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历史园林管理、活动策略研究及启示

赵晶 张钢 尚尔基 Zhao Jing Zhang Gang Shang Erji   2018-06-19 04:00:40

Study on Strategy of Management and Activities of Historic Parks in London

摘要:英国的历史园林早期多为王室贵族休闲赏乐之所,目前大部分已发展成为公共空间。英国的历史园林具有较为先进和完善的利用理念,活动内容系统而丰富。以英国伦敦八大皇家历史园林为研究对象,先分析其以法律法规、城市规划和管理机构的管理模式,并以此为基础,重点探讨活动安排策略,即活动类型、组织形式和设施设置,并结合我国历史园林现状提供经验启示。

关键词:风景园林;伦敦;历史园林;管理;活动策略

文章编号:1000-6664(2018)04-0094-06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9-21

  修回日期:2017-11-06

基金项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北京小西山可持续发展模式研究”、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编号2017ZY19)、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项目“基于图像学的明代私家园林实景绘画的图像生成机制及其应用研究”(编号51708029)、北京市科技计划项目“园林景观设计资源服务平台建设”(编号D171100000217002)和北京市共建项目-城乡生态环境北京实验室共同资助

Abstract: As early royal parks, historic gardens in the United Kingdom have developed with times so far and most of them have become urban public spaces. Historic gardens in the United Kingdom have a concept of advanced and complete utilization, and their activities are organized and diverse. This paper takes eight royal historic gardens in London as research objects, first analyzes the management mode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urban planning and management agencies, and on basis of this, it focuses on the strategy of activity arrangement, which are types of activities, organized forms and facilities. Successful experiences and strategy of historic gardens are concluded as a suggestion to Chinese historic gardens based on their current situation in China.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London; historic garden; management; activity strategy

历史园林是以其历史性和艺术性被广为关注的营造兼园艺作品。1982年12月15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注册通过的《佛罗伦萨宪章》(The Florence Charter)对历史园林的概念进行了如上的界定。从国家角度而言,历史园林包含许多著名的建筑和文物,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积淀出丰富的历史层次,是国家权力与文化的重要象征,反映了自豪、自信和富有活力的民族文化,还见证了城市建设历史,与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关系密切。从个人角度而言,历史园林景观风貌和功能具有多样性,其遗产价值可以激励人心,城市居民和游客享受气宁静、休闲和娱乐的极致风光。因此历史园林是城市景观风貌的优良体现,承载着城市生态和市民休闲娱乐等功能,是城市绿色空间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其保护、发展和利用对城市建设有着积极的意义。

目前国外历史园林的保护与发展经验研究主要集中于城市规划和遗产保护领域,着重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及其公约等文本来解读和梳理历史园林保护的准则及要点以及基于问题导向出发,通过对国内历史园林现状调研提出保护与发展策略,以保护为主。总体来看,针对历史园林的管理和活动策略的相关研究较少。因此本文以伦敦8座重要的皇家历史园林为研究对象,借助法律法规、城市规划和管理机构为研究基础,从活动类型、组织形式和设施设置这3个主要方面探讨活动安排策略。伦敦历史园林以良好的管理为基础,展现了历史园林在当今时代下丰富的活动类型,其活动策略值得我国历史园林借鉴。

1 伦敦历史园林概况

伦敦的历史园林以8座皇家园林为主要代表①,即海德公园(Hyde Park)、肯辛顿园(Kensington Gardens)、绿园(Green Park)、圣·詹姆斯公园(St. James Park)、摄政王公园(Regent's Park)、格林尼治公园(Greenwich Park)、里士满公园(Richmond Park)和灌木公园(Bushy Park)(表1,图1)。由于这8座皇家园林是伦敦保护和利用管理较为完备的历史园林,因此本文将以它们为重点研究对象,后文的伦敦历史园林特指这8座皇家历史园林。它们分布在泰晤士河两岸,共占地约2000hm2,这些历史园林大多建于森林覆盖的沼泽地,生态环境良好,早期多为皇家狩猎场,尽管后来工业革命发展,城市化不断推进,大量森林、农田和湿地变成了城市建设用地。但幸运的是,这些历史园林比较完整地保存下来,经过多次改建现作为公园对公众开放。它们深刻地影响了伦敦后来的城市用地规划和城市形态,并在保护城市生态和生物多样性方面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成为世界城市伦敦的特色标志[1]。

图1 伦敦皇家园林分布图(作者绘,底图引自谷歌地图)

