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园林中的光景

邱坚珍 李雅婷Qiu Jianzhen Li Yating   2018-07-07 10:04:29

摘要:中国传统园林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有着大量体现优秀传统营造理念及经验的光景案例。缘起于吴硕贤院士提出的“光景”概念以及开展“光景学”学科研究的倡议,对在园林文献典籍、诗词歌赋中所描述的历史上存在过的以及现今留存的传统园林中的若干典型光景及其营造案例加以介绍与解读。中国传统园林讲求形、影、光、声、香交织相辅,充分体现与自然和谐及以人为本的设计及营造理念,值得我们在现代景观规划及风景园林设计中予以遵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重视景观园林中的光景维护与营造,对于更好地提升我国人居环境质量,建设美丽中国及留住乡愁均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风景园林;中国传统园林;文化;光;光景

文章编号:1000-6664(2018)05-0136-04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8-01-30

修回日期:2018-02-25

Abstract: Chinese traditional garden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There are a lot of lightscape cases that represent excellent traditional create thinking and experience in it. This article origins from the concept of "lightscape" that Wu Shuoxian proposed and his advocation to establish the "discipline of lightscape", and aims to introduce and analyze several typical examples of lightscape in traditional garden: some of the examples are historical and are based on the descriptions and records from literature and poems, while others are still in existence. Chinese traditional garden pay much attention to the harmony of shape, shadow, light, sound and smell, and values the theme of "people oriented" and "harmony with nature". It is worth learning, and we should learn from and follow its essence in our planning and design of landscape and garden. Carrying forward excellent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construction and maintenance of lightscape in landscape and garden have much significance to improving Chinese human settlement conditions, building the beautiful China and maintaining nostalgia.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Chinese traditional garden; culture; light; lightscape

“崇尚自然,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基础,日月精华以及山水园林中的光与影,均是中国传统园林中的重要元素。光景(lightscape)概念由中国学者吴硕贤提出,将之作为视觉景观中一个特殊的方面,指主要由光源、光影及其变化所构成的景观,或由光源、光影及其变化引起强烈视觉印象的景观[1-2]。本文从“光景学”的概念出发,解读在中国传统园林构建中,光元素的运用及所形成的光景效果。

中国传统园林始于商周时期的“囿”,经历魏晋南北朝以及北宋等历史时期的发展,至清代出现了园林艺术及造园实践创作的高峰期,历经数千年,始终强调情景交融、寓情于景,推崇“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意境[3]。其中,对于光景的利用和营造自古有之,不但在园林文献典籍、诗词歌赋中有着大量描述,在现今留存的传统园林中同样可见许多巧妙或富有深意的光景。“光”与园林中的山、石、树、木一样,在园林设计及构建中作为一种实实在在的素材被加以运用。而由于光本身具有变化多样以及渲染情境的特性,故光景除了赏心悦目,也往往能营造出更深远的境界。

1 中国传统园林中丰富的光景

中国传统园林中有许多以光为主题的经典景观,体现了多样的光景营造手法。月色清美、夕照壮丽被引入园林及建筑之中,成为历代文人墨客情感的抒发对象;在人工山水园林中,造园师通过对水中倒影、镜借、漏窗、树影等元素的巧妙运用,营造出层层深入的景观空间。

1.1 将自然光景引入园林

中华传统思想中对光亮、光景的崇尚意识自古就有。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便有“东方未明”“月出皎兮,佼人僚兮”等对自然光景的描述[4]。传统园林往往将自然光景融入园景之中,构建出完整的山水画卷,相关例子多不胜数。以下所选取杭州西湖十景之“平湖秋月”“三潭印月”“雷峰夕照”,以及河北承德避暑山庄之“磬锤夕照”,均为其中经典个案。

