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城市中水利遗产的景观利用研究

程璐 / CHENG Lu 林箐*/ LIN Qing 李易 / LI Yi   2016-06-12 20:03:12


程璐 / CHENG Lu 林箐*/ LIN Qing 李易 / LI Yi

摘要:早在唐朝时期,北疆地区就有了引水灌溉的水利工程,如今在北疆城市中,大部分水利遗产被保留了下来,但由于城市的发展,很多渠道失去了原有的灌溉功能,有的正逐渐被破坏甚至消失,现状令人堪忧。这些水利遗产具有丰富的景观及历史价值,应当作为城市独特的历史元素被保护。探讨通过完善北疆城市中的渠系网络、建立渠系绿色走廊等方法,使水利遗产发挥丰富城市景观的作用。并针对伊宁市中的渠系现状,研究如何运用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的方法实现对水利遗产的保护及景观价值的利用。

关键词:风景园林;北疆地区;水利遗产;景观规划与设计;渠系网络;渠道空间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5-0107-06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09-29; 修回日期:2015-11-25

基金项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编号TD2011-31)资助

Abstract: In the northern Xinjiang, the water conservancy of irrigation had been built in Tang Dynasty, and reached the peak at Qing Dynasty. Today, in the cities of northern Xinjiang, most of the water conservancy heritages are reserved. But many of them are no longer irrigating due to the urban development. Some of them are damaged or even vanished. These water conservancy heritages have the high landscape value and historical value which should be protected as the unique historical elements. They should be utilized to enrich the urban landscape by improving the urban canal system and building the green corridor of canals. At last, in the example of the canal system in Yining, this paper studies how to protect the water conservancy heritages in the cities of northern Xinjiang, by using the way of landscape plan and design, and realize the landscape value of them.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the northern region of Xinjiang; water conservancy heritage; landscape plan and design; canal system network; canal space

新疆早在西周时期就有了原始的引水灌溉。西汉是新疆水利开发的始创,东汉得到了巩固[1]。唐朝时,水利建设的重点由南疆推向了北疆,建立了一整套水利设施,对后代影响深远
[2]。清朝时,北疆地区水利建设达到鼎盛,并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至今北疆留下了很多水利设施实物和遗迹。这些水利设施是城市中特有的历史元素,应当作为遗产被人们重视。但一些水利遗产在近代城市发展的进程中被破坏甚至消失。本文以历史上水利建设最为兴盛的北疆地区为研究范围,调查研究水利设施的历史形成原因,探讨其在今天的城市景观中的利用潜能及方式,使水利遗产成为北疆城市中独有的景观元素及历史文化印记,丰富城市空间,打造具有特色的历史风貌。

1 概述

新疆位于中国西北地区,地域辽阔,山地占49.5%,沙漠占22.5%,绿洲占3.53%[3]。少量的绿洲成为历史上发展农业、兴修水利的集中地。天山将新疆分为了南疆、北疆及东疆,其中北疆有河流387条,大部分发源于山区,以山区融雪及降水为水源,基本为年径流量变化大的季节性河流。北疆降水多于南疆,蒸发强度相对低,实际能取得的水源相对丰富,这也为北疆地区奠定了水利发展的基础。

2 北疆地区水利遗产的历史形成与现状

乌鲁木齐地区为历史上北疆水利开发的重要地区,主要有乌鲁木齐河、头屯河和白杨河三大水系,其中乌鲁木齐河是此地区水利开发的重要水源。

截至1886年,乌鲁木齐境内共修有干渠44条,支渠66条。最早的是1760—1762年间修建的湟渠、六道湾渠、板房沟渠、芦草沟渠和五道湾渠[4]。目前六道湾渠是灌溉乌鲁木齐六道湾地区的主要渠道。1780年修建了永丰渠和太平渠。1822年在乌鲁木齐南郊修建公胜渠。1886年修建磨河渠,同年修建石家园子渠[4]。1941年开始修建红雁池水库,控制了乌鲁木齐河汛期的水量[5],保证了下游渠道枯水期的水源补给。1942年从红雁池水库引水,修建晋庸渠。1946年在晋庸渠的基础上修建和平渠,此渠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乌鲁木齐市最为重要的一条贯穿南北的水渠。1959年10月于乌鲁木齐河流域的中游开始修建乌拉泊水库[6],主要承担防洪、灌溉、城市生活用水供应及养殖等功能。

