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佛教文化对清代中国园林的影响——以扬州瘦西湖为例

金川 \/ JIN Chuan  田跃萍 \/ TIAN Yue-ping   2016-11-24 22:15:10

金川 / JIN Chuan田跃萍 / TIAN Yue-ping

  摘要:佛教自传入中国以来,便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中国佛教文化最显著的特点在于自然化、艺术化和人间化。园林是中国文化的集中体现,不可避免地受到佛学禅意的渗透。现以扬州瘦西湖为例,阐述佛教文化盛行的清代,禅对造园思想、艺术及文化的影响,分析瘦西湖禅意园林的特点和具体表现形式。

  关键词:风景园林;清代;佛教文化;扬州;瘦西湖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9-0094-04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3-21;  修回日期:2016-04-08

  Abstract: Buddhism has exerted profound influences on Chinese culture ever since its introduction in China. The most notable feature of Chinese Buddhist culture is natural, artistic and mundane. Gardening art, as an indispensable part of Chinese culture, is inevitably affected by Zen and Buddhism. This essay takes the Slender West Lake in Yangzhou as an example to illustrate that in the Qing Dynasty when Buddhism prevailed, how the Zen culture underscored the artistic conception of garden. It further gives an analysis of the features and actual forms of the Zen-mood gardening art in the Lake.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Qing Dynasty; Buddhism culture; Yangzhou; Slender West Lake

随着文人士大夫寄情山水的隐逸思想和文学上山水田园诗的出现,中国园林突破了苑囿的束缚。佛教传入后,其提倡的“明心见性”“触类是道”融合到中国园林传统的儒道审美意趣中,逐步形成了在世界园林中独树一帜的“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山水园林。清代康乾盛世营造的大型山水园林不仅把佛教的建筑形式直接包容进去,同时在审美上也蕴含了丰富的佛教思想和文化。

1 佛教文化对中国园林的影响

在西汉末年,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是译传阶段;隋唐两代是中国佛教的创造和鼎盛时期;唐以后,中国佛教即内地汉传佛教处于融合时期,佛教在此则与中国文化全面结合。一方面,其很快便与传统的儒家、道家文化融合起来,在思想、文化、艺术等各个方面逐步形成了静观万物、归求本心、自然天成的禅意精神境界;另一方面,佛教借助文学、绘画、雕塑和建筑等艺术形式,成为民间风俗习惯、民族心理与思维及语言素材构成的重要有机成分。

中国园林一直崇尚“天人合一”的意境。在佛教盛行的魏晋南北朝和唐宋时期,中国文人士大夫将诗情画意、寄情山水的审美观与禅学结合起来,禅意自然而然地进入园林领域。王维、白居易、柳宗元等文人营造的禅境园林为后世称道。明清的文人写意山水园更是达到禅意的高峰。“中国园林推崇自然含蓄,将山、水、树、石等以简洁的手法处理并要求自然中蕴含作者的内心寄托。这样的表现方法和禅学‘山林水鸟皆念佛法’的佛性无所不在的观点是十分吻合的。[1]”禅学思想直接影响了中国古典园林的创作,园主通过造园活动,力求人生境界得到升华,摆脱世俗烦恼,达到“空”“悟”的境界。如苏州拙政园“与谁同坐轩”,取意宋·苏轼《点绛唇·闲倚胡床》“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园主人依山傍水,静坐轩中,明月清风相伴,清高超脱,静悟人生。“与谁同坐”一句反问,如同打了一个佛家偈语,拨人心弦,进入空灵无我的自由境界。

宋之后,以儒家为本,三教合流的政治方略已形成统治者的共识。及至清代,佛教在宗教中的地位愈发显现,清代的帝王,特别是乾隆之前的都深谙佛学,有的甚至与佛教有着密切关系。如清世祖顺治“曾多次召见江南著名禅师”,甚至有“皈依禅宗”之举。康熙也承继乃父的做法,奉行以往的佛教政策。他虽然不像顺治那样醉心于空门,但在巡视南北各地时很喜欢为寺庙题词,如扬州大明寺西园的御碑亭,是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南巡时所书。而乾隆6次南巡,多次御临寺庙并题字。清代帝王们对禅学的认同远远超越了政治层次,而深入到哲学、美学、文化、艺术等各个方面。“禅”的领悟,带给了他们清净无障、圆融大通的心灵境界。在清代大规模的造园活动中,南方的瘦西湖湖上园林群落和北方的皇家园林颐和园、圆明园、避暑山庄共同成为中国园林的经典之作。

