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国外5个中微观都市农业项目的思考

王晓博 / WANG Xiao-bo宁晓笛 / NING Xiao-di赫天缘 / HE Tian-yuan   2016-05-08 16:08:03


王晓博 / WANG Xiao-bo宁晓笛 / NING Xiao-di赫天缘 / HE Tian-yuan

摘 要:以国外5个有代表性的中微观都市农业的项目为研究对象,通过个案分析、文献研究、类比推理、抽象概括等方法,试图探寻国外中微观都市农业发展的动力,以期对中国中微观都市农业的发展有所借鉴。研究发现,国外中微观都市农业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原因支撑其经久不衰,政府和社会各界给予都市农业大力的支持,而中微观都市农业近年来有“花园化”的趋势;中国若想发展中微观都市农业,需要在观念上有所调整,同时完善政府、社会组织机构,促进相关立法的形成。

关 键 词:风景园林;都市农业;墙厨房花园;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白宫菜园;拉斐特绿地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4-0056-06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07-10;

修回日期:2015-08-09

Abstract: Five typical cases of foreign medium and micro urban agriculture are studied in this paper. Through case analysis, document research, analogism and abstract generalization, the article is trying to find the motiv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of medium and micro urban agriculture in the Western, with the purpose of help the medium and micro urban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in China. The study finds that, foreign medium and micro urban agriculture has profound historical origins, they have different reasons for supporting the enduring in different times,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ocial organizations give vigorous supports to the urban agriculture, and the medium and micro urban agriculture has a tendency to "garden" in recent years. If the medium and micro urban agriculture needs to develop in China, the conception should be changed, the government and social organizations should be improved, and relative laws should be promoted.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urban agriculture; the Walled Kitchen Garden; Altadena Community Garden; White House Kitchen Garden; Lafayette Greens

都市农业指的是在城市中进行食品生产的产业形式,与此相关的关键词还有市民农园、份地花园、社区农园、厨房花园、生产性景观、可食地景(edible landscaping)等。都市农业存在于城市内或靠近城市地区,为居民提供优质、安全的农产品和优美、和谐的生态环境[1];此外,都市农业能够在就业、教育、社会交往、精神放松等多个层面发挥积极作用。根据Pearson等在2010年的研究,都市农业从尺度及产权角度可以分为微观、中观和宏观3个层面(表1)[2]。本文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中观与微观的都市农业的范畴。

本文所选取的5个中微观都市农业中,有历史悠久的公园内的“园中园”,有年代长远的传统市民农园,还有存在于公共绿地、办公楼内部的超传统都市农业。这些案例生动地展现出中微观都市农业在国外的蓬勃发展。

1 中微观都市农业深厚的历史渊源——英国克伦伯公园(Clumber Park)内的墙厨房花园(the Walled Kitchen Garden)[3]

1.1 墙厨房花园

英国克伦伯公园面积3 800英亩(约15hm2),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公园,目前作为国家公园为国民信托(National Trust)所有,并对公众开放。墙厨房花园是克伦伯公园内的一处“园中园”,面积4英亩(约1.6hm2),两边有400英尺(约122m)长的草本植物边界。

墙厨房花园最早是由托马斯·佩勒姆·霍利斯公爵的建筑师斯蒂芬·赖特(Stephen Wright)于1772—1780年建造的。在建设之初,设计师从可食用植物的生态习性出发,精心地安排了厨房花园的朝向、围合要素等,塑造出适合蔬菜、水果生长的小气候环境[4]。花园由墙和道路划分成不同区域,花园内的植物颇具特色,这里拥有英国种类最多的大黄(Rhubarbs)(达130余种),来自诺丁汉郡和英格兰中部地东部(East Midlands region)的超过101个品种的苹果,再培育的克伦伯公园1888年所记载的梨的品种及其他120多种可食用植物。花园里有一座长450英尺(约137m)的温室,是国民信托所有的最长温室。

现今,墙厨房花园一般每年10月24日前开放,供人参观,对国民信托的会员免费,普通成年人单独收费3英镑。人们在这里除了欣赏不同的可食用植物、温室大棚植物外,还可以在原来的老锅炉房里,购买水果,参观园艺工具(图1、2)。

