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在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应用

徐莉 / XU Li成仿云 * / CHENG Fang-yun   2017-05-29 00:18:30

摘要:基于对苏州七大古典园林中牡丹群落的调查,发现苏州现存古典园林与其中牡丹应用同步,即有苏州园林时就有牡丹应用;牡丹在苏州园林中以花台种植为主要种植形式,并通过与建筑、地形等结合营造出丰富的空间层次,创造多样的园林景观;牡丹在苏州园林的应用是科学性、艺术性与文化性的结合,为现代园林建设及牡丹应用提供借鉴。

关键词:园林植物;牡丹;苏州古典园林;应用

文章编号:1000-6664(2017)03-0071-05

中图分类号:S 688 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6-04-13; 修回日期:2016-06-29

Abstract: This paper is based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peony community in seven Suzhou classical gardens, and it discovered that the application of peony synchronized with existing Suzhou classical gardens. In other words, there were peony application when there were Suzhou classical gardens; flower bed was the main plant form of peony in Suzhou classical gardens and through the combination of architecture, terrain, etc. to create rich spatial level and diverse landscape; the application of peony in Suzhou classical garden is a combination of scientific, artistic and cultural features, providing a reference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modern garden and application of peony.

Key words: landscape plants; Peony; classical garden of Suzhou; application

苏州古典园林是江南园林的精髓,它们承袭中国园林文化的传统,成为南宋以来在江南地区发展形成的中国传统园林的典型代表[1]。牡丹是我国的传统名花,素有“国色天香”“百花之王”之称,在中国园林发展洛阳时期(南北朝到唐宋),成为世人心目中雍容华贵、繁荣大器的文化象征[2]。因此,江南园林自然融入了牡丹的元素,成为营造景观与彰显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与手法之一。牡丹在江南地区的种植历史悠久,曾在寺院、私家园林、皇家园林中广为种植,为文人墨客所追捧,几度繁荣[3]。由于自然气候条件的原因,江南地区始终没有像中原地区那样大规模地栽培应用牡丹,但在江南古典园林中,牡丹始终扮演着自己特有的角色。

本文通过对苏州古典园林中牡丹应用情况的调查,尝试从自然科学、审美艺术与传统文化融合的视角,探究牡丹在江南园林中的应用价值。既丰富了牡丹在园林中应用的理论体系,也为牡丹在其他园林中的建设提供借鉴和指导。

1 苏州古典园林与牡丹应用同步

苏州古典园林属文人、官僚、地主修造者居多,基本上保持着正统的士流园林格调。苏州园林繁荣发展、大规模建设于明清时期[4],是在唐宋牡丹文化意象形成与牡丹大繁荣之后,因此,不难理解在这样的历史背景及建园者的文化素养与精神追求下,牡丹在始建园林时就成了不可或缺的元素。如宋·范成大《吴郡志》载:“北宋末,朱勔家圃在苏州阊门内,竟植牡丹数千万本,以绘彩为幕,弥覆其上,每花饰金为牌,记其名。[5]”明·文征明在《拙政园记》中记载:“堂之前为繁香坞,杂植牡丹、芍药、丹桂、海棠、紫橘诸花。”明·王心一《归田园居记》中记载:“诸山环拱,有拂地之垂杨,长大之芙蓉,杂以桃、李、牡丹、海棠、芍药,大半为予之手植。”清·俞樾《怡园记》中记载:“入园,有一轩,庭植牡丹,署曰看到子孙。[6]”这些典籍记载的场景在现存苏州园林中大都可以找到,足以证明牡丹在苏州园林中应用是与苏州园林同步的,由此可推断出就明清时期建造的苏州园林而言,有苏州园林时就有牡丹应用。

2 牡丹种植现状的调查与分析

苏州现存的古典园林中几乎都有牡丹种植(表1)。本文重点对这些园林中牡丹的种植形式及其与植物、建筑搭配造景方面进行了调查研究与分析。

在北方园林中,牡丹常孤植应用[7],但在苏州古典园林中,牡丹很少被孤植应用,这也许是由于自然气候湿热、适宜栽培的品种少,或是植株容易死亡造成,且因场地大小的限制,苏州古典园林中没有大面积片植或独树成景的牡丹,常见的种植形式是或置于花台,或丛植群植。唯有艺圃中一例将牡丹单株种植在花盆中,既方便移动在室内做摆设观赏,又能在室外填补植物空缺,灵活性大。

2.1 花台种植

牡丹是肉质根,喜高燥,忌积水,花台种植有利于排水,同时还可以有效提高牡丹花开时的观赏高度,便于游人观赏,因此,在苏州古典园林中普遍利用花台种植牡丹,分为规则式与自然式2种。