除乌鲁木齐地区外,伊犁地区在北疆地区的水利历史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伊犁河是天山区域中最大的一条河流,其流域面积为56 700km2,年径流量167.6亿m3,大小支流130余条[7]。流域平均降水深度为新疆平均值的3.76倍[8],历史上在伊犁地区的水利建设都是围着伊犁河流域展开的。

早在1760年春,副都统阿桂在伊犁河南岸察布察尔县兴建海努克灌渠。1802年兴建察布查尔渠,长约100km[9],至今依然是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内的一条重要的灌溉渠道。乾隆末年在喀什河修建喀什渠,即湟渠。至1886年前后,伊犁府绥定县(今霍城县惠远镇),共有干渠15条,支渠28条。至今伊犁境内的各县市均引这些渠道的水灌溉农田,城中也依然保留着不同宽度的引水渠。1932年于新源县城内修建劳动渠,渠长达到11km[10]。1966年湟渠改称人民渠,人民渠水系引入总干渠后,分为人民渠、团结渠和北支干渠3条干渠。

除以上2个地区外,北疆其他地区的水利发展也很兴旺。1753年,在巴里坤地区修建雍正末年废弃的渠道。1762年,由玛纳斯河开挖磨河渠引水。在《新疆图志·沟渠三》中记载,到1886年,塔城直隶厅共修建干渠15条。精河直隶厅共修建干渠7条。昌吉县修建干渠13条。


图1 北疆城市中的水渠


图2 宽度在5m以上的水渠



3 北疆城市中水利遗产网络的景观体系构建

北疆地区的渠系网络最初是伴随着农田的开垦展开的,后来已成为城市的一部分,但如今却现状堪忧。笔者选取了10个历史上水利开发的重点城镇,对这些城镇中的水利遗产现状进行了调查。调查后发现,目前北疆地区的城市中还留有较完整的渠系网络,但也面临严重的问题,第一,有着灌溉、排洪作用的明渠由于管理不善,大多数的渠道空间存在违章建筑多、生活垃圾多、杂草丛生等问题。第二,部分暗渠被移入地下,这破坏了渠系网络的完整性。第三,水源供给不足导致渠道干涸,部分被废弃或被填埋。

这些水渠虽存在一定的问题,但尚有很大的景观价值和利用潜力(图1),例如:具有文化和历史的价值,具有当地特色民俗风貌,可形成城市生态廊道,改善小气候环境,以及具有泄洪、灌溉及绿化用水的作用。所以,应当采取一些积极方式对城市中的渠系网络进行保护与恢复。

第一,对于仍具有灌溉和排洪功能的明渠应当进行保护和提升,将渠道的建设与城市绿廊的建设相结合,即水网和绿网结合,增加城市绿化率,恢复城市水体,两者互利共生,从整体上改善环境,提高城市活力[11]。例如美国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中央运河,运河与景观绿廊结合在一起,不仅城市中富有历史文化意义的渠道系统得到了保护,更加强了水渠的生态功能和景观的美感。

第二,对于移入地下的暗渠进行整治及修葺。对于有条件移到地面上的暗渠,建议在城市建设中使其重见天日,并结合水体建设休闲休憩空间。可以仿照韩国首尔的清溪川的复兴改造,将有特色的现代滨水城市空间与保护、传承历史文化结合起来[12]。第三,对于干涸并废弃的水渠,可在修葺后重新引入水源,作为城市水景观;也可将其直接保留,引入景观元素做成旱渠景观。例如杭州南宋御街,将废弃的水渠修建成城市步行道的特色水景观,并结合历史文化形成了若干个大小各异的景观节点[13]。第四,对于城市新建地块中的渠道,应当在城市规划阶段将渠道作为城市的一个重要景观元素考虑进来,并结合城市绿地,打造水道和绿道结合的绿廊。

