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近代园林营建特征研究

朱蓉 / ZHU Rong王文姬 / WANG Wen-ji王琛 / WANG Chen   2017-05-29 00:18:34

摘要:无锡近代园林作为由古典园林向着现代园林转型的中期,因其历史赋予而展现出新的形态和新体系。充分调研1840—1949年间具有典型性的无锡近代园林,结合其地理环境、景观属性、功能内涵、空间形态特征等,进行私家园林、城市公园、祠堂园林、寺庙园林等典型类型的总结与分析。通过具体案例分析,研究无锡近代园林的选址布局、叠山理水、建筑营构、植物配置等特征与设计法则。同时对无锡近代园林的历史概况与发展脉络、时空特征的形成及功能与风格的演变,分析产生的原因并进行总结。

关键词:风景园林;无锡近代园林;营建;特征

文章编号:1000-6664(2017)03-0109-06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4-23; 修回日期:2017-01-11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编号51408265)、2013年江苏省社科基金一般项目(编号13YSB012)、2014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编号14YJCZH233)和江苏省教育厅高校优秀中青年教师境外研修项目共同资助

Abstract: In a transition from classic gardens to contemporary gardens, Jiangnan modern garden appeared in new form and system. This paper made an investigation on typical Wuxi modern gardens from 1840 to 1949, analyzing different types such as private garden, urban park, ancestral hall garden, and temple garden. Through case studies, characteristics and design principles on the location, mountain and water, architecture, plant of Wuxi modern gardens were discussed. Meanwhile, their historical context, formation of temporal-spatial character, transformation on function and style were summarized.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Wuxi modern garden; construction; character

1 无锡近代园林的研究背景与意义

自1840—1949年的100多年间,无锡以其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良好的经济发展区位和物质基础,以及地处吸收外来文化前沿的优势,对江南近代园林的萌芽与发展,起着一定的前导作用。“江南园林,明看苏州,清看扬州,民国看无锡”[1]。无锡近代园林内涵丰富、类型多样,具有充分的囊括度,在江南近代园林史上具有很强的代表性。例如,由乡绅筹建的锡金公花园开创了中国“公园”建设之先河;而民族工商业家建造的私家园林梅园、横云山庄、蠡园等也成为巧妙结合真山真水的园林典范,这些近代园林对于构成无锡山水城市格局起到重要作用,同时也是中国园林史与近代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代园林是江南城镇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快速城市化发展进程中,由于认定标准的局限、法律保障的缺失、园林范围改变与权属问题,以及过度的旅游开发和不合理利用方式,都使具有大量历史文化信息和遗产价值的近代园林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新的严峻挑战。因此,科学研究近代园林的历史文脉与空间形态演变,对指导变化着的城市环境背景下的近代园林文化遗产保护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对于无锡近代园林转型和发展的创新经验进行讨论与总结,探讨历史环境中的园林规划设计方法,也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2 无锡近代园林的类型、分布与发展阶段

明清至民国时期,无锡作为中国经济发达的地区之一,凭借其优越的自然条件、便利的水陆交通和安定的社会环境,社会生产力得到较快的发展。同时,无锡开埠时间较早,伴随手工业的兴盛和商品经济的发展,逐步形成了江南有名的米市、布码头、钱码头、丝码头等,成为民族工商业发祥地之一。因此可见,城市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与近代民族工商业文明交相辉映,这些因素都为无锡近代园林的兴起以及其多样化的营建类型,奠定了深厚的经济基础和有利的先决条件。