2.1.1 与建筑搭配

1)亭台楼阁。

园林建设中,植物具有障景的建造功能,起到控制私密性的作用,达到欲扬先抑、欲露先藏的效果。拙政园园林博物馆厅堂前若无牡丹花台则一览无余;留园远翠阁前由竹质篱笆围合的规则式石砌花台(图1),花纹雕刻生动,是明代遗物[8]。此阁位于水系一侧,从其他视角可尽观,二楼窗纹秀雅,但一楼单调,通过牡丹花台能遮挡一楼空间,突出二楼的门窗纹路,且牡丹高低错落有致,与阁高度搭配合适,是苏州园林中应用极佳的案例;耦园藏书楼、织帘老屋与左墙面、右半廊组成围合空间,中有3个牡丹花台分别搭配高大乔木;灌木山茶、迎春、南天竹及观赏湖石,改变了由硬质材料围合的大封闭空间,分割成具有不同景观效果、富有生命的次空间。

2)园墙。

苏州人在长期适应自然环境色调及视觉心理作用下选择粉墙黛瓦为建筑物外立面的主色调[9]。在白墙背景下搭配种植不同色彩的植物,如一幅画卷。典型的例子是怡园入口处的牡丹花台,形态各异的石块、左有曲枝美的黄杨、右有叶色美的罗汉松、主景为色彩对比明显又不突兀的牡丹,搭配深灰石刻匾额,黑色古文字体“怡园”,营造“白墙为纸,以景为绘”的画境(图2)。

3)门洞。

门洞具有导游、指示及装饰作用,在古典园林中常构成框景。苏州园林中花台视体量而定,大型花台可适当点放峰石[10]。狮子林燕誉堂前花台从不同视角具有不同的景观效果,从燕誉堂观之,湖石高低错落,左右各植海棠、玉兰一株(图3);从旁侧门洞观之,在门洞的框景作用下,如一幅画轴,横匾“入胜”点题,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2.1.2 与植物搭配

1)乔-灌-草。

江南牡丹种植需防太阳直射,有大树略遮阳的牡丹比太阳直射无遮阳的长势好[11]。苏州园林中牡丹花台设计时常采用乔灌草搭配,创造半阴条件的同时避免单调。网师园看松读画轩前花台中牡丹与乔木-白皮松、雪松;灌木-垂丝海棠;地被-沿阶草搭配,使原本规则的花台变得自然生动(图4)。拙政园香洲旁也采用这种模式。

2)非对称种植。

除了乔灌草搭配的模式外,常在小型牡丹花台左右采用非对称种植形式,植物虽不对称,但左右均衡。耦园居宅楼院子里石砌规则式花台左右各植玉兰、海棠一株,比例协调,取“玉堂富贵”之意(图5);艺圃延光阁与博雅堂间的院中由石块组建的自然式牡丹花台,地被沿阶草采用现代“草团”的形式,一丛丛自由散布于花台(图6),左为下垂生长的络石,右为罗汉松,形成对比,同时为了高度比例上的协调及更好的观赏藤蔓效果,在络石下置湖石增加高度。

3)植物背景。

图1 留园远翠阁前花台

图2 怡园入口处花台

图3 狮子林燕誉堂前花台

图4 网师园看松读画轩前花台

图5 耦园宅居楼前花台

图6 艺圃延光阁与博雅堂间花台

图7 怡园茶室前花台

图8 拙政园绣绮亭

图9 怡园锄月轩前

图10 留园空地处

图11 玉椀金磐景点图

12-1

12-212 留园东园在苏州园林中除了以白墙为背景外,植物也可以充当背景[12]。留园东园中利用爬山虎在白墙上形成绿色背景。怡园茶室前的牡丹花台从正门视线观之,有翠竹作为背景,突出牡丹的色彩,使游客聚焦牡丹,同时与左侧的月洞门搭配,其纵深空间由近及远,达到景深的效果(图7)。

2.2 丛植

2.2.1 与地形搭配

1)斜坡。

由于人的视域特征,斜坡是很好展示景物的地方。斜坡的地形使视线具有方向性,顶部常设主景[13]。拙政园绣绮亭位于斜坡顶端,由石阶引导路线,两侧丛植牡丹,亭与牡丹等植物自成一景,是拙政园著名四季景观中的春景。亭位于高地,视线开阔,可由上而下更好地观赏沿斜坡丛植的牡丹。营造俯视、仰视不同景观(图8)。

