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风景园林教育的可持续发展——中美风景园林教育探讨

2017-06-20 23:24:39

林开泰 / LIN Kai-tai 阙晨曦 / QUE Chen-xi 董建文* / DONG Jian-wen

摘要:中国风景园林教育相关学系发展迅速,但要可持续发展,还有待改变对待自然资源生态运用的思维,回应人文社会经济效益多元价值的整合,实现人类社会面向更安全与健康、更具福祉与美质的真正实践。依此,首先探讨并回顾美国风景园林在过去150年的历史与传承,以纽约重大工程部门风景园林的实践和经营管理要求为始,检视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其次,分析并对比在美国和中国台湾地区风景园林学运用的2种方法论,提出风景园林专业教育的整合性方法。同时,风景园林教育应改变只有风景园林景观的狭窄思维,放弃成见,不纠缠于学科命名,而以解决目前社会人民所遭遇的各类问题为依归。最后,建议通过“思考-准备-练习-提升-检核”的步骤,达到上述“更安全、更健康、更具福祉”的社会目标,从而达到风景园林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风景园林;风景园林教学;风景园林方法论

文章编号:1000-6664(2017)04-0054-04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12-20; 修回日期:2017-02-08

基金项目:福建省本科高校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风景园林本科课程体系构建研究”(编号JAS151262)资助

Abstract: The booming institution and collegiate study of Chines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s advancing rapidly.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feat of sustainability, the pedagogy for students and academic colleges must enthusiastically comply with the application of natural resources, sustainably allied with cultural and socio-economic benefits and expectations. Sustainability is based on the passion to carry out and move towards a safer, healthier, and more humane society. This study first examines the history of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velopment in the last one hundred fifty years as a groundwork to understand the philosophy of sustainability. The study also scrutinizes management outcomes in the last thirty years at the Capital Projects Section of 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and Recreation (NYC DPR), which is representative of functioning sustainable landscape planning,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Furthermore, this study defines two typical methodologies that are practically applied in the American and Chinese Taiwan's colleges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The methodologies combine components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with engagement of natural factors, balancing cultural, socio-economical, and engineering requirements with Chinese traditional poetics and literary critique. In order to avoid falling into the trap of confirmation basis, such a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nominated, the study suggests a multi-disciplinary pedagogy fo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sign and planning, using "recognizing–preparing–practicing–enhancing–and examining" tactics to solve a series of problems. Moving forward toward solving and seeing sustainable landscape architectural sustainability, the society can become safer, healthier, and more humane in both the short and long run.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pedagogy fo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methodology

笔者历经中国台湾地区和美国的风景园林教育,身为纽约注册风景园林师(RLA),曾任纽约市公园游憩部重大工程部门(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 Recreation: NYC DPR,Capital Projects)计划经理,综理风景园林项目20余年。之后,重返中国台湾地区,并至大陆地区教授风景园林及景观水文和雨洪管理课程又近10年,由此亲身体验了美国、 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在风景园林教育方面的差异。同时,近年来中国大陆地区社会经济繁荣、都市化进程迅速,风景园林教育的相关学系也快速发展。意欲探讨美国与中国的风景园林教育,审视与思考风景园林及风景园林教育的可持续性。