图1 无锡近代园林分布图近代以来,在太湖、蠡湖之滨,惠山、嶂山之麓,运河、梁溪之畔,先后出现了20多处由私人营建、但却向公众开放的近代风景园林或别墅园林,这些园林充分利用太湖的湖光山色进行造园艺术与设计(图1)。无锡近代园林的类型丰富多样,主要包括宅邸式园林、别墅式园林、公共园林、寺观园林、宗祠园林等,这些园林基本保存完好,空间形态特征明显,具有较为充分的囊括度(表1)。从位置上看,无锡近代园林中别墅园林主要分布在山林地、太湖畔等青山秀水的郊野开阔之处;宅第园多分布于交通便利的城中;寺庙园林多为家庵,均位于园主别墅园附近山明水秀之地;宗祠园林则依循无锡传统,主要分布于惠山一带。

从发展阶段上看,这些园林的建造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延续至20世纪30年代。其中,1882—1911年,西方文明对无锡的渗透仍属于萌芽状态,在园林建设方面也并未有具体表现,造园类型单一,主要是以中式的私家园林为主。薛家花园、惠山古镇祠堂群的“留耕草堂”,虽按建筑年代划分属于无锡近代园林,但造园艺术原则,仍属传统的古典园林。这时期的园林主要由官商富贾建造,服务于园主及家人的日常交际活动,并未大面积开始对太湖沿岸景观资源的利用。无锡近代园林的发展繁荣期主要集中在1912—1936年,这一阶段是无锡近代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同时也是城市社会文化领域活跃,引入西方新技术和新风格,使无锡园林在形式、内容、建造技巧等方面产生现代化转型的阶段。1937—1949年间是无锡近代园林的缓滞期,此期间基本没有较大规模的园林建设活动。

3 无锡近代园林营建特征3.1 选址布局

作为江南水网中心,无锡濒于太湖北半圈,占据太湖山水组合的最雄奇奔放的一区。从东南部的乌云、石塘、大浮到中部的宝界、充山、鹿顶、南犊山以及西部的鸡笼、莲花、青龙等山,南北山峦结合大箕山、小箕山、北犊山,共拥太湖,形成了袋状水湾极北处沟通蠡湖,接壤城市近郊[2]。这些绝佳的自然山水资源条件、重叠收放有致的景观特点为近代建园选址提供了有利条件,使无锡近代园林的选址布局从传统的城内市区范围向太湖、蠡湖、惠山市郊一带拓展,同时也对于构成无锡现代山水城市格局起到重要作用。同时,大部分园主民族资本家作为当时的新兴阶级,与社会各界的联系广泛,由于较早接触到西方文明及生活方式,对于居住环境的要求除了舒适便捷的现代化起居,还要求有交际宴会宾客的场所。他们一方面欣羡文人雅士的幽洁僻静,但传统古典园林的小庭院不再能满足其社交活动需求,又向往西式花园洋房,加之近代交通的发达,因此便向市郊发展建造别墅园林。经过不断扩建改建,自然景观与人造园林相映成趣,使这里集湖光、山色、园林、森林、人文古迹、植物园于一体,并逐步成为江南最大的山水风景园林群。陈植在其《造园学概论》中就曾提到无锡“工商巨子,相率于太湖之滨,横山、独山间一带湖山,次第相地,点缀园林,不数年间,业已星罗棋布,蔚为大观,盖已俨然形成一名区矣”[3]。

无锡近代最具代表性的别墅园林大多集中在太湖、蠡湖之畔,这里由于位于城市郊区,湖岸曲折、景色秀美,兼具“山林地”和“江湖地”的真山真水自然环境,因此吸引了许多近代工商实业家、社会名流们先后在此兴建园林,渐成规模。同时,无锡市区西部惠山一带山林泉石遍布,自古是娱目怡情的场所。自唐以来人们在此建造祠堂,祭祀、纪念的人物几乎遍及无锡历史上所有名人。祠堂园林是惠山祠堂群中富有特色又极具魅力的处所,近代建造保留至今的有潜庐、杨藕芳祠。当然,出于交通便利的考虑,一些多用作私人居住、会客的宅第式园林或城市公园依然选址于城内,无锡学前街、中山路原河道纵横,水路交通便利,便是近代宅第园的主要聚集地。

