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卵石作景观及其时新设计运用拾萃

万敏 / WAN Min 秦训英 / QIN Xun-ying 李梅 / LI Mei   2016-05-08 16:10:38


万敏 / WAN Min 秦训英 / QIN Xun-ying 李梅 / LI Mei

  摘要:从广义与狭义角度界定了乡土卵石作景观,回顾了国内外乡土卵石作景观实践运用的发展历程,阐述了中国乡土卵石作景观与欧洲雅俗共用不同之处在于其根植民间的观点。针对风景园林行业相关领域的乡土卵石作景观运用,从卵石壁画与地画、建筑空间协同以及继承式运用三方面对其时新案例进行了解读。

关键词:风景园林;乡土卵石作景观;实践发展;时新运用

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2-0124-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07-12;修回日期:2015-12-25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武陵地区乡土石作景观研究”(编号51208220)资助

Abstract: This paper presents a definition of local pebble-work landscape from the broad and narrow senses. The characteristic of suiting both refined and popular tastes is revealed by giving an overview on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pebble-work landscape practice. It addresses the rooted-in-folk characteristic of local pebble-work landscape. In the end, with the aims to explore application of local pebble-work landscape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dustry and related fields, fresh and timely cases were interpreted from the 3 aspects as following: pebble mural and ground painting, building space coordination as well as application of inheritance.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local pebble-work landscape; practice development; stylish use

1 概念界定与研究意义

1.1 乡土建筑、乡土景观

广义的乡土建筑是“由相对非职业化的建筑者建造出的建筑”[1],狭义的乡土建筑则是“特指在农村一些不发达的、以农业和畜牧业为主的地区,利用历史传承的手工技艺建造的民间建筑”[2]。同理,乡土景观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乡土景观是“包含土地及土地上的城镇、聚落、民居、寺庙等在内的地域综合体,反映人与自然、人与人及人与神之间的关系”[3];狭义乡土景观是“一个地域综合体……这些营造行为和建构技术经过世代沿袭,是集体无意识的造物”[4]。

1.2 卵石作、乡土卵石作景观

借鉴石作的概念给予延伸,所谓卵石作即是由卵石为主材进行建造活动的专业。卵石作虽早已在中国园林中得到广泛应用,但其本源离不开幅员广阔的乡土民间,结合乡土建筑与乡土景观的广义与狭义语境,我们对乡土卵石作景观可作如下区分。所谓广义乡土卵石作景观即是利用卵石地材进行构筑的总称;而狭义的乡土卵石作景观则是指利用民间历史传承的手工技艺建造的卵石作及其呈现出的形式、风格、功能、营造、审美愉悦等的景观内涵,是乡土卵石作与卵石造景的叠加[5]。由此可归结出广义与狭义概念两方面的异同。第一,狭义乡土卵石作景观具有一定的时间与空间限定,而广义则是不分时段、包罗城乡、跨越功能的;第二,广义乡土卵石作景观的概念与范畴是包容狭义的。由于下文对乡土卵石作景观的探讨偏重于现代运用,“超越”了其狭义的历史与空间,故而是以广义范畴为立足点。

全球化带来的千篇一律不仅感染了城市也正在向乡村渗透,乡土景观与城市景观一道正在经受特色消失的考验。因此,重新认识卵石这一乡土材料,发掘其选材、建造、功能与风貌等方面的景观内涵,对弘扬地方特色、传承其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当代景观规划设计手法以至充实美丽乡村建设内涵等均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2 乡土卵石作景观的实践与运用发展简述

卵石因山石环境之河源地而生,故其顺理成章成为河源以下一定范围内滨水居民的重要建筑材料;这在我国水量丰沛且同属山石环境的东南、西南地区尤甚。而其中品位独特、营造考究、类型多样、分布密集、富有传承的则非浙苏闽三省莫属。故而当代最为鲜活、真实,且又为数众多的乡土卵石作景观是存在于广大拥有卵石资源的乡土民间。

