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沙质土滨水绿地生态修复探讨——以西咸新区钓鱼台湿地公园规划设计为例

魏巍 / WEI Wei   2017-05-29 00:18:33

摘要:在快速城镇化的背景下,城市粗放型发展遗留了许多生态问题,在生态文明、绿色发展总体思路指导下,国家针对性地提出了生态修复、城市修补的具体技术策略。在理论层面探讨了生态修复的定义、意义及生态修复的关键问题;在实际的项目实践中斟酌研究,探索了北方沙质土滨河绿地的生态修复方法:在采沙弃地、坑塘湿地、河口湿地、建筑垃圾4个方面量身定制了针对性的思考与解决方案;提出了生态修复工作的技术路线,强调了本类项目后期监测的重要性,分析了“生态设计”用词的合理性,论述了对于风景园林行业生态修复类项目的价值观和工作方式发生变化的体会。

关键词:风景园林;北方;沙质土;滨水绿地;生态修复

文章编号:1000-6664(2017)03-0092-06

中图分类号:TU 986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5-27;  修回日期:2017-01-09

Abstract: In the context of rapid urbanization, urban extensive development left many ecological problems. In the guidance of general idea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the specific technical strategies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and urban repair are put forward.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definition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significance and key issues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In the actual project practice, as appropriate study,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ecological restoration method of the sandy soil green space in the north. In the mining desert, pond wetlands, estuary wetlands, construction waste four aspects, tailored thinking and solutions are made. The technical route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is put forward, the importance of post monitoring of this type of project is stressed, and the rationality of the term "ecological design" is analyzed. This paper expounds the author's experience of the change of values and working methods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s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dustry.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North China; sandy soil; waterfront green space; ecological restoration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城市发展波澜壮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城市发展带动了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建设成为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引擎,但是,粗放的发展方式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城市病,新形势下我国城市发展方式亟须由速度型向质量型转变、由外延式向内涵式转变、由功能型城市向特色型城市转变、由内向型向外向型转变、由单体向网络型发展转变。因此,中央提出了“生态文明城市建设和新型城镇化建设”,力图改变高速、粗放、外延扩张的城市发展模式。

2015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海南省三亚市列为“双修双城”试点,开展城市修补和生态修复工作,研究探索我国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模式和新型城镇化发展方式。风景园林师应对此引起高度重视,将专业知识应用到解决城市中的现实问题上,以负责任的态度改善城市环境,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

1 关于生态修复的探讨1.1 生态修复的定义

生态修复至今尚没有确切的定义,不同的专家学者在生态修复的研究对象、内容、目的、过程等方面持不同意见。一般的文献资料中多存在生态修复、生态恢复、生态重建等概念,更加详细的有文献资料将其细分为挽救、更新、再植、改进、修补[1]等,或是重建、改良、修补、减缓、重造、更新、再植等[2]。

根据其核心内容,生态修复的主要定义包含以下3个方面[2]。

1)强调恢复到干扰前的理想状态。美国自然资源委员会的定义:使一个生态系统恢复到较接近其受干扰前的状态即为生态修复。

2)强调应用生态学过程。我国学者彭少麟提出:生态修复研究生态系统退化的过程与原因、退化生态系统恢复的过程与机理、生态恢复与重建的技术与方法。

3)强调生态整合性恢复。国际恢复生态学学会的定义:生态修复是帮助研究生态整合性的恢复和管理过程的科学,生态整合性包括生物多样性、生态过程和结构、区域及其历史情况、可持续的社会实践等。

1.2 生态修复的意义

生态修复的内涵远远超出以稳定水土流失地域为目的的种树,也不仅仅是种植多样的当地植物,“生态修复”是试图重新创造、引导或加速自然演化过程。人类没有能力去修复自然的生态系统,但是我们可以帮助自然,把一个地区需要的基本植物和动物放到一起,提供基本的条件,然后让它们自然演化,最后实现恢复。

因此生态修复的目标不是要种植尽可能多的树,而是创造良好的条件,促进一个群落发展成为由当地物种组成的完整生态系统。

1.3 生态修复的关键问题

通过案例的研究、文献的汇总,可以看出,生态修复不是多种树、不是绿化、不是简单的封禁、不是低产群落的改造,其关注点在于生态系统是否健康、生态功能是否得以改善、生态结构是否合理等。按照部分学者的理念[3],生态修复要恢复生态系统4个方面的功能:1)生态功能;2)生态结构;3)生态的可持续性;4)文化、人文特色。结合风景园林专业的特点,生态修复可以分为3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低层次,受损生态系统的乡土植被恢复,也就是通常理解的绿化或是植物的恢复阶段。第二个层次:中层次,营造生态系统,本阶段要考虑生态系统的功能、结构、可持续性、生态文化等方面。需要考虑人、动物、植物以及现在尚没有引起重视但对生态系统至关重要的要素等。第三个层次:高层次,构建和谐的人居环境,与自然和谐相处。