3.2 筑山理水

无锡山水的美感,在于山水组合的多变和紧密,山长水阔,层峦叠嶂的周边远山形成丰富的景观层次。同时,又由于许多环形水湾连接、套合组成梅梁湖这个大水湾,使得环内各处形成对景和衬景,不同位置、不同地形的景致又随季节、时间、观景视角的不同而产生变化。总之,无锡山水可称得上是雄奇中不失秀丽,壮观中略带清幽,奔放中点缀淡雅。无锡山水自南北朝就名闻遐迩,吸引着名人雅士来此游览甚至定居,历代达官贵人、士绅隐士,一直将这里作为归隐和进行宗教活动的理想处所,凭借青山绿水,建草堂、构寺观、筑精舍。

优越的自然山水环境为无锡园林营构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而山水元素也在无锡近代造园中被充分加以延续和拓展。近代造园者尊重自然、因地制宜、顺应地形、结合原有景观特征进行构建,取得与周围环境的有机结合与和谐共生。“虽由人做,宛自天开”的朴素生态科学观与审美取向始终贯穿了无锡近代园林的山水营构。其中,不仅充分利用山林地、湖畔处的太湖郊野山水风貌进行造园,形成其鲜明的特色。同时,也注意到充分借助原无锡城中的金匮山、白水荡、严家池、梁清溪等山水进行营建,将自然美用人工美来多加提炼。

图2 横云山庄总平面布局图根据运用山水元素造园手法的不同,大致可以将无锡近代园林分为真山真水、真水假山、假山假水3种类型。真山真水式园林主要分布在太湖湖畔,此处倚山面湖、山水萦绕,可充分利用山形地势和自然水体构园,其典型代表便是位于鼋头渚风景区的横云山庄,它占据南犊山西端深入湖中的绝佳位置,沿湖而筑,充分利用原有的山石、水体、“包孕吴越”“横云”摩崖石刻,收纳于园中,在沿山和沿水处各设道路,形成环路,同时也很好地增强了景深效果(图2)。真水假山型园林例如老蠡园、渔庄,属于水岸式园林。它们紧傍蠡湖,采用围堤收纳蠡湖水,进行分割,而在内湖用湖石、黄石修筑驳岸。远借太湖边笔架山、石塘山,雪浪山峰,风帆渔舟,构成太湖园林的美景。同时,楼、亭、水榭傍水而建,曲水环绕,景以水分,水溶于景。园内堆砌假山,假山石材主要选用产于无锡周边的太湖石和黄石,形式富有乡野之趣。假山假水型园林大多为城中宅园,由于园址面积大小与位置的限制,基本采用平地起园,挖池堆山的方式,山石堆叠形成假山,表现出峰峦丘壑,为平地增加了层次感。例如位于市中心的云薖园内园中,以苓泉池为中心,建筑和山石沿池环列,形成一种向心、内聚的格局。在东南、东北角利用太湖石的自然形态变化建造人工假山群,在水边呈现出错落有致的形态。入园处2个似龙形的太湖石分据六角亭两侧,蜿蜒至花木丛中,妙趣横生(图3)。

3.3 空间形态与功能

无锡近代园林中位于太湖的别墅园林,处于地形较为复杂多变的环境中,园林面积规模比较大,因此多采用散点、自然的动态序列布局模式,利用曲折的道路联系景点。这些园林为游憩、避寒避暑、宴会、休闲而建,由宅园向别业庄园的内涵发展,成为可住、可游、可赏的多功能场所,称为“花园”“山庄”“别墅”等。由于依傍自然山水,尺度较大,此类园林面积多在3hm2以上,已经初具风景名胜区的规模,要比传统的古典江南私家园林具有更大的空间尺度和视线开放性。在空间形态组织上也不是“小中见大”,而更是“大中见小”,整体性设计理念贯穿在这些太湖园林的布局设计中。设计者充分运用规划、造景等现代方法,进行多层次布置,移步换景,同时也使园林具有更强的质朴野趣和自由、丰富、多变性的特点。而位于城中、惠山多用于居住、会客的宅第园,为表现出强烈的序列感,往往采用静态轴线布局的模式①。