2 伦敦历史园林的管理体系

法律法规、城市规划和管理机构体系是保证伦敦历史园林具有丰富多彩活动的重要基础。历史上这些园林大多仅作为皇家贵族的休闲游赏之地,后来受到重视并因法律法规的设立而逐步向公众开放使用;城市规划中赋予其重要的绿色空间定位与价值;“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管理机构体系促使公众可以尽可能地参与历史园林的管理和使用。

2.1 法律法规

伦敦历史园林从服务于皇室贵族到向公众开放历经了漫长的过程。尽管伦敦历史园林最早于17世纪就向公众开放,但是当时没有法律法规施行,民众的休闲活动也有很多限制,事实上这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向公众开放。1851年《皇家土地法》(Crown Lands Act 1851)通过之后,城市居民拥有合法的权利和途径使用皇家园林,不再需要国王的恩惠,民众也可以在公园内开展多样化的娱乐活动[2],但是,这部法律没有让全部历史园林真正开放。直到20世纪初,随着公众意识的提高和社会的不断进步,所有历史园林才彻底实现了开放(表2)。1953年英国制定了《历史建筑和古迹法》(Historic Buildings and Ancient Monument Act)进一步确定了历史园林与花园对历史建筑周边环境的重要作用[3]。

2.2 城市规划

城市规划在宏观上系统地定位其作为城市绿色空间的功能及作用。位于城市与郊区的历史园林纳入了伦敦城市绿地系统中并加以系统规划,这样一来,城市郊外自然保护地和森林的范围不断扩大;市区内20hm2以上的大型成片绿地占伦敦总绿地面积的67%,其中历史园林所占比重很大。最终,伦敦的历史园林、大型公园、林荫干道、绿色广场、居住区绿地、街道绿地与市郊的郊野公园和森林融为一体,形成自然、多样、高效、有一定自我维持能力的动态绿色网络体系[4]。此外,根据伦敦规划(London Plan)的第7部分:伦敦生活的空间与地点(London's Living Spaces and Places)中的第17条:都市开敞地(metropolitan open land)是伦敦特有的区域,与大都市绿带(Metropolitan Green Belt)一样,主要是保护区域的景观风貌、科学价值和自然特征,同时促进其休闲娱乐的功能。历史园林被认定为都市开敞地,管理上强调历史园林委员通过拓展休闲娱乐功能,并促进公众参与[5]。

2.3 管理机构

管理机构的先进管理理念也是伦敦历史园林活动策略实现的基本要素。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DCMS: 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 Sport)宏观上统一负责保护和提升英国文化和艺术遗产价值,使英国成为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居住、游赏和经商之地,皇家园林委员会(TRP: The Royal Parks)是其下属部门,建立于1993年4月1日,旨在有效且高效地管理皇家园林,平衡保护与发展的关系,通过实行政策的提升优质环境,促进市民自发地参与公园内休闲、娱乐、体育和教育等类型的活动,以提高皇家园林的公共参与度。皇家园林委员会每年都与一系列不同的组织合作,定期发布相关规定与报告提升公园景观,维持其环境生物多样性和保证康乐设施的完备。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以及皇家园林委员会统筹协调不同利益团体达成共识,在与组织机构、社会团体、研究机构等的协调合作、定期制作年度发展报告和管理规定和发挥公众在管理的高能作用等方面有着出色的表现,并且根据使用者反馈调查可以不断地调整公园的发展方向,基本上实现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管理理念(图2)。

皇家园林委员会赋予公园使用者参与公园管理与使用的决策权。首先,公园使用者的观点和意见得以考虑和聆听。管理者采用多种沟通方式,往往以主要事件日程表(Major Events Schedule)、信件和邮件等为主。此外,所有皇家园林每年举办2次利益相关者会议,同时也参加友团组织的年会。“公园中会面”(Meet the Park Team)活动主要针对那些不主动与皇家园林委员会接洽的使用者,公开收集使用者意见与建议。其次,以公平公开的咨询方式磋商影响公园使用者的议题。海德公园老式足球场的未来管理和是否允许公园内进行商业轮滑教学问题,都根据大部分反馈者的结果制定管理方案。最后,以多种渠道清晰地传达信息促使参与性和理解性最大化。著名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和脸书网(Facebook)等平台皇家历史园林公众号的关注者接近30 000人。官方网站不断提升了访问者体验,还支持移动设备,手机上可以预览公园的相关信息与通知,如野鹿发情和生育期对遛狗的建议等。实际上,历史园林使用者的公众意识也因多种公众参与的活动开展而不断提高。