1.2 从墙厨房花园透出的历史信息

人们理想中的天堂自然是适合农业生产的富庶土地,园林旨在模仿第二自然——农业景观,西方园林从这里起源[5]。墙厨房花园展现出英国风景园林领域对生产性景观的重视,自其产生繁荣至今。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由于工业化的发展,市民农园首先在英国兴起。随着圈地运动的进行,大量农民涌入城市,政府拿出一部分土地分成小份,租给那些贫穷的人们耕种。市民农园,为穷人们提供了必备的食品来源,也为他们的孩子提供了玩耍的场地。

历史显示,中微观尺度的都市农业,无论对身份显赫的贵族,还是对贫困潦倒的平民来说都不陌生,人们的生活与土地、果蔬交织在一起。在英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农园,几乎是每一个普通市民的权利,只要人们申请,政府有义务给居民配备合适的农园。墙厨房花园除了在像克伦伯这样的公共园林中存在外,更多地出现在普通市民的房前屋后,深受广大城市居民的喜爱。


图1 墙厨房花园区位图(作者改绘自http://www.google.cn/maps/@53.2703495,-1.0680949,3664m/data=!3m1!1e3)


图2 墙厨房花园(引自http://www.tripadvisor.cn/Attraction_Review-g504076-d298387-Reviews-Clumber_ Park-Worksop_Nottinghamshire_England.html#photos)


2 中微观都市农业经久不衰的原因变迁——美国洛杉矶郊区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Altadena Community Garden)和日本Pasona人事管理顾问公司东京总部办公楼内的“都市农场”

2.1 美国洛杉矶郊区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

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是美国历史最长的传统市民农园之一,有近50年的历史,是洛杉矶100多个市民农园的缩影。

2 0世纪7 0年代中期,农园所在地块从劳氏山军事学院(Mt. Lowe Military Academy)收归洛杉矶县政府(Los Angeles County)所有。70年代末,当地社区委员会和政府官员共计10人决定将该地块建成洛马·阿尔塔公园(Loma Alta Park),考虑到更多公共利益,尊重场地中已被开垦耕种的现状,决定保留其部分用地为市民农园,即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在政府的支持下,设计人员和使用者共同建造了当时的59个标准地块和4个“爱心地块”。洛杉矶县政府还建立了水网、栅栏、工具棚、露天平台、长椅和大多数的步行道等[6]。

目前,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面积为2.5英亩(约1hm2),划分成了64个标准块(估测6m×9m/块)和4个“爱心地块”(handicapped plots)(估测2m×6m/块),被当地人认为是洛杉矶最好的市民农园。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会定期举行活动,以保持经久不衰的活力。比如2015年6月27日的周六12:00—17:00举行的年度野餐节,以新鲜的、当地生长的、家庭化的食物吸引人们,并针对农园参观者专门准备了抽奖、展览及绝妙的音乐等活动[7]
。这些活动使得除农园租用者之外的广大民众,近距离地了解了农园,而农园本身也因此具备了更加广泛的休闲娱乐功能(图3、4)。

2.2 日本Pasona人事管理顾问公司东京总部办公楼内的“都市农场”

Pasona公司在其办公楼的外立面及建筑内部的不同楼层,创造了“都市农场”景观,构思的初衷在于促进事业体中农业部的活化与发展,同时促进员工之间的交流。

在办公楼的内部,“都市农场”以室内中庭、交流区格栅架、方形种植钵、边缘攀援网、屋顶方形悬挂攀援格栅等形式存在,人们在乘坐电梯时、上下楼梯时、坐在一起谈话讨论时、就餐时、有意无意地行走时,都能看到生长良好的粮食、蔬菜或水果。室内“都市农场”通过特殊的光源,解决植物在室内的采光问题;通过防水处理,创造了可以生长水稻的水池。

除每年提供数量可观的食材外,“都市农场”赋予Pasona公司亲近土地的崇高品牌形象。员工通过 “都市农场”,获得了放松身心的可能,彼此之间的交流也变得更加频繁与活跃。员工们一起收割稻谷、谈论西红柿的生长,彼此之间更加亲切与融洽,这对提高了员工的工作效率与创新,增强公司的凝聚性与软实力等方面都有着积极的作用。

同时,Pasona公司的“都市农场”有时也向一般民众开放,给周边居民提供参观与学习的机会。从生态的角度来说,该“都市农场”每年可以为办公大楼减碳2t,生产的果蔬直接供给员工餐厅,实现“零食物里程”(图5)。2.3 从食物到多元化需求的变迁

