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融合的闽南近代园林

郑慧铭 Zheng Huiming   2018-07-20 10:03:16

On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odern Gardens in Southern Fujian—A Case Study of Liantang Garden Villa in Xiamen

摘 要:闽南地区的近代园林受风水观念、传统造园和西方建筑文化的影响,形成中西融合的风格。造园将规则形与自然形、现代材料与自然材料、植物与假山等因素融合。莲塘别墅用装饰启发联想、用楹联点明诗意、用光影营造体感,营建精致的空间。莲塘别墅园林既融合了风水观念、东西方造园风格、地域营造技法和文化内涵,又体现了主人的审美意向,是闽南近代园林的代表。

关 键 词:风景园林;闽南近代园林;中西园林;莲塘别墅

文章编号:1000-6664(2018)06-0139-05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7-01-07

修回日期:2018-01-01

基金项目:北京市社科基金项目(编号17YTC033)资助

Abstract: Moder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Southern Fujian has been influenced jointly by the Western architectural culture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gardens. It is the result of the fusion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styles where to emphasize the usage both of normalized shapes and natural shapes, modern materials and natural materials, plants and rocks. The Liantang Rockery Garden Villa is the representative among Southern Fujian's modern landscape architectures. The Liantang Garden Villa contains aesthetic features and reflects cultural connotations, where the imagination embodies in decoration, and the poetic couplets, the exquisite layout and beautiful lights and shadows are very impressive.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Southern Fujian modern garden; Chinese and Western landscapes; Liantang Garden Villa

闽南地区主要指福建省南部,即泉州、漳州和厦门地区[1]。宋元以来,闽南造园不断增多,到了清代,造园活动在数量、规模和类型上都达到了空前水平,造园艺术、技术日趋精致、完善(审美上还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文人和画家也积极投身于造园活动中[2]。《南京条约》签订后,厦门成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作为中西文化的交汇区,此处文化交流频繁。华侨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开创中西合璧的建筑(园林)风格局面[3]。

莲塘别墅于1906年落成,位于厦门市海沧镇海沧村新街48号,建筑面积8235m2[4]。莲塘别墅是由口字形的学堂建筑、两落祠堂、三落住宅和附属建筑组成的红砖聚落(图1)。莲塘别墅有小花园、上花园和后花园,上花园和小花园已毁,现仅存后花园。后花园由2组水池和假山组成。花园是别墅中心,3组建筑朝向呈品字形分布,外部围合安全,内部开敞贯通(图2)。当年莲花洲的四边是水塘,进出依靠小船,水塘内种植莲花。现在水塘多堵塞,仅有池沼。莲塘别墅具有较高的价值,是闽南近代园林的典范。

1 中西造园风格的融合

19世纪下半叶以来,闽南地区有不少华侨出国,积攒财富后又回国建造民居。受传统文化和现代商业的影响,他们建造的宅院体现了中西方融合的审美情趣。莲塘别墅的主人陈炳煌、陈炳猷兄弟是在东南亚从事商业活动的华侨商人,莲塘别墅园林融合了风水观念、西方造园特点、地域营造特色和文化内涵,体现了主人的身份、阅历和审美意向。

1.1 传统风水观对住宅的影响

老子曾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闽南民居的选址受风水观念的影响,认为“宅,择也,择吉处而营之也”[5]。通过卜吉地之处,兆元宅二居,其实就是法地、法天、法自然的表现。闽南人认为好风水要负阴而抱阳,即背山而面水的阳居位置。从地理上,将山势走向看成“龙脉”,在地面上寻找藏风纳气的地理位置。从地下寻找脉络厚实,可以磐固家园,释发祥瑞元素的好地质。闽南园林布局灵活,选址与风水联系起来,认为吉地对家族的运势影响深远,场地的风水五行与人的五行相互作用。