图2 伦敦皇家园林管理体系图(改绘自《海德公园管理计划》)

图3 海德公园历史沿革图(作者绘,图片引自《海德公园管理计划》)3 伦敦历史园林的活动策略:类型、组织模式及设施

历史园林与一般公园有所不同,它既具有历史建筑与构筑等标志特征,又兼具公共开放的城市空间的特点,伦敦历史园林在保护历史元素的完整性的同时,优化考虑公园与社区生活的融合,促进人与公园互动,满足民众的放松、锻炼、娱乐、科普、教育和游憩等多种需求。伦敦历史园林是英国最受欢迎的景点,也是伦敦最大的绿色空间之一,每年吸引来自英国和海外共7 700万左右的游客,并且98%评价游览体验为好或极佳(益普索MORI市场研究公司,2015年1月)。

3.1 历史园林活动类型

伦敦历史园林拥有漫长而历史悠久的举办各类活动的传统,每年举办大约30场重大活动和数百次小型活动,除了重大仪式外,还有如健身训练,骑马和一系列有组织的体育等许多其他活动。伦敦历史园林中的活动类型非常广泛,活动类型包括历史、游憩、科普、教育、演艺、节日和体育共7个类别,每个类别都包含丰富的内容,真正可以达到让人们在历史、艺术和自然的氛围中放松身心。

3.1.1 结合场地历史传统设置活动类型

伦敦历史园林在不断发展过程中,出现过多样化的功能类型,早期其作为皇家园林时,曾经开展过系列皇家活动如马车和阅兵等皇家活动,后来随着城市不断的发展,也渐渐融入了散步和游憩等公众休闲活动,历史上的活动类型在公园中留下印迹,同时也将这些活动类型传承下来,成为目前历史园林内的重要活动。

海德公园具有举办规模巨大的军队检阅等大型活动的悠久历史传统,并且一直延续至今。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统治期间,海德公园内曾举办许多皇家庆典与军队检阅的活动。18世纪20年代,海德公园周边的居住区不断增加,园内开始出现一些不完整的公众游览路径,伦敦市民可以在公园中散步、骑马、乘坐马车、游泳、滑冰和野餐等。18世纪晚期公园内进行了许多军事庆典活动。1850年以后,海德公园享誉国内外,园内进一步装饰美化,增加了休息座椅、照明设施、康乐设施等。而后,游船、音乐表演舞台、骑马道和步行道体系等设施的建立和完善丰富了空间(图3)。海德公园由皇家宫苑逐步成为供市民享用的城市开放空间,休闲娱乐功能及设施不断完备,而且延续着举办大型活动的传统,历史的发展过程就是良性利用的具体体现,也为现有的活动类型设置奠定了基础[2]。

3.1.2 结合自然生态风貌保护设置活动类型

目前伦敦这8座皇家园林有约17万棵树,以森林、沼泽、草地和水系等诸多自然要素为主,大部分河流湖泊都是自然式驳岸,为野生动植物创造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具有多样化的生态空间,是世界级的园艺展示馆,在生态上具有降低城市温度与风速、吸收污染物和吸纳洪水等基本功能[6]。由于其自然生态环境需要良好保护,因此活动设置也以保护其自然性为主,根据划分的敏感地区,尽量以小型活动为主。

里士满公园被划定为英国的特殊科学价值地点(Site of Special Scientific Interest)和自然保护区(National Nature Reserve)。其内有600多只马鹿和黇鹿,有时也会有成群的鹿群,因此其内的活动数量和规模要依据野生动物的敏感性而定。大规模的音乐会、自行车和跑步活动等会对历史元素和野生动物等安静氛围造成一定影响,需要限制大型活动,减少敏感区域,只允许进行小型休闲娱乐活动,要避免人流量大时破坏公园景观结构。肯辛顿园与里士满公园比较类似,每年大型的活动数量不能超过一定数量和频率,里士满公园一年只能办一场大型活动,肯辛顿园每年在艾伯特纪念草坪(Albert Memorial Lawns)上不能举办超过2次搭帐篷的活动,每次活动时长不能超过28d[7]。