杭州西湖孤山前的 “平湖秋月”,为《西湖志》中十景之首。盖有“湖际秋而益澄,月至秋而逾洁。合水月以观,而全湖之精神始出也”(宋·祝穆《方舆胜览》)之韵。每当清秋气爽之季,西湖湖面平静如镜,皓月当空,月光与湖水交相辉映,具有“一色湖光万顷秋”(宋·孙锐《四景图·平湖秋月》)之风华。“平湖秋月”之名即由此而来(图1)。历代帝王将相、文人骚客均以游此胜景为人生之一大乐事。清乾隆皇帝就曾留下《平湖秋月》的诗“春水初生绿似油,新蛾泻影镜光柔。待予重命行秋棹,饱弄金波万里流”来描写此际光景。图1 清·董诰《西湖十景图》之《平湖秋月》(引自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0917/01/8384279_687757216.shtml)

图2 西湖“三潭印月”(引自http://www.wanhuajing.com/d809621)

图3 西湖“雷峰夕照”(引自http://www.photo0086.com/ShowWork.aspx?id=95016)

图4 拙政园“倒影楼”(引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0080a80100j8jd.html)西湖另一胜景“三潭印月”,是将月色引入山水之中的又一绝世佳例。明·张宁诗云“片月生沧海,三潭处处明,夜船歌舞处,人在镜中行”(《三潭印月》载《方洲集》),此景描述了只有身处其中才可体会的天上人间般美景。该景位于西湖西南水域,涵括景色清幽的小瀛洲岛及南面3座石塔。3座石塔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所创设,后于明代重建。塔由基座、塔身、宝盖、六边小亭、葫芦顶组成,塔身球形中空。巧妙之处在于球面体上排列着5个等距离圆洞,月明之夜在洞口糊上薄纸,塔中点燃灯光,洞形即印入湖面,使湖面呈现许多月亮之景致,真假月其影难分(图2)。“三潭塔分一月印,一波影中一圆晕” (清·丁立诚《三潭灯代月》)。月照塔,塔印月,正如苏东坡诗句所描述:“天上一轮月,湖中影成三。”

古人游览山水,常迷醉于日月光景的变化,感月色清幽委婉,慨霞光俏丽、夕照壮丽辉煌。唐朝著名诗人王维的诗《木兰柴》道:“秋山敛馀照,飞鸟逐前侣。彩翠时分明,夕岚无处所。[5]”描绘了夕阳下雾气朦胧的大山、空中追逐返家的鸟儿,一幅旷阔而饶有生气的夕照景象。

“雷峰夕照”同为杭州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山)为南屏山向北伸展的支脉,林木葱郁,山体小巧玲珑,山巅有吴越时建造的雷峰塔。每当夕阳斜照之时,宝塔生辉、普映山水,瑰丽无比(图3)。清雍正年间成书的《西湖志》“孤塔岿然独存,砖皆赤色,藤萝牵引,苍翠可爱,日光西照,亭台金碧,与山光倒映,如金镜初开,火珠将附,虽赤城枉霞不是过也”,详细刻画了雷峰夕照的壮丽景色。

“秋水一抹碧,残霞几缕红,水穷云尽处,隐隐两三峰”[6]。(元·张秦娥《远山》)。落日余晖与水面、雄山峻岭相互映衬,是自然山水景观中的经典画面。河北承德避暑山庄是我国现存的古代帝王宫苑,其南部的“磬锤夕照”景点,源于康熙帝为观赏磬锤峰而在避暑山庄西山上所建造的“锤峰落照亭”。每当夕阳西照,漫天红紫时,东山的磬锤峰金碧辉煌,宏伟壮丽。康熙、乾隆、嘉庆皆曾率文武百官及少数民族王公贵族,登亭举行野宴,并观看磬锤峰落日的雄奇俊秀景象。此时,日晖、山景、园林、建筑被构建在一幅画卷之中,同为景观构成的不可或缺的元素。

