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铎传统建筑与园林研究探析

2016-05-08 16:02:59


傅凡 / FU Fan

摘要:在中国近代建筑史中,阚铎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人物,他曾为中国营造学社的成立以及古代建筑文献的整理研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由于其自身的污点,阚铎鲜被研究,对于其在中国传统建筑研究中所做的工作也缺少完整的评价。对阚铎的生平进行介绍,研究其在中国传统建筑、园林研究方面的工作,并评述其2篇《识语》的学术价值,有利于更好地研究中国营造学社早期历史,有助于客观、完整地评价中国营造学社的学术成就,也有助于重新评价中国传统史学研究方法的价值。

关 键 词:风景园林;阚铎;《园冶》识语;《工段营造录》识语;历史研究方法;中国营造学社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1-0065-03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11-05;

修回日期:2015-12-04

Abstract: In Chinese modern architecture history, Kan Duo was a person who could not be avoided. He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foundation of the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Chinese Architecture, and dedicated a lot to the collation and research of Chinese ancient documents on architecture. However, he was rarely mentioned because of his traitorous identity, and his work on Chines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research was paid little attention. It is necessary to research on the life of Kan Duo and his research on Chines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and garden, especially the two book reviews to Yuan Ye and Gong Duan Kao Gong Lu (Records of Construction Crafts). The research contributes to provide a comprehensive objective evaluation to the achievement of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Chinese Architecture, to enrich the research on the early history of the Society, and to reevaluate the methodology of Chinese traditional historic research.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Kan Duo; the Book Review of Yuan Ye; the Book Review of Records of Construction Crafts; methodology of historic research;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Chinese Architecture

1 缘起

在中国近代建筑历史上,中国营造学社(1930—1934年)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13年中在中国传统建筑、工艺研究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影响直至当代。关于中国营造学社的研究,目前学界主要集中在梁思成、刘敦桢等建筑学者所进行的工作,以及领导者朱启钤所做的工作上,对于其他成员,如阚铎、瞿兑之、陶洙等文献学者的工作的相对研究较少。作为中国营造学社最早的成员之一,阚铎在中国营造学社进行了大量的开创性研究工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其工作并没有被深入研究,甚至随着时间而渐渐模糊。

《叩开鲁班的大门——中国营造学社史略》(简称《史略》)中虽有数次提到阚铎[1],但并不能清晰地勾勒出阚铎在中国营造学社的工作。《中国营造学社研究》也没有系统说明阚铎在中国营造学社的工作。而林洙的《梁思成》、费慰梅的《林徽因与梁思成》中则根本没有提及中国营造学社的第一任文献部主任是阚铎。因此,百度百科、互动百科、维基百科的“中国营造学社”词条均未提及阚铎,按照词条的论述,学社成立后即由刘敦桢担任文献部主任[2-4]。而且以阚铎为代表的早期成员的研究工作也没有被重视,如《林徽因与梁思成》中称梁思成任职之前的中国营造学社是朱启钤“召集一批老学者钻研古书,在文言文中梳理关于中国建筑的文献”,但是他们“咬文嚼字,在梁思成这样的现代建筑师看来,是不合用的”[5]。百度百科等在提及中国营造学社抗战前的工作时只强调了1932—1937年所进行的古建筑调查工作[2-4],而对1930年学社成立后就开始的文献工作没有提及,这其中就包括了阚铎所做的很多工作。

2 阚铎生平

《史略》中“中国营造学社职员简介”一节介绍了阚铎的生平:“1875—1934,字霍初,号无水,安徽合肥人。毕业于日本东亚铁路学校。归国后任北京政府交通部秘书(1914年)。历任全国烟酒事务署秘书(1924年),任临时参政院参政(1925年),国民政府司法部总务厅厅长(1927年),东北铁路局技师。在学社兴办初期曾为编纂营造辞汇赴日本,访术语委员会会长笠原敏郎等人。与日籍社员松崎、桥川等过往甚密。‘九一八’事变后,阚铎退出学社,赴满洲任奉天铁路局局长,兼任四兆铁路管理局局长。后在满日文化协会做动员学者,从事博物馆建设、古书复制、国宝建造物的保存工作,曾为伊东忠太、关野贞从事热河研究做准备工作,为日本殖民活动出了力。著有《红楼梦抉微》《阚氏故实》等。[1]”其中有若干错误,如,阚铎生于1874年,而非1875年;号“无冰”,而非“无水”。现根据阚铎《金石考工录》书后所附李蒨所写的《先夫子阚公霍初行状》,简略介绍阚铎的生平。