利用以上规划方法,对北疆城市中不同类型的水渠进行具体的渠道空间设计。

第一,宽度在5m以上的水渠(图2)。此类渠道主要为引水干渠,以山区降水和冰川融水为水源,季节变化较大,一般春夏季水量较大,秋冬水量减少,例如乌鲁木齐的和平渠、伊犁地区的人民渠等。景观设计中注重多层滨水步行道的设计并与城市道路空间结合(表1)。

第二,宽度在2~5m之间的水渠(图3)。此类渠道多为支渠,例如乌鲁木齐的湟渠、伊宁市的奥德西尔渠。这部分渠道尺度感更加亲切,景观设计上要注重空间尺度的控制,并与步行空间相结合(表2)。


图3 城市中2~5m宽的水渠


图4 宽度2m以下的渠道


图5 废弃的渠道


图6 废弃的水闸


图7 伊犁地区民居


第三,宽度在2m以下的水渠(图4)。此类渠道是城市渠系网络中最自然、最贴近人性尺度的渠道。例如在伊宁市南部的巴依区和后滩区中的水渠。设计中应尊重水渠所在空间本身所具有的朴素的、带着少数民族风貌的城市空间特征,在此基础上对水渠两岸的植物加以梳理(表3)。

第四,干涸废弃的水渠(图5)。此类渠道长期无水源补给,干涸而导致废弃,在设计中可恢复水景观,引水入渠道,可以唤回历史的记忆(表4)。

除此之外,废弃的渠道中的分水闸也可以作为景观小品,无论是水闸的混凝土基础、锈迹斑斑的水闸铁板,还是长期废弃破损的石墩都有历史文化的意义,可以通过增加一些展现历史的雕刻或者文字说明,让人们了解水渠建设的历史背景(图6)。

保护恢复北疆城市中的渠系网络,建设渠道空间景观环境,是对这片土地历史的尊重,也是一个城市历史价值观的体现。接下来将以具体城市为例,探讨北疆城市中水利遗产景观体系规划设计的具体方案。


图8 伊宁市城区渠系网络现状图(作者依据《新疆伊宁市城市水系规划报告》绘制)


图9 渠系网络规划图(作者依据《新疆伊宁市城市水系规划报告》绘制)


图10 城市渠道绿廊规划图


4 北疆城市水利遗产景观体系的设想——以伊宁市为例建立水利遗产网络的景观体系

伊宁市位于伊犁河谷的中部,气候湿润,水资源丰富。当地居民定居修房屯耕,必会开挖渠道引水,用于灌溉及绿化,往往是“渠随路通,林随渠道”。当地民居则更是具有独特的少数民族特点(图7),特别是门头部分,它是水渠空间中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的过渡区域[14],更是邻里空间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在做渠道空间设计中当予以重视。

伊宁市的地表水分为人民渠水系和泉水水系。其中人民渠水系是以喀什河为水源的大型引水枢纽工程,每年4月放水,10月停止供水。泉水在城市北部,由东向西一共有10多处泉水溢出带,但目前泉水的水量逐年下降,如今的水量只有1990年的55%[15] 。

现伊宁市城区内共有六大渠系,14条主干渠。分别是:汉滨渠系、巴西库渠系、奥德西尔渠系、沙依渠系、巴依库渠系、后滩河渠系[16],其中巴西库渠系和奥德西尔渠系的主要水源来自人民渠,剩下的渠系均为泉水补给,六大渠系均由北向南最终流入城市南面的伊犁河,组成了今天城市的渠系网络(图8)。

在城市的发展中,一些渠道被破坏填埋,使得城市中的渠系网络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奥德西尔区内渠系在黎光街上,有部分被埋入地下,阿合买提江路上,有部分缺失;巴依库区内的部分巴依库渠的支渠因为干涸而被填埋。后滩区中也有部分同样因为缺水而常年干涸。