莲塘别墅朝向阳性,暗含男性、正面和明亮,获得较多的光、热、水,符合“风水场较强”的场所要求。水塘属于“水性风水”,场地起伏舒缓、地势圆润、边缘柔和。花园 “阳中带阴”,水池代表财富,与“金”搭配增长。山墙规定以金(圆形)为主,体现风水的“五行观”。 太极是混沌的元气,北宋学者周敦颐在《太极图说》中写道:“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6]”莲塘别墅花园依地势布局,模仿莲花洲的山水格局,符合风水先生的阴阳平衡理论,考虑地形、地质、水文、气候、植被、生态和景观,体现崇尚自然、尊重环境、天地人和谐的生态观。莲塘别墅的中檩绘有太极图,两旁写“连生贵子、招财进宝、联登金榜、添丁进财”,下厅中檩的太极图,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住宅中檩写“添丁进财、百子千孙、五子登科、状元拜相”。这些都体现了莲塘别墅与天地观念、阴阳刚柔、家族兴旺和个人理想相互联系。

莲塘的方位和坐向以聚落的地理形态、村落朝向和整体风水格局为依据,根据宅地的特点和地形的差异做调整。一般参照风水的宇宙观,五行、八卦、九星的运作和河图洛书,算出流年的吉利方位才动土。房屋朝向外边,暗含对外发展。祖厝的兴建还看利年,配合主人生辰八字决定动土的时间和时段。从花园住宅的布局看,3组群落朝向可能与风水观念相关。

图1 莲塘别墅鸟瞰图图2 花园平面示意图

图3 整齐的六角形休息台

图4 曲径通幽与巡回游览1.2 借鉴西方园林的规整造型

“西方的园林艺术美,突出地与科学、技能为缘”[7]。莲塘花园结合西方文化的规则型与中国园林的自然型,体现多元化的审美。花园紧靠住宅的外墙设置环形通道,三角地形中设高约0.5m的台地[8]。别墅面向花园的北檐墙以灰塑装饰窗楣,图案包括阳桃、莲雾、荔枝、佛手柑等亚热带水果的浮雕。竹节式栏杆、圆形洞窟、六角形水池和方形观景台,造型规整,园路贯通南北,布局均衡对称。山池的东北处设置边长5m左右的六角台,四周环绕双层竹节式栏杆。外环是六角形水池,内环是六角形平台,环亭四周有狭长的水池。平台的中间是石桌和圆椅,可品茗和下棋,形成重复渐变的空间秩序(图3)。莲形水池以“莲花芯”为中心,假山设置小拱桥,水池造型规整,具有几何美。在福州陈绍宽故居的八角亭、漳州龙海天一信局中陶园的六角亭等处都有类似的手法。莲塘花园以点、线、面的规则式布局和均衡布置形成序列感。莲塘别墅的规整造型、西式拱门、窗楣装饰和对称布局,均体现出西方园林的影响。

1.3 定点欣赏结合环绕型游览

闽南地区气候温暖,莲塘花园色彩素雅、光影变化丰富,体现西方审美的立体感。静态的视点与流动的画面相结合,空间开合、高低起伏,形成多组图画。斑驳的光影加强花园的立体效果,营造树影摇动的变化感,花园西南边的主入口在台地上设置一个圆形拱门,连接高低不同的墙体,墙上开有卷书窗及橘形花窗,另一侧是绿釉瓶式栏杆。拱门前是山池,莲花池中有一块天然的巨石,依石叠山,山脚下为水池。假山的洞窟对外设置圆形、扇形的洞口,增加游赏的趣味性。莲花池有竹节栏杆围合,以拱桥连接假山,登上假山直视红瓦、翘屋脊,品味山墙规带下的“浮楚”(楚花),俯瞰池中光影闪烁,联想莲花洲泛舟、鸟语花香、密林掩映的情景。假山的南边和东北部有不同的平台,在山脚的东面和西南、西北处设置登山小径,曲径通幽如迷宫般有趣(图4)。花园巧妙利用天光,亭台可观赏天空和水池,水景可赏鱼听泉,映衬天光。花园中树影闪动,体现出“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阳卦多阴,阴卦多阳”[9],天地、日月、晴雨、水火都存在着阴阳变化。莲塘别墅花园步移景异,可定点观赏,也可在光影斑驳、深幽精致的园景中巡回游览。图5 建筑与自然相互融合

图6 住宅立面(福寿纹)