2 瘦西湖禅意园林的特点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和渗透,佛教思想和文化已经对我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中国禅学是一种从印度佛教追求解脱的立场到中国道家追求自然的立场之间的转换。禅宗使得在中国士大夫之间形成了一种崇尚自由、崇尚自然的风气。禅宗提倡无念、无相、无住。无念,就是将所有念头都从心中排除去;无相,就是把一切都当作过眼云烟,任其过去;无住,就是把任何地方都当作一样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作为安息、歇息之处。禅意空间的创造为中国传统的山水园林注入新的审美内涵,为中国园林“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风格形成产生巨大影响。瘦西湖园林是清代江南园林的代表之作,在康熙、乾隆数次南巡后形成集南秀北雄于一体,融合传统山水文化和佛教思想的禅意园林。其有如下特点。

2.1 皇家禅境和江南禅境的完美融合

由于康熙、乾隆6次南巡,加之扬州盐商财力的庞大,汇集了大江南北的能工巧匠,地处江南的瘦西湖湖上园林群落大规模地将北方帝王气象的禅境塑造和南方文人书卷气息的禅境塑造融为一体,成为中国园林史上的一枝奇葩。

清代帝王主持修建的大型山水园林金碧辉煌、气魄恢宏,封建统治者对皇权的重视和对禅学的追求,形成了清代皇家园林“移天缩地在君怀”的帝王气象。无论京城的颐和园、圆明园,还是承德避暑山庄,园中都有一座象征最高皇权的山峰,这就是佛教众神之山——须弥山的抽象表现形式。山峰周围,分布着具有佛教象征寓意的佛山仙岛,以及庞大的藏传寺庙群和喇嘛塔。

瘦西湖园林群属江南园林的一枝,同样追求“诗情画意”的山水韵味。但由于瘦西湖具有空间广阔、水道曲折悠长的自然条件,加之盐商的富庶,造园风格也与苏、杭等地园林平淡清新、质朴自然的禅意空间有所不同。盐商园林在小空间的营造上追求自然适意、浑然天成,装修上精致奢华、奇思妙想。而负责皇帝南巡的内务部门和地方官员在大空间的营造上连贯构图,气势宏大;相互因借、山水交融。主要节点的主体建筑雄伟壮丽,如富丽堂皇的熙春台、色彩明丽的莲花桥、高耸云霄的白塔。正如陈从周教授所言:“扬州园林综合了南北的特色,自成一格,雄伟中寓明秀,得雅健之致,借用文学上的一句话来说,真所谓‘健笔写柔情’了。[2]”

2.2 芥子天地融入须弥山水禅境之中

江南私家园林讲究小中见大,所谓“壶中自有天地,芥子能纳须弥”。比如清代乾隆年间形成目前格局的网师园,仅有十亩之地,却布局精致,主次分明又富于变化,园内有园,景外有景,精巧幽深之至,颇具禅意。瘦西湖数十家园林,无论是康熙年间建造的贺园、筱园、冶春园等,还是乾隆时期建造的净香园、韩园、趣园、水竹居等,空间皆不大,却意境深远。阮仪三教授说:“江南私家园林在‘小’字上做文章,精心设计和布置,在有限的范围之内创造出无限的景色来,做到小中见大,以小胜多。[3]”

而瘦西湖湖上园林群则突破空间的束缚,将一个个匠心独运的私家园林通过瘦西湖这条细长的丝带连接起来,每家园林临湖都没有围墙屏障,加上公共空间的精心打造,桥、堤、岛的巧妙分隔,合而为一,联络至山,形成巨幅精致典雅、气势磅礴的山水国画长卷。《浮生六记》的作者,清代才子沈复夸道:“行其途有八九里,虽全是人工,而奇思幻想,点缀天然,即阆苑瑶池,琼楼玉宇,谅不过此。”

