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与境的思考和实践——APEC雁栖湖会都新门户景观营建

史丽秀 / SHI Li-xiu   2017-05-29 00:18:24

摘要:第22届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的成功召开,让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北京。作为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主会场之地——北京怀柔区雁栖湖国际会都成就了中国在APEC会议中精彩的国际亮相,而其中焦点便是核心岛入口区以及领导、贵宾下车后首先看到的会议中心南广场的门户形象,通过这2处门户景观的营造,总结出国家大事件背景下门户景观的意义和特色,并探讨在会都礼仪空间中,中国传统文化传承、时代形象设计、礼仪空间节奏与现代景观设计手法在空间布局、尺度推敲、材料选择等方面融会贯通的景观营建手法。

关键词:风景园林;礼;景;境

文章编号:1000-6664(2017)03-0024-04

中图分类号:TU 986文献标志码:A

收稿日期:2017-01-17; 修回日期:2016-01-24

Abstract: It has got worldwide attention when Beijing successfully hosted the 22nd APEC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meeting. As the main place for the leaders' informal meeting, the Yanqi Lake International Club showed the world the excellent image of China during the APEC meeting. The focus is the landscape construction in the entrance area of the center island and the entrance of Conference Center's south square that can be first seen by leaders and dignitaries after they got off vehicles. It concludes the new gateway landscape's meaning and characteristic under the national events. The paper also discuss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s inheritance, image of age, tempo of ritual space and modern landscape design construction techniques including space management, dimension consideration and material selection.

Key word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etiquette; landscape; artistic conception

1 “景”与“境”的关系

“景”是具体、直观和吸引人的,指具体场合的情形、景象。“境”是指构成和蕴涵在情景中的那些相互交织的因素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景”是“境”的载体,“境”是对“景”更完善的表达。天人合一作为中国人归纳出的人与自然的一种和谐关系,在中国园林中,得到了最佳的印证,匠人用心把自然景物渐渐拉近,在由“景”到“境”的实现过程中,把感情、思想、心境通过可视的景观和空间传达出来,让一切景物变得可感受、可玩味、可思索。

2 中国文化中礼仪对于“景”与“境”的影响

中国素有“礼仪之邦”之称,中国人也以其彬彬有礼的风貌而著称于世。礼仪文化根植于中国的个人、社会、国家各个层面,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在空间营造上的特质响应主要表现在空间格局、空间体验和文化元素上,通过空间开合、轴线营造、借景障景等方式将山水关系、场地与建筑关系、尺度关系等表达出礼仪序列体验、轴线的仪式感体验、多种空间交叠的体验等。根据礼仪层次的不同要求,空间序列也有不同的表达。

3 传统门户文化礼仪空间的解读

自古以来,中国人都有着强烈的门户观念,从紫禁城的天安门、四合院的垂花门、寺院的山门,到村寨的寨门,无一不是传统的门户观投影在人居环境中的实例。

3.1 表达空间序列的节奏

以故宫为例,若以进入天安门的第一个院落空间为“起”,端门至午门这一段狭长、压抑、均质的空间则为“承”;到午门广场之内时,三面围合的城门楼使“抑”加强到了顶点;通过午门,空间由“抑”转“扬”,豁然开朗,等“转”过了太和门,到了最大的太和殿前广场,建筑也是最高的规模,即“扬”到了顶点,再往后就再无前面那种强烈的空间对比了;最后,通过乾清门的收尾达到“合”的意境[1](图1)。

3.2 暗示空间序列的方向

以香山公园为例,山门的暗示和引导作用指明了序列的方向,它表明序列总是存在一定的目标,人们在序列中行进体现为向一定目标的移动,它使人们产生了心理期待感。主要表现在通往主要目标的过程中(即主动线方向)布置了许多次一级的目标,人为地拉长达到主要目标、获得最终满足感的心理过程,从而强化了纵向空间序列。形成了更为丰富的场景转换和空间递进的感受(图2)。

3.3 构成内外空间的过渡区域

以传统民居四合院为例,门户使得院内外空间的过渡具有丰富的层次感和空间的渐进感,借助这种过渡性才使得“外空间-门-内空间”三者渐进的层次得以顺理成章,也才使得自然与人工空间得以交融渗透。建筑不再是脱离城市环境而孤立存在,从而达到建筑与建筑、建筑与周围环境乃至整个城市环境的有机结合[1](图3)。

4 APEC雁栖湖会都新门户景观的营造

文化是不同国家和民族沟通心灵和情感的桥梁纽带,文化交流是增进各国人民友谊、推动国家关系发展的重要途径。APEC作为世界级大会,其门户景观代表国家礼仪的表达,文化展现已远远高于其景观形象本身。门户景观应该承载中国文化的礼制精神,展现中国文化的艺术魅力,让所有到访者可以轻松触摸到中国5 000年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2个门户方案的设计立意都以中国汉唐文化为设计依托,借汉阙、御冕、花格的形态为形象载体,通过抽象、提炼、借喻、解构、重组等设计手法,凝练出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内在结构的景观语言,传承与延续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4.1 核心岛入口

4.1.1 现状条件

核心岛入口是进出核心岛的唯一出入口,在众多与范崎路连接的出入口中处于地势最低、路形最弯的位置。原场地规划入口低于范崎路,并逐渐陡坡下降至桥区,形成一进入口便下坡的交通方式。场地两侧因3组体量巨大的毛石挡墙和中心岛中过大的建筑体量,致使南北边界狭窄局促,加上道路为曲线形态,陡坡走向,致使视线受阻,入口形象难以形成。对于核心岛这样一个区域的入口,改造设计是个极大的考验(图5)。