阚铎祖籍合肥,1874年5月11日生于吴门,祖父曾任奉贤候补知县,父亲只是一名附生,所以对阚铎读书很重视。阚铎曾师从清末著名文学家、史学家王仁俊,王仁俊精于史学、敦煌学、金石学,尤擅考据,他的《辽文萃》《西夏文缀》《西夏艺文志》后由阚铎刊行。1895年,阚铎在父亲去世后,以廪生(考试第一等的秀才)的身份外出担任湖北知县,之后又担任土膏局局长、总局总文案、度支公所所长。1902年湖广总督张之洞为革新政治预备人才,派阚铎赴日留学,他先入日本铁道学校本科卒业,后入日本高等警察学校学习。回国后阚铎先后担任湖广总督文案、湖北布政使司秘书、江苏提法司科长,辛亥革命后赋闲在家[6]。

1912年春,阚铎北上北京,希望得到友人的引荐,但是“显者鲜为汲引”[6],他只得在《顺天时报》上发表文章,抒发见解。《顺天时报》是日本外务省所办的中文报纸,在华北地区有很大的影响力,交通系领袖之一、时任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的叶恭绰看到阚铎的文章,颇为赞赏,邀其进入交通部任职秘书。1914年,阚铎与交通系骨干权量、周自齐、郑洪年、詹天佑等15人成为全国铁路协会评议员,他兼任编辑干事主任[7]。之后阚铎任交通部佥事、路政司科长,洪宪前后担任二三期知事试验襄校委员,授中大夫,并因赈灾工作获得俄国沙皇的二等勋章。1916年,阚铎外放为京绥铁路管理局副局长,1917年任吉长铁路管理局局长,1918年任齐齐哈尔铁路管理局局长,后任交通部赈灾委员会主任,1919年任四洮铁路管理局局长,1924年任胶济铁路管理局局长,1925年任汉粤川铁路参赞、全国烟酒事务署秘书,1926年任汉粤川铁路督办、临时参政院参政、内务部秘书,1927年任内务部参事、司法部秘书、司法部总务厅长。

阚铎对于文教非常重视,认为“东方文化亟宜阐扬,否则强国未可期,而先丧国本矣”[6],所以在司法部总务厅长任内,他就辅助交通系领袖之一的朱启钤创立中国营造学社,担任编纂,后任文献部主任,成为学社最早的全职职员之一。

然而,“九一八”事变之后,阚铎于1931年10月辞去中国营造学社的职务,出任东北交通委员会委员,后任伪满洲国奉山铁路管理局局长兼四洮铁路管理局局长,帮助满铁强占了四洮铁路[8],在日军侵占冀东地区的活动中,阚铎也没少出力[9],成了民族罪人。如果与前任四洮铁路局局长、爱国志士张元斋相比[10],阚铎完全丧失了民族气节。

1934年春,阚铎生病住院,收到日本人桥本基寄来的文政堂善本《花镜》,阚铎立刻阅读,撰写《识语》,直至半夜,病情复发,于同年3月15日病故,这篇《识语》已经佚失。

3 阚铎的中国传统建筑研究工作

阚铎的中国传统建筑研究工作主要是在文献整理方面,包括对古籍的校勘、对古籍的评述和对古籍的出版。阚铎与陶湘、傅增湘等人共同进行了《营造法式》最早的校勘工作,使涉园陶本《营造法式》得以刊行[1]。阚铎经由桥川时雄获知日本内阁文库有明版《园冶》,获得影写本之后开始校勘《园冶》,并作《识语》,使中国历史上唯一的造园专著在沉寂300年后重新为人所知[11]。阚铎曾将营造本《园冶》交由大连日本人所办右文阁刊印,使这一版本传入日本,日本园林学家上原敬二对这一版本进行了解说[12]。阚铎还校勘了清代李斗《扬州画舫录》中的《工段营造录》,并作《识语》。其他阚铎校勘的文献还包括李渔《一家言》中的《居室器玩》篇、任启运的《礼经宫室考》。阚铎从日本学者大村西崖处获得《髹饰录》抄本,“就寿碌堂主人笺注各条,引申厘定,别为《笺证》”[13],后经王世襄解说,刊行于世。朱启钤所辑的《漆书》《丝绣笔记》《女红传征略》《元大都宫苑图考》等,也都由阚铎校勘。