3.1.3 结合主题设置系列活动类型

所谓主题活动是指一系列性质相似的活动类型,从而使公园氛围变得更为集中和突出,与功能类型多样且复杂的地区相比,主题活动会增强活动的深入程度,形成公园的特色。

《皇家园林重要活动政策2014》(TRP Hosting Major Events 2014)将民众使用需求与保护和维持公园的基础设施协调统一起来,并决定摄政王公园内建设为以体育为主题的公园。公园在伦敦市中心提供了最大的户外体育运动场,正式的体育项目场地约占26hm2,非正式体育项目场地约占14hm2,其内举办包括斐列兹艺术博览会(the Frieze Art Fair)和品味伦敦(Taste of London)的年度活动[8]。冬季活动以足球(football)、橄榄球(rugby)和兜网球(lacrosse)为主,夏季以板球(cricket)、垒球(softball)为主,除此以外还有跑步(running)、网球(tennis)、越野慢跑(trim trail)、滚球(petanque)、法式滚球(boules)、赛艇(boats)等,正式的体育场地用于专业体育训练,非正式和半正式的体育项目是为了增加游览者的乐趣,包括儿童划船(children's boating)、太极训练(Tai Chi classed)和野餐(picnicking)等。

3.1.4 结合年龄层次差异设置活动类型

伦敦历史园林向公众开放之后受众面十分广泛,其年龄层次覆盖了从儿童、成年到老年人,因此活动类型设置考虑年龄差异。由于伦敦是英国儿童肥胖率非常高的城市,迫切需要大幅度增加儿童参与锻炼的积极性,此外,儿童和青少年进行定期体力活动对健康成长至关重要,因此伦敦历史园林,打破以设施来界定活动内容的传统,深度挖掘“玩”的内在含义,在年龄和活动类型上加以深化。

儿童活动根据年龄划分为4个阶段,0~3岁:围绕家长进行简单的推动秋千和迂回运动,操作沙子等自然元素,与鸟类等动物互动;3~7岁:活动更为自主,与成年人一起进行具有想象力的活动如:身体挑战、攀爬、收集东西、与动物之间更复杂的活动等。7~12岁:活动更加多样化,大多无人看守,以身体挑战为主,进行技能学习:如骑自行车,还有更多的社交互动和组合游戏。历史园林中大部分围栏游戏区限制12岁及以下儿童;12岁以上:掌握新技能和游戏的欲望,身体挑战、冒险,游行和社交活动。活动类型上分为想象力、体能和社会3种游戏。想象力游戏是感知物体和环境,并且将其想象成别的东西,促进大脑健康发育。体能游戏是有助于认知风险,征服恐惧和提高身体技能,是促进身心发育的关键。社会游戏是学习通过照顾别人而获得满足感,这是许多成功成年人所必需的技能[9]。

3.2 活动组织形式

历史园林的丰富多样活动不只体现在活动类型,活动组织形式也十分重要,其独特之处在于吸引活动组织者,因此公园举办活动的需求量大增。一些历史园林毗邻城市或社区,结合内部多样化的空间与周边市民建立的紧密的联系纽带,鼓励其积极参与。历史园林的活动组织形式灵活多样,包括教育中心和协会举办课程或活动,学校和社区等联合组织室外活动项目以及开展志愿服务等。

3.2.1 教育中心和协会

历史园林内优质的自然生态环境为各类教育活动和兴趣小组等提供了场地基础,他们往往与公园展开合作项目,并且吸引了大量志趣相投的民众。海德公园中Isis教育中心面向各年龄和阶级的人,通过开展手工制作亲近自然、瑜伽、冥想等健康活动来远离城市的喧嚣,获得内心的平静。“老友记”协会("Friends" Group)与里士满公园和肯辛顿园合作开展系列丰富的活动,其中最为著名的“自由驾驶”(Liberty Drives)活动允许限制活动能力者参与,这项活动非常受欢迎,每年有10 000多人体验[10]。里士满公园中的冬青木屋中心(Holly Lodge Centre)是提供全年教育活动的注册慈善教育机构,主要针对有特殊需求的人群,目前通过园艺疗法的途径如触觉等感官手段与植物接触,目前公园管理中心会继续支持和冬青木屋中心合作开展更多的教育活动。

3.2.2 与学校和社区合作

历史园林同样也因其建筑和园林具有浓厚的文化氛围而成为众多学校和社区开展拓展活动的首选地点。上文中提及的以体育功能为主的摄政王公园,其内约40hm2的运动场地为学校和社区等提供了丰富的体育项目活动空间,租赁者可以通过预定系统来租赁场地开展运动会与儿童活动等。