都市农业能够为人们提供健康的食材,保持其无化学物质与添加剂、新鲜与多样,直接为人们的健康作出贡献。与此同时,中微观都市农业所展现出的功能越来越多元化。

1)休闲娱乐需求的增加。

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已不再单纯的是人们生产食物的场地,它还是人们进行农耕体验、获取植物相关知识、烧烤、家庭聚会、野餐派对等综合性的娱乐场所。

2)缓解压力,回归自然。

Pasona办公楼内的“都市农场”为人们深度接触自然,进行园艺劳作提供了机会。人们可以在这里体验到“园艺疗法”,能够增强身体机能、缓解心理压力,从而促进身心的健康发展。

3)促进社会交往。

在农园或“农场”中劳作,人们面对面的接触有所增加,这能促进不同文化、不同代系、邻里、同事等之间的交流。在信息化、网络化高度发展的现代,这对于消除隔阂、促进社会交往有着重要的价值。

4)应对环境危机,体现生态价值。

中微观都市农业由于其耕作的细致化,可以减少对化学物质及农药的使用;从“菜园到餐桌”,通过减少食物的运输里程,减少碳的排放;通过耕种多种食材,实现生物的多样性;通过与建筑的结合,减少建筑对碳的需求。


图3 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区位图(作者改绘自http://www.google.cn/maps/place/Altadena+Community+Gard en/@34.2010355,-118.1587687,31)


图4 阿尔塔迪纳市民农园照片(引自http://growingupinthegarden.com/tag/altadena-community-garden/) 3 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美国白宫菜园(White House Kitchen Garden)


3.1 白宫菜园

美国前总统约翰·亚当斯和亚伯拉罕·林肯都曾在白宫开垦过菜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斯福总统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发动“自家种菜运动”,号召美国民众自食其力度过战争难关。

2009年3月,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菜园在白宫“衰败的花园”中动土,米歇尔带领26名小学生,将100多m2的L型草坪改造成了菜园,种植了多种蔬菜、水果(图6)。

米歇尔的“白宫菜园”清晰地表明了国家、政府在没有战争及经济危机的时代,对都市农业的支持,对田园生活的倡导。在其影响下,与米歇尔一同劳作的学生所在的学校参加了“农场到校园”的项目,在校园里开辟菜地,借此展开关于营养及“从农场到餐桌”的计划,学生自己种菜,收获的蔬菜水果做成校餐供师生品尝。另外,报道称米歇尔此举掀起了全美的“种菜热”。美国园艺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相比2008年,美国开辟菜园的家庭数增加了19%;宾西法尼亚洲种子销售企业表示,2009年蔬菜种子的销售量同比增长30%[8]。2014年4月2日,米歇尔·奥巴马在白宫菜园举行了第6次年度白宫菜园种植节。米歇尔及白宫管理菜园的员工们、6个学校的学生及社团一同进行了播种和插秧的活动,相关视频在网上广为传播[9],有着积极的社会示范效应。

3.2 政府的支持、社会组织机构的广泛参与

在美国,从国家领导层面发出倡导,社会各级政府和各个领域都对都市农业给予了积极的支持。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市于2011年修改了城市规划区划代码(Zoning Code),将城市农业作为一种用地类型纳入城市用地之中;同时,允许并鼓励在城市商业用地、工业用地、居住用地,或者建筑内(如屋顶温室)进行农业生产,放松对在居住区内的商业化农业生产以及复合养殖的限制
[10]。




图5 日本Pasona人事管理顾问公司东京总部办公楼的“都市农场” (引自http:// images.google.com)


图6 美国第一夫人的菜园子(6-1引自http://blog.people.com.cn/article/27/1350331791536.html,6-2引自http://blog.people.com.cn/open/articleFine.do?articleId=1335402598658&sT=27)


4 都市农业与“花园”的联姻——底特律市中心拉斐特绿地( L a f a y e t t e Greens)

4.1 底特律市中心拉斐特绿地[11]

拉斐特绿地建于2010年,该项目是都市农业融入城市腹地,农业劳作结合人们日常生活的典型案例,它兼具都市农业、绿色公共开放空间、多功能社区花园等多重特点。

拉斐特绿地面积0.425英亩(约1 720m2),是在底特律市中心原拉斐特大厦拆除的基址上建立的城市街头绿地,主要用来种植蔬菜、水果。

拉斐特绿地有着很好的教育意义,人们可以在这片公共空间中参与植物的栽培、养护、采摘,了解蔬菜、水果的生长。在生态方面,拉斐特绿地中有70%的用地是可渗水材料,包括砾石、草坪、地面。其中草坪多采用较耐旱的高羊茅。绿地的建设充分再利用原有材料及再生材料,如人行道的碎石是原废弃人行道铺装破碎后的产品,儿童花园的花盆是装食物的钢桶,花棚是用回收的木材搭成的。

