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绿地空间优化的城市用地功能复合模式研究

张悦文 / ZHANG Yue-wen金云峰* / JIN Yun-feng   2016-05-09 12:51:12


张悦文 / ZHANG Yue-wen金云峰* / JIN Yun-feng

  摘要:提高城镇化质量是中国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面临的重要问题,实现用地功能复合,能够为我国土地资源有限而城镇绿地空间寻求拓展的发展矛盾寻找到解决途径,推进城镇绿地整体优化。从功能角度探索绿地对城市发展的贡献,突破绿地总量指标的制约,寻求更合理的绿地布局结构;从立体维度扩展绿地研究范畴,丰富绿地空间形式,增加绿地功能载体和影响力。

关键词:风景园林;城市绿地;城市更新;功能复合;模式文章编号:1000-6664(2016)02-0098-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5-07-28;修回日期:2015-11-03

  基金项目: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重点项目研发基金、高密度人居环境生态与节能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自主与开放课题(编号2015KY06)资助

  Abstract: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urbanization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issues in the rapid urbanization process. Land function combination will ease the conflict between limited land resources and urban green space development and optimize urban green space system integrally. The study of function will break the limit of the total index control and find a more reasonable layout structure of green space. The three-dimension extension will enrich the space form and enhance the influence of green space.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urban green space; urban renewal; function combination; mode

1 新形势下的城市绿地发展导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步入快速城镇化进程,在发展初期取得城镇建设飞跃式进步,如今却不得不面对土地城镇化显著超前于人口城镇化的历史性壁垒。城镇蔓延式发展弊端显现,城乡规划的脚步也因此转向,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存量规划的势在必行让“控制发展边界”“提升用地内涵”成为主流导向。

新形势下,一方面是广义的绿地概念在城市建成区外部得以扩展,作为城市生态基底,成为需要保护的空间对象,甚至成为城市居民新的游憩目的地;另一方面,城市内部绿地面临挑战,为符合用地集约高效使用要求,是否会将经济利益显然较少的绿地空间一再压缩。

中心城区相对紧凑、高密度的更新建设导向,使得“功能复合”成为土地高效集约使用的必由途径之一[1]。城市绿地以生态保护、休闲游憩、日常防护、景观形象为功能目标[2],在“复合”条件下,如何持续优化绿地功能,需要探索新路径与新模式。

2 用地功能复合的探索与创新

2.1 用地功能复合的研究背景

城市应是“积极的生活空间,由许多交织着的功能高度集中”“功能单一不能构成真正的城市”。追溯历史,传统城市中的各类功能大都是混合存在的,然而,工业革命以后城市大规模增长和产业结构变化使得传统城市形态不能适应城市发展的需要而被取代。因此,新的混合方式正在酝酿中。

欧洲和北美首先开始了土地混合使用的尝试,指在城市中一定空间或时间范围内具备2种或者2种以上城市功能。它包含以下几方面含义:

1)城市整个范围内都是混合功能的,贯穿于不同尺度的城市区域中,是全面的功能混合;

2)一定区域内的功能混合,但不是混杂,功能之间存在关联性和逻辑性,以一定比例进行混合并互相促进;

3)建筑单体中的多功能混合设置;4)不仅是空间上的功能并置,也包括空间在不同时间发挥不同功能。

第一种混合方式相对理想化,第三种混合方式更关注建筑空间本身,对外部城市空间贡献相对较弱,而第二与第四种混合方式可行性较高且对城市空间贡献较大,是本文研究的主要内容。

2.2 绿地功能复合的研究创新

“绿地”的定义,从最初的“绿化用地”到如今的“公共开放空间用地”[3],以植物赋予绿地职能是绿地发展的基础,而今正不断融入更多样、更丰富的功能,以“开放空间”对其进行描述,实则是绿地发展需要面对的。

“复合”条件下的绿地研究,不应局限于二维平面,不应局限于城市绿地本身,因而本文使用“绿地空间”一词,主要包含两重含义。第一,从“绿地”到“具备绿地功能的用地”。除《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GB 50137-2011)中的“G类绿地与广场用地”外,也包括街道及其他各类附属绿地等形成的公共、开放的空间,但均属于建设用地范畴。第二,从“地”到“空间”。从用地的平面概念拓展到空间的三维概念,研究对象不仅仅是用地,也包括这一种用地所对应的三维空间。