3.2.3 开展志愿者服务

伦敦历史园林开展志愿者服务多年,志愿活动很大程度上鼓励民众更好使用历史园林,志愿者可以帮助限制行为能力者游览公园、开展教育活动、园艺操作和野生动物观察等方面,志愿者们通过加入服务系统,能够更好地参与到公园的建设维护和协助管理中,有助于了解每个公园的特色环境特征和丰富的历史背景以拓宽知识水平,还能增强对公园的归属感和责任感。历史园林为18岁以上的志愿者提供了许多机会,每个公园都有自己的志愿服务活动,海德公园的植物调查志愿团队(Tree Survey Volunteer)、摄政王公园的社区野生花园志愿者及志愿者协调员团队(Volunteer and Volunteer Co-ordinator in the Community Wildlife Garden)、灌木公园、格林尼治公园和摄政王公园的环境研究志愿团队(Environmental Learning Volunteer)、灌木公园的林地花园志愿者团队(The Woodland Gardens Volunteers)和海德公园的志愿助理业务协调员团队(Voluntary Assistant Operations Co-ordinators)[11]。除了个人志愿者,还有企业志愿者服务,2016年,来自6家公司的330名的企业志愿者花了20天时间参与伦敦历史园林内的服务工作,例如管理肯辛顿园的草地、在海德公园设置灯泡,在格林尼治公园修理长椅等[12]。

3.3 活动设施

活动设施的类型是与历史园林活动紧密相关的要素,直接影响了城市居民和游客的使用体验,相关服务设施既要具有历史完整性,还需要适应当下时代的娱乐需求;体现历史园林服务于城市的多样性和综合性。总体来看,伦敦历史园林主要的活动设施包括600栋建筑物或构筑物,其中195座受到英国登录建筑(listed building orlisted structure)保护制度的保护;约161 000m长的公路、自行车路径和骑马路线;13个儿童活动区;28个网球场、足球场和板球场;21个湖泊和池塘等。设施与活动类型同样分为7个大类(表3)。

4 伦敦历史园林管理及活动策略对我国的启示

我国的历史园林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很多已经成为今天城市重要的绿色空间。我国丰富而有内涵的园林设计思想是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不断形成的,因此不可能完全与西方历史园林重合对应,不能盲目照搬其经验,需要在把握我国历史园林特点及内涵的基础上,适当拓展外延思路。

4.1 保护是合理利用的前提

我国虽然有相关保护和规划措施陆续出台,但是依然有大量历史园林在逐渐消失。在北京,有1 094处园林没有被纳入保护范畴,被挤占、损坏和随意改建,被改造为校园、宾馆、民居、大杂院等,很多园林风貌荡然无存[13]。保护是发展与利用的前提,英国的历史园林通过评估其内容和指标,划为不同的保护等级并制定不同的保护政策,认定后再制定合理的利用策略。我国历史园林的利用不能以牺牲历史遗迹的为代价,保护仍然是历史园林的第一要义。

4.2 管理体系是基础

历史园林不是孤立存在的,其周边环境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公园的整体面貌,因此可以通过规划政策的引导,控制周边环境风貌,使其真正地融入城市绿色空间体系中,发挥其生态、休闲、娱乐等重要的功能。目前我国历史园林的管理单位较为模糊,现存大量历史园林归属于不同部门管理如文物、文委、各级政府等进行管辖,没有统一的管理系统[14],可以考虑设立核心的管理部门进行统一管理协调,还可以积极与民间保护组织以及研究机构进行深度合作。

4.3 探索以价值识别为导向的活动策略

我国历史园林大多位于城市中心区,是城市风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绝大多数的皇家宫苑也都开放给大众使用,成为城市绿色空间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活动组织策略有待进一步完善。目前我国历史园林的活动形式较为单一,大多作为旅游景点透支开发,未经开发的园林遭遇冷门,承受巨大的接待压力。历史园林中节假日游人数量高涨,摩肩接踵,古树名木与古建筑等遗产不堪重负,游览质量降低,游人规模需要进行合理地控制。活动多以植物花期季相特征为导向的参观模式明显,从而导致淡旺季划分鲜明,并且许多历史园林脱离曾经的使用语境。历史园林活动策略应立足于其本身价值,即历史、艺术、社会和生态等多个方面,结合历史上的传统活动、衍生的艺术特质、多样化的社会功能和自然生态特性来对不同的历史园林进行分别定位,并有针对地安排活动模式。