虽然对于我国古代先民何时开始使用乡土卵石作景观还不甚清晰,但人类经历过的旧、新2个石器时代可充分证明其驾驭石材的能力,故而唾手可得的卵石很早便为我们祖先所用是可合理预判的。《园冶》是我国第一部涉及卵石作景观内涵的著作。然而,即使在该书中,卵石亦被认为是“宜铺于不常走处”的“另类”;而在礼仪性场所的运用至多是厅堂地铺中小块的“八角嵌方,选鹅子铺成蜀锦”[6]。故而具有遍在性资源特点的卵石虽早已纳入人居环境营造视野,但因其感官的“非正规性”而一直难登大雅之堂。因此我国的卵石作自古以来就与“乡土”有缘;其工艺根植于民且又广泛地应用于民,并在民间形成富有传承的文化景观体系[5]。当我们将视野聚焦于我国山石环境的沟谷溪涧,我们可发现这是一个充满乡土卵石作景观的宝库;从自然到人工、从生产到生活、从田园到村镇,乡土卵石作景观无处不在、触目可及。

我国乡土卵石作景观广泛运用的另一大传统且主导的领域便是园林工程。包括卵石地铺及拼花、卵石护岸、卵石滩景、卵石置景、卵石点景等材料与工艺内涵,该方面因被风景园林行业广为熟知,我们不拟展开赘述。

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950年就有甘肃张掖地区专员公署出版《卵石、草皮和植树护渠的经验》而为我国水利部门力荐推广[7],从新中国成立直至“文革”前我国曾有过发动全民大兴农田水利建设的辉煌时代。在“以蓄为主、小型为主、社办为主”的“三主”建设方针指导下,近水楼台之卵石被用于建设小支流及田坝上的卵石护坡、卵石滚水坝、卵石沟渠、卵石梯田等农田水利设施。这种依靠民间、因地制宜的精神延续并丰富了乡土卵石作的景观内涵,也使我国乡土卵石作景观在河畔、田间等乡土景观中留下更多烙印。而今,在十八大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为核心的思想指导下,卵石笼、卵石格网、卵石格栅等护坡与护岸技术近些年已在水利工程建设领域被主动接纳并推广运用,生态观念开始在水利领域扎根,地域精神也相应得以延续。

乡土卵石作景观在建筑领域,尤其是江南城市与乡村的传统民居建筑中的运用也极富渊源。像始建于清代雍正十年(1732年)的福建南靖县梅林镇怀远楼(图1),其建筑墙基、散水、堂屋地面、内庭铺装甚至水井、室外晒场全都用不同尺度卵石构筑;此类运用在一些江南城市民居之天井庭院中亦不鲜见。而在当代,也有“格格不入”的建筑师不随市场的喧嚣起舞,他们沉淀心情、专注如一并斩获成功。正像齐白石专注于画虾、徐悲鸿专注于画马、密斯专注于玻璃与钢材的结合、王澍专注于废砖弃瓦贴于现代建筑墙面而成为大师一样,在乡土卵石作景观的建筑设计运用方面也有一位执着的探求者,那便是清华大学的李晓东。其深耕云南丽江世界文化遗产地,这里也是盛产卵石的资源地,探索着包含乡土卵石作景观在内的民族文化、传统工艺、地方材料等与现代空间、材料、技术的结合,试图通过对环境、社会和建筑保护的根本理解来诠释丽江的乡土建筑。其后他又在我国另一与福建土楼世界文化遗产地咫尺之遥的卵石资源地——福建平和县下石村,将一所小学用“桥”的形式架设于一条小河之上来联系被水分割且有历史恩怨的2个土楼(图2),以卵石堡坎为基衔接土楼原有卵石场坪的“桥上书屋”成功地激发、复活了乡土环境的人气与和气,并因此收获了包含阿卡汉建筑大奖在内的3个国际奖项[8]。此外还有诸如马清运、张永和、吴恩融等建筑师将乡土卵石作景观积极结合运用于现代建筑的实践,其中也有上乘佳作。

由于人类共同拥有旧、新石器时代的发展历程,国外乡土卵石作景观跟中国一样甚至更为丰富精彩。早在公元前3000年,古希腊爱琴海西南部的提洛岛(Delos)神庙便开始使用卵石地铺;而古罗马时期的维苏威火山周边的溪谷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初始发育阶段的卵石,“块头”硕大的卵石被用来建设庞贝(Pompeii)和赫库兰尼姆古城(Herculaneum)的街道和墙体(图3),而多彩的小卵石则常用于制作厅堂、浴室、公共走廊等的马赛克壁画或地画。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大爆发使庞贝与赫库兰尼姆古城永远定格在那个大规模使用乡土卵石作景观的时瞬,并使我们至今还能领略到近2 000年前的乡土卵石作景观之精彩。此外,欧洲的西班牙、葡萄牙、德国、瑞士等国也具有乡土卵石作景观营造传统。这些国家的山地城镇常运用乡土卵石铺装街道,其风格纹样较意大利更多了一份精细、多彩、动感甚至浪漫(图4)。另外,欧洲的卵石作景观不像中国“沉溺”于乡土民间,除类似凡尔赛宫廷园林里的经典运用外,卵石还被用来制作诸如罗马哈德良行宫、天主教堂与神殿中的壁画,也被用于铺装西班牙阿兰布拉宫的广场,还被许多世俗的浴池、街道、私人庭院等场所习用,故而欧洲乡土卵石作景观是雅俗共用的。这种艺术倾向也影响了土耳其甚至利比亚。某种意义上当今欧美国家的卵石地景艺术、卵石壁画、卵石地画、卵石艺术把玩便是一种继承与延续。