佛经所言: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佛国净土即由无数个须弥世界所构成的,如《华严经》描绘的华藏世界,须弥山是每一须弥世界的最高峰,有无数香水海,每一香水海中各有一莲花,每一莲花都包藏着无数芥子世界。如果把瘦西湖看成是一个须弥世界,北部的蜀冈诸峰如同须弥山,湖边的江南禅境园林、湖中的岛屿寺庙如同一个个芥子空间藏于其中,让瘦西湖成为山水相融、绵延不断的须弥禅境空间。

2.3 莲花意象在瘦西湖园林中充分显现

莲花,又称荷花。它是佛教经典和佛教艺术经常提到和见到的象征物。佛教有“花开见佛性”之说,这里的花即指莲花。人有了莲的心境,就出现了佛性。由于莲花在佛教上的神圣意义,佛经中把佛教圣花称为“莲花”,佛国称为“莲界”,佛座称为“莲台”,佛教庙宇称为“莲刹”,和尚行法手印称为“莲蕖华合掌”, 佛经《妙法莲花经》简称《法华经》,都是以莲花为喻,象征教义的纯洁高雅。总之,莲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莲即是佛,佛即是莲。

康熙、乾隆皇帝颇得佛法精要,在他们的御制诗文中多次提及莲花,如“濯枝湔叶耸重重,到馆开窗对碧峰。似是青莲擎佛手,分明有相示真宗”“怫沥无碍涛凉性,试看心莲演梵辨”“不染由来是染尘,谁能拈出此花真”等。他们在北方建造的皇家园林中有不少以莲为意象的景点,如避暑山庄的曲水荷香、金莲印日;圆明园的濂溪乐处、来莲室;畅春园的观莲所、方亭莲花岩等。

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时,多次御临瘦西湖诸家园林,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在盐商江春的净香园赐匾额“荷浦薰风”,并御书“结念底须怀烂熳,洗心雅足契清凉”联,又书“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联。乾隆三十年(1765年),书“雨过净猗竹,夏前香想莲”联,可见乾隆皇帝对净香园中满湖荷花的禅境情有独钟。莲性寺,旧名法海寺,康熙皇帝南巡时赐今名,乾隆皇帝3次御临此寺,并赐诗“一朵花宫结净因,周环绿水漾波新。歌台画舫何妨闹,恰是亭亭不受尘”。诗中以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来象征佛教的超脱红尘、四大皆空,蕴含“花开见佛性”的智慧和境界。瘦西湖的标志莲花桥,空中俯瞰,恰似一朵巨大的莲花开在湖上,虽是巡盐御史的讨好之举,但能工巧匠的别具匠心,让皇帝龙颜大悦。

从空中、湖上、陆地3个角度都能把佛教的莲花意象充分显现,这也是瘦西湖禅意园林的一大特点。

3 佛教禅意在瘦西湖园林中的体现

瘦西湖园林始建于南北朝时期,《宋书》记载:徐湛之在蜀岗下陂泽处建“风亭、月观、吹台、琴室,果竹繁茂,花药成行”。建于隋代的莲性寺和唐代武周的天宁寺,是扬州古老的寺庙园林,也是佛教文化直接在瘦西湖的体现。清代,由于康熙、乾隆的屡次南巡,富甲一方的扬州盐商在瘦西湖两岸争相购地,营造园林,形成了著名的清代二十四景。康乾二帝都崇奉佛教,因此盐商聘请的能工巧匠在造园时既保留了自然野趣,同时也有意识地融合了佛教禅意,以迎奉恩宠。