1.2 园林中倒影镜借、漏窗树影的营造

随着园林创作意识形态逐渐由物质认知转向美学认知,中国传统山水园林艺术形式及造园手法的发展趋向成熟,出现了一系列具有艺术内涵与合理技术逻辑的光景营造手段[3]。具体营造手段包括利用水面倒影、镜面反射借景,以及窗牖透光、漏窗树影的运用等,令园林更富自然情趣,达到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之境。

中国传统山水园林中,亭台楼阁常临水依依,其倒影隽美已成为园景设计中常用的构图元素之一。然古人营造“壶中天地”,凿池映景,向往的不只是“清池涵月”,更为了 “以小见大”或“游目骋怀”。“亭下不逢人,夕阳澹秋影”(元·倪云林)[6]反映了诗人享受光影与自然的趣味;《水经注》中 “若耶溪水至清,照众山倒影,窥之如画”[7]则细诉着幽意无限、景物清新的闲情逸致。

倒影的运用,在讲求灵动轻盈的江南园林中俯拾皆是。正是“有时倒影沉江底,万状分明光似洗。乃知水上有楼台,却从波中看启闭”(唐·窦庠《金山行》) [8]。苏州拙政园内西花园 “倒影楼”,以赏水中倒影为主。楼分2层,紧邻水际,水底楼台波光荡漾,倒影似实还虚,如画景色绝佳,一直为园中经典之处(图4)。

倒影的手法也被运用在建筑和规划设计中,如安徽宏村、西递村,其村落隽秀的轮廓倒影于水面,轻盈飘逸,世外桃源之境顿生,泼墨山水长卷天成;大师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新馆,形态错落,深灰色石材屋面和墙体边饰配以白墙,倒影于池中,如水墨山水画一般美不胜收,极具江南韵味,更巧妙地借助水面,与紧邻的拙政园、忠王府融会贯通,被誉为“中国传统园林思想与现代建筑最完美结合”的作品。图5 网师园“月到风来亭”(引自http://www.mafengwo.cn/i/518244.html?static_url=true)

图7 园林建筑之窗牖透光(引自http://www.sohu.com/a/139547089_443064)

图9 拙政园“海棠春坞”(引自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14248600102edwh.html)

图6 拙政园“得真亭”(引自http://www.mafengwo.cn/i/3515573.html?static_url=true)

图8 传统园林中的漏窗树影(引自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319/16/19083799_543588796.shtml)中国传统园林中尚有“镜借”的营造手法,其是指在园中设置镜子以凭镜借景,与园中凿池映景有异曲同工之妙。“镜借”使景映于镜中,化实为虚,虚实相映,既有扩大空间的作用,又因其虚幻的光影变化带来别样的观景体验。《随园琐记》(清·袁志祖)曾记载“小仓山房”有七尺方镜3块,有“树石写影,别有天地”的效果[9];苏州怡园的面壁亭处境偏仄,造园者乃悬一大镜,把对面假山和螺髻亭收入境内,既扩大了视界,又增加了景物的纵深感。

苏州网师园中有“月到风来亭”,亭壁置有一面大镜,观此镜有“隔窗云雾生衣上,卷幔山泉入镜中”[5](唐·王维《敕借岐王九成宫避暑应教》)之感。亭三面环水,池中不植芙蕖,水面平静开阔。当秋月初上,月光倾洒,在亭中可观赏到真假虚实的月共有3处:仰望天上月,俯瞰水中月,对视镜中月(图5),因此临风赏月成为该亭最有情趣之处,正是“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宋·邵雍《清夜吟》)[10]。

与以上手法相似,拙政园小沧浪水院西北隅有一“得真亭”,亭内设一面大镜,正好收院中之山、水、石、竹,自然之真趣于镜中得之,有“镜里云山若画屏”(唐·鲍溶)的境界(图6)。亭以“得真”为名,一是映射人心谓之“得真”;二是写实意味,亭中有景,化实为虚,而真趣于镜中得之。