图3 云薖园中的山水营造从功能上看,宅园不光担负起起居、会客、读书的作用,还有娱乐、打球、生意洽谈等作用,是社会贤达、名流汇集,进行社交生活的场所。民国时期,一些园主还在家眷居室外,将许多厅堂开放,为社会服务所用,例如成为开办蚕丝技术培训班和私立中学的场地,而薛汇东住宅中还曾一度办起了医院。同时,一些园主多有留洋的经历,较早接受西方文明思想和生活方式,因此无锡近代园林中的建筑在功能类型方面均受到西方模式的影响。例如梅园中的植物玻璃温室、高尔夫球场;薛家花园中的弹子房;蠡园中的露天舞池、游泳池、划船、钓鱼区域等,个别园林中还设有自来水、发电机、沼气池、停车场、汽车库、取暖设备等近代设施,这些在当时都是十分具有开拓性和现代性的。

无锡近代园林的功能从少数人使用的私园变为更具社会性和公共性的园林,服务对象和范围明显扩大。传统的古典私家园林多文人园,园林的封闭性显示出文人大隐于市的生活追求,园林只是个人情感栖居、表达之所。而无锡近代园林的园主多为新兴资产阶级或实业家,不同于以往由士大夫和文人阶层所建造的古典私家园林的封闭、内敛、孤芳自赏特征,这些工商实业家富甲归乡,有一种积极“入世”的心理,希望营造出具有雅俗共赏、进行社交活动和聚会的公共性、开放性场所,因而在园林建造中特别强调社会性和开放性,“封闭性”逐渐消失,体现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公共属性。

3.4 建筑营构

无锡虽然是开埠较早的城市,西式建筑文化进入无锡也较早,但建筑设计的总体风格依旧以传统古典式为主或以“外西内中”的形式表现出来。在园林中多采用青砖砌面的无锡乡土建筑,风格朴素,并与环境充分融合,山地建筑后墙多用毛石贴面。例如梅园的“乐农别墅”“香海轩”等,横云山庄中的长春桥,就地取材,采用小黄石贴面。有些临水而建的花厅、石船舫等,沿用古典屋顶样式,但在整体样式上更加追求轻盈灵动,屋顶起翘比较高,木构件也没有复杂装饰。

同时,无锡近代园林建筑中也大胆地采用了殖民风格,曾先后出现巴洛克式风格建筑、西班牙式风格、英式建筑、美式建筑、法式建筑,以及古希腊柱式和券廊等也开始出现在园林建筑中(图4)。其中较为有特色的是薛汇东故居里3座巴洛克风格的小洋楼;蠡园极具西班牙风格的颐安别业,建筑外立面采用浅黄色手工抹灰弧形墙,以高远近低的层级方式排布,用铁艺、小拱旋及圆弧檐口等符号进行装饰。