2)山石。

通过山石、土壤等人工改变原地形,来改变原空间及观赏视线。怡园锄月轩外便通过土石山提高地势,并在其上种植牡丹及其他乔灌木,改变原来轩外即墙的单调(图9);留园五峰仙馆前也采用此模式。留园院落间空地处置有观赏的湖石,并丛植几株牡丹,与假山尺度相称,花期观花,非花期观石,丰富景观多样性(图10)。

2.2.2 与植物搭配

调查表明,七大苏州古典园林牡丹群落中,植物种类丰富,包括常绿植物22种,落叶植物19种,观花植物19种,色叶植物5种。虽然在不同苏州园林中,牡丹与植物的搭配有所差异,但在应用中常存在一些固定模式,主要是利用牡丹与相关植物特有的传统文化属性提高景观的文化寓意,或者利用它们在形态与生长特性的自然属性提升景观的观赏性。如玉兰、垂丝海棠为最常见的牡丹背景花木,它们在早春与牡丹交相辉映,更有“玉堂富贵”的寓意;竹子青翠秀丽、高风亮节,为苏州园林中与牡丹配植较多的植物;灌木类的南天竹株型秀丽、山茶叶色青翠与牡丹搭配,既能做背景突出牡丹的国色天香,又不遮挡游客的视线;攀缘植物类紫藤与牡丹搭配,串串紫花春天开放,与牡丹花期相错,共同点缀春色;与牡丹搭配的地被植物主要是沿阶草,它们填补了牡丹株下空间、衬托出牡丹的艳丽色彩。

2.3 群植

虽然七大苏州园林中都有牡丹种植,但数量少,大面积群植的只有网师园的 “玉椀金磐”景点及留园的东园。

2.3.1 网师园-“玉椀金磐”

网师园露华馆中“玉椀金磐”景点是以牡丹为核心的主题园,“玉椀金磐”描写牡丹的姿态,露华馆名取自李白描写牡丹的诗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栏露华浓”,馆前后院遍植牡丹。庭院铺地上也有3朵硕大的牡丹花图案。

露华馆后院沿墙体丛植牡丹,搭配玉兰、鸡爪槭等小乔木及山茶、南天竹等灌木。前院“玉椀金磐”景点牡丹种植数量多,院落正中有一大面积山石堆积的牡丹花台,将空阔的院落空间分隔,左右两侧沿园路种植牡丹,且植物搭配适宜,在白墙前有乔木玉兰,灌木垂丝海棠、贴梗海棠、鸡爪槭、翠竹、南天竹、地被沿阶草等,植物组成丰富,配置灵活,虽人工栽培却仿似自然长成(图11)。

2.3.2 留园-东园

留园东园辟建了一个面积约为半亩(333.33m2)的小牡丹园,由多个自然式花台组合而成,植物配置和养护水平堪称江南一绝[3]。各花台将由墙体围合成的大空间分割成多个小空间,各个空间由曲折自然的园路间隔开。各空间的地势高低不一,起伏变化。花园的东南部由山石堆积抬高,且植物较密集,而西北部多由小面积自然式花台组成,空间开阔。这一地形及植物种植与游客视线相关,因为花园入口处分别在西部和北部,近处疏朗开阔,视线平齐,远处植物丰富,视线抬高;园路旁的花台各异,真正移步景异,同时若干个大小不同的空间通过乔木树隙彼此渗透,使空间既隔又连,层次深邃,意味无穷(图12)。

留园的牡丹群落中乔木层有常绿的白皮松、黑松,落叶的玉兰、木本绣球,灌木层有常绿的山茶、云南黄馨,落叶的垂丝海棠、紫薇等,还有长势茂盛的地被植物沿阶草,牡丹作为主景大面积种植,观赏高度恰与游人视线相合,植物种类虽繁杂,却不影响牡丹的风姿。从季相分析,从春至冬,黄色迎春、紫色紫藤、粉色紫薇、红色枫叶、白色梅花等,四季有景、各不相同。色彩搭配绚丽,并有香花树种玉兰、桂花、梅花,带来视觉与嗅觉的双重美感,是苏州园林中较好的牡丹群落应用。

2.4 牡丹元素的拓展应用

“花开花落二十日”,观赏期短是牡丹最大的诟病之一。然而,在苏州古典园林中,除了牡丹种植之外,牡丹图案、雕刻、题字、造型等也常应用于装饰、建筑、铺装与园林小品中,使牡丹雍容华贵的艳丽形象及其“富贵、幸福”的文化意象始终浸润于园林之中,成为游人游览园林、感悟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在建筑元素上雕刻图案彩绘或雕塑都含有深刻的哲学内涵和习俗性的文化内涵[14]。如狮子林有大量的牡丹木雕作品,真趣亭中在2幅官帽上雕刻牡丹,比喻地位、富贵达到极致(图13)[15]。“凤戏牡丹”的堆塑图案,以牡丹寓意繁荣昌盛,象征光明和幸福(图14)[14]。网师园露华馆北庭院铺地上,3朵硕大的牡丹花和含苞待放的花蕾寓意代代延绵、富贵不断[16]。这些非生物形式的应用,使牡丹成为苏州园林中“不凋花”,让人们可以在自然花期之外,仍能游赏与感受园林中的牡丹,同时使牡丹成为园林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图13 狮子林牡丹官帽图

