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简介及其启示

张红卫 张睿   2016-05-08 16:08:45


张红卫 / ZHANG Hong-wei

张睿 / ZHANG Rui

摘要:在纪念性景观的所有分类中,国家级的纪念性景观具有极高的政治和文化价值,颇受到重视。美国的“国家纪念景观”是指一种指定的区域,用于纪念历史人物或事件,由美国国会指定和授权。现有的美国30多个“国家纪念景观”形成一个纪念体系,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统一管理,受到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美国的“国家纪念景观”的设立及管理对中国的国家级纪念性景观建设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在我国建立“国家纪念景观”体系十分迫切和必要。

关键词:风景园林;国家纪念景观;国家公园管理局;体系;启示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3-0067-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09-02;

修回日期:2015-09-30

Abstract: National memorial is an important type of memorial with important political and cultural value, and has always been valued. The National Memorials in the USA is a unique concept, a designation from the American Congress for a protected area that memorializes a historic person or event. There are more than 30 "National Memorials" that form a memorial system, managed by the National Park Service in a unified way, and are protected by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establishment and management of National Memorials in the USA have many places worth to learn. It is urgent and necessary to establish the system of the National Memorials in China.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National Memorials; National Park Service; system; inspiration

在纪念性景观的所有分类中,国家级的纪念性景观具有极高的政治和文化价值,历来受到重视,这些国家级的纪念性景观包括国家级的名人故居、战争遗址地、灾难原址、纪念碑、纪念园、纪念建筑等,比如中国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美国的华盛顿纪念碑(Washington Monument,图1)、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越战纪念碑(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图2)等,这些国家级纪念性景观往往由国家进行管理和保护,在国家的政治、文化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

美国自1776年7月4日建国以来,十分重视纪念性景观的建设,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多的成果,这不仅体现在产生了许多有影响力的纪念性景观作品,而且在管理方面,美国的国家级纪念性景观工作也有独到之处,即由国会对重要的纪念性景观进行命名和授权——形成“国家纪念景观”(National Memorial),随着“国家纪念景观”的增加,逐渐形成一个体系,并把这些“国家纪念景观”交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简称NPS)进行统一管理,列入美国国家公园类型中的一个重要类型,与其他的国家公园类型一样,受到国家公园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1]。这些做法,对于我国今后的国家级纪念性景观建设和管理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1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总体情况

1.1 概述

在美国的国家公园体系中,有20余种国家公园类型,除“国家纪念景观”外,还有国家战场(National Battlefield)、国家战场公园(National Battlefield Park)、国家战场遗址(National Battlefield Site)等纪念性景观类型,由此可见美国的“国家纪念景观”并不是美国的国家级纪念性景观的全部,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美国的“国家纪念景观”是以国会的授权和指定为标准。有些美国的“国家纪念景观”的名称上并没有冠以“国家”(National)的字头,如林肯纪念堂、F. D. 罗斯福纪念园(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Memorial)、越战纪念碑等,但也属于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的组成部分[2]。有些民间组织也会在其建立的纪念景观上冠以“国家”的名义,比如乔治·华盛顿共济会国家纪念碑(George Washington Masonic National Memorial),但该纪念碑并没有经过国会的授权和指定,因此也不属于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的体系。“国家纪念景观”的产生方式有2种,其一,是先由国会批准授权,随后建立纪念景观,另一种则是把已建成的纪念景观或名人故居,经国会认可,经批准指定为“国家纪念景观”。

目前共有30个建成的“国家纪念景观”归属于国家公园管理局进行管理,还有5个以上的“国家纪念景观”由其他机构管理,但受到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援助,被看作是国家公园管理局的附属区域[3]。

在30处“国家纪念景观”中(不包括附属区域),有17处是纪念历史人物的,其中10处是纪念美国总统(或与纪念美国总统有关),包括华盛顿、林肯、F. D. 罗斯福等美国杰出的总统;7处是纪念美国著名历史人物,如罗杰·威廉姆斯( R o g e r W i l l i a m s,著名教士)、乔治·梅森(George Mason,1787年制宪会议的费城代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美国民权运动领导人)等;有4处是纪念战争及人物群:朝鲜战争老兵纪念园(Korean War Veterans Memorial,图3)、越战纪念碑、“二战”纪念园(National World War II Memorial,图4)等;其余9处为其他类国家纪念景观,包括灾难类的美联航93号航班纪念园(Flight 93 National Memorial,图5)、约翰斯敦洪水纪念园(Johnstown Flood National Memorial)等。