1 美国风景园林教育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基础

1.1 美国风景园林的发端

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 Olmsted,1822—1903)首创“landscape architect”(风景园林师)一词。他于1858年规划设计完成纽约中央公园,并提出向全体市民开放。至1898年,奥姆斯特德在全美共设计约50处大型知名公园、绿地绿带、国家公园、国会山庄园林、校园、图书馆及养老院园林绿地等[1]。其后,奥姆斯特德的继子约翰(John C. Olmsted,1852—1920)又继续完成了约600项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的实践。奥姆斯特德的亲生儿子小奥姆斯特德(Fredrick L. Olmsted, Jr.,1870—1957)更传承父兄理念,于1900年在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创办美国第一所以教育风景园林为宗旨的风景园林系(Departmen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并协同专家、学者共创“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s, ASLA),并于1916年协助完成《美国国家公园管理法》等的编纂工作。1950年小奥姆斯特德退休以后,以上所述的风景园林教育机构和颁布的重大法规,以及风景园林项目至今仍在持续运作,并影响了日本明治维新后的都市建设,以及全球近代城市公园的创设与发展。美国区域性尺度的风景园林项目,如加利福尼亚州国家公园,纽约、旧金山、波士顿及芝加哥的城市绿地系统,在100年后的今天仍然沿用了奥姆斯特德提出的公园游憩规划与设计概念[2-3],这些正是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的力证。

1.2 美国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奥姆斯特德一生追求“改善美国社会”“增设并推广文化机构和游憩设施,包括公园等为全体市民所享用”的目标。他首创“社区凝聚成果”(communitiesness)一词,就是期待全体公民不分财富、地位、肤色,均能真正分享社区优质的公共服务[1],期待城市人居环境具备自然生态与优美品质,追求人文和社会经济的共同发展,呼应风景园林的基本要求。这是奥姆斯特德对风景园林最根本、最重要的理念。

1857年,纽约中央公园对外开放,当时的美国社会还处于蓄奴、人权不彰、贫富悬殊的时代,资本家及都市居民鄙视外来移民和劳工,都市环境的恶化与不安也初现端倪。而奥姆斯特德却在中央公园规划与设计中提出建设不论肤色、职业、贫富的供全民免费休憩的风景园林。这里有大草原、溪流、小丘和山径(rambles)等自然风景,也有人车分行(subordination for people)确保不受干扰的游憩和文化欣赏机构与公共投资空间[1],真正提供了更健康、更安全、更具福祉的美妙都市公园绿地。这种不为个人名望或地位而追求公共服务[pro bono (publico)]①的热忱(passionate),通过整合自然资源与人文社会经济要求,产生了更高的有形与无形价值(values),才使得风景园林持续建设至今,这也正是美国风景园林最根本、最重要的理念。纽约中央公园正是这一理念被采纳的真正实践,是美国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一。

哈佛风景园林系和ASLA协会在风景园林教育方面,也对公众产生了重要影响。二者共同完备了一脉相承的学术专业基础,呼应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改变,在奥姆斯特德的愿景和设计中,在重视游憩和促进全民健康的基础上,增加了对环境整体性的重视以及对跨学科的要求。这些不断回应社会发展和需求而增加的制度和典章规范[2],形成了美国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二。

1950年后,学界与业界分别努力,推行只要专业硕士(MLA)毕业,进入产官学业界服务,工作时限符合要求,通过由学者组成的独立委员会(CLARB)的考试,获得州政府教育单位认证和注册,并保持每3年的继续进修,即可取得和建筑师资格相当的风景园林师执照,并可成立法人公司,承揽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业务。纵观美国风景园林教育发展,风景园林专业硕士、博士的招生人数并不因就业机会或就学人数的涨落而改变,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数量[4]。此方式的本质多年来并未改变,也不曾有任何产官学界或任何层级政府公权力的干涉。这些合理、稳定兼具品质管制的制度和规范是美国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三。

当然,简短的历史也必须跳脱研究上可能出现的“叙事谬误”(narrative fallacy)[5],笔者身历其境,亲处美国纽约,考察持续至今141年的公园游憩空间和居住社区优质空间(amenity),认为这些实例正是对美国风景园林可持续发展基础的验证。

