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发展模式演变的第四代海洋主题公园规划探索

2016-05-08 16:02:48


卢卓君 / LU Zhuo-jun 端木山 / DUANMU Shan

摘要:海洋主题公园作为主题公园的特殊形式,已发展百余年,成为最具吸引力的旅游产品之一。海洋主题公园建设经历了3代规划模式的变革,在公园的组织形式、功能搭配、产品设置等方面发生了明显的阶段性的变化。随着全球旅游产业的发展及旅游产品的不断升级换代需要,世界范围内海洋主题公园的规划建设面临着全新变革以适应时代发展和产业进步的需要。第四代海洋主题公园模式亟待启动,以青岛康大海洋公园的规划设计实践为例,从文化演绎、功能创新和规模效益3个方面详细解读对第四代海洋主题公园的诠释和规划探索。

关键词:风景园林;海洋公园;规划与设计;旅游升级;青岛西海岸新区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1-0038-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11-20;

修回日期:2015-11-30

Abstract: Ocean park, which has developed over centuries in a form of particular theme park, experiencing three-stage evolutions in terms of planning mode that lead to significant periodic changes in organizing pattern, function matching and service configuration. Since the continuous innovations in tourism services, the planning and design of ocean park also encounters revolutionary improvements. The fourth generation ocean park need to be prepared. With the planning and design of Qingdao Kangda Ocean Park as the example, this paper puts the emphasis on the definition and planning of the fourth generation ocean park in so far as cultural deduction, functioning innovation as well as scale benefit.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cean park; planning and design; tourism upgrade; West Coast District of Qingdao

海洋主题公园是具有很强海洋属性的主题公园,也称海洋公园,是主题公园的一种特殊形式,具有投资巨大、占地广阔、科普特征强烈、公园建设专业化程度高、维护难度大的特征,因海洋公园具有海洋科普性质和不可替代的游乐体验,其往往成为城市居民和游客青睐的旅游产品。目前,海洋公园因为其投资大,投资回收期短已成为旅游业的新势力[1]。海洋公园作为典型的舶来游乐产品近年来在中国发展迅速,但是国内开发企业往往以海洋公园+地产开发的模式进行开发建设,其中以大连海昌集团为这种开发模式的代表,开发企业通过地产开发来平衡海洋公园的建设投资成为近年来国内海洋公园建设的主要方式,但是,随着国内地产建设的过剩以及旅游度假市场的发展,通过地产开发平衡投资已经成为历史,建设新一代的海洋公园,通过高附加值的产品规划和设计形成良性循环是未来海洋公园建设的目标,可以预见,未来海洋主题公园建设将面临更加复杂和严峻的挑战。

1 海洋公园发展历程

通过对国内外海洋公园建设历史的研究,可以发现海洋公园的发展经历了3个比较明显的阶段。

1.1 第一代海洋主题公园

海洋公园萌芽于1853年,全球第一个海洋馆在伦敦动物园开业;1895年海狮公园在美国开业,动物表演开始出现。而在中国,1932年青岛水族馆的开业拉开中国海洋公园的建设序幕。这个阶段的海洋公园可以概括为单馆式海洋公园,占地面积小,只需要几十亩地甚至更小,以单个水族馆为主要形式,馆内饲养海洋生物,以海洋展示玻璃屏幕、海底隧道、动物表演为主要产品,突出观赏功能。

我国目前处于经营状态的海洋公园大部分是第一代海洋公园,如大连老虎滩极地海洋馆、北京海洋馆、青岛极地海洋世界等。

1.2 第二代海洋主题公园

20世纪60年代国际海洋公园建设发生了阶段性的变化,美国圣地亚哥海洋公园首先建成了组合式的海洋公园,也就是第二代海洋公园。这个阶段海洋公园的特征是公园占地明显增加,可达到6.7hm2(约100亩)甚至数百亩,海洋公园的场馆由单馆变为多个场馆组合,展出和表演的海洋动物种类极大丰富,同时因为场地面积增大,场馆之间建设了富有公园特征的景观,并且建设商业服务设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园。海洋动物表演的种类和内容逐渐丰富,并融合了互动、亲子体验等功能,海洋公园的科普性得到发展。近年来我国以大连海昌集团为代表新建的海洋公园大多属于第二代海洋公园,也是目前全球海洋公园的主要形式。如日本鸭川海洋世界、武汉极地海洋世界等都是典型的第二代海洋公园[2]。