此外,也有在中式建筑传统样式上增加西式元素,加以改造,将传统建筑、现代建筑、西式古典等多种元素拼贴组合,成为外西内中,或者半中半西的中西合璧式混合样式,典型代表如杨藕芳祠、梅园的乐农别墅、云薖园的裘学楼等。随着钢筋混凝土、彩色玻璃、铁艺等新材料的引入,外廊式阳台、拱形门窗、古典柱式、室内西式天花吊顶等中西结合建筑构件的运用,无锡近代园林中的建筑在风格、形式上更趋于多元化。但此类建筑多数是砖木混合结构,两三层高,砖柱、墙体为主要承重。有古典柱头、列柱、券廊,但第五立面屋顶仍为中式风格,在细部的砖刻、门窗上保留传统特色。杨藕芳祠西为中用,从总体到细节,用清水砖墙精细建造成独有西洋风格的建筑。享堂中使用特质青砖砌筑成2根巴洛克圆柱,楼廊柱、檐框、窗台及外装饰西部等都采用西式曲线构造。外观上,在其东西两侧的山墙处,却又采用了无锡最古老的“观音兜”封火山墙,以及精致的筑瓦正脊。将第五立面包装成了最具无锡传统的风格样式,与整体的古祠堂群风貌及其和谐一致。门楼、门罩花饰等室内装饰中,建造者大块采用西洋图形纹饰,其间又有中国传统的“暗八仙”图案装饰。表现出主人既没有丢弃中国传统文化,又主张新政、洋务、锐意改革。云薖园中的裘学楼是一栋三开间的二层洋房,屋顶仍采用中国传统的硬山顶配马头墙,屋脊上装饰云纹,属无锡传统民居建筑形式。建筑结构为砖石构造,采用西式拱券结构柱式,雕刻西式植物纹样于柱面。建筑内部地板采用进口柚木。

图4 薛福成故居巴洛克式窗(左)和王禹卿故居齐眉居英式窗(中)、英式大门(右) 无锡近代园林建筑在继承江南古典园林建筑文化的基础上,有机融入了西方的文化、技术、材料、工艺审美观。这种吸纳与运用并不是仅仅停留在“使用”的层面,而是将西方科学技术与本地传统相结合进一步创新,无论是在拓展造园艺术的设计理念,还是在对园林的功能与实用性等方面都得到了提升。资本的融合、名流绅士的开化、对西方技术的肯定等原因,为无锡近代经济发展提供有利条件,也为无锡近代园林与建筑营构提供先决条件。一方面,由于无锡以京杭大运河为主干,其境内的锡澄、梁溪等与太湖、长江直通的河流与运河直接相连,在此水运可直接到达长江流域和太湖流域的任何地方,其便利而发达的水运交通不仅为无锡提供了良好的经济和贸易机会,同时也使其在多元文化交融上具有很强的优越性,并成为历史上江南西方文化传播线路中的节点之一。另一方面,由于园主或建造者主要为民族资本家、近代官僚、本地乡绅,他们多数出身于传统封建家族,但之后有出国留学考察的经历或在商业贸易、文化交流中接触国外思想。于是,在园林设计与建造中同时也将“兼收并蓄、锐意进取”“求新求异”的现代观念积极地融入进去。

3.5 植物配置

无锡地处长江三角洲平原腹地,气候属亚热带北缘,热量充足,降水丰沛。植被区划分属常绿阔叶——落叶阔叶混交林带。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先进思想和理念的融入,近代园艺技术的提高和工业文明带来的标准化,无锡人逐渐受到影响,更加提倡植树,这一时期的园林植物种类也更为丰富。近代无锡实业资本家、当地乡贤等开始在城中置地建园、在太湖边修筑园林别墅,为营造良好的景观形态,大量种植花木,形成植物园和植物专类园,注重植物的群体景观,在植物开花季节,适时举办各种类型的花卉展览,树种的引种工作也具有了一定的规模。当时引种的主要树种有日本樱花、唐菖蒲、杜鹃花、大王松、悬铃木等,还引进了一些园艺栽培品种,如冷杉、山槭、狭叶火棘、大明竹等种类,这些在20世纪20—30年代引种的品种至今仍属罕见。无锡植物的引种对园林产生最大影响的就是近现代专类植物园的建设。