1.3 风景园林重大工程公共基础类建设

1970年迄今,在上述基础上,美国的大小城市如纽约、波士顿、芝加哥等均设立了公园与游憩主管单位(DPR)。该单位与主管交通或教育的部门同级,由议会编列预算,项目由该单位的重大工程处执行[6],所有执行的预算、编列的单价与底价完全公开。设计、施工与监理相互独立,同时通过互相牵制来保证项目品质。纽约“9·11”事件前,仅2006—2008年,纽约公园游憩部每年的公园绿地预算(含人事与工程费)共约20亿~23亿美金(约135亿~140亿人民币),这还不包括私人捐赠以及其他部门中有关风景园林工作所编列的预算。长年累月,虽然城市的居民付(高)税,却由此获得了高品质的风景园林和理想的生活环境,同时提升了有形的房地产业在社会经济财富上的加值效应。

居民对风景园林生活环境的要求与房地产效益都为风景园林工作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更多有利的发展条件。纽约市更组织学者进行研究,发现贫困收入区域气喘病的发病率很高,而气喘病患者在市政医疗系统中花费最多,怠工成本损失最大。对此提出策略:优先对贫困收入区域进行绿化改善,再扩大至其他区域,以取得最大社会经济效益。同样的情境亦扩展至都市居民高压力生活的新陈代谢疾病改善方面,如糖尿病、高血脂、心脏病或肥胖等问题。纽约市利用“任何居民10min可到达任一公园绿地休憩健身”(ensure all New Yorkers live within 10-minute walk of a park)的公共政策[6],广建人行徒步区、人行道和健行跑道,在绿廊道中建自行车道,清除棕地(Brown Field)中的污染物[7],进行中水再利用,建立生态联结和雨洪管理的绿色基础设施,对所有公共和私有土地新建及改建项目中的排放雨水径流进行控制[6-7]。这些需求均为风景园林教育和实践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持续动力和强势条件。

2 风景园林方法论:风景园林教育可持续发展的理论依据

美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均利用两大风景园林方法论构建教学内容。其一是1950—1970年间,加州伯克利大学Laurie教授提出的风景园林5项主要内容,即自然限制(natural factors)、人文条件(human factors)、方法论(methodology)、科技运用(technology)和多元价值(value)[8],并同时作为执业资格考核及教育训练必须考量的内容。

其二是宾夕法尼亚大学Swaffield教授提出的风景园林方法论[9],即:1)具有功能、工具和机能性的风景园林,依此实务经验而产生风景园林设计理论;2)具有批判性见解的风景园林,依此批判反省而产生设计理论;3)具有上述两者的功能性、机能性与思维批判的综合性见解方法,再由此反省产生哲学方法论的另外3个子题,包括风景园林知识形式、风景园林设计过程和风景园林景观空间形式意义与经验;4)风景园林景观表达与社会学、语言学关系;5)风景园林与生态学和美学的永续发展;6)风景园林景观设计在基地、场地和区域的多样价值整合[9]。综上,风景园林是对一个基地进行设计、建造和管理,并对自然、人文、社会和经济等多方面要求进行整合的学科,范围包括小尺度基地,以及中或大尺度的场地和区域。

3 中国风景园林教育现状及问题

在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风景园林专业的学生常被认为(或被教育为)仅做创意构想,如画出效果图表现亭苑、花园及水景等,而细部工作如工程方面由工程师负责,财务预算由业主负责,社区影响由官方负责,这些都不是风景园林专业的研究范围——这是狭隘的本位思维方式!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应该进一步考虑诸如气候变迁、极端气候、海水面上升、节约能源转换,以及异常降雨、干旱或内涝等新的现实问题与传统风景园林之间的联系。狭隘的本位思维会使风景园林教育与社会脱节,阻碍风景园林的可持续性。

此外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学生常不能正确表达完整的平面配置图、整地排水图,以及施工和细部图说[10],无法满足业界要求,更不会开发土地规划风景区或提供跨领域区域性整合发展的策略,进而导致风景园林教育与行业脱节,同样阻碍风景园林的可持续性。