图7 砖雕表现植物题材

图8 莲花形水池

1.4 人工材料与自然材料融合

清末民国时期,建筑已有混凝土材料,莲塘花园引入西方的工程技术,如钢筋混凝土、水泥砂浆、玻璃和琉璃瓶等。假山的一侧运用钢筋和混凝土塑造西式拱门、园桥、栏杆、假山和花窗等。山体在西北角与榕树树干相依形成山峰,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假山的南面有洞窟,以红砖砌出骨架,上面架石条做梁,内部留出巨大的洞窟,背面以天然的巨石塑造山形。假山的表面材料运用海蚀石和灰泥塑造,体现“以假拟真,有若自然”的古典园林美学。园墙的中心是混凝土的竹节窗、竹节栏杆,表现自然主题。琉璃瓷瓶栏杆与自然协调,园路以天然的卵石铺路,优雅自然。莲塘别墅周边是池塘,建筑与水景相映(图5)。卵石、湖石、小桥和驳岸营造自然氛围。

2 园林特色与地域文化

闽南园林通常面积较小,“以小见大”,空间紧凑,精巧布局。莲堂别墅在有限的空间内营造自然山林的景色氛围,造园手法丰富、特色鲜明,是闽南近代园林的典型。

2.1 空间紧凑精巧布局

闽南传统园林与江南园林在布局和审美上有些差异(表1)。闽南园林特色鲜明,布局趋向小型化、家庭化、生活化,以小景取胜,颇有小家碧玉之风采[1]。莲塘别墅是典型的闽南园林,花园面积较小,山、水、树相互依存,水池和假山融合一体,适合近处观赏。冯纪忠先生曾说:“园林最主要的是要从人和自然共生的问题来看。[10]”莲塘别墅的功能齐全、住宅朝东,有三落双曲燕尾和马鞍护厝。学堂朝南,是方形别墅群。家庙朝西,为二落红砖厝。窗户对着花园,花园连接不同的空间。园林四周的建筑群以硬山、悬山的红瓦屋顶,燕尾脊和山墙“楚花”增加高处景观,拱门圆窗形成景窗。点线面布局以太湖石点缀入口,卵石铺设小路,六边形的休息台与莲花池构成面,形成秩序感。桥、水池、假山增加层次感。花园边界采取密集型建筑实体,边界清晰、连续性较强。花园整体开阔、空间紧凑、层次分明,与江南园林相比,没有传统园林的封闭和山重水复之感(表1)。

2.2 装饰凸显地域特色

莲塘别墅的细部运用闽南特色的装饰工艺,包含木雕、石雕、灰塑、彩画、交趾陶、砖雕、彩绘、油饰和金漆画等。屋顶中脊运用镂空花砖,灰塑构成脊线,脊带上剪粘点缀花鸟图案。住宅的凹寿运用“福寿纹”装饰墙面(图6)。镜面墙运用灰塑表现莲荷和绿竹假山。水车堵以交趾陶和彩绘浓缩闽南山水和海外风景,叙述主人的经历。学堂的凹寿运用群青色的“万字纹”装饰墙面。花园运用竹节栏杆和园窗,窗楣以灰塑表现四季瓜果,庭园戏台采用红瓦、木雕。学堂的裙堵运用了120多块红砖浮雕装饰,是闽南传统建筑中砖雕最多、细部精致的典范(图7)。拱桥路面形成铺装的纹理,竹节栏杆生动自然,假山表皮模仿珊瑚礁。莲塘别墅用动植物题材体现地域性、乡土营造和因材施艺。植物题材占整体要素的45%,动物题材占29%,是重要组成部分。莲塘别墅的装饰题材多样、特色凸显(表2)。

2.3 莲花主题呼应场地

莲塘别墅园林充分利用水元素,挖湖堆山、引入溪水、因水设景,水在园中穿行流淌,灵活流畅。3组建筑群和花园主题一致,建筑外水塘光影闪烁,园林内水景潺潺细流,建筑与稻田、水塘融合一起。从假山上俯瞰,莲花池犹如出水的大莲花,莲花池模仿自然,与莲塘别墅的主题一致(图8)。池内种植莲荷,与莲花洲相映成趣。莲塘别墅中有不少以莲为意向的布置,如莲花池、镜面墙的灰塑莲荷、匾额、莲花雕刻、藏头诗、莲花形吊筒等构件点明主题,营造莲花意境。八角形池暗含吉祥之意。佛教意象与花园巧妙结合起来,呼应莲塘的主题。