传统园林中,倒影、镜借等手法往往综合运用。拙政园有一经典建筑香洲,也称“旱船”,为2层舱楼的典型“舫”式结构,建造手法典雅精巧,通体高雅而洒脱,身姿倒映在水中显得纤丽雅洁,此为倒影;旱船内置一面大西洋镜,镜子上悬匾题曰“烟波画船”,西洋镜内把窗外的景色尽收眼底,则为镜借。正是“帆影都从窗隙过,溪光合向镜中看”(清·叶令仪)[6]。

“轩楹高爽,窗户虚邻;纳千顷之汪洋,收四时之烂漫。梧阴匝地,槐荫当庭”。计成的《园冶》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园林中常见窗牖透景、树影婆娑的美好画卷[11]。园林中的窗牖固然使视线产生沟通,可形成对景,丰富空间层次;而窗牖本身图案丰富独特,在光照之下产生多变的影子,也成为生动的景致(图7)。苏州留园“鹤所”花窗,图案丰富,不同季节之阴晴间于光影摇曳之下,各有韵味,便是“澄川翠干,光影汇合于轩户之间,尤与风月为相宜” (宋·苏舜钦《沧浪亭记》)的写照。

中国传统园林造园的美学法则与诗画同源,园林意境也需要用欣赏诗画的情怀加以领会。传统园林中多用白墙为主且少加粉饰,让水光树影投射于白墙上,形成变幻多端的景致;白墙上又常设漏窗、洞口、空窗等,形成种种虚实和明暗变化、对比(图8),使空间层次更加丰富,令人回味无穷[12]。

园林中的莳花艺树除了在景园构图中作为植物元素外,其抖光撒影常形成美妙的光景效果。清·李斗《扬州画舫录》有云“半山檞叶当窗槛间,碎影动摇,斜晖静照,野色连山,古木色变”,由此可以想见静香园涵虚阁中林木之光影与树影在窗前摇曳,同时山林树木在夕阳的照耀下生出别样韵味,其间生动光景跃然眼前。

拙政园的海棠春坞一角,院内植海棠二株、翠竹一丛,与瘦漏的太湖石一起依着南墙白壁,成为园中清静幽雅的别致之所。初春时海棠盛开,秀姿艳质;若不在花开季节,此小院落却别有韵味。只因山石、翠竹随着时间和季节变化,经阳光照射,可于白墙及地面上映出深浅不同的阴影,使尺度不大的空间横生趣味(图9)。

苏州沧浪亭的翠玲珑与拙政园的玲珑馆,其名均取意于宋·苏舜钦《沧浪怀贯之》的诗句“秋色入林红暗淡,日光穿竹翠玲珑”[13] ,翠筠浮浮,在灿烂的日光抚照下斜洒疏影,独具神韵。拙政园中一空廊,名“柳阴路曲”,廊蜿蜒曲折,周围遍植柳树,枫杨树浓荫遮地,正是“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比邻”(唐·司空图《诗品·纤秾》)[14]。其中诗情画意,可意会,难言传。

2 传统园林讲求形、影、光、声、香交织相辅

中国传统园林强调意境的创造。意境的结构特征是虚实相生,由“如在眼前”的实境,和“见于言外”的虚境构成。中国传统园林中 “情景交融”之深,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园林体系均无法比拟的。园林的构建中,山、石、水、植物、园建,是“如在眼前”的实境;而声、香则属于“见于言外”的虚境;光、影既属实境,同时亦具有虚境的意义及作用。一方面,光和影作为一个可视的元素被构建,而另一方面,光在园景中的作用又不只在于作为构图的元素,还起到烘托环境氛围、培育情绪、营造深刻意境的作用。正如明·王船山评王俭《春诗》绝句时所言“一片云,因日成彩,光不在内,亦不在外,既无轮廓,亦无丝理,可以生无穷之情,而情了无寄”[6]。可见,在讲求意境的中国园林中,光的作用往往举足轻重。