梅园是开发无锡太湖风景区的第一所近代生态园和专类园林,当年,园内栽梅3 000余株,桂花种植也多达3 000株。当年,梅园就建有玻璃暖房,放置各地引种的奇花异卉。横云山庄初建时原名“竢实植果试验场”,种植园艺植物40余种,园主杨翰西在其《鼋头渚艺植录》中曾对种植在鼋头渚的植物进行了植物习性和栽培要点的总结。更值得一提的是,鼋头渚“长春花漪”重要景观就是以樱花为主的(图5),这是园主杨翰西从日本引进的染井吉野樱花品种。目前,鼋头渚风景区专门建设太湖樱花谷,种植樱花5 000余株60余个品种,将樱花特色予以扩展,每年举办太湖樱花节,带来良好的环境效益和品牌影响力;据《蠡园记》记载:“园初占地三十余引,即濒湖面山,胜景天然。加以人工建设,凿池蓄水,叠石为峰,植梅为阜,种莲于沼,中西花卉参差错树而风景宜佳。”由此可知,当年的蠡园种植了梅花、荷花,更有中西花卉种植其间,并引进外来植物于园中。为了使蠡园景观更胜一筹,园主王禹卿儿子王亢元专门从日本买来一批杜鹃花(均属毛鹃,现已90岁)种植于蠡园内。1948年《无锡导游》介绍:“蠡园三月杜鹃红,人力居然竞化工”;另外,锦园中锦堤两侧的荷花池,太湖别墅内的方寸桃园等等,都充分展示了无锡近代园林体现植物主题的特征。

20世纪80年代之后,无锡陆续建成了杜鹃园、江南兰苑、吟苑、樱花谷、花菖蒲园、古梅奇石圃等专类园林,成为颇具特色的无锡城市现代专类植物园。各公园景区积极推广特色花卉种植,以1~3种植物作为本公园的植物景观特色,并于植物开花季节举办各类丰富多彩的花事活动,增加公园的旅游收益,这些,无疑都是无锡近代园林植物配置理念的启示及传承。

图5 鼋头渚长春花漪樱花景观

4 结语

作为由古代园林向着现代园林转型的中期,无锡近代园林的发展是继承、变异和创新共存的现代化演进过程。这一转型过程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1)公共性:无锡民族工商业家对园林的注资建置,将近代园林的投资、建设、管理方式以及市场运作方式发生改变,摆脱了私园传统营建模式,完成从“三分匠人,七分主人”的封建家族式运作方式到全民参与的蜕变,在促进园林公共化、全民化,美化城市绿地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时代性:在园林建设方面,设计者不断引入现代园林技术、科学民主新观念而发生变革,使无锡近代园林在区位、规模、功能、建筑形态和植物配置等要素上均明显区别于传统园林,进入近代园林发展的新阶段。3)特色性:无锡近代园林在因地制宜自然山水的景观布局、新功能内涵的开拓性、对西方近现代园林制度的模仿与本土化摸索,以及中西合璧新式建筑风格的追求上,积极推动了近代无锡园林独具特色的建设实践,也为独具一格的无锡现代园林景观文化发展奠定了基础。

“文物因园林而保护;园林因文物而生辉”[4]。无锡近代园林见证了近代江南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中西文化交融、民主科学思想的现代化转型,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典型代表性。其相关研究成果不仅能为20世纪遗产的保护和管理提供依据,为园林现代化转型的规划设计提供理论指导,而且对于研究21世纪中国城镇化进程中城市规划、建筑、园林为一体的可持续发展人居环境建设,也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王文姬.无锡近代园林调查[J].中国园林,2012(4):8891.

[2] 李正.造园意匠[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5-7.

[3] 陈植.造园学概论[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34.

[4] 沙无垢.无锡风物百景漫笔[M].南京:江苏文史资料编辑部,1998:4.

(编辑/金花)

作者简介:

朱蓉/1976年生/女/江苏人/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英国爱丁堡大学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城市文化遗产保护、近代园林研究(无锡 214122)

王文姬/1970年生/女/浙江人/无锡市市政和园林局总师办,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江南大学校外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历史人文(无锡 214000)

王 琛/1989年生/女/山西人/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城市文化遗产保护(无锡 214122)

注:文中图表均为作者绘制或拍摄。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无锡近代园林营建特征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