图1 福建南靖县云水谣怀远楼(万敏摄)


图2 福建平和县桥上书屋(谢阳摄)


图3 庞贝古城街道和墙体(smallcoho摄)


图4 西班牙科尔多瓦卵石风格纹样(Ronda摄)


无独有偶,与意大利拥有同样火山环境的日本也是一个盛产卵石的国家。由于日本属我国大陆架东延部的火山隆起地域,故而其卵石矿藏环境与浙闽两省高度相似。卵石的自然质朴与个性顽蛮与日本人信奉的佛教禅意天人合一,卵石成为枯山水营造中的重要材料之一。

3 乡土卵石作景观时新设计运用拾萃

虽然乡土卵石作景观在我国传统与现代园林及其建筑中有广泛应用,但在此外的领域我们却不熟知。下面以时新手法为线索重点对相关领域的优秀现代运用案例进行考察,为便于读者了解近况,我们对“新、特”之案例有选择性偏重。

3.1 卵石壁画与地画运用

所谓卵石壁画与地画顾名思义便是在墙上或地上用不同色彩、光泽、大小的卵石为材料进行的具有唯一性的二维绘画创作。其源头可追溯至拜占庭帝国时期教堂及宫殿中的马赛克壁画甚至更早,这是一种以小卵石或贝壳、瓷砖、玻璃等有色材料在墙壁上或地板上组合图形的镶嵌艺术;而今这种艺术形式在教堂中已为诸如彩色玻璃、彩色陶瓷等的其他材料替代,但却在欧美国家民间之私家花园中以卵石地画的形式得以再现。需强调的是卵石地画与卵石拼花是有区别的,前者属绘画作品,是原创且唯一的;而后者则为工艺装饰作品,具有规模化与重复运用的特点。它们之间若有联系的话就是卵石拼花中的独幅式图案是可能被视为卵石地画的。当代世界上有影响的卵石壁画家中便有美国的Andreas kunert和Naomi Zettl夫妇。他们的作品一般运用不同色彩的较大料卵石结合室内外环境镶嵌组合而成,材料的个性顽蛮给人野性与质朴的感受,而肌理的规律流畅又赋予作品一种细腻与动感(图5);在他们创作的不少卵石壁画中,卵石的色彩、肌理与图形被刻意地用交织、交互、交柔的关系进行表现,他们认为这还寓意他们之间的爱情。在美国还有一位痴迷于卵石的艺术家名叫Jeffrey Bale,他继承了身为地质学家的祖父母对石头的挚爱,无论到哪里都热衷于收集卵石。其在家乡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创作了一系列具有波涛起伏与精致旋涡状背景的卵石地画;在其中可捕捉到他所喜爱并亲历过的西班牙塞维利亚和葡萄牙里斯本地毯式卵石地铺的影响(图6)。

卵石壁画与地画因其取材便利、效果独特值得我们在适宜的场合借鉴、发挥并运用。

3.2 建筑空间协同运用

乡土卵石作景观经常被用于建筑的地面铺装与墙面装饰,其中的卵石地铺图案运用的非常广泛且不乏佳品,限于篇幅均不拟深究;下文重点着眼于现代建筑中乡土卵石作景观与建筑空间协同发挥功效的设计运用方面。

马清运设计的“父亲宅”是在建筑墙、地的饰面组合运用上将乡土卵石作景观发挥出较好空间效果的作品之一。该宅坐落于蓝田县玉山镇,是秦岭北麓与关中平原的过渡地带。流经此处的灞河冲刷孕育出大量光滑而多彩的卵石,在最大化使用地材思想的指导下,这些成为建筑墙、地面装饰材料的卵石也是雇用本地人从当地河里捡来并砌筑的。经尺度筛选的卵石散点均匀地排布在墙体上相对精确的素混凝土框架中,地面上也有一条光面石板道路区隔均质分布的卵石,如此略施对比小策竟使乡土卵石作景观在空间中呈现出粗放中的典雅(图7)。而为达到该目的,其构造设计也颇费了一番心思,在卵石与上下边框的接触部,精选的卵石是被钻孔并用预埋件拉住的。