1.3 第三代海洋主题公园

随着海洋公园的建设发展,尤其是旅游市场需求的不断升级,旅游产品的复合型要求成为海洋公园开发的主要诉求,第三代海洋公园应运而生。占地几百甚至上千亩的海洋公园相继出现,海洋公园不仅有大量精彩新颖的海洋生物展示及表演,而且融合了多种娱乐设施,海洋主题公园引入了大型游乐器械,多种主题表演,强调公园的娱乐性和游客的体验性,主题公园气质愈加明显。典型代表有美国的Seaworld集团开发的奥兰多海洋世界和我国长隆集团开发的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珠海长隆海洋王国是我国目前唯一的一个第三代海洋公园产品。

2 海洋公园发展方向

海洋主题公园发展至今,在经历了3代发展后,在我国出现了各个阶段产品并存的局面,海洋公园建设发展竞争激烈,而竞争不仅来自于已经建成的海洋公园,还来自于不断发展的其他类型的主题公园建设,可以说创新将成为未来海洋公园规划建设的首要任务。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旅游市场巨大,我们将由过去的跟随者变为未来引领海洋公园方向的引领者,第四代海洋公园将在中国率先发展,笔者认为新一代海洋公园将会从空间的扩张转向对内涵的挖掘,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化发展,第四代海洋公园的特色集中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2.1 文化挖掘

主题公园是根据某个特定主题规划项目的现代旅游目的地,海洋主题公园则是围绕大海展开丰富多样主题活动的主题公园,是主题公园的一种特殊形式。国内大量引进的主题公园,无一例外都是以“舶来文化”进行主题包装和内核塑造,如香港迪士尼乐园等,大量主题公园文化雷同,缺乏地域性的考虑,项目失去地域特征,不能满足市场不断提升的文化需求。近年来在大型主题公园的开发中对当地文化的关注日益成为主题公园规划设计的考虑因素,如上海迪士尼引入十二生肖的概念、北京欢乐谷加入燕子李三的主题演出等,但其核心文化内涵本身的舶来属性使这些当地文化只能成为点缀。对于中国的主题公园来说,由于起步较晚,经营历史较短,难以在规模、投资、管理观念等方面与国外主题公园相抗衡,唯有另辟蹊径,植根于中国的民族文化,着重打好“文化牌”[3]。未来中国新一代海洋公园规划设计中应当以发展中国海洋文化为主旨,因地制宜,与时俱进。中国海洋文化内容丰富,历史悠久,具有地域特征的文化表达将成为未来海洋公园提升竞争力的一个突破口。第四代海洋公园将成为地域海洋文化主题公园。

2.2 集约效应

随着旅游市场的不断成熟,融合性和复合型将成为未来海洋公园的发展方向。门票将成为海洋公园收入的小部分,大量高附加值的产品将改变国内以往“公园+地产”联动开发的模式,海洋公园自身通过产品的丰富完全能够实现合理的投资回报。海洋公园规划设计的集约效应表现为在有限范围内最大化集聚旅游要素,将海洋主题公园由旅游景点转换为一站式的旅游目的地,满足游客多元需求,延长逗留时间,增加过夜天数。而产品的集约化也将改变一元式的营利模式,门票、住宿、餐饮和演艺的多重收入会平衡单一门票收入的运营风险。第四代海洋公园将是海洋文化娱乐体验的集大成者。

2.3 产品创新

主题公园是依靠创意来推动的旅游产品[4],海洋主题公园历经100多年的发展,产品组合日益丰富,形成了集游览、教育、游乐、购物、休闲、文化演出等为一体的复合型旅游项目。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旅游要素实现集聚后必将进入深度和内涵的竞争,产品的创新性成了海洋主题公园竞争的重点。第四代海洋公园将通过创新性的文化娱乐体验开启主题公园的新时代。

3 青岛康大海洋公园规划实践

3.1 规划背景

本项目位于青岛市青西新区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三面环海,生态环境优越,紧邻新区主要交通干道滨海大道和轻轨R3线、M6线规划中轻轨站点,处于青岛市滨海旅游度假带上,项目周边集聚万达东方影都、红树林度假世界、小珠山风景区等旅游拳头产品。而青岛现有的2个海洋公园均为第一代海洋公园产品,在国内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将逐渐处于劣势,未来发展前景堪忧。本项目成功建设的核心是通过建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第四代海洋公园来摆脱激烈的市场竞争,成为未来中国海洋公园的里程碑。

3.2 功能搭建

3.2.1 客群构成

主题公园需要广阔的市场腹地支撑高投资和高运营成本,本项目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定位客群、布局项目。