美国首都华盛顿是“国家纪念景观”数量最多的地方,这里有11处“国家纪念景观”,主要分布在国会和白宫周边的纪念核心,包括华盛顿纪念碑、越战纪念碑、F. D. 罗斯福纪念园等。

最早的“国家纪念景观”是华盛顿纪念碑,1801年由国会授权,于1885年建成,1993年移交给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

美国国会对纪念景观的命名和授权在20世纪50—60年代形成一个高潮,20世纪50年代命名和授权7处“国家纪念景观”,20世纪60年代命名和授权了7处“国家纪念景观”。最新落成的“国家纪念景观”是2011年完成的马丁·路德·金纪念园(Martin Luther King, Jr. Memorial,美国民权运动领导人,图6)。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分布在美国的17个州以及海外领地、华盛顿特区(图7)。

1.2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目录

1.2.1 由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的30处“国家纪念景观”

华盛顿纪念碑,林肯纪念堂,拉什莫尔山(总统山,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西奥多·罗斯福岛(Theodore R o o s e v e l t I s l a n d ),杰斐逊国土扩张纪念拱门(Jefferson National Expansion Memorial),佩里的胜利及国际和平纪念碑(Perry's Victory and International Peace Memorial),迪·索托国家纪念园(De Soto N a t i o n a l M e m o r i a l ),科洛纳多国家纪念园(Coronado National Memorial),卡洛琳堡国家纪念园(Fort Caroline National M e m o r i a l ),怀特兄弟纪念碑( W r i g h t Brothers National Memorial),阿林顿之屋:罗伯特. E . 李将军纪念馆( A r l i n g t o n House, The Robert E. Lee Memorial),联邦国家纪念堂( F e d e r a l H a l l N a t i o n a l Memorial),格兰特将军墓(General Grant National Memorial),F. D. 罗斯福纪念园,阿肯色邮局国家纪念园(Arkansas Post National Memorial),林肯少年时期国家纪念园(Lincoln Boyhood National Memorial),汉密尔顿农庄国家纪念园(Hamilton Grange National Memorial),约翰斯敦洪水纪念园(Johnstown Flood National Memorial),罗杰·威廉姆斯国家纪念园(Roger Williams National Memorial),卡密扎尔国家纪念公园(Chamizal National Memorial),托马斯·杰斐逊纪念堂(Thomas Jefferson Memorial),萨丢斯·科什乌兹科国家纪念馆(Thaddeus Kosciuszko National Memorial),林登. B. 约翰逊国家历史公园(Lyndon B Johnson N a t i o n a l H i s t o r i c a l P a r k ),林登·贝恩斯·约翰逊位于波托马克河上纪念林(Lyndon Baines Johnson Memorial Grove on the Potomac),越战纪念碑,朝鲜战争老兵纪念碑,乔治·梅森纪念园(George Mason Memorial),芝加哥海军港口弹药库纪念园(Port Chicago Naval Magazine National Memorial),二战纪念园,美联航93号航班纪念园,马丁·路德·金纪念园。

1.2.2 作为附属区域的“国家纪念景观”

本杰明·富兰克林国家纪念碑(Benjamin Franklin National Memorial),神父马奎特国家纪念碑(Father Marquette National Memorial),(北马里亚纳群岛之塞班岛)美国人纪念公园(American Memorial Park),(红山)帕特里克·亨利国家纪念园(Red Hill Patrick Henry National Memorial),俄克拉荷马城国家纪念园(Oklahoma City National Memorial,图8)
[3]。

2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的设立及管理的启示

2.1 在中国建立“国家纪念景观”体系十分迫切和必要

国家级纪念性景观的建设是国家政治生活和文化建设的重要工作,其意义十分重大。2014年之前,我国经由国家级机构决议建设的国家级纪念性景观,只有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毛主席纪念堂,这2个纪念性景观,都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由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授权命名(前者是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决定建设,后者是按照1976年11月24日按照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决议进行建设),在我国的政治生活和文化建设方面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2014年9月1日,为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发出通知,公布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2015年8月24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发出通知,公布第二批10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

相比于美国的国家纪念景观建设和管理,我国的国家级纪念性景观概念还不是很明确,系统化也不强,相关建设和管理工作仍需要够深入。在文化强国的今天,建立一个“国家纪念景观”体系显得十分迫切和必要。

2.2 国家级纪念性景观的数量应有所控制,相关规划和立法工作应提上议事日程,尤其是在国家行政中心区域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体系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从第一个“国家纪念景观”(华盛顿纪念碑,1885年建成)至今,已经过130年的时间,授权和命名的数量也仅仅35个(截至2014年),有限的数量确保了这些纪念性景观的重要性,使得这些纪念性景观能够被人们所重视。