提出“绿地空间”的主要优势有2点:第一,从功能角度探索绿地对城市发展的贡献,有希望突破用地总量指标的制约,寻求更趋合理的绿地布局与结构[4];第二,在立体空间维度扩展绿地研究范畴,有助于丰富绿地空间形式,增加绿地功能载体和影响力。

2.3 绿地功能复合的原则

功能复合之于绿地空间,不是随意或过度的叠加,必须遵循2项基本原则,即包容性原则和关联性原则。

简·雅各布(Jane Jacobs)在提出混合功能时引出了主次功能概念,存在以用地主要功能包含次要功能的包容性。对非“绿地”而言,允许其在固有功能的基础上包容绿地功能作为次要功能,才能建立在非“绿地”上的绿地空间,类似在控规编制中使用的兼容性用地。

另外,复合的各项功能之间必须有关联,或者不能存在空间或时间上的冲突。这种关联有几种方式:一是具有相同的服务对象,如学校及其周边的科普教育和游乐活动场地;二是具有相似的空间特征,如高架道路下方设置带状公园;三是具有相似的使用需求,如交通枢纽与开放性绿地与广场;四是具有分时利用的机会,如开放学校操场在夜间作为公共的锻炼场地。

3 以功能分类引导的用地功能复合模式

从功能角度分析,绿地空间的复合模式研究重点在于复合用地功能的选择、用地空间配置关系、功能复合实现途径[5]。

3.1 用地功能的选择

绿地功能与其他的用地功能复合的研究范畴主要为城市建设用地[6],遵循功能复合的2项原则,选择复合用地类型为四大类(表1)。

3.2 绿地空间与复合用地空间的配置关系

把某种功能用地集中的区域划为一个分区,如居住区(居住用地为主)、公共服务区(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用地以及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为主)、工业区(工业用地与物流仓储用地为主)、公用设施区(交通设施用地与公用设施用地为主),则每个区域中的绿地空间应当存在适宜的配置关系[7]。

1)居住区。

与居住功能复合的绿地空间,主要是为周边居民提供日常游憩活动,美化居住区环境,也承担灾时紧急避险与隔离防护的功能。与绿地空间配比相关的居住区特征包括:人群活动密集,老人与儿童日常游憩活动频繁且需求量大,步行与非机动车出行占比相对较高,对自然环境品质要求较高等。因此,绿地空间应采用总量较高且数量较高的配比,缩短活动人群到达绿地空间的时间和距离,且尽可能邻接道路,以获得更好的可达性。

2)公共服务区。

与公共服务功能复合的绿地空间,主要是为美化环境,树立特色景观形象,提供特殊游憩活动场地(如节庆、会展等),也承担灾时紧急避险与隔离防护功能。与绿地空间配比相关的公共服务区特征包括:人流量大且人群类型混杂,人流与车流的交通组织复杂,对自然与人文的综合环境品质要求较高等。因此,公共服务区中的绿地空间应采用高品质的总量中等且数量中等配比。

3)工业区。

与工业功能复合的绿地空间,主要是为美化工业区环境、日常防护以及灾时紧急避险与隔离。与绿地空间配比相关的工业区特征包括:人口密度分布不均且整体密度较低,对游憩活动的需求较低,机动车出行比例高且对交通运输效率要求较高,用地布局以快速交通为导向,根据工业类型有相应的防护隔离要求等。工业区中的绿地空间在满足防护隔离要求的前提下可以采用总量中等且数量较少的配比。

4)公用设施区。

与公用设施功能复合的绿地空间,主要是为美化设施周边环境,提供日常防护及灾时紧急避险与隔离,在与防护类功能不冲突的前提下可以兼具休闲游憩功能。与绿地空间配比相关的公用设施区特征包括:交通类设施人车流量大而其他公用设施区人流量较低,根据设施类型有相应的防护隔离要求等。因此,线性分布的交通类设施可以在达到防护要求的基础上采取总量较少的配比,集散功能的交通类设施可以采用以硬质场地为主的总量较高的配比。