拉斐特绿地,在建设之初设计师作了关于光照、视线、路径、视觉焦点等的详尽分析。在此基础上,设计了便捷的穿越路径、与餐饮相配套的室外就餐平台、几何化的抬高种植床、工字钢灯、充足的休息座椅、构成竖向景观的猕猴桃棚架、黑莓围合的圆形场地、以点元素存在的儿童区种植钵、传统的苹果树、有凝心静气作用的薰衣草及其他超过200种的蔬菜/水果/药草及花卉植物等景观要素。这些景观要素以秩序化手法组织在一起,使得拉斐特绿地在功能合理的基础上,成为具有美感的城市开放空间(图8~10)。

4.2 农业与“花园”的联姻

底特律市中心拉斐特绿地获得2012年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专业设计综合类荣誉奖(2012 ASLA Professional Awards),中微观都市农业的“花园化”势头可见一斑。

农业与“花园”的联姻,就风景园林领域而言,将生产性景观作为工作对象,使人们可以积极地参与景观之中,拓展景观领域的研究范围;就都市农业来说,能够使都市农业呈现出更具观赏性的形态特征,通过艺术化的手段,避免收获后的萧条景象。

5 国外5个中微观都市农业项目对中国的启示

5.1 观念的改变

中国自古就是农业大国,传统的农业观念在园林中多有体现,如圆明园中有“多嫁如云”“北远山村”“杏花村馆”等反映田园风光的景区。然而,社会发展到现代,由于种种原因,农业与城市的关系越来越割裂,城市居民与土地的关系也越来越远。

我国城市规划中,农业用地既不属于城市用地,也不属于城市绿地。一些公共绿地及附属绿地中,人们自发建设的菜园往往受到管制与打压,有些地方明令禁止。与此同时,一些缺少物业管理的居住单元南侧、少数有自主权的幼儿园等机构,却常有小规模的菜园出现。这呈现出我国目前中微观都市农业的发展囧境与跃跃欲试的态势之间的矛盾。中微观都市农业在中国的发展,需要社会各界人士在观念上的改变。

首先,需要充分认识到中微观都市农业的重要性。由以上国外的5个项目可以看出,中微观都市农业,有利于人们的身心健康、促进社会的交往、有着积极的生态价值,如果处理得当,还能够成为一处美丽的城市开放空间。

其次,需要了解中微观都市农业存在形式的多样性。在5个案例中,中微观的都市农业分别出现在了大型公园、纪念性绿地、城市街头绿地和办公楼内部等,它们作为都市农业的同时,也是城市开放空间的有机组成部分。安娜等人认为,都市农业所存在的范围,可以更加广泛,城市公园、绿色开放空间,或在城市内任何不确定用途的空间(空地、老房子、棕地等被城市化所搁置的空间)都有可能成为生产性景观[12]。

5.2 完善政府、社会组织机构,促进立法的形成

在中微观都市农业的发展中,土地使用权及使用期限的不确定性、资金来源的不稳定性、日常管理的品质不统一等问题是最大瓶颈。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及各社会组织积极应对,通过立法予以保障。

美国从国家领导层倡导到各社会组织机构的广泛参与,英国社会各界的积极支持,日本完善的法律制度等,促成了中微观都市农业的蓬勃发展。

我国都市农业寻求发展,需要政府部门的牵头组织。在农业部或者园林局的相关部门成立专门的工作组,结合社区街道、社会组织、高校科研机构及广大有参与意愿的市民群众,通过调整城市规划、完善都市农业管理、开展实践项目及促进相关立法形成等措施,推动都市农业的发展。可以在如北京这样的人口密集、城市化严重的大城市展开试点,逐步扩展到全国各地,实现“自给自足”的城市理想。


图7 拉斐特绿地分析图(引自http://www.asla.org/2012awards/073.html)


图8 拉斐特绿地平面图(作者译自http://www.asla.org/2012awards/073.html)


图9 拉斐特绿地(9-1引自http://www.asla.org/2012awards/073.html,9-2引自http://images.google.com)


参考文献:

[1] Talen E, Anselin L. Assessing spatial equity: an evaluation of measures of accessibility to public playgrounds[J].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A , 1998, 30(4): 595-613.