由于河流的“搬运”功效,卵石一般会在不同地质环境间被输送,故而河流中的卵石成色与其地质环境色彩并不一定相同,但在河源地两者是高度统一的;而好的设计则能使乡土卵石作构筑的景观对象犹如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总建筑面积747m2的尼泊尔Himalesque 广播电台的设计在该方面便有独到之处[9]。由韩国Archium事务所金中贤(In-Cheurl Kim)设计的该建筑位于尼泊尔中部名叫Jomsom的高原小镇,这是喜马拉雅山南麓为雪山包裹的一处地方。冰川与雪水的淘刷使当地的卵石留有初始发育特征,而河源地的属性也使卵石成色与当地山石环境一致。封闭式的院落布局与敦实卵石墙体的设计是借鉴了当地抵御强风与昼夜温差的高原建筑经验(图8)。虽然建筑内部空间组织有不少可圈点之处,但该建筑更令人欣赏的是其借鉴地域经验、利用地材、结合地形甚至内部空间还纳入喜马拉雅山景致的设计手法。故而该建筑无论是由内观外还是由外观内均与环境高度融合;而硕大的卵石料、粗放的工艺、一致的成色更使建筑犹如从喜马拉雅山之苍茫山石中生长出来的一样。

将乡土卵石作景观在建筑空间营造中发挥出类似日本枯山水之禅意的作品是李晓东的淼庐(图9)。1 100m2的建筑位于云南丽江郊外的一处坐山拥水的旷野,一组合院与边界上及空间中几片恰到好处的卵石墙成功地将气收住并满足家居式会所的安全与私密要求;庭院内借助围而不死并纵横分布的卵石墙体创造出空间的灵动;而远山和水依丰富肌理感之卵石地面的导引被接纳院中[10]。现代空间的组织手法、细节传达出的精准、不同高程水面的巧妙衔接、恰到好处的孤木点缀,在卵石墙与地之粗犷肌理衬托下塑造出一个近乎“禅意”的寂静来。

3.3 继承式运用

这是乡土卵石作景观既经典又时新的运用方面。所谓“经典”是因为我国相当多的依附卵石资源地的乡村还在沿用甚至建造乡土卵石作景观;而“时新”则是社会进步产生的对乡土卵石作景观的多元需求,表现在:1)随着具有乡土卵石作景观背景的人居环境越来越多地为各级文化遗产名录眷顾,以真实性、延续性为价值导向的保护与利用便成为一种迫切需求;2)当今文化复兴大潮下激发了一些设计师对景观地域性的主动探索,乡土卵石作景观因其承接地气而经常为设计师关注并创造性地使用;3)当前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美丽乡村”建设多以习主席提出的“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作为规划设计准则,具有身授于山、灵孕于水及“乡愁”特点的乡土卵石作景观便成为相应卵石产地之美丽乡村建设不可忽视的选项;4)我国房地产市场近2年的持续低迷,促使具有强化市场竞争力特点的地域文化主题式的小镇建设成为一股潮流,其中涉及乡土卵石作景观的运用。上述多元需求均有尊重与传承乡土景观的共同特征故而笔者笼统称之为“继承式”运用。而该运用方式又可归结出原真式继承、原味式继承、创造式继承3种,下面分别给予阐述。

所谓原真式继承运用即是针对文物保护单位、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历史街区或历史地段、各类文化遗产地的建筑与景观的保护所需采取的维护、修缮、设施配套等的保护性建设要求,其中对原材料、原工艺的运用甚至聘请乡土匠师进行实施的方法是世界文化遗产领域之共识。恩施枫香坡的风雨廊桥修复便是这样一个案例(作者设计)。这是一座位于游览区内已坍塌的清代古桥。石块从河里捞出并重新拼接安装以恢复原形,由桥到河的小码头是根据当地老人回忆用乡土卵石作景观构筑的。本着为景区增添历史厚重感的想法,特地请来当地卵石工匠,就地取用河中卵石并用传统的干砌方法营造了该小码头。用原材料、原工艺,请地方老匠师进行恢复性设计与施工的方法不仅为景区营造出具有历史文化深度的新景点,也极大地增加了该桥申报文保单位的潜力(图10)。