阚铎还参与筹划编纂营造词典,这是中国营造学社最初确定的主要工作之一,但是由于阚铎的离开最终没有得以进行。阚铎所作《营造辞汇纂辑方式之先例》对日本4种营造辞典的编纂方式进行了比较分析,对于后来的营造词汇的编纂工作具有借鉴意义。

阚铎精于考据,由于早期工作条件的限制,只能以文献考据为主,但是这不能证明阚铎排斥实物考察和田野调查。阚铎曾写信给研究中国建筑的德国著名学者鲍希曼(Boerschmann),邀请他来华,共同实地考察古代建筑[6],1932年鲍希曼通过中国驻柏林公使介绍加入中国营造学社[14]。阚铎还与朱启钤、何遂、伊东忠太、关野贞、今西龙等人发起成立古瓦研究会,研究古代瓦当实物[15]。阚铎到伪满洲国后还曾在《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上发表田野调查报告《阚霍初报告乐浪发掘汉墓之近闻》。

4 《园冶识语》与《工段营造录识语》的学术价值

阚铎对中国传统建筑的研究不但体现在其对文献的发掘与校勘上,还体现在其对文献的解读阐述上。目前可知阚铎共完成了3篇园林相关文献《识语》,即《园冶识语》《工段营造录识语》和《花镜识语》,最后一篇已佚失。

阚铎的《园冶识语》成稿于1931年9月,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识语》开篇介绍了作者计成与《园冶》的由来,以及他获得《园冶》的情况。之后阐述绘画与造园的关系,文中“画家以笔墨为丘壑,掇山以土石为皴擦”成为两者关系的最佳阐释[16]。阚铎运用书证从阮大铖诗中找到其间关系的明证及汪氏寤园的情况。

在此之后,阚铎转而论述中国园林史略,梁孝王的菟园、魏文帝的芳林园、袁广汉的北邙园、张伦的景阳山、石崇的金谷园、庾信的小园、白居易的草堂、李德裕的平泉山庄都有所论及,并特别点出唐懿宗造宫苑之事实开宋徽宗艮岳与花石纲的先河[16]。这是近代谈及中国园林及其历史的最早的1篇文章,早于1934年冈大路的《中国宫苑园林史考》,而且阚铎对于历代园林的特征与营造技艺的特点,把握准确①。阚铎指出计成《园冶》的意义在于文字、图样的翔实,对于造园的指导作用,远胜于其他园林文献。又说其中掇山一篇为全书精华,这与中国传统园林从哲学、美学以及隐逸思想

《工段营造录识语》成稿于1931年8月,篇幅略短于《园冶识语》。开篇介绍李斗及《工段营造录》在营建文献方面的地位,后叙《工段营造录》所摘录的做法来源。阚铎对《工段营造录》变工部做法、则例繁杂的语言为通俗易懂之句大加赞赏,认为这是将古代营造文献向今人介绍的正确之法。阚铎指出与工程做法大木作先从庑殿说起不同,《工段营造录》从牌楼讲起,与顾炎武《昌平山水记》中对明陵的论述序列如出一辙;他还提到裹角法是中国建筑的特长。对文中疏略脱漏之处,阚铎也与原文献进行勘校。文末指出《扬州画舫录》卷二中有一段论述工匠名字,是非常重要的文献;卷十四中记载徐履安的做水之法与《圆明园则例》所记水法可以印证。文中所记校勘之处体现了阚铎治学的严谨,例如《工段营造录》中“迎吻”词条最后说,记载于工部,似乎是指《工部则例》,阚铎在其中并未找到,后来在乾隆十三年(1748年)《会典则例》126卷《工部》中找到了相关记载。由此阚铎推断李斗虽然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刊行《扬州画舫录》,但是可能定稿时还没有看到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所修订的《工部则例》[17]。这是运用了书证、理证相结合的考据方式。

这2篇《识语》虽然篇幅不长,但是内容深刻,具有高度的学术价值,所述还可深入挖掘,成为研究《园冶》和《工段营造录》的佳径。

5 研究阚铎学术工作的意义

作为近代中国建筑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中国营造学社和近代进行中国传统建筑、园林研究的一位开拓者,阚铎的学术工作值得研究。

首先,阚铎的学术工作是中国营造学社一个重要历史阶段的缩影,研究阚铎的学术工作可以弥补对中国营造学社早期历史研究的不足。在当前对中国营造学社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中期(梁、刘二先生加入学社,特别是开展田野调查之后)、后期(李庄时期),对于中国营造学社成立之初所进行的文献校勘、编纂等工作研究较少。阚铎在中国营造学社的学术工作集中在早期,而且是早期成果中数量和质量都具有代表性的部分。