[2] Ingram D R. The concept of accessibility: A search for an operational form[J]. Regional studies, 1971, 5(2): 101-107.

[3] Nicholls S. Measuring the accessibility and equity of public parks: a case study using GIS[J]. Managing Leisure, 2001, 6(4): 201-219.

[4] Wachs M, Kumagai T G. Physical accessibility as a social indicator[J]. Socio-Economic Planning Sciences, 1973, 7(5): 437-456.

[5] Macintyre S, Macdonald L, Ellaway A. Lack of agreement between measured and self-reported distance from public green parks in Glasgow, Scotland[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Nutrition and Physical Activity, 2008, 5(1): 26.

[6] 刘常富,李小马,韩东.城市公园可达性研究:方法与关键问题[J].生态学报,2010(19):5381-5390.

[7] Ma L B, Cao X S. A GIS-based evaluation method for accessibility of urban public green landscape[J]. Acta Scientiarum Naturalium Universitatis Sunyatseni, 2006, 45(6): 111-115.

[8] 李平华,陆玉麒.城市可达性研究的理论与方法评述[J].城市问题,2005(1):69-74.

[9] Wheeler D C, O'Kelly M E. Network topology and city accessibility of the commercial Internet[J]. The Professional Geographer, 1999, 51(3): 327-339.

[10] O'Kelly M E, Grubesic T H. Backbone topology, access, and the commercial Internet, 1997-2000[J].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B, 2002, 29(4): 533-552.

[11] Jiang B, Claramunt C, Batty M. Geometric accessibility and geographic information: extending desktop GIS to space syntax[J]. Computers, Environment and Urban Systems, 1999, 23(2): 127-146.

[12] 王军,叶明武,李响,等.城市自然灾害风险评估与应急响应方法研究[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202-224.

[13] Wang F, Zhou Y. Modelling urban population densities in Beijing 1982-90: Suburbanisation and its causes[J]. Urban studies, 1999, 36(2): 271-287.

[14] 冯健,周一星.近20年来北京都市区人口增长与分布[J].地理学报,2003,58(6):903-916.

[15] 吴文钰,高向东.中国城市人口密度分布模型研究进展及展望[J].地理科学进展,2010(8):968-974.

[16] 张丽梅,许倩英,胡志良.天津市避难场所人均用地指标取值研究[J].城市,2005(3):30-32.

[17] Taneja S. Technology moves in[J]. Chain Store Age, 1999, 75(5): 136-138.

[18] Porta S, Latora V, Wang F. Street centrality and densities of retail and services in Bologna, Italy[J].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B, 2009, 36(3): 450-465.

[19] 陈晨,王法辉,修春亮.长春市商业网点空间分布与交通网络中心性关系研究[J].经济地理,2013,33(10):40-47.

[20] Crucitti P, Latora V, Porta S. Centrality Measures in Spatial Networks of Urban Streets[J]. Physical Review E, 2006, 73(3): 1-5.

[21] Porta S, Latora V, Wang F H, et al. Street centrality and the loc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ies in Barcelona[J]. Urban Studies, 2012, 49(7): 1471-1488.

[22] Wang F H, Antipova A, Porta S. Street centrality and land use intensity in Baton Rouge, Louisiana[J]. Journal of Transport Geography, 2011, 19(2): 285-293.

[23] 陈晨,程林,修春亮.沈阳市中心城区交通网络中心性及其与第三产业经济密度空间分布的关系[J].地理科学进展,2013,32(11):1612-1621.

[24] 陈晨,修春亮.基于交通网络中心性的长春市大型综合医院空间可达性研究[J].人文地理,2014,29(5):81-87.

[25] 王文钊,汪斌强,王志明,等.基于网络中心性分析的虚拟网络映射算法[J].计算机应用研究,2015,32(2):565-568.

[26] Bavelas A. A Mathematical Model for Group Structure[J]. Applied Anthropology, 1948, 7(3): 16-30.

[27] Freeman L C. A Set of Measures of Centrality Based on Betweenness[J]. Sociometry, 1977, 40(1): 35-41.

[28] Brandes U. A Faster Algorithm for Betweenness Centrality[J]. Mathematical Sociology , 2001, 25(2): 163-177. (编辑/李旻)

作者简介:

王晓博/1981年生/女/河北人/博士/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康复景观(北京 100144)

宁晓笛/1994年生/女/北京人/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在读本科生(北京 100144)

赫天缘/1994年生/女/北京人/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在读本科生(北京 100144)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对国外5个中微观都市农业项目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