14 “凤戏牡丹”堆槊3 苏州古典园林中牡丹应用特点分析

理解苏州古典园林中牡丹应用的特点,对现代园林尤其是江南地区的园林建设中如何科学应用牡丹、提升园林的文化品位有重要借鉴价值。苏州园林中牡丹应用兼具科学性、艺术性与文化性。

3.1 苏州园林中的牡丹文化特色

苏州古典园林多是正统士流园林的基调,园主人及设计者都是有文化艺术修养的文人,他们将自己的社会理想、宇宙观、审美观、人格价值等精神文化信息纳入这一方小园之中,故建设时注重文化气息[17]。如前所述,苏州古典园林肇始之时就受牡丹文化的影响,仔细研究苏州七大古典园林不难发现,牡丹文化的表达或表现是多角度、多层次、多形式的,除了种植应用、建筑装饰、诗文题字等物化的可视性表现外,更多的是通过它们表达一种文化意境,使牡丹成为与苏州园林不可分割的元素之一。

苏州园林中牡丹和植物常组合成含义深永的意境。牡丹与玉兰、海棠、迎春、桂花搭配,表达了古人对“玉堂春富贵”的追求;与木芙蓉、长春花表示“富贵长春”,与海棠象征光耀门楣,与桃、松、寿石寓意“富贵长寿”,与水仙搭配象征神仙富贵。还常与荷花、菊花、梅花一起象征四季[14]。绣绮亭取自杜甫诗“绣绮相辗转,琳琅愈青荧”的意境。露华馆名也取自李白诗,牡丹作为富贵之花常成为画家笔下的素材,苏州园林中绘有雍容牡丹的花瓶、花盘、花缸几乎随处可见,这是一种文化风俗的体现。

牡丹花文化与园林建设紧密联系,即能提高园林的观赏价值,又增添园林的文化氛围,表达园主人的思想情怀。从牡丹文化在苏州古典园林中应用的广泛性,可知文化对于苏州古典园林的重要性,文化性是中国传统园林的最大特色之一,文化是园林的灵魂,因为文化的内在延续性才让苏州古典园林历久不衰。鲜为人知的是,现存的苏州园林从肇始之时到眼前现状,始终与牡丹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3.2 苏州园林中牡丹的艺术造景

牡丹作为植物元素在园林造景中发挥其艺术功能。一方面牡丹本身具有良好的观赏价值;另一方面,古典园林造景以自然为宗旨,追求 “以小见大,咫尺山林”的效果,在利用牡丹造景时注重从整体空间上把握,从不同视角上与不同元素搭配成景,在有限的空间中营造出多样的景观,如狮子林燕誉堂、网师园看松读画轩处的牡丹应用;在不变动地形的情况下,利用植物来调节空间,采用欲扬先抑的手法,有选择性地引导和阻止空间序列的视线,能有效地缩小和扩大空间,创造出丰富多彩的空间序列,这种方式常将牡丹与建筑元素结合;陈从周先生说:“园林景观空间隔则深、畅则浅,斯理甚明。[18]”为达效果,苏州园林中常通过地形起伏,植物配合巧妙又有章法,空间组合的叠加、嵌合、穿插及贯通,空间的开合收放及对比创造出多彩的空间序列,丰富空间层次,形成深度感。如留园东部的牡丹园。

3.3 苏州园林中牡丹应用品种单一

中国牡丹品种资源丰富,但在苏州园林中应用的牡丹品种却十分有限,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地理气候条件的限制。经过调查将苏州各大园林中牡丹应用品种列出(表2)。

