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公园的自然教育功能及其实现途径

闫淑君 曹辉* Yan Shujun Cao Hui   2018-07-07 10:04:20

摘 要:伴随着中国城市环境建设的步伐,城市公园的建设也得到了大力发展,然而城市公园的自然教育功能并未得到相应的发展;针对这一现象,阐述了自然教育的概念及其特点,阐明城市公园进行自然教育的意义,构建了自然教育的内容体系,提出自然教育实现的途径,并详细介绍了中国台湾台北关渡自然公园开展的自然教育系列活动,以期为我国城市公园开展自然教育提供参考。

关键词:风景园林;自然教育;城市公园;自然解说

文章编号:1000-6664(2018)05-0048-04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10-21

修回日期:2017-11-20

基金项目:福建省自然基金项目(编号2015J01281)和福建省教育厅重点项目(编号JA15142)共同资助

Abstract: With the pace of urban environmental construction in China, the construction of urban parks has also been vigorously developed, however, the natural educational function of urban parks has not been correspondingly developed. In response to this phenomenon, this paper expounded the concept and characteristics of natural education, explained the significance of natural education in urban parks, constructed the content system of natural education, put forward the ways how to realize natural education, and introduced in detail a series of activities of natural education carried out by the Guandu Nature Park in Taipei, Taiwa, in order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the natural education of urban parks in mainland China.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nature education; urban park; nature interpretation

1 自然教育的概念及其特点

1.1 自然教育的概念及特点

自然教育(Nature Education),在自然中体验学习关于自然的事物、现象及过程的认知,目的是认识自然、了解自然、尊重自然,从而形成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形态[1]。

自然教育的特点:1)其教育活动的开展是在户外,强调真实的体验;亲近自然,在自然中获得启发;2)教育的内容是关于自然界中的事物、现象及过程的学习、认知;是以自然界中的实物为教学素材;3)其目的是认识自然、了解自然,最终达到与自然为友。自然教育是启发人们与自然结伴,有一种对生命的态度,有一种对万物的敬畏感。

在此,也将自然教育与环境教育、生态教育进行分析。环境教育目的是要使访问者了解环境,以及组成环境的生物、物理和社会文化要素间的相互关系、相互作用,得到有关环境生态方面的知识、技能和价值观,并思考个体和社会如何应对环境问题,最终目的是在于培养公民的环境素养[2-3]。所谓环境,是与某一特定主体有关的周围一切事物的总和。在环境科学中,一般以人类为主体,那么,我们所说的环境,即指围绕着人群的空间以及各种外部条件或因素[4]。其构成要素包括地形、地质、土壤、水文、气候、植被、动物、微生物等,这是以人类为中心,是“以人为本”的思想,过去,我们过多地为“人”考虑,忽略了人之外的环境,而导致了各种环境问题;“人”从本质上讲,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我们应该遵循的是自然法则,应提倡“以自然为本”。生态教育是以生态学为依据,传播生态知识和生态文化,提高人们的生态意识及生态素养,塑造生态文明的教育[5]。生态学是研究生物与其环境之间关系的科学,强调生物与环境、生物与生物之间的关系;而生态学仅是自然科学中生物科学的一个分支,从学科上来讲,生态学仅是自然科学的一小部分。综上所述,自然教育内容的广度和深度大于环境教育和生态教育,笔者更倾向于自然教育。

1.2 自然教育的重要性

随着各地经济的发展,以及城镇建设的加剧,自然环境破坏问题也日益严重,其中包括土壤环境破坏、水环境破坏、草原退化、森林锐减、生物多样性减少等。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社会各界人士呼吁人类要爱护自然、保护自然。在此背景下,自然教育也悄然兴起。欧美国家的自然教育,大致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其前身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自然博物学(Nature History)教育。这种以户外教育为特点的自然研究强调通过接触大自然,激发对自然科学、户外活动的兴趣,促进身心健康、培育保护环境的意识,以应对当时随工业化发展而日益恶化的城乡环境。