2 西咸新区钓鱼台湿地公园规划设计实例2.1 项目简介

本项目位于西咸新区沣西新城渭河南岸,场地东西长约9 0 0 0 m,南北宽100~1000m,整体面积约为500hm2。场地内现状有大量的挖沙后坑塘、历史遗留的挖沙场、农民承包的鱼塘、成群结队的水鸟。

场地的特点有以下4个方面。

1)水质浑浊,径流丰富。渭河水质浑浊,每年输入黄河的泥沙约占黄河泥沙总量的1/3,水质改善的压力较大。设计地段位于渭河中游,从渭河全段看,中游比下游径流丰富。

2)局部地块植被破坏较严重。由于采沙过多,渭河滨水绿地中遗留大量的沙坑、沙丘,植被破坏较严重,部分地块急需生态修复措施。

3)文化积淀厚重。渭河是中华民族的一条古河,有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在进行风景园林设计时应予以重点考虑。

4)亲水性较差。渭河现状堤与水的距离较远,设计地块内堤水距离最远达到1 000m,最近距离也有100m。亲水的感觉较差,大部分滨水绿地感觉不到水的存在。

结合甲方的诉求,项目组重点在4个方面开展工作:(1)有针对性地开展滨水绿地的生态修复,这部分工作是整个项目后期能否达到较好的生态、社会、经济效应的关键所在;(2)结合当地历史文化的节点进行风景园林设计;(3)落实上位规划,设计贯穿整个西咸新区的健身长廊;(4)落实当地水利部门规划意图,与水利设计单位同步合作进行防洪工程的设计。本文重点介绍工作的第一方面,即滨水绿地的生态修复工作。

2.2 北方沙质土滨水绿地的特点

北方沙质土滨河绿地依据其所在区位的位置、气候、土质的物理条件不同,可以看到有3个方面的特殊性:滨水绿地、北方绿地、沙质土绿地。下面简要分析其特点。

1)滨水绿地的特点。

《防洪法》[4]第二十二条规定:“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的土地和岸线的利用,应当符合行洪、输水的要求。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倾倒垃圾、渣土,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禁止在行洪河道内种植阻碍行洪的林木和高秆作物。”防洪安全关系国计民生,是城市建设中首先要遵循的原则。

从以上文字中,可以解读出:滨水绿地不能影响行洪;不能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不能种植阻碍行洪的林木和高秆作物。

另一方面,出于对大江大河堤岸保护的考虑,种植于堤防临水侧护堤地内,用于防浪护堤和抢险取材的专用林称为防浪林,它是防洪工程和堤防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抵御洪水的一道有效防线,也是沿河地区的绿色生态屏障。防浪林的技术要求由于河流的宽度、级别等不同而有所区别,各个省份对此制定了相关的技术要求。

2)北方绿地的特点。

一般认为我国北方地区位于秦岭—淮河一线以北,内蒙古高原以南,大兴安岭、乌鞘岭以东,面积约占全国的20%,人口约占全国的40%。

北方地区主要是温带季风气候。气候特点是一年四季分明,夏季温热多雨,冬季寒冷干燥。北方地区与南方地区最突出的不同,就是有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在这个冬季里,乔、灌木进入休眠或生长延缓,草本植物地上部分大多枯萎。

3)沙质土的特点。

沙质土土壤的特点有7个方面。

(1)沙粒含量高,颗粒粗,组成的粒间大孔隙数量多,故土壤通气透水性好,土体内排水通畅,不易产生托水、内涝和上层滞水。

(2)保蓄性差。保水、持水、保肥性能弱,雨后容易造成水肥流失,水分蒸发速率快,失墒多易引起土壤干旱。

(3)土壤中原生矿物以石英、长石为主,潜在养料含量少。

(4)土温变幅大, 白昼土壤升温快, 晚上降温也快;早春土温低,但随气温回升,土温上升也快,晚秋也容易造成霜冻。

(5)沙性土耕性好,宜耕期长,耕后土壤松散、平整,无坷垃或土垡,耕作阻力小。

(6)沙性土大孔隙多, 氧气充足。图1 确定4种生态修复场地

图2 2002—2012年设计区北部卫片动态分析图(引自百度地图)(7)发小苗不发老苗。沙性土“口松”,出苗快、齐、全。但因养分贫乏容易造成作物中后期脱肥、早熟、早衰。