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市场调研的基础上,我们判断本项目主题公园因其强烈的主题性和娱乐性,客群以核心家庭、活力青年以及学生团体为主。核心家庭定义为拥有3~15岁小孩的家庭,是自驾车的主力,偏好动物展览和儿童游乐类项目;活力青年定义为年龄在18~30岁的年轻人和情侣,出行多依靠公共交通,偏好器械娱乐、虚拟场景体验类项目,学生团体为在校中小学生,在学校组织下以科普为目的团队形式出游。

3.2.2 功能体系搭建

以前期确定客群为研究基础,以游客需求和偏好为导向搭建项目功能金字塔体系。本项目遵循两大原则,即“独有性”和“独特性”原则。在目标客群共同偏好的项目上进行绝对创新,引入国内从未见过的海洋动物、策划独特的表演形式和大型演出,并以这三大创新性项目为金字塔顶端,塑造与其他海洋主题公园异质化的核心吸引物,形成核心项目“人无我有”的独有性,成为海洋公园重金打造的绝对吸引物项目。在目标客群各自偏好的项目上实现有限突破,搭建金字塔中段的“人有我新”的独特性项目,如在青年群体偏好的惊险刺激项目上,设计国内首创的蛟龙探海过山车、独特的冰雪两栖激流勇进等大型器械项目;在学生群体偏好的娱乐和认知结合的项目上,设置5D电影、东渡探秘船等感官刺激较为强烈的项目,让学生寓教于乐。这些具有独特性的传统项目构成了功能体系的金字塔中间部分,是次级小众吸引物。而海洋主题公园的大众项目则是通过部分观赏角度创新、功能组合等方式,形成不同于其他公园的观赏体验。最终,本项目由独有性、独特性和大众性3个项目体系构成一个层次分明的功能体系金字塔结构(图1)。


图1 海洋产品功能层级金字塔体系


图2 丹丘圣境——极地动物展示娱乐区效果图


3.3 规划策略

3.3.1 文化演绎

本项目将以“中国人的海洋文化记忆”为核心依托,对中国海洋文化进行与现代科技结合的娱乐包装和演绎,实现本土文化,世界表达。以中国自古以来关于海的典故、故事、传说、信仰作为文化主线,贯穿整个园区各个组团的开发以及文化主题包装,如整个海洋公园的规划结构参考《山海经》中传统文化对海洋的认知,构建山外有山、海中有海、岛内有岛的规划格局,展示中国文化的海洋版图;在组团的主题设计方面,紧扣中国古代海洋文化,如古称极地为“丹丘”,则极地组团的文化主题为丹丘圣境,旨在用极地生物及场景构建中国文化的“仙境”;青岛本地文化中徐福东渡遇鲸鲨惊险无比,则鲸鲨组团以惊险刺激的水下娱乐和鲸鲨类动物表演为特色。在娱乐主题表达方面,每个大型游乐项目都是对中国文化的表达,穿过雪山的冰雪漂流两侧是传说中的极地仙境,东渡探秘船两侧是神秘莫测的深海景观,5D体验带领游客感受惊涛骇浪的东渡传奇等。文化的演绎是从场景建设、娱乐主题等方面全方位高科技植入中国海洋文化主题元素,建设中国海洋文化的心灵地图。

3.3.2 规模效应

通过游乐设施与商业项目的紧密结合和合理布局,在公园内积聚旅游要素。以中国海洋文化形成的不同主题建设主题功能区,区内聚合各项旅游设施,每个场馆出入口都有主题商店,场馆附近都有主题餐厅,不断刺激游客的消费欲望。创新海洋主题酒店和演艺剧院2个文化旅游产品,酒店为住客提供入园与观看演出多种优惠,而演出又为公园留下客人,提升酒店入住率贡献高附加值产品。公园、酒店与演出联动实现公园的全天候运营和营利模式的改革。

3.3.3 产品形态创新

1)产品品种的创新。国内海洋公园展示品种千篇一律,既无特殊之处,也无地域特色,本项目将在这两方面实现突破创新。首先是通过独一无二的海洋动物展示形成园区人无我有的显著标志,即展示国内从未展示的海洋动物,如虎鲸,并呈现一台精彩纷呈的虎鲸全天候表演,体现人无我有的独有性原则;第二,通过建设以“青岛的海”为主题的展馆,全方位展示青岛及周边海域的海洋动植物,为当地居民提供一个了解“自己的海”的最直观的机会。