以风景园林工程教学为例,在美国、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的风景园林专业教育中都有在应用技术方面的训练,都有必修的工程课[11]。其中美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教学中除了种植设计外,还有敷地工程(Site Engineering)与结构(Construction)2门课程。美国硕士、博士专业教学对此2门课程要求很高,在专业执照上也把关甚严,通过率约为1/3。而大陆地区的学生,虽然也有“竖向设计”的训练,但似乎大部分学生无法真正了解规划或设计前后的地形差异,以及其对自然生态或社会经济的影响优劣。

此外,在大陆地形图与分析资料的获取似乎非常困难。地形图可能只有高程测点,存在等高线不完整、欠连接等高线等问题,也通常没有土壤(钻探)报告,因此在进行设计时仅利用估算,就开始挖填方计算或进行排水流向指示,这显然是不合理且有极高安全风险疑虑的,积水、地形滑动和地基不稳等情况均可因地形的改变和增减土方而产生[11-12]。较大面积的规划项目中,地理资讯系统资料(GIS)或地质、水文、生态和社会经济等基本资料也常无法完整取得,或因比例尺太大而无法应用,这都是阻碍风景园林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问题。

4 结论4.1 风景园林教育的思考

鉴于上述美国风景园林的历史发展,反观中国风景园林教育现状,可知风景园林要想一脉相传、可持续发展,必须从充满理想与热忱开始,跳脱偏见,经行政或教育的实践,修正理论研究的缺失,不以培养“学阀”优势为重点,更不以硕士、博士学位,特别是以博士学位作为进阶官场的跳板,或挟学术身份谋求商业私利。

教学应配合社会与时俱进的要求,做到:1)具有谋求更好人居环境的公共服务热忱,并能整合自然资源、生态、人文、社会经济、工程等多方要求,产生更高的有形与无形价值;2)改变狭隘观念,不拘泥于风景园林或景观之名称、不纠结于一级或二级学科,全面整合不同地域及不同学科;3)师生与学校应承认教学上的缺失,改变思维,先找出问题所在,才能解决问题(approaching)。当然,在教学上师生难免陷于本位偏狭无知而不自觉[5],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以亲身教学经验去验证,以下即为试拟的方法步骤。

1)思考:尽量利用成型的设计理论[13],以“是或不是”这种交叉诘问的发问思考,而不是寻求取悦性的“对或不对”的“标准答案”式回应,特别是当业界兼职授课老师延用“竞图”或“快速设计”补习班的教学方法进行教学时,更应加强思考,否则无法让学生养成更具热忱的公共服务态度。

2)准备:参考案例,对于案例内的文字说明,如景观工程等高线、高程和整地排水等,应详细阅读,牵涉安全与健康的风景园林设计规范,更应充分理解。当今中国的风景园林教育,应有追求安全与健康的目标与理想,而非仅重视平面(商业性)效果图的优劣。

3)练习:练习尺度与比例的关系以及等高线的运用,在地形图数据不齐备的情况下,要指导学生自行核对高程点、自行发展等高线。除工程以外,还要依据生态自然条件、人文和社会经济的评估,进行替选方案的练习,由此培养在基础规划和设计阶段,对可能出现的各类影响进行预判的能力。

4)(自我)提升:承认知识的重要,加深对社会经济与自然生态现象的了解,并积极寻求答案,进行实证练习。承认“不知道自己的不知道”是自我提升的开始[5]。例如在水景设计中,需要关联水文与环境工程学的知识,这就是设计的提升。

5)检核:应检核现成或已求得的数据、图纸资料、批注及尺寸是否符合规范要求。再一次承认“自己的不知道”,并力求“是”或“不是”的检核批判。

6)完成:通过统计学方法或观察取样法对方案进行验证,并对验证结果进行重复比对,最终完成设计[13]。

4.2 建议

归纳以上教学问题和教学实验,风景园林教育也可通过思考、准备、练习、提升与检核,达到完整了解风景园林在自然、生态、人文、社会、经济、文化各方面知识的教学目标。中国台湾地区的风景园林行业发展现状常常屈从于不合理的民粹压力、立法及行政扞格,或业主的不合理要求。希望风景园林学界可以遵从中国传统美德,或欧美近代风景园林愿景所传承的社会公共服务的公益理念,以合理稳定的教育制度造福社会各方,构建更健康、更安全、更具福祉美质的社会,从而实现中国风景园林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Beveridge C, Olmsted F L, Tishler W H.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signers and Places[M]. Washington D.C.: John Wiley & Sons Inc, 1989: 3841.