自然教育从一开始就与风景园林设计紧密相关,现代生态规划设计的先驱盖迪斯(Patrick Geddes)1892年在爱丁堡建立的野外观测中心——“观察塔楼”,就被誉为自然教育的最早实践[6]。荷兰博物学家和自然保护主义者泰瑟(Jacobus Pieter Thijsse,1865—1945)为推动公园自然教育作出了极大的贡献[7]。他们认识到不能仅抽象地宣传环境污染、环境保护的观念,而应当与在自然中获得身心愉悦的各种户外活动结合,首先培育一种对大自然、户外生活的热爱,这是自然责任感形成的基础,这种责任感才能促使人们自发地关爱和保护自然[8]。今天,不仅是在欧美、日本、韩国等国家,还是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区,自然教育已经成为各类公园服务和管理的核心内容。 图1 城市公园自然教育内容体系框架(作者绘)2 城市公园及其开展自然教育的意义

2.1 城市公园

城市公园出现于19世纪中叶,为了改善城市居民的生活环境、减少城市污染,人们提出了将自然引入城市、以园林弥补城市不足的观点[9]。位于英国的伯肯海德公园(Birkenhead Park)是世界园林史上的第一个城市公园。城市公园是指一种为城市居民提供的、有一定实用功能的自然化的游憩生活境域,是城市的绿色基础设施,它作为城市的主要的开放空间,是满足城市居民的休闲需要,提供休息、游览、锻炼、交往,以及举办各种集体文化活动的场所。城市公园建设可以提高城市环境质量、美化环境。因此,各地都很重视城市公园的建设,纷纷兴建城市公园,从而打造宜居的城市环境。如北京各区大大小小公园共有150多座。

2.2 城市公园中开展自然教育的意义

在我国伴随着城市化的建设,城市公园也得到长足的发展。目前,城市公园的规划、设计及其建设更多是考虑到其娱乐休闲的功能,而对其具有的自然教育功能既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也没有很好地体现、发挥其自然教育的功能。也许很多人认为,知识的传播在学校,而公园就是放松、休闲、锻炼、游玩的地方;殊不知,城市公园中的很多生物,是活的教材,是认识自然的大教室;是城市居民接触自然、了解自然的重要窗口。城市公园可以成为一个提供市民与学校师生自然学习和休闲游憩体验的专业场所,也是一个促进社会进步的动力。不仅是提升全民的自然知识素养,更进一步的是藉由终身学习与有意义的休闲活动,提升了国民的质量,也进一步提升了城市发展的永续性。

同时,直接接触自然还对当代城市环境下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具有重要意义,一些学者指出,当代城市中普遍存在着儿童远离自然环境、过度依赖室内活动的问题,城市儿童被商业文化所熏陶,通过书本、电视、网络、博物馆和实验室来接触自然,失去了对自然的直接体验所能带来的身体的健康、人格和道德的养成和创造力的培养等[10]。因此,在倡导户外活动与自然教育的当代背景下,城市公园再一次被赋予了重要意义,城市公园应开展丰富多彩的自然教育活动,将儿童和青少年吸引到自然中,去真实体验、认识自然,从而培养其热爱自然的情怀。

公园的自然教育功能,在中国大陆却未受到足够的重视。动物、植物园等专类公园提供的自然教育往往不关注本土自然,而且内容简单、缺乏系统性[3];一般性的城市综合性公园,尤其是中小型社区公园,游憩和审美仍是该类公园的主要目标,自然教育十分边缘。很多的规划师、设计师还在用传统造园或城市公园建设的思路手法规划、设计公园,以园林化的视觉景观塑造为第一要义,喜欢建设“充满诗情画意的亭台楼阁或是跌水假山”,习惯于用铺装道路连接所有“观景点”,规划各种活动区并引入各种城市公园中常见的活动与设施[11]。因此,关于城市公园的自然教育工作任重而道远,应引起有关管理部门、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师以及高校教师的注意,在城市公园的规划设计中应加强自然教育功能的作用。