4.4 提升公众对历史园林价值的认识

我国市民对历史园林重要价值的认识程度参差不齐。公园使用者一方面要加强对历史园林的认知、保护和利用的意识,同时意识到自己作为使用者对公园的保护、发展与利用的首要的话语权,积极主动地参与公园的管理与发展的相关事宜。管理者还应该开辟网络和邮件等多种渠道来获取公众的意见,举办多种面对面的活动来促进沟通,还可以通过定期对历史园林的保护与利用状况进行评估与鉴定,以报告形式呈现,并建立历史园林的信息平台,发布发展报告、管理方案、实施方案等相关政策及修订文件等[15]。

5 结语

在如今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高度发展与融合的背景下,历史园林作为历史文化的重要象征,既承载着城市绿地生态功能,也需要满足当代市民的休闲游憩的需求,因此其合理的活动安排策略不可忽视,应立足于我国历史园林的现状特征,在借鉴国外优秀经验的基础之上,让我国历史园林更好地走近公众。

注释:

①伦敦的历史园林是以8座皇家园林为典型代表,它们具有典型自然式风景园特征,其使用者由皇室贵族等逐渐演变为社会公众。皇家园林委员会作为其主管单位,直接受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管理,是目前伦敦在保护与利用方面基本最受重视的历史园林,经验最为丰富。

参考文献:

[1]张庆费,乔平,杨文悦.伦敦绿地发展特征分析[J].中国园林,2003(10):55-58.

[2]Royal Parks of London[DB/OL].(2016-07-01) [2013-01-0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yal_ Parks_of_London.

[3]周向频,刘曦婷.英国历史公园遗产保护与发展策略:邱园的启示[J].国际城市规划,2014(1):101-107.

[4]2016年海德公园实施计划[DB/OL].(2016-07-01)[2016-01-01]. https://www.royalparks.org.uk/__ data/assets/pdf_file/0020/64064/Hyde-ParkOperations-Plan_2016Rev.pdf.

[5]海德公园发展历史[DB/OL].(2016-07-01)[2013-0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parks/hydepark/about-hyde-park/landscape-history.

[6]皇家园林可持续策略[DB/OL].(2017-11-01)[2017-1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__ data/assets/pdf_file/0003/64227/SustainabilityStrategy-2016.pdf.

[7]2016年里士满公园管理计划[DB/OL].(2016-07-01) [2016-0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__ data/assets/pdf_file/0005/64067/Richmond-Park_ Operations-Plan_2016.pdf.

[8]2016年摄政王公园管理计划[DB/OL].(2016-07-01)[2016-0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__ data/assets/pdf_file/0004/64066/Regents-Parkand-Primrose-Hill_Operations-Plan-2016.pdf.

[9]皇家园林游戏管理策略[DB/OL].(2017-11-01)[2017-1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__ data/assets/pdf_file/0009/56457/The-RoyalParks-Play-Strategy.pdf.

[10]2016年海德公园管理计划[DB/OL].(2016-07-01)[2016-0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__ data/assets/pdf_file/0005/41765/hyde-parklandscape-management-plan.pdf.

[11]伦敦皇家园林志愿者管理规定[DB/OL].(2016-07-01) [2013-01-01].https://www.royalparks.org.uk/beinvolved/volunteering-in-the-royal-parks.

[12]伦敦历史园林官方网站志愿者主页[DB/OL].(2016-07-01)[2016-01-01].https://www.royalparks.org. uk/get-involved/volunteer-with-us/park-days.

[13]《北京市公园条例》实施情况报告[DB/OL].(2016-07-01)[2015-09-29].http://www.bjrd.gov.cn/zdgz/ zyfb/bg/201509/P020150929315515189400. pdf2015.

[14]夏成钢.北京历史名园保护与利用专题研究[C]//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北京园林学会.北京园林绿化与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1:5.

[15]尚尔基,赵晶,上官晴.英国海德公园发展与利用策略研究对中国的启示[C]//中国风景园林学会论文集,2016:36-44.

(编辑/王媛媛)

作者简介:

赵晶

1985年生/女/山东人/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园林历史理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本刊特约编辑(北京 100083)

张钢

1985年生/男/山东人/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硕士/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北京 100083)

尚尔基 1992年生/男/满族/吉林人/故宫博物院/研究方向为园林历史理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北京 100009)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伦敦历史园林管理、活动策略研究及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