[2] Levee A, Olmsted J C, Tishler W H.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signers and Places[M]. Washington D.C.: John Wiley & Sons Inc, 1989: 4851.

[3] Berg S, Olmsted F L Jr., Tishler W H.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M]. Washington D.C.: John Wiley & Sons Inc, 1989: 60-65.

[4] Tai L, Kuper R. Education Masteri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J].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10(3): 6466.

[5] Taleb N.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M]. New York: Random House Inc, 2007: xxi-2.

[6] 林开泰.美国纽约市公园绿地重大工程(Capital Projects)项目计划管理[J].公园绿地,2009(8):35-36.

[7] New York. New York PlaNYC Update April 2011[M]. New York, 2011: 30-44; 45-67; 62-71.

[8] Laurie M. An Introduction to Landscape Architecture[M].New Jersey: PTR Prentie Hall, 1980: 11-14.

[9] Swaffield S. Theory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 Reader[M].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02: 1-2.

[10] 林开泰.景观工程教育的迷思与困境[J].造园,2013,77:42-45.

[11] Storm S, Nathan K, Woland J. Site Engineering for Landscape Architects(5th ed.)[M]. New Jersey: John Wiley, 2009: 1-37.

[12] 林开泰.生态集排水规划与设计[J].造园,2011,70:72-75.

[13] Zeisel J. Inquiry by Design: Environment/ Behavior/Neuroscience in Architecture, Interiors, Landscape and Planning[M]. New York: W.W. Norton, 2006: 21-39. (编辑/刘欣雅)

作者简介:

林开泰/1950年生/男/美籍华人/福建农林大学园林学院副教授/金山学者,美国注册风景园林师,美国风景园林师协会会员/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工程、景观水文(福州 350002)

阙晨曦/1982年生/女/福建上杭人/福建农林大学园林学院讲师,在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风景园林历史与理论、乡村景观(福州 350002)

董建文/1968年生/男/福建长汀人/博士/福建农林大学园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城市绿地(福州 350002)

书讯 《思辨体悟 诗意栖居——风景园林文集》

本书作者李金路现任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风景园林专业院及旅游中心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注册规划师。学习和从事风景园林专业已30余年,本书是他从事学科工作真实的汇总。

本书收录了作者过去20年间在专业刊物和相关媒体上发表的60余篇文章,内容涉及政府的风景园林行业发展研究课题、标准编制的思路、个人学术思考、文化研究、调查报告、学术评论、会议报道、风景旅游人居环境研究、城乡规划设计、考察感想和造园实践等。

作者将论文归纳为“思想探索”“城市绿地与人居环境”“风景名胜区与旅游规划”3个部分,并作为本书的3个篇章,便于从事风景园林和旅游专业的读者阅读。

孟兆祯院士为本书作序,评价该书囊括了汪菊渊院士论证风景园林学科的3个层次:传统园林、园林城市和大地景物规划,从本书可以了解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人才成长的正确途径,并可从中获益。

本书内容丰富、涵盖范围广泛,既有大量的实践总结、理论阐述,又有对国家相关行业政策的研究解读,以及交流中的自身感悟。

期望本书的思考与实践能够为构建风景园林学科框架提供一些结实的砖瓦基石,并对风景园林和旅游专业从业工作者有所帮助。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出版)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大陆风景园林教育的可持续发展——中美风景园林教育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