3 自然教育的内容体系

城市公园进行自然教育的资源丰富,如很多城市建植物园、动物园专类公园,这些是认识动、植物的绝佳场所;北京市五环以内的53处公园,共记录维管束植物96科283属492种[12];广州市公园植物有646种[13]、海口市公园共记录植物有549种[14],福州市公园植物种类有654种,隶属137科420属[15],据调查福州市区有鸟类100种,隶属13目30科[16],现在福建省观鸟会定期在公园中开展观鸟活动,已培养了一批鸟类爱好者。

昆虫在自然界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蜜蜂、蝴蝶等可以为植物进行传粉,从而促进了植物的繁殖;昆虫在生态系统中,啮食枯枝落叶,加速了有机物的分解过程,促进了物质循环;有的昆虫也可以为我们带来可观的经济价值,比如桑蚕丝、蜂蜜、蜂蜡;有的昆虫具有药用价值,如金龟子、蝉衣等。同样,昆虫中也有一些会对人类产生危害的,如蚊子、白蚁、蝗虫等。城市公园绿地,也为昆虫的生存提供了良好场所。据调查南昌市绿地有昆虫226种,属于12目73科[17],在保定市绿地中共调查到昆虫101种,属于10目57科[18]。因此,公园也是我们了解昆虫世界的窗口。

城市公园中可以开展自然教育的内容很多,笔者构建了如图1所示的城市公园自然教育的内容体系可供参考,自然教育的内容应根据城市各公园的本身的资源进行合理规划、精心安排、深度挖掘。

4 城市公园自然教育功能的实现途径

4.1 加强管理部门、规划师及设计师的认识和重视

我国自然教育相对滞后,主要因为主管部门、公园规划师及设计师对自然教育缺乏认识,导致重视不够[5];应该加强对自然教育重要性的认识,也应加强自然教育的宣传。

4.2 完善解说系统

解说的类型可分为人员解说和媒介解说。人员解说,由专职的解说导览人员,经过专业严格的职前训练及解说导览的经验后,以亲切有礼的服务态度及专业的知识能力与技巧,来为游客做解说导览服务。媒介解说,包含提供游客任何具有咨询性、说明性及教育性的书面、影音或图片等资料,过程中不需经由人的直接沟通,常用的媒介包括手册、折页、报纸、解说牌、展览、视听节目等。

目前,国内城市公园中的自然教育解说太过简单,缺乏系统性。解说的媒介、形式、内容都表现出较为简单、单调的特点。因此,应对现有的资源进行合理的规划、设计解说内容、丰富解说方式。

4.3 加强高校自然教育及解说专业及课程的开设

我国大陆区域城市公园自然教育开展较为滞后,另一大原因就是缺少从事自然教育及其解说的专业人才。欧美一些国家,自然教育开始于20世纪初期[9,19],中国台湾于20世纪70年代初期游汉廷将解说的观念引入中国台湾[19]。北京师范大学于2000年开始环境解说的研究,在2003年设立环境解说的硕士、博士研究方向,在2005年成立环境与遗产解说中心。北京大学人文地理学专业于2005年开始招收户外环境教育与旅游解说方向的研究生。目前,诸多大专院校在自然教育及自然解说的课程设置方面非常欠缺。现阶段有条件的院校应该着手进行课程改革,新设自然教育及解说课程,或在原有学科中(如:风景园林学、自然资源管理、地理学、生态学、环境科学、遗产保护与管理、环境教育、传播学、科学教育、旅游学、城乡规划等)融入自然教育及其解说的内容,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同时,高校也应加快自然教育及自然教育解说本科专业的建设,从而为培养大批的专业人才提供条件,也为我国自然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4.4 加强自然教育教室的建设