4)北方沙质土滨水绿地生态修复的难点。

(1)乔、灌、草之间的互补协作较难。

因为要满足水利部分防洪的要求,所以高大乔木的数量是有限的,整体滨水绿地的生态系统较森林生态系统,结构简单、功能要少。比如发生像森林生态系统中的上下层植被间的协作就较困难:部分草本植物萌芽阶段,需要避开较强烈的太阳光,高大乔木能够提供遮蔽;一个生长季后,草本植物枯萎可以作为乔木的天然肥料。

(2)生态修复植物的选择要适合。

由于北方冬季寒冷,草本植物生长和修复的过程只有一个周期,必须要在较严酷的生长条件下迅速成长,使数量达到能够来年自我繁殖,因此对草本植物提出的要求较高。

(3)沙质土的土壤特性对于种植不利。

沙质土保水、持水、保肥性能弱,土温变化大,晚秋也容易造成霜冻,对植物生长有不利的方面。

因此,要针对不同的场地需要找清修复的主要问题,针对主要问题修复滨水绿地。

2.3 生态修复场地的确定及目标

通过现场踏勘、村民走访、2002年至今的卫星影像分析3个方面的工作,项目组确定了4种需要生态修复的场地(图1)。

项目组选取了2002年至今的卫星影像分析,通过动态的影响资料来判断处于变化过程的生态系统,季节性的草木荣枯不进行生态修复,长期的、斑块化的植被缺失地块计入生态修复的范围内(图2)。

将4种生态修复的场地在空间中进行甄别,然后落实到风景园林设计的方案中,对其各个场地进行编号,共得到7块用地(图3、4)。

虽然从近几年的分析中可以看到这4种场地需要生态修复,但是其形成的原因各不相同。只有动态地了解其形成的原因、分析其问题,才能视情况制定生态修复的策略。

1)采沙弃地——复绿。杨思植、杜甫亭根据卫片、历史文献与实地考察资料,发现渭河南岸有若干道古河道遗迹,并绘制了渭河西安段的历史变迁图[5](图5)。此后刘庆柱于1990年[6]、李令福于2011年[7]经过不同的研究角度及方式进行探索后,赞同这一观点。自新石器时期,渭河古道至清朝河道逐渐北移;渭河是黄河的一级支流,其泥沙含量占黄河的1/3,不断有泥沙遗留在南岸,所以渭河南岸的沙质细腻,较北岸和其他河流较好。渭河成为整个大西安地区建筑行业的主要采沙地区。场地内的采沙弃地,主要是近年来人工采沙、盗挖后所形成的地块。设计地块位于沣西新城的上风方向,采沙弃地的大量裸露土上的浮尘、细沙极易被风吹向沣西新城中心区域。采沙弃地在生态修复方面最主要的目标是复绿,恢复部分草本植被及部分灌木,减少风沙对城市的危害;初步建立植物生态系统。

2)河口湿地——生境。河口往往具有生态系统的边际效应,其内部环境因子和生物因子发生梯度上的突变,对比度大,交错带内的生境等值线密度高,生态位分化强烈,物种丰富,特有成分多,种间关系复杂,食物链较长[8]。新河是渭河的支流,宽10~20m,自南向北汇入渭河,新河上游有部分污染源,导致水质较差,河水黑臭,鱼虾较少。新河入渭口正修建新河大桥,桥长超过120m,建成后的车流量较大。陕西省动物研究所等单位在2008年进行的陕西水鸟统计显示,在陕西省分布的水鸟中属国家Ⅰ级保护动物的有5种、属国家Ⅱ级保护动物的有8种[9]。渭河平原湿地是水鸟集中分布的区域,由于资源的过度开发、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等原因,湿地面积逐渐萎缩,水鸟适宜的栖息地正在减少,这些对于鸟类的生存非常不利。所以河口湿地生态修复的目标是鸟类栖息地的营造和恢复。图3 识别4种生态修复场地

图4 4种生态修复场地落位

图5 渭河河道变迁图(作者改绘自参考文献[5])3)坑塘湿地——净化。渭河原有防洪堤岸,后有扩建,原堤岸保留;现状采沙场内,在原堤岸下挖塘养鱼,以水泥砌护作为防水形式;水泥砌护的鱼塘一方面阻隔了河滩内绿地的物质能量交换,另一方面有洪涝灾害的安全隐患。坑塘湿地生态修复的目标是以植物手段进行湿地的净化和展示,既能发挥良好的生态效应又能够较完好地抵御洪水的侵袭。