中国传统文化崇尚融合、协调,在传统园林中追求以形、影、声、光、香交织而成的“象罔”之境;景致的构建也非为固定于某视点来欣赏,而着意在空间流动、光影声音的变化中,达到对景观最深刻的体验。清文人和园林鉴赏家张潮在《幽梦影》中所说的“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真足以摄召魂梦,颠倒情思”[15],即是对传统园林深刻的感悟。

《园冶》言“曲曲一湾柳月,濯魄清波;遥遥十里荷风,递香幽室”“溶溶月色,瑟瑟风声;井扰一塌琴书,动涵半轮秋水”[11]。景物常与光、气味、声音汇集,形成“四维”特质。在古今诗词中,描述这种四维特质之作比比皆是。“流波漾倒影,时鸟送好音。栏边花气聚,柳外湖光沉”(清·潘弈隽《绿荫轩》)[10],其中倒影、鸟唱、花香、湖光交织相映,栩栩如生。而王维的《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及《蓝田山石门精舍》“暝宿长林下,焚香卧瑶席。涧芳袭人衣,山月映石壁”[5]均为诗人借月光照射下的竹林、石壁景致来表达“禅”的意境,琴声、月色、焚香共同构成一幅清高脱俗、超旷空灵的景致。

承德避暑山庄中“月色江声”,位于湖区中部的椭圆形岛屿上,是一组建于清康熙四十二年(1622年)的建筑群,主要作书斋之用。“月色江声”之名取意于宋苏轼《前赤壁赋》“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及《后赤壁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16]之意境。每当皓月当空,月光倾洒,小岛四周湖水碧波粼粼,兼以浪声阵阵,展现一幅配乐的山水之画。当年,康熙、乾隆帝经常在夜晚漫步湖边赏月,远观倒映在湖水中的朦胧山色,近赏湖水里的俊俏荷花,配以湖水轻拍岸际的韵音,真是声色醉人[17]。

3 结语

园林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中既体现出传统优秀的营造经验,更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如今,这些以光为主题的景观部分仍留存于世,部分却只能从典籍文献中品读欣赏。解读和研究中国传统园林,着力留存及弘扬传统文化,其目的在于为现代社会提升人居环境,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起到借鉴作用。

参考文献:[1]吴硕贤.光景学发凡[J].南方建筑,2017(3):4-6.

[2]邱坚珍,吴硕贤.光景学与建筑中的光景[J].建筑学报,2017(9):115-118.

[3]王其钧.画境诗情:中国古代园林史[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1:1-9.

[4]《诗经》[M].程俊英,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171-175.

[5](唐)王维.王维集[M].董乃斌,译注.南京:凤凰出版社,2006:125-203.

[6]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24-120.

[7](北魏)郦道元.水经注[M].陈桥驿,校证.北京:中华书局,2009:156-158.

[8] (唐)窦常,等.《窦氏联珠集》[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32-40. [9]童寯.园论[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10-156.

[10]曹林娣.苏州园林匾额楹联鉴赏[M].北京:华夏出版社,2011:41-43;131-132.

[11](明)计成.园冶读本[M].王绍增,注释.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3:43-60.

[12]刘敦桢.苏州古典园林[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44-242.

[13](宋)苏舜钦.苏舜钦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65-70.

[14] (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译注评析[M].杜黎均,译.北京:北京出版社,1988:50-60.

[15](清)张潮.幽梦影[M].王峰,编注.上海:中华书局,2008:23-25.

[16](宋)苏轼.苏轼文集[M].顾之川,点校.长沙:岳麓书社,2000:5-8.

[17]刘天华.画境文心:中国古典园林之美[M].北京:三联书店,2008:120-131.

(编辑/李旻)作者简介:

邱坚珍

1968年生/女/广东肇庆人/博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高级建筑师/研究方向为光景学,建筑规划设计与技术(广州 510041)

李雅婷

1994年生/女/江苏无锡人/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学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光景学(广州 510041)

《中国园林》2018年5月第5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传统园林中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