伊宁市城市中的水渠网络在规划设计中应尊重城市渠系网络历史及现状,结合水利条件和城市规划发展方向,改善被破坏的部分,提出合理的改建和兴建渠道的规划建议(图9)。

首先针对巴依库渠,在天山街分水闸处引出一支,沿天山后街与飞机场路南端的巴依库渠汇合。在迎宾路西端引出一支沿着解放南路向南,引入纳额尔渠。在巴依库渠与伊犁河路交汇的地方分出一支,向南沿着伊犁河路引入纳额尔渠。其次针对奥德西尔渠,在伊犁州广播电视报社附近设分水闸,一支向西,一支沿着阿合买提江路继续向南,与伊犁州财贸学校附近的奥德西尔渠相连,在墩买里三路口设分水闸,一支沿墩买里三路向南,一支沿新华西路向西,到西环路与巴西库渠相接。最后针对纳额尔渠,过解放南路后分2支,一支沿红旗南路,到青年街后向南与光明街里的纳额尔渠相接,另一支沿解放南路向南,到光明街后向西与光明街里的纳额尔渠相接。将纳额尔渠在伊犁河路的地下部分移到地上,并在第十一中学处分出一支,沿着伊犁河路向南引入阿依墩渠。

在规划后的渠道网络基础上,重点建设城市渠道绿廊,打造绿色水网。选择城市中2m以上的渠道,如沙依渠、巴依库渠,结合城市景观打造丰富的滨水空间,规划为城市滨水景观廊道。选择城市中少数民族聚居区中的渠道,如纳俄尔渠、喀赞其渠,规划为城市民俗景观水廊。这些渠道空间本身具有浓厚的民俗风貌,所以主要以保护改善街巷环境、丰富渠道空间景观为主。选择位于城市步行道较宽的街巷中的渠道,如位于解放路上和伊犁河路上的渠道,以打造滨水步行环境为主,规划为城市滨水步行走廊。选择城市外围的渠道,以突出城市水网风貌为主,规划为城市环形水廊(图10)。

完善了渠道网络的规划后,针对伊宁市内不同的渠道空间节选具有代表性的点进行具体的设计(表5)。

北疆城市中的这些水利设施在历史上是维持生命的脉络,在今天则是城市的印记,应当作为物质文化遗产,予以重视和保护。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参考文献:

[1] 钮仲勋.两汉时期新疆的水利开发[J].西域研究,1998(2):22-28.

[2] 王蕾.唐朝时期新疆地区的水利资源开发初探[J].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12(3):15-19.

[3] 王让会,张慧芝,卢新民.新疆绿洲空间结构特征分析[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02,20(3):109-113.

[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新疆通志·水利志[M].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1998.

[5] 孟志华.浅析乌拉泊、红雁池水库联合防洪调度及细化管理[J].内蒙古水利,2009(3):13-15.

[6] 张润杰.乌鲁木齐市水资源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人民长江,2008,39(3):62-64.

[7] 赵兴有.伊犁地区地貌基本特征与农业生产的关系[J].干旱区地理 ,2000,23(3):233-238.

[8] 张军民.伊犁河流域气候资源特点及其时空分布规律研究[J].干旱气象,2006,24(2):1-4.

[9] 黄大强主编,伊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伊宁市志[M].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2.

[10] 戈畅主编,新源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新源县志[M].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7.

[11] 彭镇华.林网化与水网化:中国城市森林建设理念[J].中国城市林业,2003(2):4-11.

[12] 李京鲜,曾玲.韩国首尔清溪川的恢复和保护[J].中国园林,2007(7) :30-35.

[13] 章菥妤,马军山,孔云节.历史街区的保护与更新:以杭州南宋御街为例[J].中国城市林业,2013,11(3):59-61.

[14] 陈震东.伊犁民居环境[J].长安大学学报:建筑与环境科学版,1993 (2):28-33.

[15] 阿布力克木·阿布力米提,木阿塔尔·阿布都热依木,马娜.伊宁市城市水系现状调查及问题与对策[J].北方环境,2011(4):153-154,201.

[16] 王昆.伊宁市水系规划设计研究[J].内蒙古水利,2012(4):13-15.

(编辑/王一兰)

作者简介:

程璐/1989年生/女/新疆伊宁人/硕士/易林(北京)景观设计有限责任公司风景园林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理论与实践(北京 101100)

林箐/1971年生/女/浙江杭州人/博士/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多义景观规划设计事务所设计总监/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理论与实践(北京 100083)

李易/1979年生/男/辽宁大连人/硕士/万达商业规划院主任工程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理论与实践(北京 100022)


《中国园林》2016年5月第5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北疆城市中水利遗产的景观利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