瘦西湖园林景观的建造者,主要有3类:一是地方官员,为了彰显政绩,营造出国富民安的社会现状,他们疏浚瘦西湖河道,在除盐商圈地之外的公共区域叠山理水,建造岛屿、桥梁以及绿化。还有一些文人官员,更是把瘦西湖作为文化活动和社会交往的场所,如王渔洋、孔尚任及卢雅雨等倡导的红桥修禊,推动了瘦西湖景致的完善;二是盐商,他们富甲天下,大多儒商合一,喜好风雅,营造具有文化内涵和书卷气的私家园林,是为了摆脱商人低下的政治地位,与皇帝亲近,跻身上流社会;三是僧人,他们在景致优美的瘦西湖畔修建寺庙园林,在康熙、乾隆下江南时,这些寺庙甚至成为皇帝的行宫。

从御马头至平山堂脚下,瘦西湖“一路楼台直到山”的景致无不渗透着佛教思想和文化,其具体表现如下。

3.1 寺庙

3.1.1 天宁寺

始建于唐代武周证圣元年(695年),清代列扬州八大古刹之首,康熙帝南巡曾驻跸于此。乾隆帝二次南巡前,于寺西建行宫、御花园和御码头,御花园内建有御书楼——文汇阁。

御花园,在天宁寺西侧,是一座规整的皇家寺庙园林。旧有晋树二株,门与寺齐。入门竹径逶迤,花瓦墙周围数十丈。中为大殿,旁建六方亭于两树间,名曰“晋树亭”。向南有弹指阁三楹,三间五架,制极规矩。阁中藏有图书玩好,皆为稀世珍宝。阁外竹树疏密相间,有鹤二只,往来闲逸。阁后竹篱,篱外修竹参天,断绝人路。

3.1.2 湖心律寺

位于小金山,是佛教律宗庙宇,始建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寺门朝南,山门殿三间,内供四大天王,又称“天王殿”。天王殿后有一座殿宇,面阔三间,殿内供关羽,故称“关帝殿”。小金山西侧半腰处建有“观音阁”,主供观音菩萨,并有六尊白玉瑶台仙女雕像,阁前小院有高大的百年古柏,院西筑六角亭,此处称为“小南海”,下有玉佛洞。

小金山四面环水,亭台楼阁依山势而建,隐于山林之中,处处蕴含超凡出尘、清静幽雅的禅味,是寺庙与山水园林结合的典范。清人在《望江南百调》中这样吟道:“扬州好,画入小金山。亭榭高低风月胜,柳桃错杂水波环,此地即仙寰。”

3.1.3 莲性寺

位于五亭桥东南一个四面环水的岛上,原名法海寺。始建于隋末唐初,重建于元代至元年间。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南巡扬州,赐名“莲性寺”,并赐“众香清梵匾”,寺僧勒石建亭供奉。门前为法海桥,寺后则为莲花桥。在康熙看来,眼前荷花满湖的自然之境与心中的禅境已融成一体,正所谓:“翠竹黄花皆佛性,白云流水是禅心。”

乾隆帝南巡,多次御临莲性寺,赐额、赐诗、赐《大悲陀罗尼经》一部。莲性寺多柏树,郁郁葱葱,有云山阁、白塔等建筑隐于树间,境界深远。

这些佛教意味浓郁的寺庙分布于瘦西湖的两岸,以园林构景手段,充分利用自然地貌和景观,使其环境空间上升为园林空间,现已经成为瘦西湖湖上园林群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3.2 建筑

3.2.1 白塔

乾隆南巡时,扬州盐商集资仿北京北海白塔在莲性寺旁边建造。该塔“仿京师万岁山塔式”,但型制已大有区别。北海白塔是寺庙塔,肚大头细,高35.9m,下为高大的砖石台基,塔座为折角式的须弥座。瘦西湖白塔虽取喇嘛教寺院的塔制,但建筑属江南一系,以柔秀见长,高度仅27.5m,外形轮廓线变得瘦长秀美,形似花瓶。

扬州造园艺术的手法巧妙揉合于北方的景致之中,体现了瘦西湖建筑南秀北雄的特点。著名建筑园林专家陈从周先生在《园林谈丛》中曾将北海塔和扬州的塔进行对比,说“然比例秀匀,玉立亭亭,晴云临水,有别于北海塔的厚重工稳。[4]”