第二,阚铎的学术研究方法是将传统文献学方法应用于中国传统建筑和建筑史学的研究之中,研究阚铎的学术工作有助于重新认识考据这一传统文献学方法的价值。考据应用于中国建筑研究古来有之,宋·李如圭的《仪礼释宫》,清·任启运的《宫室考》、焦循的《群经宫室图》、王国维的《明堂庙寝通考》都是这方面研究的重要著作。近代以来,朱启钤、阚铎等人应用考据学方法对《营造法式》等文献进行校勘,并完成了《元大都宫苑图考》《哲匠录》《营造法式版本源流考》《明代营造史料》等一批学术文章。在同一时期,还有朱偰所著的《元大都宫殿图考》《金陵古迹图考》,后者是朱偰1933—1935年对南京文物古迹进行实地调查,并配合文献资料考证后所完成的,是考据与田野调查相结合的著作。

第三,对阚铎学术工作的研究可以发现中国传统建筑、园林研究上的不明之处。如《园冶识语》是近代最早对中国园林历史的系统论述,早于日本人冈大路的《中国宫苑园林史考》;《园冶识语》中提出的“掇山有法无式”是中国园林“有法而无式”说法的来源,也是对《园冶题词》中园林“无成法”说的修正。

6 结语

阚铎一生沉浮宦海,才华出众,对中国古建筑文化研究颇有贡献,然晚年投身伪满之举,不可以平民百姓在高压下求生相比喻,实质上走向国家民族的对立面。从纯学术角度,他作为中国营造学社早期重要成员之一,在近代建筑史研究与中国营造学社史研究中都不容忽视。阚铎为中国传统建筑研究做了大量工作,特别是将考据方法运用于传统建筑研究,具有学术意义,他所做的《识语》是最早研究《园冶》和《工段营造录》的文献,具有开创意义。研究阚铎,有助于中国营造学社早期历史研究的深化。

参考文献:

[1] 林洙.叩开鲁班的大门:中国营造学社史略[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5:30;52.

[2] 中国营造学社[EB/OL].百度百科,http://baike. baidu.com/view/73591.htm.

[3] 中国营造学社[EB/OL].互动百科,http://www. baike.com/wiki/%25E4%25B8%25AD%25E5%259B%2 5BD%25E8%2590%25A5%25E9%2580%25A0%25E5%2 5AD%25A6%25E7%25A4%25BE&prd=so_1_doc.

[4]中国营造学社[EB/OL].维基百科,http:// 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 8%90%A5%E9%80%A0%E5%AD%A6%E7%A4%BE.

[5] 费慰梅.林徽因与梁思成[M].成寒,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62-63.

[6] 李蒨.先夫子阚公霍初行状[M]//阚铎.金石考工录.北京:中国书店,1934.

[7] 贾熟村.北洋政府时期的交通系[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29.

[8] 郭铁桩.九一八事变后满铁攫取我国东北铁路路权始末[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1):122-124.

[9] 封汉章.七七事变前冀东伪军述评[J].抗日战争研究,2007(2):30-41.

[10] 雷明义.正气千秋:四洮铁路局局长张元斋[J].党史纵横,1999(9):12-13.

[11] 傅凡,李红.朱启钤先生对《园冶》重刊的贡献[J].中国园林,2013(7):120-124.

[12] 李桓. 《园冶》在日本的传播及其在现代造园学中的意义[J].中国园林,2013(1):65-69.

[13] 朱启钤.朱启钤先生弁言[M]//王世襄.髹饰录解说.北京:文物出版社,1983:18.

[14] 中国营造学社.本社纪事[J].中国营造学社汇刊, 1931,2(1):184-190.

[15] 古瓦研究会.古瓦研究会缘起及约言[J].中国营造学社汇刊,1931,2(2).

[16] 阚铎.园冶识语[J].中国营造学社汇刊,1931,2(3).

[17] 阚铎.工段考工录识语[J].中国营造学社汇刊, 1931,2(3).

(编辑/曹娟)

作者简介:

傅 凡/1974年生/男/天津人/博士/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国内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园林历史、园林生态/本刊特约编辑(北京 100144)

① 陈植先生虽然于1930年即完成《造园学概论》初稿,但是由于战争,直到1935年才得以由商务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阚铎传统建筑与园林研究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