4)建筑垃圾——再生。渭河大堤建设过程中使用建筑垃圾作为基础的填充物,部分外漏,风吹日晒,对景观有不良影响。从现场看,当时的垃圾筛选较粗,有部分橡胶制品、轮胎、沥青毯等未捡出,对场地的土壤、地下水有不良影响。建筑垃圾的生态修复目标是再生,去除有毒有害的垃圾,将现场有用的垃圾进行再利用。

2.4 生态修复技术

1)采沙弃地生态修复(图6)。

植物生长所需条件中:水分不是限制条件,因为渭河主河槽有渗水,河滩地下水位较高;而土质肥力不足是限制条件;种子仅依靠风及动物传播也是限制条件。

针对肥力与种子这2个条件展开措施。

肥力方面,选择根瘤菌植物,大量的根瘤菌在瘤中转化为专门进行固氮的类菌体, 将大气氮还原为氨并提供给其宿主植物合成蛋白质[10],根瘤菌植物能够自发地固氮,提升土壤肥力。通过适地适树的原则,同时考虑植物的景观效果,重点锁定紫花苜蓿、紫穗槐、三叶草等植物,可小范围试验种植紫云英。

种子方面,以土地的坡度作为考虑因素,以30°、60°为界,30°以下的坡度土地耕犁,30°~60°的坡度通过液压式喷播技术种植草本、通过种基盘绿化技术种植灌木[11]。60°以上坡度通过阶梯式坡面重塑、种子潜在表土播种和带种枝条播种的方式种植。

2)河口湿地生态修复。

MacArthur和Wilson于1967年提出的岛屿生物地理学(图7),为鸟类保护区域规划设计奠定了理论基础[12]。高伟、陆健健[13]以实践监测的方式部分证明了岛屿生物地理学的正确性。

在风景园林设计中,项目组遵循岛屿生物地理学原理,在现场调研、与鸟类学家沟通、参考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划定一定的区域禁止人类进入,作为鸟类栖息地。具体措施如下[14]。

(1)营造安全岛。河口地营建水系网,平均深度0.8~1.2m,营造安全岛;通过设置水闸等物理阻隔设施防止外来污染水源。

(2)设置开阔浅水区与泥滩地。以多样的环境适应不同鸟类的多种需求。

(3)种植防护林。堤顶路周边设防护林带以降低外界干扰,面向水体一侧尽量不设置高大乔木,以便为鸟类提供充足的活动空间。

(4)提供食源。提供充足的鸟类食源,栽植鸟类喜嗜或喜栖植物,如火棘、野西瓜、枸杞等。进行鸟类的招引。

3)坑塘湿地生态修复。

坑塘湿地的生态修复分为2个步骤:(1)鱼塘护岸修复植物。打掉三面光的砌护形式,以自然驳岸替代人工驳岸。(2)湿地净化展示。以前置塘—挺水植物—浮水植物—沉水植物—养鱼池—砾石溪的流程布置净化湿地,结合展示功能。

4)建筑垃圾生态修复。

建筑垃圾分为对环境有污染和较低污染2类。对于有污染的橡胶、沥青、化学污染物等垃圾回收后销毁或利用;对环境有较低污染的混凝土块、砖块等,就地掩埋。考虑到堤顶路已建成,不可能大动干戈,仅在1m左右的土层中进行垃圾回收。对特殊形状的混凝土块等,可以结合园林小品进行利用。

图6 生态修复技术汇总

图7 岛屿生物地理学理论要点3 后期监测

生态修复类的项目与一般性的风景园林项目的不同在于其生态系统的变化性。我们应在此类项目开展前进行深入的有针对性的调查,在项目设计完成后进行长期的监测反馈。

总的工作流程可以总结为:评估—规划—设计—实施—监测5个阶段。

本次规划设计应重点关注生态系统的健康程度,从实际工作角度考虑,需要选取几个有代表性的指标作为长期监测的数据,比如动物品种及数量的变化、植物品种及数量的变化,水质的变化等。但是从理论角度考虑,生态系统健康的研究要求综合考虑生态、经济和社会因子;生态系统健康很难简单概括为一些易测定的具体指标,生态系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有一个产生、成长到死亡的过程,很难判断哪些是演替过程中的症状,哪些是干扰或不健康的症状,尤其是幼年的和老年的生态系统,仅仅几个数据,或是一系列的数据,不一定能反映出项目生态修复的成果是否有利于生态系统的健康。