图5 Andreas kunert和Naomi Zettl夫妇爱情卵石墙(引自《创意画报》)


图6 Jeffrey Bale的作品(引自《西雅图时报特刊》)


图7 马清运设计的“父亲宅”(引自建筑中国网)


图8 与环境的高度融合(Jun myungjin摄)


图9 淼庐“禅意”(李晓东摄)


国家美不美关键看乡村!在城市景观已渐与世界“接轨”的今天,对拥有64万多个行政村、300多万个自然村国土之美丽追求成为党十八大后的国家战略,而其中不乏卵石资源地。贵州省遵义市沙滩村的美丽乡村设计便是利用乡土卵石作景观进行原味式继承运用以保持乡愁特色的一例[11]。所谓“原味”即是没有原真式继承运用那么“较真”,需要继承的风格韵味一点也不含糊,但建造形态不拘泥,建设功能可更新,施工工艺可现代。在该村,现存的乐安江沿线的乡土卵石作景观构筑的堡坎、乡道、护岸、建筑、地面拼花、小品等首先被测绘,其后被作为素材依现代使用功能与施工工艺运用于新增的农家乐及其扩展的场坪空间中。由于立足乡土素材,故而新建的环境良好地留住了乡愁,地方特色在此也得以继承与延续(图11)。

有一种设计手法最大程度地尊重乡土卵石作景观遗产而又非简单模仿,笔者用创造式继承运用给予概括,在此方面良好表现的作品是李晓东的玉湖完小[12],这是地处玉龙雪山脚下海拔2 760m的一处纳西族村落的小学(图12)。基于以山为骨、以水为魂的纳西文化,设计师有意识地将当地丰富的石灰岩和卵石在基于对当地传统、建造技术、建筑材料以及资源研究的基础上,运用现代设计手法组织于建筑的石墙和铺地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委员会(UNESCO)对其的评价是“运用当代建筑实践巧妙地诠释了传统建筑环境。其对地方材料的大胆运用和极富创意的演绎乡土建造技术不仅创造出一个具有震撼力的形式,也把可持续建造设计推进了一步”。

4 结语

我国的乡土卵石作景观立足民间、扎根乡土,不仅在过去创造了很多极富特色魅力的乡村甚至城镇民居建筑环境,而且在当代还有许多可运用发挥的空间,希望本文的研究能给同仁们一定启发,从而激发出更多乡土卵石作景观的现代创作灵感与优秀作品。


图10 枫香坡的卵石小码头(万敏摄)


图11 原味式运用(秦训英绘)


图12 玉湖完小内庭(李晓东摄)


参考文献:

[1] 罗琳.西方乡土建筑研究的方法论[J].建筑学报,1998(11):57-59.

[2] Oliver P. Encyclopedia of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of the World, Volume1[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7.

[3] 俞孔坚,王志芳,黄国平.论乡土景观及其对现代景观设计的意义[J].华中建筑,2005(4):123-126.

[4] 曾巧巧.乡土景观营造要素研究初步[D].昆明:昆明理工大学,2008:11.

[5] 万敏,秦训英,李梅.乡土卵石作景观及其特征与形式分类解析[J].中国园林,2015(1):114-119.

[6] (明)计成.园冶注释[M].陈植注释.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197-203.

[7] 甘肃张掖地区专员公署水利局.卵石、草皮和植树护渠的经验[M].北京:农业出版社,1958(12):2-27.

[8] 司马蕾.桥上书屋,下石,福建,中国[J].世界建筑,2011(5):35-36.

[9] 王蔚,欧雄全.第九届亚洲建筑国际交流会[J].中外建筑,2012(12):14-15.

[10] 李晓东.注解天然:云南丽江淼庐,中国[J].世界建筑,2010(10):118-121.

[11] 秦训英.乡土卵石作景观及其设计研究:以贵州遵义市沙滩村设计为例[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2.

[12] 郑嘉宁.玉湖完小:用现代语汇诠释乡土建筑[N].中国建设报,2006-07-06.

(编辑/刘欣雅)

作者简介:

万敏/1964年生/男/江西景德镇人/硕士/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景观规划与设计(武汉 430074)

秦训英/1989年生/女/湖北黄冈人/广州市白云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研究方向为城市景观规划与设计(广州 510405)

李梅/1977年生/男/湖北武汉人/博士/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景观规划与设计(武汉 430074)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乡土卵石作景观及其时新设计运用拾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