目前,我国的城市公园中专门为开展自然教育而建的教室很少,在自然教育教室中,可设自然标本馆、科普宣讲片播放室、自然教育活动室、开展科普讲座室等。如中国台湾台北关渡自然公园,是一座自然湿地公园。自然中心是公园的主体建筑,是一座提供解说、展示、餐饮等服务的游客中心,也是工作人员进行办公和科研工作的场所。自然中心一楼设有关渡生态及人文化展示厅、多媒体演讲厅、会议室、纪念品商店等,二楼设有观鸟区、学习教育和餐饮服务区。在自然中心开展自然教育的形式有:播放科普宣讲片、自然生态模拟展示、专题讲座、观鸟活动等。

4.5 开展系列科普主题活动

各公园根据其公园自然资源的特点,开展自然教育活动。国内现在有些公园也会定期开展一些活动,比如月季展、菊花展、郁金香展等,但是还是不够,在此列出中国台湾台北关渡公园2016年度开展的系列活动(表1),以供参考。通过关渡公园开展的各类活动可以看出,该公园充分利用现有资源为基础,以湿地、水、鸟、虫、植物为教学内容,针对不同人群,深入挖掘、开展丰富多样的教育活动。

参考文献:

[1] Uzun F V, Keles O. The effects of nature education project on the environmental awareness and behavior[J].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2(46): 2912-2916.

[2] 汪静明.环境教育的生态理念与内涵[J].环境教育学刊, 2003(2):9-46.

[3] 乌恩,成甲.中国自然公园环境解说与环境教育现状刍议[J].中国园林,2011,27(2):17-20.

[4] 冷平生.园林生态学[M].2版.中国农业出版社,2011.

[5] 黄正福.高校生态教育浅析[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7(2):36-37.

[6] Palmer J A.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M]. New York: Routledge, 2003.

[7] 张蕾.乡土环境教育公园:20世纪早期荷兰风景园林中环境教育的启示[J].中国园林,2014,30(7):93-96.

[8] Saylan C,Blumstein D T. The Failure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And How We Can Fix It)[M].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1.

[9] 朱建宁.探索未来的城市公园:拉•维莱特公园[J].中国园林,1999,15(2):74-76.

[10] Louv R. Last Child in the Woods: Saving Our Children from Nature-Deficit Disorder[M]. New York: Workman Publishing, 2008.

[11] 俞孔坚.景观:文化、生态与感知[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8:8-14.

[12] 赵娟娟,欧阳志云,郑华,等.北京城区公园的植物种类构成及空间结构[J].应用生态学报,2009,20(2):298-306.

[13] 朱纯,熊咏梅.广州市公园绿地植物多样性及相似性研究[C]//第九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论文汇编,2013:402-408.

[14] 雷金睿.海口市公园绿地植物群落景观研究[D].海口:海南大学,2015.

[15] 黄秋淋,苏小青,陈世品,等.福州市公园绿地植物的多样性[J].亚热带农业研究,2014(4):252-257.

[16] 唐庆圆,唐兆和,耿宝荣.福州市区鸟类多样性研究[J].四川动物,2008,27(4):603-609.

[17] 曾城,张金波,彭龙慧.南昌市城市绿地昆虫群落组成研究[J].农业灾害研究,2015(4):9-11.

[18] 卜志国.城市绿地昆虫群落结构及主要害虫防治对策研究:以河北省保定市为例[D].保定:河北农业大学,2005.

[19] 蔚东英,王民.国内外大学环境解说专业和解说职业认证[J].环境教育,2010(7):41-43.

(编辑/金花)

作者简介:

闫淑君

1975年生/女/河南长葛人/博士/福建农林大学园林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园林生态(福州 350002)

曹辉

1973年生/男/福建长汀人/博士/福建农林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生态旅游(福州 350002)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城市公园的自然教育功能及其实现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