3.3 绿地功能与其他的用地功能复合的实现途径

库普兰德(Coupland)提出的实现用地混合用途的4种方法——正规法、亲近法、弹性法、调和法。正规法强调对场地和建筑的混合用途做出准确分配,亲近法是在单一用途的地块间建立密切联系,弹性法是在某个区域根据环境影响允许混合用途和改变用途,调和法是上述3种方法的综合运用[8]。

借鉴库普兰德的混合方法,绿地功能与其他的用地功能复合有以下4条实现途径(图1)。

1)多样化途径:主要指向功能的平面布局,利用亲近法和正规法,控制用地或功能单元的规模在较小的范围内,并确立一定的配比关系,使得用地类型多样、功能多样。在这一策略下,点状与带状绿地空间因其形态与规模的优势,更有利于渗入城市空间,与其他各类用地空间结合。

2)立体化途径:主要指向功能的空间布局,利用正规法与弹性法,不同功能在同一用地上以空间形式进行叠加。立体化途径主要针对依托建筑物建立的绿地空间,以及依托高架、桥梁等建立的绿地空间,建造代价相对较高但景观效果独特、绿视率高、空间利用率可实现最大化。

3)同享化途径:指在用地性质决定主要功能的基础上,绿地功能也能与之共同享有这块用地,并且最大限度提高绿地空间的开放性。其与立体化途径有相似之处,是一种非立体手段的功能共享,与现有的附属绿地概念相似,属于利用正规法与弹性法的混合方法。

4)交错化途径:指利用时间或空间的交错,分时或分区利用,在避免功能干扰的前提下,在同一用地上实现功能交替,从某种程度上是弹性法的混合体现。


图1 基于用地混合用途方法的绿地功能复合途径

4 以空间分类引导的立体化复合模式

从空间角度分析,绿地空间的立体化复合模式研究重点在于立体空间的选择以及对应的功能配置等,是主要对应绿地功能复合途径中立体化途径的具体实践。

4.1 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的国内外经验

立体化复合强调对竖向空间充分利用,在不同空间层面实现不同功能。我国城市中现有的大部分实例属于立体化复合的初级阶段,常见的是立体化的种植,而非立体化的绿地空间,未实现绿地空间各项功能的发挥。虽然植物造景是绿地空间外在的典型特征,但结合其他的用地功能与具体的城市空间环境,才能创造出充分发挥绿地各项功能的更有价值的绿地空间。

随着城市空间设计的多元化发展,不断涌现出更综合、更复杂的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形式,在不同尺度上与城市综合街区、城市综合体、建筑单体等结合,从而呈现出更为丰富的形式和特征。表2列出了部分包含有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模式的案例,根据项目类型与规模进行分类,归纳其绿地空间的主要特色以及与周边城市功能复合的情况。

4.2 立体化复合的空间分类

表2中,基于项目类型与规模对绿地空间的复合进行分类,不论在何种尺度,绿地空间的分布规律并未受到尺度变化的影响,只是项目尺度越大,复合功能越趋于复杂多样。因此基于绿地空间与其他功能空间的位置关系将立体化复合分为3类,在复杂情况下3种空间位置关系同时存在。

1)绿地空间与地下空间。

绿地空间位于地面层,通过对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实现地面空间功能的完善和拓展。典型案例包括拉德芳斯商务区、绿洲21、奥林匹克雕塑公园等。例如在绿地空间地下建立车行通道,实现地上地下人车分流,也能解决绿地占地规模大而打乱城市路网的潜在问题。又如在绿地空间地下建立商业街,通常与轨道交通站点结合以丰富交通换乘的行走体验,也为地面留出宝贵开放空间。绿地空间与地下空间的立体化复合有助于实现用地紧张的条件下各项功能均衡分配,也创造出新的城市空间和新的生活方式。

2)绿地空间与上层空间。

绿地空间位于地面层,且在其上层构筑其他功能空间,或者更常见的是在其四周建立半围合空间。典型案例包括波茨坦广场、六本木新城、博多运河城等。绿地空间与上层空间的立体化复合创造“底层架空”的空间形式。越来越多的城市空间在营造一种半开放的空间体验,对过于开敞的空间加以部分覆盖或围合,表现为在绿地空间上层架构廊道、平台等,不但没有削弱其本身开放的特质,更拥有了丰富的竖向空间和亲近怡人的尺度。