3.2.2 莲花桥

俗称五亭桥,是瘦西湖的标志。该桥建于莲花堤上,是清乾隆二十二年巡盐御史高恒及扬州盐商为迎奉乾隆帝而建。莲花桥是仿北京北海的五龙亭和十七孔桥而建的。桥的造型秀丽,黄瓦朱柱,配以白色栏杆,亭内彩绘藻井,富丽堂皇。桥下列四翼,正侧有15个卷洞,彼此相通。每当皓月当空,各洞衔月,金色荡漾,众月争辉,倒挂湖中,不可捉摸。正如清人黄惺庵赞道:“扬州好,高跨五亭桥,面面清波涵月镜,头头空洞过云桡,夜听玉人箫。”

莲花是佛教的象征,莲花桥可谓是构思精妙,把佛教的意象与建筑巧妙地结合起来,从空中俯视,5座风亭就像5朵冉冉出水的莲花,与白塔形成和谐美妙的视觉效果。巡盐御史和盐商的精心巨制,爱好佛学的乾隆皇帝怎会不龙心大悦呢?

3.3 园林

3.3.1 净香园

原名江园,乾隆二十七年第三次南巡时赐名“净香园”。园中河浦内遍植荷花,夏日来临,接天莲叶,红白荷花,清香溢远,园林建筑被田田荷叶遮隐住,蕴含着清纯恬静,让人感觉到无穷的禅意。乾隆深谙佛学,题诗一首:“满浦红荷六月芳,慈云大小水中央。无边愿力超尘海,有喜题名曰净香。结念底须怀烂缦,洗心雅足契清凉。片时小憩移舟去,得句高斋兴已偿。”乾隆把满池荷花赋予了浓烈的佛教色彩,佛家讲善厚功德之力,通过修行,超凡脱俗,具有无边愿力,寓佛理于诗中,借荷花弘扬佛法。

净香园中还有一景名“香海慈云”。据清朝赵之璧编的《平山堂图志》描述,净香园中有一座海云龛,供奉观音大士像,清帝南巡时来此,曾赏赐西域名香。当时“龛在水中,四面白莲花围绕,龛前跨水建坊,颜其桓曰‘香海慈云’”。

3.3.2 水竹居

园林的禅意、掇山理水、山水融合为上品。瘦西湖的小金山寺庙园林是山水融合的典范,而水竹居则在理水掇山上别具一格。水竹居位于瘦西湖北岸,又名石壁流淙。园临河,后依石壁。水中沙屿可通者,曰:“小方壶”。乾隆三十年南巡时,赐名“水竹居”,并赋诗云:“柳堤系桂艭,散步俗尘降。水色依清榻,竹声凉入窗。幽偏诚独擅,揽结喜无双。凭底静诸虑,试听石壁淙。”极言其景清幽散淡,诗中形容竹声、水声清凉盈耳,消除万般思虑杂念,进入“空寂”的禅境。竹声、水声,是动,还是静?用宗白华先生的话来说:“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源。[5]”在乾隆看来,动亦静,实却虚,色即空,天人合一,物化内心幽深玄远的禅境,以此寄托自己超脱的情怀。

中国佛教文化最显著的特点在于自然化、艺术化和人间化。禅悟这种中国特有的宗教体验的目的即是为了明心见性,而中国文人徜徉于大自然中,优游山水之审美体验也往往是为了得到一种“与天和谐,谓之天乐”(《庄子·天道》)的“天人合一”至高和谐之境界。

参考文献:

[1] 周义承.禅学思想和园林境界美·园林无俗情[M].南京:南京出版社 ,1994:130.

[2] 陈从周.扬州园林[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7:21.

[3] 阮仪三.江南古典私家园林[M].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9.

[4] 陈从周.园林谈丛[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1980:90.

[5] 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76.

(编辑/王媛媛 王吉伟)

作者简介:

金川/1975年生/男/江苏扬州人/硕士/高级经济师/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研究方向为园林审美与园林文化(扬州 225007)

田跃萍/1970年生/女/江苏泰州人/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为园林景观(扬州 225007)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论佛教文化对清代中国园林的影响——以扬州瘦西湖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