4.1.2 设计构思

在认真解读场地限制条件后,我们扩大研究范围,由原入口设计变成入口景区设计来进行整体打造。借鉴研究分析紫禁城入口区的空间序列,整理出“广场—金水桥—门—广场”的空间序列模式,各元素之间有相应的尺度和模数要求,它们共同构筑了紫禁城入口区的礼仪节奏。在核心岛入口区景观设计中,方案首先打开场地南北两侧楔入绿坡,形成南北向49m宽的广场边界,其次抬高场地东侧1m标高,形成东西向99m长的广场范围,并将范崎路以西区域纳入设计范围设计对景,由此形成开阔的广场基底。在此空间基础上,方案借鉴紫禁城入口区的空间模式手法,由西向东布局“入口广场—金水桥—特色大门—缓冲广场”等元素,形成入口广场景区(图6)。广场南北两侧以5座楔入绿坡的灯饰景墙对称布置,营造入口广场的礼仪序列,并最大限度地与场地周边融合。入口广场的主景是特色大门,其设计风格和设计元素与南广场呼应,形成核心岛统一的景观形象。特色大门以“御冕”为主题,顶部提炼“御冕”形态为形象符号,用紫铜材料来表达质感,而墙体则采用中式“万字纹”花格,以深灰色再生环保石材建造。墙和顶形态的呼应,颜色的对比,材质的融合,使特色大门既古韵悠然又满载新意。因建设工期紧而取消水面所形成的下凹式草地在侧壁射灯的光照下,托起3座微微拱起的“金水桥”,更加凸显了特色大门的雄伟壮观和礼仪等级,使核心岛入口景区仪态大方,凸显大气国风(图7)。

图1 紫禁城空间分析图

图2 香山入口区空间分析图

图3 民宅空间分析图4.2 南广场

4.2.1 现状条件

南广场可谓是整个核心岛的核心,它是岛上最为中心的区域、视线最好的区域,也是礼仪品级需求最高的区域,可谓万众瞩目之地——它是各国领导人下车驻足的第一站地,是中国门户形象展示的最先、最近之地,也是设计难度最大之地。南广场南北向长、东西向宽,面积约为1万m2。广场北接会议中心建筑,南临水岸古塔,东西两侧紧跟缓坡地形,整体地势下凹,道路东西横穿,空间局促,地形复杂,功能多样(图8)。

4.2.2 设计构思

方案设计与建筑的汉唐之韵相协调,以汉唐盛世文化立意入手,在融入周边环境及原广场既有场地条件的同时,巧妙利用“中”字布局,按照中式的礼仪格局,强调中轴对称,形成了中正、方整的广场气势(图12)。在空间节奏上利用“聆风汉阙”“夔龙纹御道”和“御冕灯阵”等由汉唐文化演绎而成的特色景观元素,营造出层级递进的空间形态以及体验。南广场的主景由4座5.9m高、1.5m宽,并挂有4个紫铜铃的“聆风汉阙”,以及18个刻有夔龙纹的汉冕组成(图13)。汉阙高耸挺拔,铜铃精美传神,既能平衡会议中心建筑、广场、水景和古塔之间的景深关系,也围合成落客区的门户空间。贵宾由此步行进入广场,经过由汉白玉雕刻而成的“夔龙纹御道”直达会议中心入口。御道两侧对称布置9根“御冕灯柱”和2组迎客松,灯阵冕面相对,迎客松高低错落,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礼仪形象,让人每走一步都可领略到汉唐文化的韵味。御道外围草坪中的“U”形折线园路与御道共同构筑广场“中”字形平面布局,“中”字构成了广场不偏不倚、持之以恒、浩然正气的文化内核。在“中”字铺装的四角中心设计以“梅”“兰”“竹”“菊”为主题的整石汉白玉浮雕,象征中国人清雅淡泊的人格品性。南广场从立意、布局到文化符号和数字的选择,再到材料的运用和细部的雕刻,无不以中国汉唐文化为设计依托,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国形象的景观门户(图9~11)。

在门户景观的营建上,其礼仪需求与景观情境的营建使我们用一颗敏感的心灵去关照世界,让“心”与“景”对话,在由“景”到“境”的探索之路上,在对中国传统园林的精研中努力找到与心灵相契的品性,以此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中国园林精神。

图4 空间与符号的表达

图5 核心岛入口广场平面图

图6 核心岛入口广场夜景效果(张广源摄)

图8 南广场整体效果(刘环摄)

图7 核心岛入口广场(张广源摄)

图9 南广场平面示意

图10 南广场平视(张广源摄)

图11 南广场汉阙(张广源摄)

项目信息:

业主单位:北京北控国际会都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雁栖湖生态发展示范区项目建设联合办公室

建设地点:北京市怀柔区

景观面积:2.4万m2

项目状态:已竣工

设计时间:2013.11.30—2014.4.4

竣工时间:2014年10月

设计单位: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环艺院

设计主创:史丽秀、赵文斌

设计团队:史丽秀、李存东、赵文斌、刘环、董荔冰、张研奇、于跃、曹雷、魏华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提供。

参考文献:

[1] 周力坦.中国传统建筑的门文化与形式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09. (编辑/李旻)

作者简介:

史丽秀/女/1963年生/教授级高级建筑师/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环艺院院长,总建筑师(北京 100044)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礼与境的思考和实践——APEC雁栖湖会都新门户景观营建