。

3)文本式转译,即对传统园林文本的书写形式、写作态度等深层结构的重复、替补或片断拼贴。重复是指对传统园林文本的重复、反复书写,操作的是文本的深层结构。例如,一块精心布置的置石取名“与谁同坐”便是重复了传统园林中类似于“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意境营造手法。替补是指为传统园林(A)寻求某种替代性事物(B)。简单地说,B令人想起A,但本身又不是A,A并不在场。片断拼贴是指将现存的传统园林片断融于新的文本,而新文本延续了传统文本的书写形式。

3.2 园林建筑实践(1945—1989年)中传统园林文本的转译解析

1945—1989年的园林建筑设计实践与传统园林文本有着密切的关联,尽管各历史分期的指导思想和侧重点并不相同。受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园林建筑实践者对传统的转译倾向于“显性”的方式,操作方式基本属于图像式转译与图解式转译,对传统园林文本的理解尚停留在外部的形态与结构层面。但从技术角度来看,手法十分巧妙,转译的对象不限于传统园林建筑本身,也包括了传统园林文本的表层结构。这对于当下的实践而言,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和启发意义。

3.2.1 转译的对象

转译对象取自传统园林文本中的2个方面:“词形”与“句法”。“词形”是指园林空间中各构景要素的外部形态。“句法”是指园林空间中各构景要素之间的构成关系,亦即园林空间布局的结构。当时的实践者不仅吸收了传统园林建筑的外部形态(词形),同时也将传统园林空间布局的结构(句法)用于现代园林建筑的创作。

1)词形——传统园林建筑的外部形态。在设计园林建筑的外观造型时以转译传统园林建筑中亭、榭、廊、阁、轩、楼、台、舫、厅堂的“词形”为主,有时功能性较强的景区服务性建筑也从地方性的民居中寻求词形来源。

2)句法——传统园林空间布局的结构。一是传统园林空间原型中的“拓扑同构”关系。朱光亚教授认为传统园林的空间布局结构存在“向心、互否、互含”3种拓扑关系[10],使园林建筑的选址和布局呈现3种特点:建筑物围绕水面呈“向心”关系;相邻建筑你进则我退,你退则我进,你大则我小,呈“互否”关系;水包着建筑,建筑又包着水,呈“互含”关系。二是曲折、迂回、松动的“线性”空间结构。传统园林的游览线路、视线组织呈现一种依靠建筑、墙体、地形构筑的,以时间为维度逐步展开的“线性”结构(图1)。游览线路在平面及竖向上曲折多变,视觉变化则依赖时间的推移,使游人在线性空间中透过夹景、挡景、漏景、框景所形成的视线网络在回环式的游览过程中不断获得回顾性的记忆补充,产生对整体空间的认知。

3.2.2 转译的手法

转译手法归结为2种:一是将传统园林建筑的外部形态通过图像式转译作为现代园林建筑外观设计的创作依据;二是运用图解式转译将传统园林空间布局的结构作为现代园林建筑整体布局及个体平面布局的操作对象。

1)“词形”的图像式转译。在研究时间的区间内,对传统园林建筑外部形态的描摹或简化始终同时存在。当时的描摹型图像式转译虽然从结果上看与“复古”无异,但其实践范围主要是历史景点较多的风景名胜区,这与当前某些项目不考虑立地条件盲目套用传统园林建筑的做法存在本质差异。简化型图像式转译在意识上符合了现代性中“求新”的特点。从新中国成立开始,实践者便尝试以“新”的形态延续传统园林建筑。思路大致可归纳为3类(图2):一是去细节化,以传统园林建筑为主体,以现代建造技术和审美方式简化细节,如图2-1中简化的爬山廊;二是特征融入,以现代建筑为主体,融入传统园林建筑的部分特征,如图2-2中广州白云山凌香馆冰室体现了传统园林建筑与环境的关系及部分装饰符号;三是抽象模拟,以传统园林建筑为主体,用现代建筑材料与结构通过抽象、变化、重组等手法模拟反映传统园林建筑的结构及细部,如图2-3中桂林芦笛岩水榭由“旱船”变形而来。

2)“句法”的图解式转译。在操作层面上,似乎难以想象如何在功能简单、体量不大的园林建筑中展现传统园林文本的“句法”。当年的实践者充分利用了现代建筑结构的灵活性,从2个方面巧妙地在空间结构层面连接了现代园林建筑与传统园林空间。首先,在园林建筑整体布局上反映“向心、互否、互含”3种拓扑关系。在大尺度园林中,园林建筑围绕水面,结合竖向,在整体上形成向心、对位的空间关系;局部形成高与低、垂直与水平、大小位置、形态或体量对比;建筑个体与地形、绿化或水面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含关系。第二,建筑单体的平面布局围绕主景(通常是水面)以曲折、迂回、松动的“线性”空间结构展开,具体分为“垂直式”“水平式”及“混合式”(图3)3种形式。