2)组合方式的创新。传统海洋馆项目功能单一,未能最大化利用场馆空间。本项目将创新组合动物场馆、配套设施和游乐设施,丰富项目功能,实现人有我新的独特性原则。如极地动物展示娱乐区企鹅馆、北极熊馆与游乐项目结合(图2),形成多样功能复合空间,增加游客互动体验,蛟龙探海过山车就是将传统过山车与海洋结合,创造过山车入水的奇幻体验;海洋水族馆内设海底互动船,游客在馆内乘船游览,多角度全方位体验大型水族展示缸;在虎鲸驯养池旁设自助餐厅,游客近距离接触海洋巨无霸;将透明水滑梯与鲨鱼池结合创作与鲨共舞奇观(图3)等,各场馆在夜间或重要节日还可成为晚会、年会、婚礼的举办场所。

3)表演形式的创新。动物表演是海洋公园的重要吸引物,本项目将在表演场馆、表演内容和表演形式方面多重创新,摒弃以往海洋公园机械式的表演模式,以一流的舞台表演吸引观众,以不断更新的表演内容抓住回头客。在场馆布局时充分考虑项目临海的优越地理位置,以大海为背景打造户外表演场所,面向大海的观众席营造与海相接的视觉效果,强化观赏体验。每个表演中都注入文化背景,精彩的故事结合音乐、灯光、烟火等营造炫目的舞台效果。引入大型主题表演秀,在专门剧院内全年常规演出;增加夜间灯光、烟火和LED表演,奉献不同于白天的观赏体验。

4)观光角度的创新。突破空间局限,实现户外展示。在海豚、海兽、企鹅、北极熊等展馆设户外展池,游客可与这些从未接触的海洋动物近距离接触;同时在公园内设多个触摸池,游客可亲自触摸海洋动物,从另一个角度了解海洋动物。

突破场馆单线游览模式,丰富游览层次。一是多个观赏角度,如在上方、下方、内部设多个观赏点;二是在游乐设施上观赏海洋动物,如穿过北极熊馆的激流勇进、横穿水族箱的探秘船(图4)等。


图3 与鲨共舞水滑梯效果图


图4 巨型多功能水族馆分析图

3.4 规划设计

3.4.1 规划思路

海洋公园是对海洋生态的全面展示,大海的波浪、动物的线条、海平面的弯曲,都以一种曲线的形式展现了海洋无限的魅力。选取代表海洋最美丽的曲线——螺旋形曲线,形成整个规划方案的结构骨架。通过螺旋引导式的分层次的交通组织和不同主题的相对独立的划分构成一体的组织。

3.4.2 规划分区

项目以中国海洋文化中山外有山、岛中有岛、海内有海的海洋格局为规划主旨,在空间上进行组团规划(图5、6)。每个组团内都集合展馆、游乐设施、主题商店、餐厅和移动商业等旅游要素,将整个公园分为十大主题园区,分别为海洋大街——公园大门展示区;海兽山——海狮海豹展示娱乐区;丹丘圣境——极地动物展示娱乐区;海洋秀——鲸鲨海洋动物展示娱乐区;热带雨林——热带动物展示娱乐区;海上龙宫——深海动物展示娱乐区;缤纷世界——儿童探险娱乐区;海豚秀——海豚展示综合娱乐区及欢乐海洋——生态酒店及表演度假区。



图5 海洋公园总平面示意图


图6 海洋公园鸟瞰图

4 结语

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主题公园的全球化扩张,海洋主题公园的竞争愈发激烈。场地的无限扩张、主题的无差别移植和产品的简单叠加这种粗放的发展方式已经不适合现代海洋主题公园,竞争力的塑造将会转移至文化内核的直接对抗。海洋公园以空间为载体的横向发展转为以产品为载体的纵向挖掘,植入当地文化传统和特色的主题公园的集约化开发将成为未来海洋主题公园规划的主要方向。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薛隽.海洋主题公园的发展研究:以青岛极地海洋世界为例[D].北京:北京交通大学,2012:8.

[2] 刘庆余,张立明,弭宁.中国海洋主题公园的时空分布及发展趋势[J].商业研究,2010(1):168-171.

[3] 高强.我国主题公园发展的出路[J].出国与就业:就业版,2012(20):105-105.

[4] 刘乔,林峰,贾雅慧.主题公园成功开发的六大要素[N].中国旅游报,2009-02-20(012). (编辑/李旻)

作者简介:

卢卓君/1973年生/女/北京人/博士/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城市规划方向在站博士后/注册城市规划师/研究方向为城市规划、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主题公园策划与规划等(北京 100083)

端木山/1965年生/男/山东青岛人/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在站博士后/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北京 100083)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基于发展模式演变的第四代海洋主题公园规划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