美国还十分重视“国家纪念景观”的规划工作,例如在1901年的华盛顿城的麦克米兰规划(McMillan Plan,图9)中,曾对位于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和白宫区域的纪念核心区域做过专门的安排,对重要纪念景观进行过布局建议[4],一些后来建成的“国家纪念景观”,就按照麦克米兰规划中的重要节点进行安排,比如F. D. 罗斯福纪念园(1959年指定,1997年建成),就安排在其中的一个重要节点上。
在管理上,“国家纪念景观”除了受到关于国家公园的系列法律保护之外,在华盛顿特区,还专门设立了“1 9 8 6年纪念工程法案”[Commemorative Works Act of 1986(Public Law 99-625),后来又经过多次修正],对首都的纪念性景观的建设进行管理和控制,并要求在国家行政中心区域的纪念景观的规划建设必须得到美国首都纪念景观顾问委员会(National Capital Memorial Advisory Commission)的审核和通过。

目前,我国在国家行政中心区域,国家级纪念性景观的数量还很少,相关规划和立法工作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以强化国家行政中心的纪念性,并确保国家级纪念性景观的有序建设。

2.3 国家级纪念性景观的建设,需要成立一些专门的机构来进行监督和审核,以确保纪念景观的质量

在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的建设过程中,有一些专业机构进行监督和审核,比如“美国艺术委员会”(U. S. Commission of Fine Arts,1910年成立),要对华盛顿特区计划建造的纪念性景观的方案和场地进行审查[5]。另外“国家首都规划委员会”(the National Capital Planning Commission,1924年成立)也在“国家纪念景观”的选址和设计方案的审批上扮演重要角色。正是由于这些机构的存在,结合设计竞赛、民众投票等手段,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避免纪念性景观设计和建设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如与环境不协调、粗制滥造等。

3 结语

由于国情的差异,各国在纪念性景观的建设和管理上都有所不同,但是,追求实现纪念性景观的文化价值,实现纪念性景观的教育功能,目标都是一样的。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的设立和管理,表现出一定的独特性,有许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如何构建我国的“国家纪念景观”体系,最大限度地发挥纪念性景观的文化教育功能,还需要不断地进行探索和研究。

参考文献:

[1] 李如生.美国国家公园管理体制[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146;186.

[2] [EB/OL].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网:(国家公园系统的命名,Nomenclature of Park System Areas),http://www.nps.gov/parkhistory/hisnps/NPSHistory/ nomenclature.html.

[3] [EB/OL].维基百科:(美国国家纪念景观名录,List of National Memorials of the United States),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National_ Memorials_of_the_United_States.

[4] Gutheim F, Lee A J. Worthy of the Nation [M].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6:134-135.

[5] [EB/OL].美国艺术委员会网:(国家环境政策法,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cy Act) http://cfa.gov/ rules-policies/national-environmental-policy-act.

作者简介:

张红卫/1967年生/男/河南三门峡人/博士/北京交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纪念性景观(北京 100044)

张 睿/1989年生/女/河南范县人/硕士/北京市新海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建筑设计(北京 100080)


图1 华盛顿纪念碑(引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shaington_Monument#/ media/File:WashMonument_WhiteHouse. jpg)


图2 越战纪念碑(引自h t t p s : / / c o m m o n s .w i k i m e d i a . o r g / w i k i / F i l e : V i e t n a m _ Veterans_Memorial.jpg)


图3 朝鲜战争老兵纪念园(引自h t t p s : / /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Aerial_ v i e w _ o f _ K o r e a n _ W a r _ V e t e r a n s _ Memorial.jpg)


图4 “二战”纪念园(引自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Aerial_view_of_ National_World_War_II_Memorial.jpg)



图5 美联航93号航班纪念园[引自(Paul Murdoch Architects) http://www.paulmurdocharchitects.com/project/flight-93-nationalmemorial]


图6 马丁·路德·金纪念园(引自http://cfa.gov/about-cfa/design-topics/national-memorials/martin-luther-king-jr-nationalmemorial)


图7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地理分布图(作者绘)


图8 俄克拉荷马城国家纪念园(引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Oklahoma_City_National_Memorial)


图9 麦克米兰规划中的国家林荫大道部分(引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McMillan_Plan#/media/File:McMillan_Plan.jpg)


(编辑/金花)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美国“国家纪念景观”简介及其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