3.3.1 气候对牡丹品种选择的限制

气候是影响植物分布的主要因素[19]。苏州属亚热带季风海洋性气候,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在这样的条件下,园林植物种类丰富,为景观多样性创造了条件。苏州园林牡丹群落植物种类丰富,乔-灌-草层次结构复杂,常绿与落叶植物搭配比例合理,营造了季相变化丰富的景观。但遗憾的是,在这些群落中,作为造景与观赏主景的牡丹却品种单一、缺乏多样性,与其传说中的雍容华贵有一定距离。究其原因,牡丹主要原产秦巴山地,适生于我国长江以北的温带地区(如洛阳、菏泽、亳州等地),而苏州及江南的亚热带气候,并非牡丹生长的理想环境,因此可供园林应用的品种少,对栽培技术要求也更高。调查发现苏州园林中应用的多是适应了本地区气候条件的品种,一是‘凤丹’系列,即由江南地区原野生种杨山牡丹(Peony ostii)发展演化而来;二是‘徽紫’系列,即由中原牡丹(P. suffroticosa)南移,经长期驯化保留的品种;还有从其他纬度相近,气候相似地区引进的品种,如从日本引进的品种‘岛锦’等[20]。在苏州园林中栽培年代久、应用广泛的仍然是江南牡丹品种,故株型一般较大,种植数量多,如‘凤丹’‘徽紫’‘玉楼春’,几乎在各个园林中都有分布,据网师园工作人员介绍,为丰富牡丹品种,还会挑选颜色形态各异的中原及日本品种,但每个品种种植数量少,起点缀作用,株型较小,若生长不适便及时更新,更新时间为1~2年。

根据江南地区夏季高温多雨,冬季温和湿润的条件,通过育种与适应性筛选,培育适宜耐湿热、适应性强的品种,丰富园林中牡丹品种,不仅对我国牡丹的南移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弘扬与提升苏州古典园林中牡丹文化的影响力有现实意义。

3.3.2 牡丹品种选择与苏州园林基调的契合

苏州居太湖之滨,秀丽的山水风光造就出吴人偏爱清丽秀美的审美心态,受吴地自然山水及魏晋南北朝隐逸思想的影响,出现了山水画成就突出的文人画家,在“天人合一、君子比德”等文化背景下,文人画家对吴地山水的创作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文人园居的山水审美情趣,逐渐把吴地山水情怀融入日常的园居生活中[21]。如拙政园的总设计师便是吴门画派的文征明。受自然地理条件、社会和人文思想的影响,苏州园林奠定了朴素、淡雅的基调,在建筑外观色彩应用上以黑、白、灰为主[9]。调查发现,苏州园林中的牡丹品种异于北方雍容华贵的艳丽色彩,色彩较为单一,主要为白色、粉色和紫红色3个色系,且花型多单瓣、荷花型,重瓣或台阁的品种较少,尤其是白色、单瓣,清丽雅致、株型飘逸的‘凤丹白’几乎种植于现存的每个苏州园林中,且种植数量多,这些牡丹品种选择与苏州园林整体基调相契合。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参考文献:

[1] 汉宝德.物象与心境:中国的园林[M].北京:三联书店,2014:129-172.

[2] 成仿云.梅花、牡丹栽培及其文化发展之比较[J].北京林业大学学报,2001:97-101.

[3] 王荣,董兆磊,王佳,等.牡丹在江南地区的园林应用调查与分析[M]//中国观赏园艺研究进展.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10.

[4] 周维权.中国古典园林史[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392.

[5] 舒迎澜.古代花卉[M].北京:农业出版社,1993:105.

[6] 邵忠,李谨.苏州历代名园记,苏州园林重修记[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5:101.

[7] 成仿云.中国紫斑牡丹[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5:58-70.

[8] 邵忠.苏州古典园林艺术[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1:10.

[9] 刘毅娟.苏州古典园林色彩体系的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4.

[10] 苏州名族建筑学会,苏州园林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古典园林营造录[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

[11] 李嘉珏,张西方,赵孝庆,等.中国牡丹[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1:253.

[12] 臧德奎.园林植物造景[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8:32-34.

[13] 汤晓敏,王云,等.景观艺术学[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16-23.

[14] 曹林娣.中国园林文化[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249.

[15] 曹林娣.图说苏州园林:木雕[M].合肥:黄山书社,2010.

[16] 曹林娣.图说苏州园林:铺地[M].合肥:黄山书社,2010.

[17] 曹林娣.中国园林艺术概论[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52.

[18] 陈从周.说园[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7.

[19] 吴征镒.中国植被[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5:19-60.

[20] 李嘉珏,等.中国牡丹与芍药[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6.

[21] 马卫华.中国南北传统园林色彩差异及其对现代园林色彩的影响和借鉴[D].长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07. (编辑/金花)

作者简介:

徐莉/1994年生/女/湖南张家界人/北京林业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园林植物应用(北京 100083)

成仿云/1963年生/男/甘肃漳县人/北京林业大学博士生导师/园林树木教研室主任/研究方向为园林植物与观赏园艺(北京 100083)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牡丹在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