2.4 假山植物体现繁盛

王维在《山水决》中提到:“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11]”假山仿造闽南丘陵的特征,表面用碎石砌筑,再刷上水泥浆塑造成山的形状,营造缩小版的山体。“山上登道蜿蜒曲折,山中有洞穿过,仿佛迷宫”[12]。植物是造景的重要元素,带来生命活力,营造自然氛围。古人认为风水好的地方总是生机勃勃的。莲塘别墅的房前屋后种植龙眼树、木瓜树等,满足生活的需要。计成在《园冶·自序》中说:“合乔木参差山腰,蟠根嵌石”“构亭台错落池面,篆壑飞廊。[13]”石涛在《画语录》中提到“或三株、五株、九株、十株,令其反正阴阳,各自面目,参差高下,生动有致”[14]。莲塘别墅植物或孤植,或丛植,形成安全绿屏。花园的北部种植龙眼树林,东南角设置石笋,配置棕树、鱼尾葵和朱槿等,园林掩映在密林中。荆浩在《笔法记》中曾说:“画者,华也,大但贵似得真。[15]”假山前附生一株榕树,枝叶繁茂、树根盘错,如庞大的雕塑,体现繁盛的生命力。庭院内的花台点缀植物,营造生机活力的庭院景观。

3 园林意境的营造手法

莲塘别墅的建筑和园林融入道法自然和耕读的思想。楹联、装饰、洞窟、花墙、匾额和亭台增加观赏内容、深化园境、启发联想。花园包含诗情画意、儒道文化、宗教信仰和精神理想,形成内涵深刻的园境。

3.1 楹联书法点明意境

莲塘别墅的主人是个儒雅文商,主人在园林中通过禅意、掇山理水和山水融合寄托精神理想。莲塘别墅的楹联承载传统,追求山水理想、寓意吉祥的地域文化。楹联点明场所精神,将建筑、园林与品德相连,形成诗情画意的场所意境。学堂楹联为“莲不染尘君子比德,塘以鉴景学士知方”。“莲不染尘”具有佛教意向。“君子比德”源于孔子《论语·雍也》的比德说。 “学士知方”包含学贯中西、比德赏颂的志气。儒家思想中,山水植物具有人性品格,君子在观赏中获得心灵感悟。学堂楹联:“立教兴材凡在吾后有青,能明德新民所学无小”和“合百家众说而衷以经,致知格物谁云大学不传。”门联强调了君子的道德情操,体现清末教育新思潮。祠堂的门联“洲号莲花堂名宛在,乡联柯井山插大观”和楹联“庙貌笔新圭海衣冠推鹊起,家声丕振沧江科第更蝉联”体现风景优美和家族人才辈出的理想。住宅的镜面墙“此地半山半水,其心不惠不夷”,将环境、主人的经历和理想融合在一起。

3.2 细部装饰寓意吉祥

园境是从心源和造化中产生的,以主体的生命感受融合景观。闽南的传统建筑和园林注重人与自然的融合,主人将寄托山水的审美情怀与诗情画意联系起来。莲塘花园借助楹联、灰塑、砖雕和彩画的文学和艺术手法,表达 “福、禄、寿、荣、吉、康、顺、达”的文化心理。学堂装饰暗含君子风度,园林装饰隐喻吉祥平安、长寿多福和理想幸福(图9)。

闽南近代园林受到宗教文化的影响,暗含宗教和自然思想。梁思成曾说:“佛教传入中国,在建筑上最为显著而久远的影响,不在建筑本身之基本结构,而是雕饰。[16]” 闽南商人儒商合一、喜好风雅,园林饱含书卷气息和文化内涵。莲塘别墅的木雕、砖雕、彩画、石雕、灰塑和剪粘表现吉祥文化。六角池暗含吉祥长寿,拱门寓意圆满,橘花窗隐喻吉祥,瓶状栏杆暗含平安,燕尾脊、山花象征美好。窗楣灰塑的佛手柑、阳桃、莲雾、荔枝、南瓜等暗含瓜果飘香和尊祖敬天,窗楣的弧线包含伊斯兰教的特色。莲塘别墅的灰塑和砖雕的植物题材丰富多样,隐喻君子风度。书卷窗、莲荷、竹节栏杆等象征君子清高的气节,凸显主人热爱自然和追求君子比德赏颂的情怀。