关于后期工作的监测、生态系统的健康与否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由陕西师范大学侯甬坚老师提出[15],北京大学俞孔坚老师深入[16]的“人类世生态系统”相关研究,提出了新的学术观点:“对待人类干扰下破坏的自然生态系统,我们既不能指望恢复到原始的自然生态状态,也不应该通过高投入使生态系统维持在历史上出现过的某一状态;生态修复的过程应该是通过生态设计,在撤除人类破坏行为的同时,开启一种新的、具有综合生态系统服务功效的新生态系统演化。”自然生态系统不能通过人为恢复到原始的自然生态状态,因为自然生态系统中复杂的生物、化学、物理变化我们尚未知晓,不能简单地以为“人定胜天”。关于“生态设计”方面,笔者认为使用“生态补偿设计”或是“生态适应设计”之类的名词会更加严谨,相关论述见周曦、李湛东所著《生态设计新论——对生态设计的反思和再认识》。

4 结语

因为本项目的机缘,笔者能够有机会初步涉猎生态修复的理论及实践,在项目的持续过程中,有一些粗浅的体会。总结如下。

1)价值观的转变。

从上述案例我们可以看出,生产力的提高,使得人类有了更大的改变世界的能量,对自然也有了更大的破坏力,城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创伤。风景园林师除了要为人服务、为城市服务外,也要保护生态环境;风景园林师在做规划设计时最基本的价值观发生了转变。

2)工作方式的转变。

一方面,生态系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期间的运行机制尚未被完全掌握,修复是一个长期的动态过程,项目落地后需要定期的监测、回访,数据分析,及时反馈与修正。工作的方式由之前的设计、施工、移交变为评估—规划—设计—实施—监测,后期需要持续的监测、分析、研究。另一方面,因为生态修复的种类繁多(如:矿山生态修复、城市水体生态修复、棕地生态修复等),涉及多个专业的交叉领域,多专业的配合与借鉴非常重要,工作方式由单一专业的人员构成变为多专业的人员构成,工作方式发生转变。

3)风景园林师应承担更大的责任。

生态修复有很大的前景与未来,需要探索的方面多而难。作为一名风景园林师,应该结合自己的专业背景与优势,在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积极探索更多更好的技术措施与工作方法。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绘制。

致谢:西咸新区沣西新城钓鱼台湿地景观设计项目得到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风景分院贾建中院长与王忠杰副院长的大力支持和束晨阳总规划师的指导,并由白杨副总规划师全程把控、制定工作路线;其他参与人有孙晓路、郭锐、程志敏、郝钰、刘圣维、丁戎、李阳;在不同阶段,大家共同努力完成项目成果。沣西新城管委会的亢振峰、甘旭、万宁、杨建柱、邓朝显等多位领导也在不同阶段给予设计团队支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参考文献:

[1] 李洪远.生态恢复的原理与实践[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5.

[2] 彭少麟.恢复生态学[M].北京:气象出版社,2007.

[3] 邓爱华.访清华大学生态保护研究中心主任于长青[J].前沿科技,2006(10):24.

[4]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Z].1998-01-01.

[5] 杨思植,杜亭甫.西安地区河流和水系的历史变迁[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85(3):91-97.

[6] 刘庆柱.论秦咸阳城布局形制及其相关问题[J].文博,1990(5):200-211.

[7] 李令福.论西安咸阳间渭河北移的时空特征及其原因[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11(7):7-17.

[8] 郭晋平.景观生态学[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7.

[9] 罗磊,赵洪峰,高学斌,等.陕西水鸟的地理分布[J].四川动物,2008(4):579-584.

[10] 陈文新,汪恩涛,陈文峰.根瘤菌-豆科植物共生多样性与地理环境的关系[J].中国农业科学,2004(37):81-86.

[11] 山寺喜成.自然生态环境修复的理念与实践技术[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4.

[12] 王献溥,崔国发.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管理[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3.

[13] 高伟,陆健健.长江口潮滩湿地鸟类适栖地营造实验及短期效应[J].生态学报,2008(5):2080-2089.

[14] 成玉宁,张祎,张亚伟,等.湿地公园设计[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

[15] 侯甬坚.迎接地球和谐时代的到来[J].景观设计学,2016(2):22.

[16] 俞孔坚.人类世生态系统与生态修复[J].景观设计学,2016(2):1.

(编辑/李旻)

作者简介:

魏巍/1981年生/男/河北沧州人/硕士/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工程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生态设计(北京 100044)

更正

本刊2017年第1期第25页《当代风景园林教育的发展挑战与思考》一文,第二段第三行“王菊渊先生”应更改为“汪菊渊先生”,特此更正。

《中国园林》编辑部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北方沙质土滨水绿地生态修复探讨——以西咸新区钓鱼台湿地公园规划设计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