图1 传统园林的“线性”空间结构示意图图2 简化型图像式转译的3种形式图3 建筑单体的平面布局融入传统园林线性空间结构的形式“垂直式”主要对应点状建筑如观景亭(台、阁)、接待室等,将传统园林的线性空间通过楼梯、台阶在垂直方向予以展开,辅以墙体、挑台、植被控制视线。如图4中的景亭位于坡地上,其最上层地面与城市道路相接,与下方水面的驳岸存在5.5m的高差。该处既可远眺,又可成为被观赏的视景,但所处环境尺度不大,适于布置点状建筑。设计者巧妙地利用地形高差、周边环境特征,将传统园林以水平方向为主的“线性”空间体验线路在垂直方向展开。首先,亭分3层,各层前后左右错开,逐层与山坡相连。第二,错开的部位辅以植被或山石,亭内设置漏墙、美人靠、楼梯,随着路线的流转,不断变化视线的方向和空间的开合。第三,空间的体验始终围绕水面展开。第四,“显”“隐”有致:从城市道路上观看,该亭隐没于城市环境,成为进入城市山林的入口;而在水面的观赏视域内,则是一处高低错落、体现丘陵地形特色的园林建筑。

“水平式”应用于休息廊、茶室等可在水平方向延展的园林建筑,辅以墙体、柱体、植被控制视线。如图5中的廊架位于某景区尽端最高处,平接城市道路,既可鸟瞰景区,也是组织交通、休憩停留的节点。与图4中的景亭相比,该廊架显得相对简单,但仍可从中感受到设计者延续传统的意识:一是利用廊架的柱、墙、美人靠、花坛、屋架将简化后的“线性”空间结构在水平方向展开,形成视线转换及空间开合;二是利用廊架前后的场地连接城市与景区。

“混合式”结合了前两者的特点,应用于亭廊组合等复合型园林建筑。如图6中的轩东接城市道路,其最上层地面与下方水面驳岸相差5m。该轩借助于现代建筑框架结构的灵活性在垂直和水平方向上更为精准地还原了传统园林的“线性”空间结构,令游人仿佛置身于一座小型的江南私家园林之中。

对传统园林文本线性结构的图解式操作不仅成功地延续了传统园林文本的显性特征,同时也实现了现代园林的空间功能,如“水平式”常结合入口或活动场地,而“垂直式”与“混合式”常结合地形解决交通组织、远眺观景等问题,一举多得。

图4 “垂直式”实例的图解分析4 结语

继承、发扬中国传统园林的精髓,已是一个出现频次多到令人感到麻木的口号了,但长期以来却一直缺乏实质性的继承方案及实践成果。而1949—1989年间老一辈园林建筑设计工作者怀着对新中国风景园林事业的热情创作的这批优秀作品已经为中国传统园林的继承方案提出了接近理想的路径。尽管这批作品显示出设计者对传统园林文本的理解和操作处在“显性”层面,但其至少具有3个方面的价值:首先,为传统园林的继承与发展提供了参照物;第二,显示了在西方现代风景园林体系之外独立发展、根植于本土的中国现代风景园林体系的可能性;第三,为当代建筑设计连接传统文化提供了有益的参考,特别是地域建筑设计[11]。因此,1949—1989年间园林建筑设计实践中传统园林文本的现代转译成果亟待深入研究与妥善保护,不应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受某些误区的影响而被遗忘。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图5 “水平式”实例的图解分析

图6 “混合式”实例的图解分析参考文献:

[1] 齐康.建筑·风景[J].中国园林,2008(10):62.

[2] 邱冰,张帆.略评中国当代园林设计中的“失语”现象[J].建筑学报,2010(6):18-22.

[3] 金柏苓.何来“园林建筑”[J].中国园林,2009(1):33-37.

[4] CJJ/T 91-2002 园林基本术语标准[S].北京:中国建设工业出版社出版,2002:9.

[5] 柳尚华.中国风景园林当代五十年1949—1999[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9:3-17.

[6] 邱冰,张帆.公园属性的反思:基于中国近现代公园建设的意识形态变迁考察[J].学术探索,2016(3):125-132.

[7] 邹德侬.中国现代建筑史[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145-146.

[8] 周维权.中国古典园林史[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596.

[9] 邱冰.中国现代园林设计语言的本土化研究[D].南京:南京林业大学,2010:151-155.

[10] 朱光亚.中国古典园林的拓扑关系[J].建筑学报,1988(8):33-36.

[11] 孔俊婷,赵广宇.追寻·探索·嬗变·拓展:融合中国园林空间特质的地域建筑发展轨迹研究[J].中国园林,2015(12):65-68. (编辑/王一兰)

作者简介:

邱 冰/1978年生/男/江苏苏州人/博士/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景观建筑系副主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景观规划与评价/本刊特约编辑(南京 210037)

张 帆/1980年生/女/辽宁沈阳人/博士/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城乡规划系讲师/研究方向为旧城更新、开放空间规划(南京 210037)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传统园林文本的现代转译:园林建筑的本土探索(1945—198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