3.3 比兴传神增加联想

闽南传统建筑与园林常用比兴手法,丰富内涵、增加联想。莲花是佛教的象征,如“花开见佛性”指的是莲花,莲瓣形也具有佛教内涵。莲花池隐喻佛性的心境,寓意瑶池,暗含纯洁高雅的教义,以及对仙境的追求、对尊贵生活的向往。莲塘别墅以石雕、木雕、灰塑和砖雕增加对园林的联想,如莲花吊筒像花灯,灰塑梅、莲花、牡丹、竹子和莲荷寓意主人高尚的道德情操。别墅立面的万寿纹、八角纹和福寿纹寓意福寿双全。动植物组合的题材隐喻吉祥美好、与自然和谐,丰富联想,如石榴暗含多子多福、吉祥富贵。灯梁的凤凰、牡丹象征富贵平安;木雕狮座隐喻事事如意;砖雕牡丹和喜鹊图寓意吉祥喜庆。学堂的竹和假山的对看堵,象征富足、清高、雅趣的生活。灰塑的梅花鹿、喜鹊和仙鹤象征福禄寿喜。彩画增加人们诗情画意的联想。主人以装饰表达对山水的审美联想,营造“天人合一”的境界。

3.4 先抑后扬营造神秘

莲塘别墅的空间体现先抑后扬的手法,增加园林的节奏感、趣味性和神秘感。后花园与小道连接,通往花园的是狭长的小巷,经过弧形门、方形门、拱门,狭长的巷道来到开敞的园林。穿过高高低低的园洞,走过弧形的拱桥,绕过蜿蜒曲折的台阶,到达豁然开朗的“山顶”。 观赏适合由远而近、由上而下。在假山高处环视高翘的屋脊、精致的山花和伞状的树冠,聆听呼呼风声和潺潺水声,低头观赏掩映下的莲花池、莲花、园路、湖石和假山等,感受小花园里浓缩的莲花洲的景色。花园门框和拱门增加空间趣味性,营造惊喜感,满足游赏和精神需求。花园把合院的严谨性和园林的灵活性相结合,形成虚实相衬、先抑后扬的效果。

4 结语

地域条件、文化交流和审美感受影响园林的物化形式。闽南的地理条件和东西方融合的文化背景构筑多元的闽南近代花园,体现清代中期以后闽南园林受西方文化的审美影响。华侨的宅园结合传统,借鉴西方建筑和园林特色。莲塘别墅花园作为清末民国期间闽南地区中西结合的典型,花园模仿自然、布局严谨、构思精巧、装饰丰富、内涵深刻,微缩的景观结合东西方审美。花园结合西方工程技术、现代材料,平面布局讲究对称,细部以栏杆、拱门、圆窗、窗楣、假山和园池等中西方的造园手法,营造淡雅质朴、可游可居的园林。多元的审美和中西方融合构成闽南园林的内涵和审美,对于当代地域园林的探索具有借鉴意义。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参考文献:[1]何志榕.古代闽南传统园林的营造理论[J].广东园林,2016(2):4-7.

[2]彭一刚.中国古典园林分析[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7:4.

[3]梅青.从鼓浪屿建筑看中西建筑文化的交融[J].南方建筑,1996(18):18-19.

[4]龚洁.到厦门看红砖厝[M].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04:18.

[5]任继昉.释名汇校[M].济南:齐鲁书社,2006:284.

[6]朱高正.从阴阳五行、天人合一谈《太极图说》[J].船山学刊,2017(5):59-64.

[7]金学智.中国园林美学[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75.

[8]曹春平.闽台私家园林[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257.

[9]褚良才.易经-风水-建筑[M].上海:学林出版社,2003:15.

[10]冯纪忠.人与自然:从比较园林史看建筑发展趋势[J].中国园林,2010(11):25-30.

[11]王伯敏,任道斌.画学集成[M].石家庄:河北美术出版社,2002:67.

[12]李敏,何志榕.闽南传统园林造园史研究[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4:324.

[13]计成.园冶注释[M].陈植,注释.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36.

[14]石涛.石涛画语录[M].俞剑华,注译.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72.

[15]王伯敏,任道斌.画学集成[M].石家庄:河北美术出版社,2002:191.

[16]梁思成.中国建筑史[ M ] .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94.(编辑/李旻)

作者简介:

郑慧铭

1981年生/女/福建永春人/博士/北京联合大学讲师/研究方向为传统建筑和古典园林(北京 100101)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西融合的闽南近代园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