3)绿地空间与建筑空间。

绿地空间与建筑空间结合,绿地空间通常不在地面层。此处狭义的建筑空间即指房屋式建筑,绿地空间位于建筑外部如屋顶、阳台等。广义的建筑空间包括房屋以外的人工构筑如桥、塔、烟囱等,在人工构筑上进行绿化甚至建立活动场地。此类实践案例较多,包括难波公园、榉树广场、高线公园、皇家公园酒店、米兰垂直森林等。建筑空间往往已经提供了足够丰富的硬质空间与场地,绿地空间在这里尤其以植物设计为主,创造柔性空间与场地。


图2 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的空间划分示意图



4.3 立体化复合的实现途径

4.3.1 空间层次划分

绿地空间与地下空间或上层空间复合时,空间层次划分自上而下可分为上空间层、地面空间层、浅地下空间层、中地下空间层和深地下空间层。

绿地空间与建筑空间复合时,空间层次相对更复杂,自上而下分为建筑顶部空间层、建筑中部层、建筑地面层、建筑下沉层,自内而外则分为建筑内部空间、建筑过渡空间、建筑外部空间。

如图2所示,其中黑色加粗实线为建筑外围护界面,双实线为地表界面,绿色点划线表示适宜复合绿地空间的范围。除中地下空间层与深地下空间层外,其他各类空间都有复合绿地空间的较大潜力。

4.3.2 空间划分与复合功能选择

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首先,应考虑功能复合时的组合关系,遵循功能复合原则;其次,对具体位置如屋顶、地下、室内等,应探讨和论证是否可以适应特殊的采光、通风、给排水、安全疏散等环境条件,以完成空间的功能整体定位(表3~5)。

5 结语

基于功能分类的绿地空间复合,为绿地空间的总体布局提供新思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城市空间格局和城市生活方式,注定了从关注中央集成式的大绿地对城市的贡献转向关注社区生活化的小绿地。用地功能复合的意义就在于城市绿地空间“小而优”,在较高密度的开发条件下,仍然为城市空间和城市人作出更大的贡献。

基于空间分类的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以地块详细规划为载体,为城市空间品质的提升和创新提供启示,在具体项目的设计方案中落到实处。存量规划大背景下城市更新将要担当重要角色,针对具体地块或较小区域的更新项目,是绿地空间立体化复合的主要实施途径。

多种功能并存,是城市发展的原始状态,却也成为城市发展的理想状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功能复合带来的传统城市空间活力将在现代城市中再次涌现,为城市发展带来高效、便捷、可持续的新优势。

注:文中图表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仇保兴.紧凑度与多样性:中国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两大核心要素[J].城市发展研究,2012(11):1-12.

[2] 金云峰,刘颂,李瑞冬,等.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子系统”规划方法研究[J].中国园林,2013(12):56-59.

[3] 金云峰,张悦文.“绿地”与“城市绿地系统规划”[J].上海城市规划,2013(5):88-92.

[4] 金云峰,俞为妍,汪翼飞.基于规划视角的城乡绿地发展模式研究[J].中国城市林业,2014(2):88-92.

[5] 黄莉.城市功能复合:模式与策略[J].热带地理,2012(4):402-408.

[6] 金云峰,周聪惠.城市绿地系统规划要素组织架构研究[J].城市规划学刊,2013(3):86-92.

[7] 周聪惠,金云峰.“精细化”理念下的城市绿地复合型分类框架建构与规划应用[J].城市发展研究,2014(11):118-124.

[8] 孙翔.新加坡“白色地段”概念解析[J].城市规划,2003(7):51-56.

(编辑/金花)

作者简介:

张悦文/1989年生/女/上海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硕士/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助理规划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上海 200011)

金云峰/1961年生/男/上海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系副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注册规划师/同济大学都市建筑设计研究分院一级注册建筑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方法与工程技术,公园绿地与开放空间,中外园林与现代景观,风景旅游区保护与更新(上海 200092)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基于绿地空间优化的城市用地功能复合模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